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想为你摘星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想为你摘星星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台北的夜晚,别有另一番风韵。

  应了东方蓉的要求,舒贻轾带东方蓉来逛台北的士林夜市。

  “哇,好热闹哦!”东方蓉显得很兴奋。

  “小心点,不要走丢了!”舒骀轾牵起她的手,以防她被人群冲散了。

  但东方蓉仍心不在焉,被这热闹的士林夜市给吸引过去。

  舒骀轾只好负起看顾的责任,一面注意她一面清除周围的人群,好让她通过。

  其实不只东方蓉兴奋,就连舒贻轾也非常高兴,低首瞧著两人互牵的手,俊颜涨红。

  这样……像不像在约会呢?他的脸红红的,拇指悄悄亲昵地摩挲她柔嫩的手……

  “啊,烤棉花糖!”远远地,见到了心爱之物,她大叫。“快,我要吃!”

  “别急别急,不会跑掉的。”舒贻轾苦笑,充当护花使者的.身份替她推开拥挤的人潮,为她开道,好方便到达目的地。

  “老板,我要一串烤棉花糖!要烤好吃一点哟!”终於来到摊位前面,正好前一位客人刚走,东方蓉连忙心急地喊道。

  “冰心,我请你吧?”舒贻轾笑了笑,为她的可爱。

  “不要啦,这是我要吃的,我自己付钱就好了!”东方蓉才不会那么厚颜呢!

  “你要的烤棉花糖已经好了!保证好吃哟!”胖胖的老板端起笑容说著。

  “哇,谢谢!”正当她要掏钱的时候,不小心让口袋中的某样东西掉在地上。

  舒贻轾一看,那不是他送给她的钥匙圈吗?

  但见她专注地吃著棉花糖而丝毫没留意到钥匙圈遗失,他有些不是滋味。

  “冰心,你的东西掉了!”他捡起,试探性一问。

  “哦,那个有些旧旧的钥匙圈啊?不要也没关系,晚点再买一个。”继续吃棉花糖。

  她只是放在口袋中懒得拿,索性就一直让它待在那儿,不然她其实也想丢掉。

  他呆掉了!她说什么?不要也没关系?不要也没关系?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他好难过。

  “什么?”吃光棉花糖,她心满意足地舔了舔手指,双眼仍觊觎著热狗摊位。

  舒骀轾还是很生气,气他的真心被她践踏。

  “你不喜欢我送给你的钥匙圈就明说,别用这种方式。”他生闷气。他的这句话,让她将目光从食物转到他身上。

  “这是你送给冰心……不,送给我的?”东方蓉一愕。

  “对呀!”还对呀?若不知道还好,但她现在知道了之後却很想生气。

  吸气、吐气、吸气、吐气,算了,别气别气,反正他爱送多少给冰心都可以。

  “对不起,我忘了。”她说得有点勉强,粗鲁地一把抢过,随意塞进口袋。他松了口气。“原来是忘了……不过幸好你还保留著,贻轾哥好开心!”.

  是啊,他想,她潜意识还是记得他的,呜,这就够了!

  但他哪知道东方蓉更加生气。这表情明显地表现出庆幸冰心还对他有情意——东方蓉又一阵心痛。

  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那么对她?不行,他一定要补偿她。

  东方蓉发怒了,她拉著他。“呆子哥,我要那只大头狗布娃娃!”她指著套圈圈游戏中的那一只特大号又距离特别远的大头狗布娃娃。

  “啊?”他没那么厉害吧!但见她一副非要不可的决心表情,他也只好摸摸鼻子地赶鸭子上场了!

  一次,没中;二次,没中,三次,没中。

  舒贻轾火了!越投信心越激昂。结果在旁人放声呐喊的助阵之下,花了三百元,他终於赢得了那只布娃娃。

  全场一阵欢呼雷动,为那痴心男子终於赢得美人心而兴奋。

  “哇,谢谢!”东方蓉情不自禁地亲了一下舒骀轾的脸颊。

  好吧好吧,这下值得了!他的心不觉陶陶然。

  不过,他还是很疑惑,怎么冰心的兴趣变了?

  她以前喜欢这种东西吗?

  *

  不过才二天,王妈妈的叮咛还言犹在耳,没想到,这下子竟成真了?!

  怎么,他那么有异性缘,她居然一点都没发觉?

  那是谁?东方蓉眯起眼打量著那个接近舒贻轾的女孩。

  她只不过是去上个厕所,顺便离开图书馆到附近的冰店去吃个草莓冰而已,怎么前後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原本在他隔壁该是她座位的空位上,却坐了个人,还是女的?!

  瞧那妖女仿若熟识的朋友般,亲昵地和舒贻轾轻声细语有说有笑,两人的双手更甚不时有著接触的举止,看得东方蓉是妒火中烧!

  她在心里磨刀霍霍,仿佛要将那人千刀万剐。

  可恶!呆子哥是她的……不是,是冰心的!为了冰心的幸福,她说什么也不愿把他让给别人!对,绝对不行!於是她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把那女的赶走。‘只见她扬起甜美的笑容,走近在场的两位。‘

  “呆子哥!”她故意从後头双手亲昵地搂住舒骀轾的脖子,佯装要吓他一跳。

  “冰心!”舒骀轾当然是吓了好大一跳,整张脸和脖子瞬间红得像苹果似的!他早该习惯了她突然蹦出的举动不是吗?可,不知为何,他就是还会脸红,并感到不知所措。

  “你回来了啊……”那女人愣了下,似是不敢置信地瞪著他们那亲密的举止。东方蓉发现了,眸中带有胜利。

  “这位就是舒学长常提及的冰心妹妹呀!今日一见果真惊为天人呢!”赵羽婕连忙回神,端起笑容:“可是舒学长不是说冰心妹妹人在国外留学吗?冰心妹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舒学长怎么那么见外,没告诉学妹呢?”她娇瞠地说著,嘟了下嘴,用意是想表示她和舒骀轾超友谊的关系。

  “我忘了,对不起!”舒骀轾脸红地道。

  平复了那厢因羞窘的脸红,却又再来一个让他尴尬的。

  巴结她吗?东方蓉才不吃那一套呢!再说,要比“亲密”她也不会认输。

  “哦,我回来好久了呢!算算也快一个月了,呆子哥没告诉,尔不是见外……”她顿了顿,故意偎得更紧。“是故意的嘛!”说得舒贻轾的脸上倏地布满墨线。

  “不……”由於她靠得很近,扰乱他的心绪,因此他的抗议声小得没人听到。脸皮好像有些抽动,赵羽婕仍是笑著,但明显的让人感到笑容有点假。

  “舒学长一定是贵人多忘事,一时忘了啦!”她仍是设法找著理由。

  “哦!对对对!”东方蓉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地道:“想想这些日子呆子哥忙得很,忙著帮我买好吃的甜点、忙著煮饭给我吃……啊,还忙著清理我的房间呢!”她扳起指头数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