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想为你摘星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想为你摘星星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舒骀轾不清楚他究竟是走了什么楣运,不!该说是她究竟在生什么气?

  “冰心,我做错了什么事吗?”

  “没有。”传来气呼呼的回答。

  “一定有,你告诉我好吗?骀轾哥有错一定会认错。”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可是……没有的话,你为什么要把骀轾哥锁在外面?”他无奈地叹气。

  他会不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因为倒垃圾,而就此被赶出门的房东?

  东方蓉如果知道确切的原因,就不会越看他这个人越生气,还趁他外出时冲动地把门锁起来不让他进来了!

  她一向是冤有头债有王,不会无缘无故地迁怒於人,像这样乱发无名火还是头一遭。

  她好讨厌自己!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得这般无理取闹了?

  舒骀轾等了好久还是没等到她回应,忍不住再催促:“冰心?你睡着了吗?”

  不会吧?!他不想在外头打地铺耶!

  “冰心,拜托你开门好吗?”

  “除非你叫我姑奶奶!”岂料里面居然传来这句话。

  他一听,差点滑倒。“要我叫你……”是他听错了吧?

  “对。”笃定并含着威胁。

  “姑、姑……”“姑”了老半天还是接不下去,舒骀轾觉得脸开始冒火。

  “你唱片跳针啊?”

  “姑奶奶!拜托你开门让我进去!”心一横,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大吼出口。

  完蛋了,明天左右邻居一定会过来拜访关心……舒骀轾苦着一张脸。

  突地“喀”地一声,门打开了,舒骀轾难掩喜悦地上前。

  “冰……”她却转头不理他,自顾自地走进房间。

  搞得舒骀轾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并再一次印证“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

  不过这转变是从昨天开始……她真的不喜欢他是吗?

  要不然为什么自从王妈妈来访那天,泄露出他单恋了她四年的事之後,她就开始处处看他不顺眼?舒骀轾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

  只是,他并没有发现,他所想的对象是“现在”的冰心.而非正牌的冰心。

  *

  东方蓉在房间里想了又想,不断地想,除了舒骀轾喜欢冰心的事让她头痛又讨厌之外,她突然发觉好像有一件事情被她给忽视了!

  想想想,不断地想,究竟是什么事让她遗忘了……

  “啊!”她叫了出来。

  不行,不行!她怎么给忘了!

  冰心是她二哥的,她老早就等着要喊二嫂,怎么能让计划走偏?!

  虽然还不是很确定能否成功,可是冰心是她的好姊妹,肥水不落外人田啊!

  况且,若冰心真的很喜欢舒骀轾的话,为什么当她问到她有没有男友或喜欢的人时,冰心会一概否认呢?

  看来这一定是舒骀轾的单恋,欸,可怜的呆子哥!

  为免他一直沦陷下去,她一定要及时拉他一把才行!对,没错!

  所以她一定要让舒骀轾死心——不过她没发现当她这么决定时,心里存有另一个比方才所想的还要更强烈的原因,只是仍未被她察觉。

  只见东方蓉眸中闪过一抹势在必得的光芒,决定开始展开她的A计划,呵呵!

  *

  “你、你、你、你……你是谁?!”

  标准的唱片跳针法又出现了,代表着此人精神已遭受严重打击,双脚更像沾到强力胶一般黏在地上动弹不得,眼瞪大似见到妖魔鬼怪、口张得足以塞下鸵鸟蛋。

  舒骀轾怀疑他走错屋子了,不然怎会见到这种A片里才有的“女主角”?!

  “呆子哥,你早啊!”东方蓉精神抖擞地道,随後蹲低身子,在他面前伸手进水桶里拧洗抹布,胸前的春光已然曝露,甚至还隐约可看见粉红色的胸罩。

  没错,今日的东方蓉已一改先前保守的模样,大大地改造……不,该说是还原自己。

  过肩的长发绑成一整东俐落的马尾,乾净清爽,健康红润的苹果小脸不必施任何脂粉,便已有着上妆的效果;清凉紧身的低胸小可爱将她上半身丰满姣好的身材展露无遗,下半身穿著短到不能再短的小热裤,露出白皙修长又引人遐想的美腿。

  而那条超低腰且服贴的小热裤不只展现腰部的优美曲线,更凸显那圆润挺翘的臀部,加上她有意无意左右扭摆的动作,更是惹人心跳加速、血脉贲张。

  她赤裸着双脚,专心擦拭着家俱和地板,扮演标准的贤妻良母。

  仙女过境?不,应该说是跳钢管艳舞的火辣豪放女上身!

  尽管,她是在打扫环境,不过看起来根本就像是在蓄意诱惑男人!

  “喂,呆子哥,你还好吧?”东方蓉见他又像中邪一样,只好放下手边工作,用手在他的面前摇了摇,试图招回他那不知飘到何处去的魂魄。

  会叫他“呆子哥”的,全世界只有一个人而已!他倏地回神,再度吓掉下巴。

  先前她穿著保守衣着看不出身材,没想到一换上清凉的服装时,曼妙的身材一览无遗;虽然看起来有点肉,不过大致上而言不算肥胖,只是丰满。

  只不过……任凭舒骀轾怎么想,还是想不到昨天将他当隐形人的她,今天却又和颜悦色展眉以待?

  那还不打紧,眼前这“活色生香”的妆扮无疑是在挑逗他,再加上她见他没反应又再度靠过来……不!简直是直接贴上他身子的举止,他顿觉体内那座尘封已久的火山渐渐苏醒,火山口处已经有熔岩流出,随时有喷发之虞!

  “怎么脸红红的?发烧了吗?”东方蓉以额贴额,纳闷道。

  老天,让他死了算了!他可以感觉他下半身的某个部位正产生变化……

  “别……别过来!”他猛地推开她,转过身并连连退後,试图平熄欲火。

  视而不见、视而不见、视而不见……绝对不能扑上去,一扑他就完蛋了!

  厚,他干嘛推开她!很伤人耶!东方蓉生气了!

  本想跟他理论,但再定睛一看,不得了了,她惊讶。

  “呆子哥,你气喘发作了啊?不对不对,还喃喃自语,哎哟,根本就是精神病的征兆嘛!”东方蓉瞠圆双目,一脸惊讶。“不行.我得赶快叫救护车——”

  “等一下!”舒骀轾快气死了!连忙拉住她的手阻止她,怎料却火上添油——

  已转身准备打电话的东方蓉被他这一拉,顿时失去重心,防备不及地倒往舒骀轾的方向,加上舒骀轾身材并不魁梧,於是让东方蓉这么一撞,眼看要将他扑倒。

  所幸舒骀轾背後是墙壁,东方蓉没将他扑倒,却形成了暧昧到极点的画面——他坐在地上背靠墙,手环住她的腰际;她跌进他怀中,惊吓之余紧紧抱住他。

  两人的身躯紧紧贴合着。

  最先恢复神智的是舒骀轾;他是被痛醒的。而他的眼镜早被抛往一旁的地上。

  天呀!背部疼痛难受,下半身肿胀难耐,他是招谁惹谁?!

  偏偏那後知後觉的罪魁祸首一见他“忍耐”的模样,又再度发挥想像力。

  “呆子哥,你是不是被撞到头想吐?”她急问。刚听见好大的碰地一声呢!

  “我没事、我没事!你再摇,我就会吐出来了!”他无奈地说道。

  即便不想吐,也被她扯着衣领猛晃动的举止摇到想吐了!

  “哦,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啦!”她连忙放手,无辜地吐吐舌。

  柔弱的冰心什么时候力气变那么大了?他差点以为会被她谋杀了哩!

  不过脾气超级好、像开水一般温和的舒骀轾当然不会跟她计较,正想说“没关系”时,突地,眼中望见“某个东西”,一股强烈的欲火直往脑门冲!

  “呆子哥你怎么了?脸怎么红得像番茄?”偏偏火上加油的戏码又再次上演。

  倏地,理智线断裂,火山爆发。

  舒骀轾顿觉自己已经忍到极点了!

  深吸一口气,他伸出颤抖但却坚定的双手,分别握住她的肩头,将她贴近他额头的脸拉远一点距离,随後不敢再冒犯似的连忙将手逃离她的肩;当然,如愿後免不了又瞥见方才令他欲火上逸的女性草莓……他的呼吸变得急促,眼中欲望加深。

  “呆子哥?你怎么又喘得那么厉害?气喘又发作了是吗?”她不解地皱眉。

  舒骀轾没澄清,只是不断对自己心理建设。

  是她先挑逗他,不是他的错!是她先挑逗他,不是他的错!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