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想为你摘星星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想为你摘星星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冰心?!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费尽千辛万苦终於找到冰心住的地方,才刚想将钥匙插进门的钥匙孔时,背後出其不意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害东方蓉吓了一跳,手上的钥匙随即应声掉落。

  这下可使得东方蓉不甚高兴,她转过身,盛气凌人地对着那人以茶壶状数落:

  “喂,你有没有点常识啊?你不知道在背後突然吓人是很不道德的行为吗?要是我不巧又有心脏病的话,岂不是活活被你给吓死?!真是的,学校的老师都没教你这是基本的礼貌吗?”真是气死她也!

  因为太久没回台湾又加上街景变化得太快,以致於为找冰心的住处而迷了路,好不容易才找到,现下却又让人这么一吓……瞬间引爆她的怒气。

  瞧他戴着一副厚重的眼镜,文质彬彬且书卷味极重,更是一脸受过高等教育的模样,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该不会又是个光读死书却不知变通的书呆子吧?

  对方登时张大了口,惊吓的程度似是见到了什么妖魔鬼怪一样。

  “喂!你下巴脱臼了啊?”她没那么可怕吧?东方蓉一脸受挫的神情。

  “对……对不起!我没那个意思!”男子连忙为自己的表情认错,显得不知所措。

  哈,真是标准的书呆子!人呆看脸就知道。

  “我认识你吗?”她双手抱胸,疑惑地问着。

  奇怪,冰心怎么都没跟她说过会遇到这一号人物?

  害得她对男子的出现大大地讶异了下!

  更奇怪的是,他居然还像见着了熟人般,极其自然地直呼冰心的名字呢!

  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哪!

  与其猜测来猜测去,倒不如就直接问对方——这是因为她的个性向来大刺刺,扮不了冰心温柔婉约的性格,因而一直以来都是冰心扮她比较多,若遇到突发状况且迫不得已时,她也只是从头微笑到尾,三缄其口——因为一开口就泄底了!

  男子似乎没预料到她会这么问,瞬间一愕。

  “你……你怎么可以忘了我呢?!我是骀轾哥啊!”心脏蓦地紧缩,一股没由来的悲恸让他懊悔万分,舒骀轾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似是不相信怎么她一出国留学回来,就变了个人似的,包括忘了他?!

  早知道当初就应该阻止她出国去,害得现在回来不只性情变得这般……粗野,竟还不认得他?!那当初他们的誓言约定算什么?!

  “呆子哥?”有人取这名字吗?

  “不是呆子,是骀轾,马部再一个台的骀,难分轩轾的轾,舒骀轾。”他习惯性解说,而後又像是见到外星人般地瞪大眼。

  “书呆子?哇,取得真适合耶!”直捶着墙,东方蓉笑不可抑。

  吸气再吸气,默默细数三十秒,见对方仍是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心中终於得到定论。

  “呃……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你不是冰心。”

  尽管人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尽管她的容貌依旧美丽如昔,就像记忆般一样撼动他的心,但舒骀轾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昏花,心想可能是天气太热中暑了,不然便是方才到图书馆读书读得太累所致,总之他就是不相信眼前的景象是真实的。

  於是他自口袋中拿出钥匙,打开大门後迳自走进去,坐上沙发揉着太阳穴。

  “你怎么进来了?”见到随后拿着行李跟了进来的身影,他眼露惊讶。

  “我住这里呀!不然你以为我刚刚在做什么?”将行李搁在地上,她把玩着手上的钥匙圈。

  经她这么一说才让他忆起,她刚才不就是拿了把钥匙正打算开他家的门吗?

  再定睛一看她手上的东西,又再度让舒骀轾惊讶地张大嘴。

  她手上晃动的钥匙圈不就是他送给冰心的那个、冰心最爱的小企鹅钥匙圈吗?

  这么说……

  不……不可能的……他一定是在作梦!

  对,这一定是梦境!

  “那你又怎会进来?”更奇怪的是他还有钥匙呢!难不成冰心和这人同居?!

  不可能,冰心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蓉蓉随即否定方才的想法。

  那只有一个可能了!

  “难不成你……”

  那摩拳擦掌、亟欲替警察除害模样的兴奋表情让他差点为之气结。

  “我才不是什么小偷!”气愤的他连忙起身反驳,没发现向来温文儒雅、堪称没什么脾气的自己竟会被她给惹怒。“这是我家!”

  “这是你家?从没搬过家?一直住这儿?”她疑惑地偏首打量着他,似是不太相信。

  “没错!我已经住了二十多年!”他不自觉地咬牙说着。

  原来他就是冰心所说的房东,不!应该说是那对和蔼的房东夫妇的儿子才对!

  虽不知冰心为什么要隐瞒实情没跟她说房东还有个儿子,也从不曾跟她说过这男子的事,不过这些她会慢慢了解,反正她有一个月的时间麻!

  呵呵,她还以为冰心这边会很无趣呢,没想到却是那么好玩!

  天呀,她已经开始在期待了!

  “啧啧,原来你这房东的儿子当得还真失职哪!才不过短短两年的时间竟会忘记原来的房客?”她睨着他,曦嘘不已。

  “你……你真的是冰……冰……”好可怜啊,他已吓得口齿不清。

  “是啊,我就是梁冰心没错呢!”东方蓉善心大发地接续他未说完的话,眉开眼笑。

  而後,她扬起嘴角,露出一贯的甜美笑容。

  “书呆子哥,‘未来的日子’还望你多多指教了!”

  布幕拉起。

  这场东方蓉和长相神似的好友——梁冰心的交换身份游戏,正式开锣!

  只不过这方这一个可怜的男主角似乎比梁冰心那儿凄惨多了——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大热天,但不知为何,舒骀轾突然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颤,并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冷意。

  *

  因车祸而丧失部份的记忆,可以让一个人的性情及嗜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吗?

  这……这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嘛?!

  舒骀轾瞪大双眼,似是不敢置信地看了看,又把眼镜拿下来以衣服擦拭了之後再戴上去,一看,还是一样?!

  唯一的结论是:他的度数又加深了,并且到了需要重新去配一副眼镜的地步。

  因为他居然见到三餐一向规律守时、绝不在这些时间之外吃东西的冰心,竟然在接近中餐时刻吃着东西?还是她向来没什么好感并拒吃的甜点?!

  这……莫非是幻象?还是他眼花了?抑或是他得了老人痴呆症?!

  总之,他见到了他生平最不可能见到的景象,更让他看傻了眼。

  “呆子哥,你终於起来了啊?”发现到他的东方蓉蓦地停下手,继而以长辈般的口吻对他训道:“啧啧,瞧瞧现在都十一点了,年轻人那么贪睡是不行的哟!人家电视上有说人的睡眠时间只需要八个小时就够了,睡觉越久命会越短呢!”

  “……”你以为这是谁害的?舒骀轾无奈地想着。

  要不是他沉浸在“冰心性格变异”的惊讶中久久无法平复,导致整夜失眠,并在快接近天亮时才睡着,不然平时很早起的他哪会睡到那么晚?

  东方蓉忽视他的沉默,继续发表她的看法。

  “研究所的学生就要有研究所学生的样子嘛!不可以一放假就松懈下来,再说啊,就算舒伯伯和舒伯母到欧洲去二度蜜月,只剩下你一个人在家,也不可以这般堕落呀!”

  真不知是碰巧还是她很幸运,舒家的男、女主人在她回来的前二天,便已甜蜜恩爱地收拾包袱,远赴欧洲二度蜜月去了,留下这个念研究所且正放暑假的独子。

  其实个性向来少根“忧心筋”的她,并不像老爱穷紧张的冰心般会去担心舒骀轾的亲人,不过也幸好还留有一个呆头鹅作伴,不然她铁定会无聊到发疯了!

  至於冰心为何会住在这里的原因,东方蓉早就问过她了,冰心之前曾在舒骀轾父母经营的餐饮店打工,因而认识前来用餐的舒氏夫妇,他们一见到温婉柔顺的冰心马上就喜爱在心里,听到冰心欲另找住处时,更是二话不说地将女儿出嫁後空出来的房间,以低廉的价格出租给冰心,连带将她视如自己的儿女般疼爱。

  就连她出国念书,他们也将房间保留下来,表示极度欢迎她回国後再来续租。

  这个前因後果的“铁证”,自是让舒骀轾原本还半信半疑的表情,转为灰心地接受。

  可是,为什么独独只记得那一部分却忘了他?他欲哭无泪啊!

  “是……”很无奈地应允,他怎么从不知道原来冰心也是“训人”高手?

  瞥见那有些“强悍”的姿态,舒骀轾本来还有点担心她会

  不会因孤男寡女住在一起,而感到不自在的想法刹时消逸无踪。

  是啊,看来是他想太多了,她根本就完全不在意吧!

  自始至终在意的恐怕只有他自己才对!

  一涌起这想法,他就不知该做何反应?

  他应该庆幸他们之间终於可以很自然地相处在一块儿。

  可不知为何,他仍是觉得头有点痛啊……

  嗯嗯,果真是孺子可教也,东方蓉这才满意地扬起笑容。

  “呆子哥,你还愣愣地站在我旁边做什么?”她突然贼贼地笑了声。“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想吃这个蛋糕对不对?瞧你那直盯著我看的模样……呵呵,早点说嘛!我又不是那种小气鬼,我也是很大方的呢!来,幸好我还留了一口,喏,分你吃吧!”

  说著说著就用小叉子叉起最後一块蛋糕,没给他任何拒绝的反应时间,随即往他嘴里塞。

  咦?她……她在做什么?!

  居然毫不避嫌就这么用她用过的叉子送入他口中?!

  好幸福哦!

  他的眉在笑,他的眼在笑,甚至连嘴角都不自觉地上扬,哦……不!不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