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想为你摘星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想为你摘星星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冰心,吃饭了,你快开门啊!”脸上带有些许的歉疚,舒贻轾敲门喊道。

  他想了许久,也去图书馆冷静过了,还是觉得中午时说的话太重了,为此感到非常後悔。

  他不该那么大声吼她。

  是啊,他不是早就习惯了她的个性吗?所以她会这么做也是出於自然反应。

  他该做的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责骂她,而是应该对她灌输一些观念,让她知晓自己冲动下的行为,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後果,顺便请她将心比心的站在他的立场,体会那恐惧的心情才对!以硬碰硬,只会造成事情更难解决。

  他想,经过一个下午的反省也足够了,还是去道个歉吧!

  再说,一想起她那泪眼汪汪的模样,他就更加自责:他对她真的太过分了!

  因此他便决定藉著叫她吃晚饭之名,顺便行道歉之实。

  但等了许久都没什么动静,他想著她会不会是睡著了,一时没听见?

  还是出去了?

  於是他加重了点力道,再度敲了敲门,不料,门,咿呀”地自行打开,这才发现门根本没锁上,只是虚掩著而已。

  说声抱歉後,他连忙推门而入,没想到却只见到空荡荡的一片。

  不祥的预感刹时笼罩上他的心头,连忙快步往浴室方向察看。

  半晌,就见他带著失望的神色走了出来,而後,失魂落魄的他经过书桌,在桌面上发现一个便条夹,上面夹著一张纸条,他赶紧取下来看。

  我再也不理你了!臭呆子哥!哼!

  字迹十分用力,几乎透过了整张纸条,看得出来是在非常盛怒的情绪下写的。

  舒贻轾呆了半晌,继而浮出苦涩的笑容。

  看到这张纸条,他说不出自己是该生气还是该笑,不过突然的,他感到莫名的恐慌,因为冰心会留这张纸条的用意已昭然若揭,这不就表示……

  不,不会的!她不会这么做的!

  他连忙四处翻找,愈找他的脸色就愈难看,然後他呆住了!

  没有,他没有找到冰心惯常带的小包包。

  这一个认知让他确确实实地体认到:她离家出走了!

  一股怅然登时袭上他的胸口,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

  怎么了?他是怎么了?

  为什么她只是不在,就让他那么难过,心整个都像被掏空一般?!突然,楼下隐隐约约传来电话铃声

  这一下让舒骀轾惊吓得跳了起来,连忙跌跌撞撞地跑下楼,更抱著一丝希望地想著:也许她留的只是用来气他的气话而已,而她早已反悔了;也许她只是出去一下而迷路,要他去带回她……他设想了许多正面的理由,来让自己振作。

  他满怀希望地接起电话,冲口便说:

  “喂,是冰心吗?呆子哥原谅你了,你快回……哦,抱歉,我认错人了!”

  原来天堂和地狱的差别只在一线之隔,失望感一下子涌了上来,让他的声音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般了无生气。

  “是,我们这里是有这个人,可是她现在不在家,请问你是……”本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敷衍著那个陌生男子的电话,没想到愈听愈骇人,到最後简直是大叫了出来。

  怎么可能……这一切不是真的吧?!

  放下电话後,舒骀轾人还处在没回魂的状态,他整个人就这样僵化在沙发上。

  蓦地,开门声伴著一句兴奋莫名的人声传来。

  “surprise!小轾啊,我们回来了,哈哈!”舒父不改顽皮的个性。

  “快快快,我的亲亲媳妇在哪儿?”舒母迫不及待地询问著:“你王妈妈跟我说你们已经进展到H的状态了,祖先有保佑啊,我的儿子终於长大成人了!呜!”

  哪里知道他们的儿子没理会他们——其实是魂还没回来。

  “小轾怎么了?”舒父疑惑地挑眉。

  “我也不知道。”舒母同样不解,她上前去叫回儿子的魂。“小轾、小轾!”

  舒贻轾这才慢慢回过神。“爸妈,你们回来了啊?”他抹了抹脸,十分疲倦,一点也没有见到父母的高兴。

  “你怎么了?难不成被我媳妇抛弃了?舒父皱眉。“差不多…不,该说我把她气跑了!”他叹气。

  “什么?!你把她气跑了?!去给我找回来!”舒母一听,非同小可。

  这儿子是怎么搞的,居然这么混蛋,这么好的媳妇上哪找去?他还把她气跑?

  分明是想气死他们!

  “找不回来了,我做了件让她很生气的事,我骂了她……”

  他将脸埋人手心。

  这一说,又让舒父舒母震惊。“小轾,你骂了冰心?我有没有听错?”舒母觉得应该相反吧!

  “厚,你要气死你爸爸吗?女人是用来疼的,你居然舍得骂?!”

  “我知错了,我只是因为太爱她……”舒骀轾倏地吓得语尾消失、神情呆滞。

  他刚说什么?他说什么?他只是因为太爱她?!

  “小轾,你又怎么了?”舒母皱眉。“孩子的爹,他是不是神经有问题了。”

  舒父耸耸肩,一副“他也不知道”的表情。

  正想放弃儿子改去询问王妈妈时,不料,儿子竟爆出了令人震撼的事。

  “爸妈,我、我……我完了…我好像对别的女人有意思……”他涨红了脸。

  他怎么会犯这种错误?他怎么会把这种错误?他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什么意思?”两人异口同声。

  “她不是冰心……只是一个跟冰心长得很像的人……”他开始说明电话中,那名男子跟他说的前因後果。

  两老听得是津津有味,一点也不打岔。

  “就是这样…”说完之後,舒贻轾的脸更红了。“我很抱歉……”

  亏他还信誓旦旦地说很爱她,结果呢?

  出现一个很像她的人,他就改变心意了?

  两老中的一老开口了,是向来很随兴的舒母。

  “何必在乎她是谁?只要她能让我儿子心动,是谁都无所谓。”

  “可是、可是她不是冰心。”他嚷。

  “我说,儿子啊!”舒父握著他的肩膀,正色道:“你再想想,如果现在在你面前出现冰心与东方蓉,你要选择谁?”

  “选择谁?”他一愕。

  他还记得初遇见冰心时,那时他甫自大学毕业,正待服兵役。

  “你好,我叫粱冰心。”温婉柔顺的笑靥是粱冰心独有的特质。

  “你、你好,我……我是舒骀轾。”他涨红了脸,眼不敢直视那仙女。

  “那以後我就叫你骀轾哥罗!”冰心微微一笑。

  他的心中仿如春风拂过,又像冰块遇热融化般,她的身影在他心中定了型。

  仙女,一个飘逸出尘、沾染不得的美丽仙女。

  “骀轾哥。”她回眸,嫣然一笑。

  “骀轾哥。”她侧首,妩媚万千。

  “骀轾哥。”她倩笑,风韵迷人。

  但却都让他触摸不得……

  “呆子哥!”画面转为东方蓉那张嘟著嘴的可爱俏颜。

  他的心为之一动,眼神变得柔和。

  “呆子哥!”我再也不理你了!”她生气地双手插腰。

  他的心碎了!

  原来,是他自己不承认罢了!

  他早已喜欢上这个“性格变异的冰心”,早已习惯有她的存在。

  甚至超出他的想像,比以往的冰心还要喜欢!

  以往的冰心,是他仰慕的对象;现在的“冰心”,是他爱恋的对象。

  尽管现在的她并未拥有他所认定“未来妻子的条件”,但这又如何,她引出他内心的另一面,让他知道他也是有脾气、可以嬉笑玩耍、可以跟人抬杠斗嘴,不再是呆板的自己!

  更甚引爆了他内心的热情,挑逗出他的真心——

  如同一颗种子,在初见的那天早播下种,尔後的相处让那种子发芽滋长,时至今日她的出走终於让它破土而出,倾泄而出的是他的真情!,可是怎么办,他犯了无法弥补的过错,说要她变回原来的冰心,否定了她的存在,更让她悲伤地逃离他,再也寻不回她……

  一想到此,舒骀轾便颓然地跌坐在沙发上,抚著疼痛的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来,我的儿子已经知道他要的是谁了!”舒父一笑。

  “去吧,儿子,你现在应该做的不是等待,而是去寻找机会。”舒母说道。

  舒贻轾瞬间燃起希望。

  虽然对冰心很抱歉,但他不想放弃东方蓉。

  绝不!

  *

  东方蓉乍见梁冰心时结结实实吓了好大一跳,直逼问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把眼睛哭得又红又肿?!

  结果事情没逼问成,倒是又把冰心给逼出了许多眼泪来,害得东方蓉安慰她安慰了一个下午。

  而後眼见天色已昏暗,街道上人烟愈来愈稀少,再加上瞥见身旁似乎有几名不良混混之类的男人,正露出不安好心的眼神觊觎著她们,於是两人只好连忙找家旅馆,充当晚上睡觉的地方了

  在旅馆内,好不容易解决了冰心的问题,让她对东方扬释然,这才令东方蓉松了一口气,自然,她也趁机问.出了冰心对舒骀轾的情意。

  “如果喜欢的话,我会下意识地将他当哥哥看待吗?如果喜欢的话,我会逃到国外去念书吗?如果喜欢的话,我会从不回去、也从不给他我的讯息吗?如果喜欢的话,我会有关他的消息一点都不透露给你吗?笨蛋,你自己想想吧!”冰心一连丢了好几个问号给她。

  “可是,你还保留他送给你的钥匙圈,这不就代表……”

  “停!”冰心无奈地笑了笑。“那是当时不好意思拒绝,而事後,是打算回来後归还的。”

  东方蓉顿时笑逐颜开。在知道好友对那枚呆头鹅没情意之後,她松了口气。

  不必跟她抢,是她最开心的事了!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