返回

再为你思想起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再为你思想起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钟氏集团的大少爷,一个整天闲晃不做事的男人,又爱游戏花丛、拈花惹草,是标准的花心大少,这样的男子怎么能获得女人的青睐?天要下红雨不成?

  但很可惜,天没下红雨,而钟大少爷身旁依然美女如云。

  答案是:因为他有一副迷死人的俊貌,以及舌粲莲花的本事。

  自封女性杀手的钟行云,今年二十七岁,有着一双勾人心魂的桃花眼,颀长的身形让女人一见便觉得有安全感;而俊帅不输明星的面貌,更让他所到之处皆惹得女人尖叫声连连、芳心全都为他倾倒了——总而言之,就是外在已胜一筹。

  再加上他巧言如簧、以及不知从哪学来的哄女妙招,在女人堆中游刃有余,骗得女人团团转之余,个个更心甘情愿地巴着他,无形之中就又加分不少,于是乎,可以想见钟大少是多么受女性欢迎,如果再多个明星光环,应该更加不得了,整日不得安宁了吧?

  不过被莺莺燕燕簇拥的光芒之子是不是就没有困扰?当然不。

  他也很烦恼女人缘那么好,害他天生注定要伤害众多美人的芳心,真是罪过。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项——

  “我请你来不是要看你证明男性魅力的好吗?大哥!”

  钟氏集团总公司里,总经理的办公室中,一声无奈的叹息自坐在办公椅上的男子口中传出;男子与眼前被他称为“大哥”的男子面貌相仿,不过却添了抹稳重的气息。

  “没办法,你大哥我异性缘太好了!”钟行云耸耸肩,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还故意亲了搂着他的美女脸颊一记,惹得美女咯咯倩笑,好不妩媚。

  “少来,你明明是在暗示等会有重要的约会,叫我不要浪费你的时间对吧?”钟凌云翻白眼,自家大哥他还会不了解?

  钟凌云好歹也是日理万机、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总经理,没有威严气势怎可领众?但他的稳重在钟行云这个哥哥面前早已荡然无存。果真是面对什么样的人,就会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

  “知道就好,别浪费你哥的时间。”他得意的笑。

  钟凌云认了,谁教他是哥哥?长兄如父,怎么样也要敬让三分。

  “你一定猜得到叫你回来只有一个目的,何必多问?”钟凌云没好气。他当然没有那么厉害能请得动不受拘束的兄长,是以父亲名义,再使点小计谋才能成功。

  “这叫确认。”钟行云理所当然的说着。

  是是是,脸皮厚的人都有一套瞎掰的说法。

  “不过确认归确认,你也知道除非很有说服力,不然你老哥是不会答应的。”他又补上一句话,现出不可一世的神情。“唉,能力强的人总是遭天妒忌,真没办法。”边说的同时,身旁的女伴很识相的表现出更钦佩他的模样,让他更加得意。

  谁来救救他?他真的快吐了!有自信也不是自信到这程度吧?钟凌云想抓狂。

  “懒也是你的天性,别再掰了!”钟凌云不客气的戳破他的假面具。“再说,你虽然抗拒,可是还是很好奇,我说得对吧?”好奇心是大哥的弱点,他很清楚。

  二十多年的兄弟,他不是不知道兄长爱八卦的个性,那句话只能瞒得过别人。

  钟行云的个性就像他在外的花名一般,安定不下来,他的至理名言是:天下有太多新鲜的事等着他去发掘;天下有太多的美女等着他去亲近。如同一只花蝴蝶,不断寻觅更芬芳诱人的花朵,但却从来不恋栈任何一朵花。也由于他凡事喜爱凑热闹的习性,因此有什么小道消息,他这个情报局钟大少总是第一个得知。

  总之,就是爱凑热闹型的,这样的个性一时之间能改得掉才怪!

  而钟凌云,便是利用大哥这个性,嗯,也可称为弱点,才得以让“出去就像不见,回来好像捡到”的大哥自动回公司一趟——只要见得到人,就有机会不是吗?

  “哈哈!”钟行云干笑,低声附耳在女伴耳畔低喃,就见女伴嘟了下嘴,表情有些不悦,而他再使出绝招,女伴瞬间化成温驯的猫般乖乖的向他道再见离开。

  钟凌云苦笑。这老哥也真是厉害,懂得掩饰自己的缺点,难怪能左右逢源。

  要知道,八面玲珑也得要有圆滑处世的本事,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得来。

  “是不是你又出了什么纰漏?”钟行云脸上出现欲解救苍生的伟大神情。

  钟凌云的嘴角抽搐。“你以为你老弟这么没本事?”

  真是不老实,明明就是好奇,却硬要损弟弟先。有这种哥哥,认栽了!

  幸好他很正常,没有熏陶到他老哥这种恶心巴拉的个性,真幸运。

  “NO、NO,太有自信的人都会阴沟里翻船你不知道吗?”钟行云说得头头是道。

  那是你吧,大哥!你才不知谦虚为何物哩!

  “真的很庆幸你没养成女人骄纵的个性,要不就会天下大乱了!”这是身为弟弟的真心话,试问,一个受女性欢迎的男人,若个性再多了一项骄纵还得了?

  不过钟行云现在的个性就让钟凌云很想开扁了,骄纵与否好像都无所谓。

  “你老哥只是懒了点而已,还不致于那么不成熟OK?”钟大少很有自己的原则,不是来者不拒生冷不忌,他的天敌就是娇娇女,又怎么可能会变成那种个性?

  “若成熟就不会老是在那边闲晃,害我以为爸妈只有我一个儿子。”钟凌云无奈一叹,这是他的真心话,这老哥真的是懒到了极点,偏偏自己又矮他一截。

  真不知道为何钟家没人治得了他?他老哥到底是对家里的人下了什么降头,居然没人敢押着钟行云做事?没天理啊!怎么他就得为父亲的公司做牛做马?!

  不公平,真的不公平!他要击鼓申冤啊!

  “我也是有在做事,可别冤枉我。”钟行云喊冤。

  “去别家公司当特别助理?你都不担心别人是怎么想的?”

  钟凌云翻白眼,这算哪门子的做事?依他看不过是为躲避被家人念“无所事事经”念到耳朵长茧的障眼法吧!再说,去别家公司有没有认真做事还不知道哩,搞不好只是幌子!别以为他不知道他老哥的上司是老哥的昔日同学。

  “管别人怎么想,自己高兴就好不是吗?”标准的钟行云式回答。“再说,我是去当卧底耶!你怎么这么不能体恤你老哥的辛苦?”钟行云一副受委屈的模样。

  “那商业机密哩?”钟凌云冷冷的问。

  “这个……那个……”钟行云搔搔头。“还没搜集好。”

  “等你搜集好我都成了一抔黄土了!”钟凌云翻白眼。

  “这样更好,省得我还要念给你听,直接烧给你就好了!”

  “你……你……”

  “老弟,呼吸不畅你可得自救,我没兴趣男对男CPR啊!”

  钟凌云真的觉得自己要上西天了!他大哥什么时候变那么无情了?

  “算了算了!”有兄若此,做弟弟的还能奢望什么?

  说不过他,还是“惦惦”的好,免得让自己得内伤。

  “再说公司有你就好,何须我?一山不能容二虎。”要掰道理钟行云不会输。

  “我还除非一公和一母哩!”钟凌云没好气。

  “你要变性也成,不过你老哥没兴趣跟人妖乱伦,我很挑的。”

  钟凌云实在快重伤了!偏偏又发作不得。

  “那是你老弟天生劳碌命,总行了吧?”钟凌云苦笑,自认倒霉,将罪全往身上扛。“最近真的需要你回来,老爸头痛得要命,我也快没命了!”他哀号。

  “嗯?”坐到一旁的沙发椅上,钟行云竖起耳朵,总算有兴趣。

  “最近有家连连跟我们抢生意的公司叫‘欣龙’,你知道吗?由于生意被抢,连带的也影响到公司名声和利益,你也知道老爸有年纪了,经不起这样刺激,万一心脏病发作还得了?而偏偏你老弟最近感情状况濒临决裂,自顾不暇,所以要请大哥回来坐镇一下公司。”钟凌云苦叹。

  要不是真的无计可施,也不会想把哥哥叫回来,看,他不是被揶揄了一顿?

  外人皆以为钟行云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只有自家人才了解他卓越的能力。

  只是真没天理,为什么厉害的人都那么难搞?难不成因为他们特别龟毛?!

  “这样啊?”钟行云搔搔下巴作沉思样。“唉,就说天才都是很忙的。”

  “……”哥啊,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让人想吐了?

  “好吧,最近很无聊,就回来玩玩好了!”他说得很勉强。

  “大哥,老爸说弄垮公司的话,要让你往后都没女人,他叫你不要怀疑。”

  吓!这老爸也未免太神了吧?人不在这里却能事事运筹帷幄?

  “好啦,我收到这威胁,认真做事行了吧?”钟行云无奈,想偷懒都不行。

  钟凌云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并松了一口气,突然想到了什么。“以下这些话是做弟弟的心中多年疑惑,却找不到时间跟你说,趁现在有机会先问起,唉,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你的成长环境很正常,为什么性格会变成这样?”

  又没有被遗弃的阴影,家里也不是权威式的铁血政策,为何会那么花心?

  怪哉怪哉!难道哥哥被下了什么符咒才会变成这样?

  钟凌云可不是羡慕,只是觉得有必要探究一下,就当他天生太热心吧。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