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想为你摘星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想为你摘星星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哎呀!你看你,长那么大了还不会吃蛋糕,哪有人吃了又用手把它拿出来?瞧你都沾得满手满嘴了!”她伸出手.打算用袖子帮他擦拭嘴巴,还一边不高兴地嚷著:“真是的!那么浪费食物,小心被雷劈哦!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喂,我说呆子哥,你下巴又脱臼了啊?”

  吃个蛋糕又不是毒药,他干嘛又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

  “没……没有!”不知哪来的“神力”让他快速地连连後退了数步——他的运动神经一向很差,手更是快速地一把抽起身边的面纸,胡乱抹上嘴巴。“我……我自己擦就好了!不用麻烦你了!”“哦。”瞧那至少有七、八张面纸,他的嘴又没有那么大,做啥用那么多啊?

  算了,他浪费是他家的事,反正雷公劈是劈他嘛!

  于是本打算提醒他的东方蓉耸耸肩,转过头去做自己的事。

  见她似乎没有任何再接续刚刚动作的意图后,他终于可以放心地把自己弄乾净。

  一样的面貌……虽然好像又有那么点不一样,一样的保守衣着打扮,可是为什么她的行为举止竟变得如此大胆呢?!

  竟然打算用自己的袖子替他擦掉嘴边的蛋糕残渣?!

  这和他所认识的举止向来合宜的冰心简直是大相迳庭的。

  哦,他突然觉得头又开始痛了!

  无奈地把面纸拿到垃圾桶丢弃,突然瞥见里头躺着一个盒子和一团揉烂的包装纸。

  咦?这些怎么好像有点眼熟,但却又想不起来他是在哪边见过?

  难不成他真的罹患老人痴呆症了?迷惑地抬头望了前方一眼,脸色瞬间一变。

  “呃,冰心,我可以问你,你在做什么吗?”是他又眼花了吗?

  “那么明显你还看不出来?我在玩电脑游戏啊!别吵嘛!”

  她丢下一句话後,继续相电脑游戏“战栗时空”中的虚拟人物厮杀,玩得不亦乐乎。

  “哦。”他呆应了句。

  是啊,反正从昨天到现在所受的刺激已经不差这一项了。舒骀轾又怎会对那个一向文静的冰心,喜欢玩这种暴力的游戏感到惊讶呢?

  不过再多看了一眼她玩的游戏画面时,他向来温文儒雅的脸上蓦地出现龟裂。

  “很抱歉打扰你一下。”脸皮好像有些抽搐,但他仍是端着一张笑脸,温和地问道:“我可以请问你为什么有游戏光碟可以玩吗?\"一条青筋隐隐若现,只是他不自觉。

  正玩得起劲的东方蓉丝毫没听见,等到他耐着性子再问第二次时,她才听到。

  “在桌上拿的。”

  她看那个盒子包得那么精致,认为是要给她的礼物,就把它拆开,又因为太无聊了,正巧看到客厅的茶几上放著一台笔记型电脑,顺手便将它安装上去玩了!

  “是哟,在桌上拿的啊——”非常非常慢地复述一次,没发现自己早已握紧了拳头。“对了,冰心,那蛋糕好吃吗?”他突然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还算可以……哎呀!都是你啦!害人家被打死了!,\"她忽然喊了一声,转过头去不悦地抱怨着:“你没看人家正在忙,还一直在旁边吵!你这个人真的是很没礼貌……呃,呆子哥,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吃坏肚子了?”最後关心地问。

  “没事,我好得很。”他温和地笑著,用很和蔼、很平常的口气指出实情:“那个游戏光碟和蛋糕,是我今天打算带去送给我远房亲戚的二个孩子。”难怪那盒子和包装纸很眼熟,根本就是他挑了一个星期,才请人帮他包装好的“杰作”!

  还有,那块蛋糕更是他放到冰箱、打算早上起来包装,是他昨天排队到腿软,知名店家限量贩卖,具有独特口味的义式点心“堤拉米苏”!

  “这样啊!可是蛋糕被我吃了,游戏也被我拆开玩过了耶!”

  如果她是用很愧疚的表情,并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地对他道歉,那他还不会计较,说不定会原谅她,毕竟不知者无罪嘛!

  反正顶多只是失信於那一对挑剔的双胞胎,下次再多做些补偿就行。

  然而,没想到她却说得那么理所当然,还一副,不然你要我怎样”的表情?!

  怒气蓦地上冲,舒骀轾感到前所未有的愤怒。

  “梁、冰、心。”他咬牙,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发火。

  就算再怎么迟钝的人也知道要变天了!

  东方蓉连忙说道:

  “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啦!呆子哥,你不要生气嘛!生气很容易老耶!会长很多皱纹、会很难看哟!再说,蛋糕吃了再买就有了,光碟玩过也还可以再送人嘛!”只见她扁扁嘴,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人家都跟你道过歉了,如果你还是不原谅我,就证明你是那种肚量小、又没风度的人。”

  说得他哭笑不得,生气也不是,不原谅她嘛又显得他肚量小、没风度。

  再说一见到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他根本无法狠下心来说“不”。

  “好好好,你快别哭了!反正就像你说的,蛋糕吃了再买就有了,光碟玩过也就算了,还是一样可以送人的。”从没这么好言软语哄过一个女孩子,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他没发觉自己的嘴边正泛着笑意,表情也柔和了许多。

  “我就知道呆子哥最好了!”她扬起一贯的甜美笑容,看得他心里有丝骚动。

  好奇怪,他为什么那么容易就被她挑起怒气,并受她的情绪所影响?

  是因为丧失部份的记忆,以及国外风气开放的关系,让她性情转变得和往昔那个文静的冰心不同,因而让他感到有些新鲜,才会深受她的影响吗?

  他坦承他是很喜欢以前那个温柔婉约、善体人意的冰心

  没错,但,现在这个粗野中带点直率且活泼开朗的“冰心”,却又更加吸引他!

  明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不是吗?难不成他是个善变的人?!

  不不不,一定因为她是冰心,一个从住进他家时,他第一眼就喜欢上的女孩。

  父母虽离异,但仍认真地过着每一天、不曾怨天尤人的那个善良女孩。

  是的,她是他认定的未来妻子人选。

  尽管她并没有给予他肯定的承诺,但他猜想那是因为她害羞的个性所致,他也相信终有一天她必定会被他的诚意所打动。

  就算她的性情变了又如何?只要他能让她恢复记忆,那么她一定会想起以前相处的种种情形,到时她还是会变回他原来喜欢的冰心!

  一个温柔善解人意,柔顺又平易近人的冰心——那才是他所喜欢的冰心。

  至於他现在会被这个“冰心”所吸引,他想一定是受了她甜美笑容所影响,才会心旌摇曳——不可否认,他还真有点喜欢上那让人甜人心坎里的笑容,还有眼神中不经意显出的天真无邪、望着人时更流露可爱纯真的模样……

  尽管她的作为有时让他很想发怒。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

  他在心中不断地说服自己。

  *

  为了怕冰心一个人会寂寞,舒骀轾的作息时间表几乎已全被打乱、得重新再拟一份,不过这些他都甘之如饴。

  反正人生老照着计划行事也没什么趣味,偶尔来点新的变化也不错。

  舒骀轾索性就先将作息时间表搁在一旁,把冰心的事排为第一优先处理,挪出时间来陪她。

  不过……重视不代表不会质疑,像现在,中午十二点十分,他这准时吃饭的人都还没喊饿哩,她居然说她肚子饿了?

  刚刚十一点不是才吃了蛋糕吗?她的胃口什么时候变那么大?

  好吧,这倒还只是其次,当他表明厨房尚有哪些食材,并笑笑地说着怀念冰心的厨艺时,她的反应又再一次令他呆愕。

  丧失记忆也会让一个人某些才艺全部消失不见吗?!

  “干嘛眼睛瞪得那么大?”东方蓉跺脚。

  她就是胃口大、不会煮菜,有什么办法?

  好吧,她承认,正牌冰心真的比她强多了!

  她唯一的“才艺”就只有:制造麻烦。

  “你真的是冰心吗?”舒骀轾皱眉。

  而且他发现她似乎……变矮了?!,

  以前站起来时大约到他的下巴,现在却连他的下巴都不及,甚至仍有一小段距离。

  怎么,身高经过两年的时间会缩水吗?

  可是举凡他提问关於冰心的事,她又对答如流,熟到不能再熟,这到底是……

  糟糕,他又开始怀疑了!

  东方蓉马上显露不悦的神色——其实是心虚。

  “呆子哥,你的疑心病不要那么重好不好?人会改变你不知道吗?而且胃口大又不代表什么!没听过能吃就是福吗?况且,现在外面的便当一点也不输给自己做的,不会煮菜又不是什么可耻的事!”

  哼哼,要骗过这一个呆子哥简直轻而易举。

  气势比他高、比他会讲“歪理”就好了!

  再说她可不想才几天就被揭穿,那多没面子呀!

  冰心那儿没被揭穿,她也要撑下去。

  “再说,男人帮女人服务,本来就是应该的好吗?”她斜睨了眼。

  瞧瞧,又说他肚量小没风度了!舒骀轾无奈加三级。

  “好吧,我去买就是了!”他从不知道冰心变得这么会“鲁”耶!还是自己以前从没看清她?等等,怪了,怎么会是房东买给房客吃?

  这世界反了吗?

  怀抱最後小小的希望,他在临走前一转头,本以为冰心会愧疚地道歉,说她打扰了他原本计划上图书馆看书的时间,并感谢他跑腿,岂料,居然只见到一个冷漠的背影。

  “赶快回来,不要乱跑。”说完,继续窝在电脑前跟游戏中的人物厮杀。

  瞧那拚命敲打着键盘的模样,他又僵化了!

  怎么去一趟国外,待个两年,温柔的冰心马上变成粗鲁的蛮女来着?

  喂喂喂,可不可以小力一点,他的报告论文什么的心血都在里面耶!

  舒骀轾觉得心在淌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