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想为你摘星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想为你摘星星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结果才住一晚,隔天,舒宅马上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怎么是你啊?”舒凌凌一见到来者,提不起劲。

  “嫂子对来的人是我而不是大哥,很失望是吧?”蓝御风坏笑道。

  他长得硕长英挺、俊逸非凡,年方二十五,是蓝易宇的弟弟兼保镖,拥有不凡的身手,不过那双桃花眼一看就知道是名花花公子。

  “他会来才怪,天要下红雨了吧?\"舒凌凌压根儿没抱希望,有哪次他不是派手下来寻回她?从不亲自出马,没诚意,哼。“我只是遗憾,为什么来接我的不是慕阳?”

  韩慕阳,与蓝御风同龄,是蓝御风的好友,同样也是蓝易宇的保镖。一样外表俊帅,不过和蓝御风是不同类型,女人缘虽好,却不花心——舒凌凌向东方蓉介绍的就是他。

  “哇咧,还挑啊?”蓝御风哇哇大叫。

  “我可是百忙中抽空来的耶,看我多么、重视大嫂!”太不给他面子了吧!“慕阳那小子还没我勤劳呢!”

  “少来,明明就是把工作丢给他,自己捡轻松的,好逸恶劳的小子!”她翻白眼。

  “才没有,我真的是抽空来的阿”他真委屈。

  突然,一声噗哧,东方蓉忍不住笑了出来,引来蓝御风的注意。这才发现舒宅中除了他大嫂及该跟著哥哥称为大舅子的人之外,尚有一名美女在场。

  他有些懊恼啊,怎么会放过这么美丽的女人呢?

  这是拥有猎爱圣手之名的他所不可能会犯的错误。

  “这位美人是谁?\"他双眼发亮地上前。

  “觉得你好面熟,是在哪儿见过呢?我想想……啊!对了,是在梦中,这不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吗?”没待对方同意,他模仿上流的绅士温柔地执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轻轻印上一吻。“我们终於在现实中相会了……”

  结果当然是没吻到——东方蓉抽回手,舒骀轾挡身。

  东方蓉突然一阵鸡皮疙瘩窜过,手就这么下意识地一抽,让他扑了个空。

  这手背亲亲吻吻的方式,对她来说是习以为常,但不知为何,自从让呆子哥碰触之後,她就愈来愈讨厌被其他男人摸到,感觉很恶心哪!

  她是觉得他很有趣,不过这油嘴滑舌她可不爱。

  至於一旁的舒骀轾则是起了防备心,捍卫地挡身护在爱人身前。

  虽然他向来对这个风流的小叔蓝御风采取不接近也不远离的姿态,但现在他觊觎著他的爱人,还能不存有戒心吗?才不会让他的冰心被抢走!

  蓝御风愕了愕,但仍保持绅士风度一笑。“没关系,情人害羞我能谅解。”

  “拜托,你这说词可以改变一下吗?老是那一0一套!”舒凌凌摇头,这色魔!难怪她宁愿被女人包围著的慕阳来,也不要这枚招惹女人的花心大萝卜。

  “臭小子,这是我哥的同居人,梁冰心;冰心妹妹,这是我老公的弟弟,蓝御风。”为没见过面的两人各自介绍。

  她就是故意要说得很暧昧,不让蓝御风有机可乘!肥水不落外人田,冰心可是她哥哥的耶!要帮当然也要帮自家兄长,不过……冰心方才的举止真令她激赏,大快人心啊!

  这风流男该让他碰碰壁才行,老把肉麻当有趣,真恶心。

  但显然花心男丝毫不受被拒绝影响,脸皮厚到足以媲美城墙,继续他的恶心。

  “什么?这么美丽的人居然已经死会了,诶!”蓝御风惋惜。“没关系:既是梦中情人,那只好继续在梦中相会……冰心妹今晚十二点,记得来我梦中。”

  未待东方蓉回答,舒凌凌已经在一旁乾吐了起来。

  “我说嫂子,你吃坏肚子吗?要不要替你去药局一赵?”蓝御风突然呀了声,邪恶一笑。“还是,又有了?太好了,梦梦有伴了.大哥一定也很高兴……”

  “停。”舒凌凌阻止他乱想,没好气地。“再乱掰小心把你的嘴封起来。”

  “凌姊是要你别再肉麻了啦!”东方蓉帮腔。她也很想吐。

  蓝御风惊讶美人的开口。“这才不叫肉麻,这是甜言蜜语呢!”他嘻皮笑脸。

  美人肯理会他,最令他高兴,管她是不是死会。

  死会可以活标啊!

  “甜言蜜语是要说给情人听才适合,情人以外都称之为恶心”

  “赞成冰心妹妹的话!我说御风,你再继续恶心巴拉,女孩子会不敢接近!”

  蓝御风张口无言。他恶心?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凌姊,你有所不知,恶心是花花公子对付女人的唯一绝招.要他不再恶心,大概比登天还难吧?”东方蓉摇头叹息。

  “说得也是,那会要了他的命呢!好歹也是我小叔,到底该怎么帮他改善这幼稚的行为?这话没一点紧张,倒是有落井下石之味,眸中甚至闪著跃跃欲试的邪恶光芒。

  “我看,”东方蓉故意顿了顿。“不如就把他的嘴巴用针线缝起来吧!免得污染女人的耳朵。”她邪笑。

  “好主意!我认识一个医术高明的外科医师,一定可以缝得看不出痕迹。”

  “那还等什么?记得要跟他说,留一点缝让水进得去就好了”

  哇哩咧,这两个女人好狠啊!招招不留情。

  “哈哈!有趣有趣!”蓝御风大笑,拍了拍舒贻轾的背。“冰心妹妹是嫂子第二代,不错不错,记得把握。”不受他外表的诱惑,并且坦率表现自己,这样的女人很少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舒贻轾苦笑。

  很有趣的女人,可惜不属於他,欺!蓝御风眸中闪过一抹失落。

  为什么总是这样呢?爱情真教人失望……

  “嫂子,回家吧!大哥说他知错了!”蓝御风神色一整,变得正经了许多,说出目的。

  “哼,才怪,叫别人来接根本一点诚意都没有!”舒凌凌才不相信。

  “嫂子你有所不知,大哥不是不来,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眼神黯淡。

  “怎么了?”她皱眉。

  “大哥以前的对手来寻仇,不小心受了点伤,现在在医院……”

  话未说完,舒凌凌急得粗鲁地一把揪住蓝御风的衣领。

  “什么?!你们是怎么做事的,怎么不好好保护你大哥?!”她大叫。

  要说她对蓝易宇没感情,没人会相信。

  “嫂子,这样好难过,可不可以先放开我,此较好说话?”蓝御风苦笑。

  他是来带走人的,可不是来让人勒脖子。

  要不是怕勒昏他没人问,舒凌凌只好暂时松了手,不过仍是焦急地催促著他。

  “究竟怎么了,你快说!”插腰瞪视著。

  “有我们的保护,大哥当然没什么事,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已,不碍事的!不过慕阳受的伤较重,在医院疗养……别瞪我,我也受了伤啊,不过是小伤。”他觋出方才一直藏著而包著纱布的右手,有些腼腆。“你也知道,慕阳总是抢先……”

  话还没说完,就被急惊风的舒凌凌拖著走了。

  “反正你现在带我去医院就是了,别再讲其他五四三的!”她不由分说地拉著蓝御风,边对後头交代。“小轾,记得加把劲;冰心妹妹,改天再跟你叙旧。”

  连让蓝御风和大家道别的时间都没有,就硬把他给拉走了!

  仿若一阵风,风走不留任何痕迹。

  那只麻烦精终於走了!舒骀轾松了一口气。

  每一次的结局都是这样,见怪不怪了!

  “你妹婿会没事吧?”东方蓉不自觉地拉著舒贻轾的手,焦急一问。“要不要跟去看看?”她也有些担心,不希望凌姊没了丈夫。

  “既然御风都这样说了,那就表示没事的,你放心好了!”他安抚她。“这是凌凌该做的,我们不要去凑热闹。”

  “哦,好吧!希望没事。”她只好放弃。

  不过注意力还在外人身上的东方蓉,没注意到手还牵著舒贻轾的。

  当然,舒贻轾是有知觉的,他心里又惊又喜,暗自紧握著。

  由她的行为举止看来,他一直以为她是很OPEN的,再说,像那种见面亲手或亲嘴,国外很常见不是吗?她都在国外被“薰陶”二年,怎可能没有一点改变?

  可她刚刚却打掉爱慕者的手?这是怎么一回事?

  是因为她讨厌那种肌肤接触吗?但现在竟又不拒绝他的触摸?

  还是因为他对她而言是特别的?才会任他牵著她的手?

  这样一想,让舒骀轾心中瞬间燃起熊熊烈火!

  她喜欢他吧?他一直都这样想。都这样怀抱著希望……

  才以为两人的关系更进展一步了,再加点油应该就能“水到渠成”,没料到此时却发生了件大事,让某人气到快吐血,不给那位引发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好脸色看。

  气,从头到尾只有这一个字。

  舒贻轾从来没那么生气过,不,他简直就快气疯了!

  他从没见过这么有勇无谋的人,遇到抢案见义勇为,搀扶劳倒的受害者不说,居然还笨笨地加入缉捕的行列追歹徒去

  这……这根本就是气死他了!

  气到让他一听到她的名字差点口不择言,更甚失控做出摔电话的暴力举动。

  而这一切的反常举止全是为了她,他的“冰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