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才一步出旅馆大门,正想和冰心高高兴兴地搭车四处逛逛,方打开包包想拿出旅游地图察看时,尾随在她后面的人,经过她身旁时迅速伸手一拉,把东方蓉的包

  “小偷,你不要跑!可恶!竟然敢抢我的东西,让本小姐逮到你就惨了!”她边追边骂。

  可恶!不知怎地,最近她老是遇到抢案!难不成她和抢案犯冲?!

  还是台湾的治安真的差到抢匪满街跑的地步?

  而邪门地,跑到半路,那抢匪的腿忽地被一颗,不,至少有三、四颗石子齐飞打中!紧接着一声闷哼,随即扑倒在地。

  抢匪慌张地左瞧右看,明明没人在旁边,怎么?难道他……他撞邪了?

  像是应和他内心所想的,又不知从何处飞来好几颗石子,准确地打中他的手:由于那力道疾速得像是下了不少重量,让他一时痛得松开了紧抱在怀中的东西。

  脸上的表情瞬间扭曲成奇异的角度,顾不得掉落在地上的包包,他惶恐地急忙起身,拔足狂奔,一下子便逃得无影无踪。

  “哼!算你识相!”追赶上来的东方蓉像是有些不甘心似的,忿忿不平地跺了下脚。“要是让我逮到,包准你吓得恶梦连连!”咦?怎么好像有两道视线瞥了她一眼,却又迅速调开?好奇怪!

  她随即将之抛诸脑后,连忙拾起地上的包包拍了拍,一副失而复得的高兴样。

  “蓉蓉!”冰心好不容易才追了上来,立刻不悦地斥责:“你怎么老是这么冲动,万一受伤了怎么办?你不知道我很担心吗?”心疼地检视她的身体,查看是否有外伤。

  “咦?冰心,怎么连你也这样对我说?你不是知道我曾跟二哥学过一点拳脚功夫,这种小角色还难不倒我的吗?”东方蓉下解地看着她。

  冰心白着一张脸。“危急时谁会想那么多嘛!再说,就算你学过拳脚功夫,但赤手空拳的,万一那个抢匪有带刀或枪的武器,那你要怎么应付?更别说女孩子的力气向来就比男人弱,自然屈居弱势。你都不知道我紧张得心脏差一点停止了!钱丢了就丢了,我不要你受伤!”

  被好友这么一斥责,东方蓉只能尴尬地搔搔头。

  “真是的,你的缺点就是鲁莽之下,什么自身的安危都抛得一干二净!这样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冰心微愠。“再说,你已经当过几次放羊的小孩了?”

  连和她如此亲密的好友都这么想了,更遑论和她相处不到一个月的舒骀轾?

  她终于知道舒骀轾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地责骂她了!

  因为她向来都以为自己知道分寸,但实际上都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我知道错了嘛!”东方蓉连忙道歉。“我的好姊姊,你就不要生气了啦!呆子哥也骂过我、教训过我了!我真的、真的会反省的。”她撒娇的说道。

  一席话让冰心真是哭笑不得。难怪那一次舒骀轾会那么生气,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看吧,连一向温文有礼、脾气好得不得了的骀轾哥都会被你激怒……你哟,别的没有,气死人的本事最多!”她无奈地摇摇头。“骀轾哥遇到你,真是他的不幸!”

  “喂,梁冰心小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耶!我帮你赶走了黏在他身边的苍蝇,你该庆幸有我这个好姊妹才对呢!”她大言不惭地说着。

  “啧啧,明明就是为了自己,还硬扯上我?”冰心揶揄。“真是厚脸皮呢!”

  东方蓉娇嗔地跺了下脚。

  “讨厌,不理你了啦!”嘴里虽然这么说,但羞意早已轻染上两颊。

  冰心笑了笑,连忙安抚。“开玩笑的啦,骀轾哥若真的喜欢你的话,也了却我一桩心事,因为我总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

  “他才不喜欢我呢!他还很生气地骂我耶!”提到这个东方蓉就有气。

  “生气就代表他关心你啊,怎么你连这一点都不懂呢?”

  她可是从没见过堪称“好好先生”的舒骀轾发过脾气,不,甚至不曾对她、对别人大声说话,可见他很在乎蓉蓉是无法抹灭的事实!冰心绽出笑容。

  “可是他第一次那么大声地骂我,我真的好难过哦!”东方蓉一脸委屈。

  连一向大剌剌的蓉蓉被责骂都那么难过了,那她……

  “而我,骂了你二哥,还不听他的解释……”冰心吸了吸鼻子,眼眶瞬间浮上泪水。

  一想起来就好难受,尤其经过昨天和父亲长谈后,她才发现自己真的错怪他!

  一想到他当时那心痛的表情,她就不由得悲从中来。

  他……他一定讨厌她了!再也不会喜欢她了!

  而这一切全是她自作自受……想着想着,她就不禁低低啜泣了起来。

  最近,她变得不再像自己了!

  眼泪多了,也很容易感伤,真的好讨厌这样的自己!

  “冰心……你……你不要哭啊!”东方蓉慌张了起来,感到不知所措。“你这么一哭害得我也想哭了……”这是哪门子的安慰法啊?

  “我想回去了,蓉蓉,我好想跟你二哥道歉……”冰心哽咽地说着。

  “好好好,我们这就回去,不要逛街了……呜呜呜……”

  于是昨天的情景又再度重演了一次,两名女子就这么互相搂着哭泣。

  不同的是,身边多了两声叹息,以及很细微但却无奈的对话。

  “喂,怎么办,这一段要不要报告老大?”无法决定地问着身旁的人。

  “只能照实说了,你忘了吗?老大说什么事都要告诉他,绝不能隐瞒他的。”叹气再叹气。

  他们也是很不愿意做这种事的啊!

  *

  当蓉蓉陪着冰心一同回到东方家时,一打开门,却发现所有的人全聚集在客厅里,除了东方隼不在外,竟然连舒贻轾都在!

  她们两个吓了一跳,而更令她们惊讶的是,大家在看到貌似的两人后,居然没发出任何询问及讶异之词,只是神色各异。

  见到这情况,两人立刻很认命地接受了事实——

  大家都已经知道她们交换身分的事了!

  不过这倒无所谓,反正她们这趟回来,本来就打算要和盘托出,现下众人全知道,倒还省了多费唇舌解释。

  而且,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大家虽然都知道她们离家出走的事,却没派人将她们找回或催促她们回来,可见他们对这事并不是很生气,她们便马上放心了下来。

  只是客厅波谲云诡,笼罩着一股很诡异的气氛;万籁俱寂,仿佛连一根针掉下去都能清楚的听到声音一样,没人开口也没人有动作。

  这让冰心、甚至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蓉蓉,都担心地吞了吞口水,更不敢乱说话,怕一开口就会被“轰”。

  出乎意料,第一个有所行动的,居然是一向沉稳的东方飏。

  只见他走向冰心和蓉蓉,脸色看来似乎有些铁青。

  东方蓉一见,马上以护卫的姿态张开双手,将冰心挡在身后。

  “二哥,我不准你打冰心。”危机当前,捍卫朋友为当务之急,她才不怕二哥的凶狠神态。

  “蓉蓉,你过来。”东方堤严厉地说着。

  “是啊,蓉蓉,你还欠爸妈一个解释。”杜忆唯难得也板起了脸孔。

  半个多月前,莫名其妙接到蓉蓉的电话,要他们跟她合演一出戏,还说什么要是没照做的话,他们到手的媳妇就要飞了!

  虽然初见时,真的很讶异这个和蓉蓉长得非常肖似的女孩,也很喜欢她的温柔体贴,但再怎么说,蓉蓉也不可以这么胡来地强迫冰心跟她交换身分!

  还有这次的离家出走,想必又是他们那宝贝女儿的“杰作”了!

  真是的,老是那么乱来!害他们那么担心!

  看来他们做父母的,得好好地说一说这个令人头痛的女儿了!

  “好啦!”东方蓉跺跺脚,无奈地喊了声,继而转向脸上有些忧色的冰心,低声交代着。“对不起,冰心,我帮不了你,因为我也完蛋了!”

  现在该担心的应足她自己吧!因为她的下场绝对会比冰心还凄惨。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