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想为你摘星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想为你摘星星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半个小时後,桌上杯盘狼藉。

  “小轾,再来一杯!”舒凌凌举起玻璃杯。

  “凌凌,你吃饱了就回去吧,别让易宇担心。”舒骀轾好言相劝。

  “哼.他才不会担心哩!,\"她压根儿不在乎,高举手中的杯子,直喊著:“快啦,人家还要再一杯,我要喝得醉醉的,我要忘了蓝易宇!”随後唱起了“啊~~我无醉、我无醉、无醉,请你毋免同情我,酒那落喉,痛人心肝,伤心A,伤心A我一”

  若歌喉好就算了,但……简直是噪音污染啊!像乌鸦在叫一样!

  “柳橙汁是不会醉的好吗?”他没好气地说著,帮妹妹又倒了一杯。

  “啊,都是那个可恶的蓝易宇阻挡我喝酒!讨厌讨厌!换酒来!”她不依。

  “不是他阻挡你,而是你会起酒疹,根本喝不得好吗?”他再度提醒。

  “厚,你干嘛啦!一直泼我冷水!”舒凌凌插腰瞪著哥哥。

  他才想问她干嘛哩!

  不要每次都把积了一年的怒气往亲人这边发泄好吗?他无奈地叹气。

  “天气热,让你消消暑不好吗?”有这种妹妹,无法再维持好睥气。

  舒凌凌直跺脚。“冰心妹妹,管管你老公啦!”

  东方蓉在一旁差点笑倒。“呆子哥不是我老公。”笑著替她将快喝完的柳橙汁斟满,也为自己和舒骀轾添点。

  “快了不是吗?”舒凌凌邪笑。“我爸妈都去欧洲半个月了,你们…一孤男寡女也相处半个月了,嘿嘿,没有发生什么事我才不信哩!”难怪王妈妈要叮咛她。

  这一说,又让两个人的脸爆红。

  “我们……没有发生什么事,你不要乱说,坏了冰心的名声!”舒骀轾否认。

  “真的没有啦,凌姊你不要乱猜。”东方蓉连忙撇清。

  “也对啦,小轾那么闭俗,冰心妹妹这么害羞……”舒凌凌笑意再度加深。-

  “我说说而已,你们干嘛那么认真,呵呵,有鬼有鬼,从实招来吧!”她逼供。

  “我不可能嫁给呆子哥的,凌姊不要乱说!,,东方蓉涨红脸为自己申辩。

  “为什么?难不成你嫌弃我哥哥啊?”舒凌凌皱眉。

  “我没嫌弃他,只是……哎呀,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啦!”

  难言之隐?“厚,小轾你干嘛不用心一点啦!这么好的女孩子若不把握你就是呆子!”舒凌凌真是为这个不努力的哥哥感到又气又无奈。

  怎么又扯到他这边来了?

  不是他啊,自始更终都是女方那边,呜!

  就是这样,舒骀轾就是怕妹妹又会在无意中翻出这个“他想埋藏起来,在心中独自哀悼”的可悲事实,才不想她们两个凑在一起!他不想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打击。

  听著冰心的否认,他的士气更低落了!

  “你们聊吧,我突然觉得头好痛,我去房间休息了!”舒贻轾无力地说。

  “生病了吗?”东方蓉担心地问。

  “没有,你别担心。”他连忙否认让她安心。“只是某人让我的头突然发疼,希望我睡一觉起来她就消失不见了!”他无奈地瞥了某人一眼。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嫌我是个麻烦吗?”跺脚再跺脚。

  “我没说,你有自觉就好,再见,不,是不见!”挥挥手,他拖著沉重的脚步离去。

  东方蓉还是有些担忧地看著他的背影——这是个不自觉的动作。

  *

  有蹊跷!

  尽管东方蓉连连否认,但舒凌凌怎么看都觉得两人有暖昧关系。

  话不投机半句多,话若投机,只怕三天三夜也聊不完。

  结果两人一聊,聊了二、三个小时还不厌倦。

  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听舒凌凌抱怨她那老公是多么木头、多么不解风情,然而东方蓉只是听听,没答话,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回什么。

  没经验插不上嘴是原因之一,再加上先前向她抱怨的都是哥儿们,女性朋友倒比较少,因此她也不知该如何安抚一个想藉果汁消愁的女人,若弄巧成拙就糟了!

  依她的经验,男人跟女人都一样,只是想找个发泄的出口,抱怨完就没事。

  “哼,还是我哥比较好!他呆归呆,可也是新好男人一枚,不会像蓝易字一直惹我生气,气死人了!”舒凌凌大喊,甚至还将脚跨上茶几,不在乎曝露了春光。

  这凌姊够豪迈,她喜欢!突然,东方蓉想到了什么。

  “凌姊,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你问。”舒凌凌将脚收了回来,灌了口柳橙汁,学著酒鬼状地打了个嗝。

  东方蓉无奈一笑,心想,这凌姊也未免入戏太深了!

  算了算了,随她吧!问出她想知道的事比较重要。

  “呆子哥为什么有时候会那么执著?只是因为本身的个性较同执吗?

  她想,也许知道原因之後,便有办法对症下药,改善他的“坚持”。

  “你不知道吗?我记得我以前有跟你提过啊?”

  ‘凌姊你忘了啊,我曾丧失部份的记忆……”装可怜装可怜。

  这个真的很好用耶!几乎让东方蓉用上瘾了,哈!

  “好可怜,惜惜哦!”她疼惜地摸了摸东方蓉的头发,让後者尴尬一笑。

  “好啦,我再跟你说一次好了!”行事豪爽的舒凌凌很阿莎力地说出:“小轾他呀,我想想……其实以前他并不固执,可以算一个随和的人,虽不会随波逐流,倒也不是很坚持己见,他觉得OK的,就改变他原本的决定也无所谓。”顿了顿,眼神突然黯淡了下。“真正让他变固执,是上了高中後的某件事……”

  “什么事?”她急问。

  “我记得应该是高三的时候,那时,大考过後,我哥的三个同学HlGH疯了,想找大家去HAPPY一下,因而集思广益地要众人提供点子,我哥那时提出可以到KTV唱歌,顺便兼吃到饱、为寿星庆生。当时大家也都赞同,但不知为何,人群中突然有人跳出来反对,说那点子太老套了,夏天还是到海边玩水才最棒,去KTV太闷热了!”她叹口气。“我哥就是考量玩水很危险,才会提出这个意见,但他很快就被说服了,可是悲剧就这么发生了……”以下的话不言而喻。

  东方蓉突然心悸了下。

  她不知道是这么回事,她只以为是他有著异常的顽固精神,没想到却是这样!

  “我哥那时很後悔为何没坚持,害得他同学发生不幸……”她叹息。“当然,这只是其中影响最深的一件事,後来还陆陆续续发生过一些小事,都是他不够坚定宝口的……”

  “笨蛋!又不是他的错!”东方蓉忍不住拍桌。

  “冰心妹妹,你好激动啊!”舒凌凌掩嘴而笑。“别翻桌哟,我的零嘴还没吃完。”

  “失态了,不好意思!”东方蓉羞红了脸。

  “人嘛,总是这样,明知不是自己的错,还是会钻入死胡同中。”舒凌凌耸耸肩。“换个角度来想,这也是好的,至少,他认定是对的目标,就会彻底执行,绝不轻言放弃!我家人索性也不再逼迫他了,任由他去。”她拿了块饼乾就口。

  “可是还是……”东方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无言了。

  舒凌凌别有含意地朝她弹了弹指。

  “所以,冰心妹妹,一旦是小轾认定的事,八头牛都拉不动他的。”

  结果,一觉醒来,舒凌凌不但没消失不见,反倒还住了下来。

  “这个幻觉怎么持续那么久?”舒骀轾头又开始痛了。

  “要不要我替你找道士来驱散?”那个幻觉还开口说话。

  “那我可以请你找道士的时候,顺便离开吗?,,没好气地回答。

  “你不知道现在很方便,一通电话就解决,不必本人亲自出马。”

  舒骀轾放弃了,但还是觉得很怪异。“你老公怎么舍得?”

  黑道老大漂白成深情的好男人,这足以表扬的最佳丈夫可不是假的,怎么可能对於妻子离家一点都不在意?看来其中有诡异之处。-

  “就跟你说他不爱我了啊!”舒凌凌生闷气。

  少来,那个深情的男人若是不爱妻子的话,全天下就没爱情这回事了!

  “那梦梦呢?你舍得?”他改了话题。

  提到三岁大的女儿,舒凌凌的心软了下来,但仍坚持不让步。

  “丢给他让他照顾看看,让他知道当母亲的辛苦!哼!”

  说到底,又是夫妻问的争吵,算了,舒骀轾妥协了!

  “凌凌,你要住可以,但我不准你灌输什么不好的观念给冰心。”他摆出兄长的威严,不过没什么气势就是了。“不然我马上打电话叫易宇过来。”

  “好啦,我也不想我到手的大嫂飞了!”她吃吃地笑,倒很识相。,

  舒贻轾实在对这个妹妹又好气又好笑,他偷偷看一眼东方蓉,意外地竟发现她没反驳也没像先前一样急急申明,心里不由得窃喜,为这好的转变。

  只是他哪里知道东方蓉心里正百感交集与挣扎?

  在知道那件改变他的往事之後,她怎能再强迫他呢?东方蓉苦笑。

  还是顺其自然吧!

  她不是神,不应该去改变一个人,更何况他并没有坚持错方向,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是要有这股屹立不摇的勇气不是吗?她看过太多哥儿们因为受挫就打退堂鼓的例子。

  再说,他并没有强迫她,总之,还是值得嘉许!

  反正不管怎样,再十来天,就到了她与冰心约定的一个月的期限,届时,她就得离开他了,回去过属於她“东方蓉”的生活,之後两人便是陌生人,一切再无交集……

  不知为何,这一个“惊觉”让她感到十分难过。

  第一次,她希望时间能走慢一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