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想为你摘星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想为你摘星星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人虽憨厚,可他不是柳下惠,面对喜欢的人他也会心动,也会有欲望!

  “呆……”本想再询问,然而一触及那双赤裸且充满深情的眼眸,东方蓉的心跳没由来地漏了半拍,娇颜甚至染上一抹羞红,欲说出口的话也忘记接下去。

  那娇羞的模样,让她的美增了好几分,更迷醉了舒骀轾的心和眼。

  一回生二回熟,他伸出右手大胆地抚上令他心醉的美貌,以指腹轻柔地划过每一处教他销魂之地,从好看的黛眉到似秋水的双眸,再顺着柔嫩的脸颊滑至小巧的下巴,一一爱抚着她的俏颜,最後,眼光直锁着娇艳欲滴的水嫩双唇。

  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她,东方蓉一时被那温柔的举止迷惑住心神,大脑完全停止了运作,鼻间传来的男人阳刚之气更是撩得她心荡神驰,眼眸离不开他。

  奇怪,闻遍了男人的味道,她不觉得有任何不同啊,怎么现在……

  不觉深深嗅吸了好几口,她不知道原来男人的味道比咖啡还要令人上瘾,让心一时被魅惑住——

  她的手不自觉地环上了他的颈项,和他迷恋她一样地贪恋着他的一切。

  东方蓉的主动,无疑是给了他莫大的鼓励。

  “冰心……”他低喃,抬起她的下巴,鼓起勇气缓缓俯下身,对着觊觎的粉唇移近。

  就是那声“冰心”让她突然惊醒!

  回过神来的东方蓉蓦地打掉他的魔爪,一股怒气没由来地往上攀升。

  “呆子哥,你在做什么!”她双手环胸地怒道。

  “不管我在做什么,你……你可不可以先起来?”他困难地说著。

  因为不知怎地,她的小可爱一边滑落了,且她偏又穿着无肩带式的胸罩,於是让那丰满的酥胸呈现半露状态……眼前春色满室飞就已经够惨了,哪知她的下半身不知足为了调整舒服的位置还是其他原因,竟还有意无意地连连摩擦过他的……

  天啊,让他死了算了!

  原本还“雾煞煞”的东方蓉,突然感到身下似乎有某种东西顶着她,才惊觉过来,大声尖叫。

  “不要脸!”用力一推,又让舒骀轾的背再撞一次墙。

  舒骀轾痛得直接滑倒在地,蜷曲着身子。

  “不是我的错啊……”他无力又徒劳无功地叫着,感到欲哭无泪。

  然而东方蓉早跑远了,哪还见得到什么人影?!

  怎么办,他竟然在爱人面前洋相尽露?让他死了算了吧!

  不过……先是个性大变,後是穿着火辣,她究竟要再给他多少惊吓才够?

  舒骀轾突然觉得他应该先去收一千次的惊,好以备不时之需才行……

  *

  东方蓉连忙奔逃到她的房间,双手捣住涨红的脸颊。

  羞羞羞,羞死人了!怎么会这样啦!这跟计划不一样,讨厌!

  说穿了,她的A计划没什么,只是想彻底呈现原本的“东方蓉”,好让他死心罢了!

  她很早就知道她的个性跟冰心南辕北辙,所以罗,既然呆子哥喜欢的是冰心那种温婉柔顺的个性,那么她就得反其道而行!再加上,又在无意间翻到舒骀轾已出嫁的妹妹留在家里的这些衣服,索性连外在也懒得扮演了,直接变回以前的她。

  但她可不是在破坏冰心的形象,只是想以真正的形象呈现在他面前——为了什么原因她也不晓得,反正想不到就自动略过啦!她才不想花时间去想这种事哩!

  而她刚刚做那些家事并非突然变贤慧了,只是她发现自己居然……有点发胖?!

  这无疑是晴天霹雳的消息!於是她想靠运动来消耗点热量。

  虽然她个性大而化之,但是爱美的天性一样存在,况且她才二十二岁,不允许自己在花样年华就穿不下小可爱与热裤,不行!绝对不行!

  再说,她才不想让舒骀轾嫌她胖哩!虽然有点为时已晚,但聊胜於无咩!

  不过舒骀轾的反应却是意料之外……男人果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并非东方蓉没意识到男女之别,而是以往她和身旁的男人总是称兄道弟,他们也当她是哥儿们,觊觎她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半是因为她的整人功力让人不敢领教。

  她根本不知道原来穿得那么曝露是会惹来男人那方面的冲动……讨厌讨厌!

  一想到刚才那场面,连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不由得羞红了脸。

  个性开放不代表行为开放,对於那种事,她还是觉得跟喜欢的人做才最棒。

  可惜的是,活了二十二年,她的人生中似乎只想着要怎么捣蛋,倒还没遇过令她心动的人。

  人家都说爱情是世界上最甜美的东西,但因为她没爱过人,根本无法体会。

  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感觉呢?会像咖啡一样,越喝越上瘾吗?

  男人对她来说就像哥儿们一样,她实在无法想像喜欢上哥哥的感觉,不过如果是那枚呆头鹅的话,她似乎……sTOP!

  她在想什么?蓦地摇头甩去那倏然占据心里的念头。

  蓉蓉,你昏头啦!

  你未来老公的条件可没包括一个又呆又笨又不懂浪漫的呆头鹅耶!

  再说,呆子哥喜欢的人是冰心耶!你一定是被刚才的事给影响了!

  不过……怪了?她刚刚为什么听到冰心的名字要生气?

  算了,拍了拍脸令自己清醒,运动後身体的黏腻感让她决定去冲个澡。

  就这么办吧!顺便冲去脑中那令人脸红的场景。

  *

  门扉上响起两记轻叩。

  “冰心……”舒骀轾若小猫般的声音随後而至。

  脸皮薄的他本来是想躲一下,尽管背部还发疼着,但为了不让她对他存有坏印象,在半个小时之後他还是决定来道个歉,毕竟两人日後还得相处。

  等了数分钟,发觉里头没反应,他慌了!想着她该不会真的生气了?!

  “冰心?骀轾哥不是故意的,你开门好吗……咦?”

  用力一敲才发现门根本只是虚掩着,说了声抱歉後,他推开门。

  本以为会见到一个气嘟嘟的人影,没想到却扑空。

  “冰心?”他疑惑地唤着,下意浴室传来清脆响亮的歌声令他一愣。

  “我每天都在洗澡,洗澡都用快乐香皂……啊,不行不行,这歌太幼稚了,不符我的个性,换一首吧!”停顿了下,之後是清喉咙的声音。“先开开嗓……”

  舒骀轾忍不住失笑,他没想到她那么可爱,摇摇头正想保持君子风度离开现场时,一首优美悦耳的英文歌曲随後从浴室传了出来,他呆住了!

  ‘ThreelittlebirdSsatonmyWindow.AndtheytoldmeIdon\"tneedtoWorry.SummercamelikeCinnamon.sosweet.……”以清晰又甜美大的嗓音哼唱着,节奏时而快时而慢,唱到“Yout\"regongtofindyourselfSomewhere,Somehow.”时,甚至还加重了点,将情感释放得更真切,可见她非常认同这句话。

  舒骀轾一时被那美妙的歌喉迷去心神,脚仿佛被钉在地板一样无法拔起。

  这首歌他听过,那是CorinneBaileyRae唱的PutYomRecordsOn,歌词中主要意思是希望女孩勇敢做自己,并学会多爱自己一点。

  但这次不一样,由她诠释出来的情感,则令他感受更深切。

  他突然被这一面的她所感动,久久无法自拔。

  是他识她不清,还是这才是真正的她?

  而他,究竟是喜欢以前的她,还是现在的她?

  他发觉自己真的已经迷惘了……

  突地,浴室的门打了开来。

  “呼,洗完之後好舒服哦!”全身只围着一条大浴巾的东方蓉一边以乾毛巾擦着湿发,一边眼光四处搜寻着。“衣服衣服在哪儿?我可爱的衣服……啊!”咚地撞上一堵肉墙,手中的乾毛巾掉到地上,也撞疼了她的俏鼻。“痛……”

  舒骀轾这才回过神来。“怎么样?有没有事?”他着急地询问着。

  “很痛耶!”东方蓉哇哇大叫,指著他大骂。“你干嘛杆在这边!”

  “对不起对不起!骀轾哥不是有意的!”他心疼地说着,一时慌了手脚。

  “不是有意的都那么痛了,是有意的还得了!”

  “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不会再让你那么痛!”

  这对话怎么听起来那么暖昧?舒骀轾也没去细想,当务之急是安抚她的怒气。

  然而无意间碰触到她光洁的肌肤,才让他惊觉她此刻的“打扮”……

  他倒抽一口气。

  “又怎么了?”东方蓉看了下自身。“浴巾又没掉,你干嘛?有气喘就要去看医生。”只见她没好气地说着,甚至还当着他的面将掉落的毛巾捡起来继续擦发,态度从容自在,差点没让舒骀轾当场昏倒。

  她怎么可以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如果今天在她面前的不是他,她还是会这样吗?

  他发现自己很想抓狂,气到让俊颜由红变为青,害羞的神情瞬间转成愤怒。

  “我不知道是因为丧失部分记忆的关系,还是受国外自由风气所影响,让你变得那么……开放?!但我不管这些,女孩子该有的廉耻心还是要有!绝不能遗忘!”他真的快气炸了!她怎么那么不爱惜自己?还是,正如同她方才所唱的歌,她想做她自己所以才会这样?

  “这才是本来的我,你不喜欢就算了!”她也生气了!才没必要迁就他!他哪是不喜欢?他是担心再这样下去,他恐怕会更短命吧?无奈地想。

  “我没说不喜欢,只是女孩子本来就该爱惜自己的身体。”他叹息。

  舒骀轾很怀疑自己是不是曾给过她什么刺激?不然怎么会变成这样?刚回来的那几天还好好的啊?任凭他怎么想还是想不到……

  女人心真是海底针!.

  东方蓉一愣。他不是像她哥哥们一样看不惯,而是为了她?

  “再说……”瞥了一眼,再度吞了吞口水,他将眼光移开。

  尽管眼前的她令他蠢蠢欲动、尽管现代人的性知识开放,但他不想在还未给她一个名分前伤害她。说他迂腐也好,论他古板也罢,他就是觉得他不可以那么随便。

  “再说,谁会乐於见到心爱的女人穿得那么曝露给别人看。”像是轻叹,又像宣示,语毕,连忙以半逃离的姿态冲离她房间去冲冷水扑火,留下一脸呆愣的她。

  东方蓉的心霎时暖烘烘的,唇角不自觉扬起,为着他的话。

  想不到这只呆头鹅还挺会讨女人欢心的嘛!

  不错不错,对他的观感有点改变了……

  呃,等一等,不对不对,她突然“呀”了一声。

  她的A计划不就不但没让他死心,反倒还变得更麻烦?

  东方蓉顿觉头痛了起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