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说是聊聊,结果我们还是逃了出来,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很着急地找我们?”

  在一家旅馆内,冰心无奈地对着东方蓉这么说,脸上写满忧心。

  “唉呀,不管那么多了啦!反正我们只是出来一下而已啊,我们迟早会回去的啦!”哼,让呆子哥担心一下也好,谁教他要对她那么过分!东方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你就别担心了,好好休息一下吧,你看你,眼睛好肿哦!”

  东方蓉乍见冰心时,被吓了一大跳,直逼问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把眼睛哭得又红又肿?!

  结果事情没逼问成,倒是又把冰心给逼出许多眼泪来,害得东方蓉安慰了她一个下午。

  眼见天色已昏暗,街道上人烟越来越少,再瞥见身旁似乎有几名混混,正露出不安好心的眼神觊觎她们,于是两人只好连忙找家旅馆,并充当晚上睡觉的地方!

  “很难看吗?”冰心问道。她也知道自己好不到哪里去,但她就是控制不住情绪。

  “是,还不是普通的难看,”东方蓉俏皮地眨了眨眼。“是非常难看!”

  这可爱的话将冰心给逗笑。“人家都那么难过了,你好过分哦!”她笑骂。

  “会笑就代表没事了!”东方蓉笑了笑,“咚”地一声跳上了床铺,接着拍拍床,要她一同坐上来。“到底怎么回事,可以说给我听吗?还是你不愿意?”她见她摇了摇头。

  冰心的状况好像比她还惨呢,顾不得自己的难过,她得先安慰冰心才行。

  “不是不愿意,只是不知该如何对你说起。”她实话实说。

  “这样啊!”东方蓉想了下,继而小心地问道:“是我二哥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难不成她会读心术?!

  “我没那么厉害啦!这种事情,想也知道一定是我那古怪的二哥,才有那个本事让你恨他恨得牙痒痒的!冰心,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我二哥欺负你,对你做了什么‘坏事’?”她将十指扳得咯咯作响,一副欲替她讨回公道的凶恶模样。

  “不是你想的那样啦!”冰心脸红,连忙对她摆手又摇头,随后叹了口气。“事情是这样的……”

  她简单地把她身分曝露的事和他侦办她家庭的案件,以及她跟他发生的一点小摩擦说给蓉蓉听。

  东方蓉刚开始还能很镇定地听着,但听到冰心跟她二哥之间发生的小“摩擦”时,她再也忍不住,瞪大眼直摇头打断她。

  “等等,你说的真的是我二哥吗?还是你认错人了?!”

  怎么可能,她从没见过个性深沉不可测、一向不在人前露出喜怒哀乐的二哥,居然跟冰心产生摩擦?她一定是在作梦。

  “我怎么可能认错人,那人是你二哥没错啊!”瞧她惊吓的模样,冰心不由得皱眉。

  “哦!可能是我太久没回家,才会没发现二哥的改变,一时无法适应吧!别理我、别理我!”东方蓉不由得拍了拍额头,催促她道:“你继续说下去吧!”

  “没有了,就到这里了。”冰心咬着下唇,声音很细微。

  可想而知,她的内心一定承受很大的煎熬,才会不受情绪控制地爆发出来,因为就东方蓉所知、所见的冰心,她向来是个温和且行为举止得体的人,更别说会这般失控了!

  “你家庭的事我帮不上忙,我只能提醒你,也许事情并不像你想得那么坏,若你想解脱,就只能靠你自己去找答案。”东方蓉心疼地说着:“至于我二哥,你真的不给他一个机会吗?我相信我二哥对于……呃,‘拆散’你家庭的事,一定感到很愧疚,你就原谅他啦!他不是有心的!”

  这个冰心也知道,只是由于“事实的真相”和对“已认知的事实”产生冲突,让她一时没办法接受这个巨大打击,再加上至亲的欺骗令她绝望至深,才会无法控制情绪地一股脑爆发出来。

  经过时间冷静,以及听了蓉蓉的说词后,她觉得自己似乎有点青红不分,因为错并不在他。

  “嗯嗯,你二哥跟我解释过了!只是我躏时听不进去,我会好好想一想的……咦,蓉蓉,你怎么了?怎么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她看着蓉蓉吃惊的脸。

  “你说我二哥跟你解释?!不……不可能吧?”

  那人真的是她二哥吗?东方蓉再度瞪大双眼。

  “为什么不可能?”

  “你一定不知道我二哥是个标准的冷眼旁观者,从不居功,也从不对自己的事做任何说明,他是那种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误会他,他也丝毫不在乎的人啊!更遑论解释?”东方蓉贼贼地笑了。“想必,那只有一种可能!”

  “到底是什么?别卖关子了,蓉蓉你快说啊!”冰心没发现自己屏住了气息。

  “那就是他对你动心啦!他很在乎你哟!嘻嘻嘻,不用不好意思啦!我本来就打算要撮合你跟我二哥,没想到真的如我所望!”她笑得好开心。“耶!这下子我要叫你二嫂了!”

  “你真是……”冰心涨红了脸。

  原来她骨子里打的如意算盘就是这个,让冰心真不知该气还该笑!

  “对了,那你呢?骀轾哥到底又对你做了‘什么’?”换她贼笑。

  提到他,东方蓉就有气。

  “哼,他那呆呆的模样,哪会对我做什么!只不过……”她的声音突然变小,“冰心,你告诉我,你、你喜欢呆子哥吗?”她还是决定亲口确认。

  “你怎么叫他呆子哥?”冰心差点笑了出来。

  之前在电话中没听清楚,现在可是听得很明白。

  “唉呀,别管那个了啦!他没生气也没要我改口,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啦!”

  难得看蓉蓉那么诚心地想知道一个答案,冰心笑了笑,瞬时了然于心。

  “如果喜欢的话,我会下意识地将他当哥哥看待吗?如果喜欢的话,我会逃到国外去念书吗?如果喜欢的话,我会从不回去、也从不给他我的讯息吗?如果喜欢的话,我会有关他的消息一点都不透露给你吗?笨蛋,你自己想想吧!”她一连丢了好几个问号给她。

  东方蓉顿时笑逐颜开。

  “你是说真的吗?”太好了,这下子不用跟冰心争夺呆子哥了!她好开心哦!

  哼!不管怎么样,在知道冰心对呆子哥没意思之后,就要换她出击了,她一定要他“好看”!

  “傻瓜,我不会跟你抢的。”冰心好笑地说着。

  也不用跟她抢,因为,她心里早巳住了个人。

  东方飏,这个名字就如同时间的沙漏,已在不知不觉中点滴穿凿她的心房。

  *

  翻来覆去,怎么睡就是无法入眠,冰心遂爬了起来。

  看着身旁已熟睡的蓉蓉一眼,嘴边不由得泛着一抹微笑,随即眼神放柔,疼惜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并帮她把滑落的被子拉上替她盖好,而后陷入深思中。

  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很在意父母的事,所以脑海中才会一直萦绕、挥之不去,导致失眠。

  也许事情并不像你想得那么坏,若你想解脱,就只能靠你自己去找答案。

  想起蓉蓉的话,瞥了眼直指十一点的时钟,再思考了一会儿,她决定打电话给父亲。

  人就是这样,一旦决定行动时,便会有一股冲力。

  于是她没多想地动手播了组熟悉、却已好久不曾再播过的电话号码。

  在等待的过程中,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紧张跳动着。

  但响了十来声却还没有被接起的迹象,冰心双眸黯淡了下,无法抑止内心传来的失落;她想,或许父亲已经睡了吧!

  就在她打算挂掉的那一刻,电话被接起来。

  “喂,请问找谁?”来人的声音有些疑惑,不晓得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电话打来。

  冰心一听就知道那是父亲的声音。

  尽管已许久不曾联络,但她还是一听就能听出来。

  她差一点就要为此而落泪了!

  只因为她印象中那神采飞扬的声音,不知何时变得如此苍老。

  “爸爸吗?我是冰心。不好意思打扰您睡觉。”她吸了吸鼻子,镇定地说着。

  电话那头传来惊讶的抽气声,但更多的则是惊喜。

  “冰儿?你怎么会打电话来?你已经好久不曾……哦!爸爸太高兴了!”接下来是一阵欢呼。“你没打扰爸爸睡觉,事实上爸爸刚刚因为太专注工作,所以才没听到电话铃声。”

  “爸爸,您又来了!建筑设计师的工作虽然重要,但身体也要照顾啊!”冰心皱眉。

  “是是是!我的乖女儿说得对!爸爸等一下把设计图收一收就要睡了!”梁启之听着女儿的声音,笑得很开心。

  好奇怪,尽管已那么多年不曾联络,但他们之间却未因距离的乖隔而疏远,完全如正常的父女般亲密—冰心知道,这是亲情间的天性使然,是无法抹灭的!

  她很高兴自己重新拾回和父亲间的感情,是啊,她已经没有想像中那么讨厌爸爸了!

  想到她还曾坚决不搬去和他同住,也不接他打来的电话,甚至一度将他寄给她的钱原封不动地退还……这些无情的举止,不禁令她内疚万分!

  “爸爸,您现在过得好吗?”

  “还是和以前一样,为工作忙得焦头烂额。”梁启之自嘲地笑。

  “爸爸,您……您还恨妈妈吗?”冰心鼓起勇气,说出内心最想问的话。

  那头似乎有些讶异的情绪,但随即平复下来。

  “你都知道了?是你妈妈告诉你的吗?”声音听来有些干涩。

  “不是妈妈告诉我的……总之,您别理会我为什么会知道,您只要告诉我,您还恨妈妈吗?”

  电话那头,是一片缄默。经过许久,梁启之的声音才传来。“刚开始会,毕竟那么多年的夫妻感情,因为一个外来者的入侵就破坏了一切,再说,我真的很爱你妈妈……不过后来爸爸想通了,不爱就是不爱,再怎么强求、挽回都没用,她的心还是不在爸爸身上。你知道吧!那一段时间爸爸和妈妈吵得很凶!”

  “嗯,我知道。”她没告诉他们,那时的她很害怕。“爸爸,您是什么时候知道妈妈有……外遇的呢?”她小心地问着。

  “由于当时的服装展已结束,但你妈妈却常借口要去巴黎,刚开始只是怀疑,可是次数越来越多,加上你妈妈偶尔会在半夜秘密的通电话,或出现一些比较奇怪的举止,爸爸才会委托征信社调查。”

  冰心没由来地一阵心悸,轻问:“爸爸,您会厌恶替您揭露真相的那个人吗?就是因为他带来真相,害得您必须和妈妈分离……”更别说她知道之后的冲击有多大,虽然现在已经比较释怀了。

  “冰儿啊,你想太多了!”粱启之笑了笑。“其实那个时候爸爸就隐约知道你妈妈外遇的事了!之所以会找征信社调查,是因为爸爸想要确定真相,这样爸爸才能下定决心离开你妈妈,不然,若是胡乱定你妈妈的罪,爸爸也会过意不去的,所以,爸爸很感谢那个侦探……哦,对了,爸爸没告诉你那个侦探小伙子很厉害吧!才短短两天就查出来了,爸爸真的很佩服他……”发现话题偏离了,他蓦地轻咳了声,拉回主题。

  “咳,总之,冰儿,也许真相是残酷的没错,不过如果人一直活在自欺欺人的阴影下,那就太可悲了!你爸爸不是那种没有勇气面对的人,夫妻嘛,合则聚,不合则散,大家好聚好散,我相信你也看到妈妈留在爸爸身边很不快乐吧?既然不快乐,何不放你妈妈走呢?”

  冰心知道爸爸还是很爱妈妈的,然而她也了解,强求来的爱情根本不长久。

  “唉呀,怪来怪去都怪爸爸老是为了工作而忽略你妈妈,所以你妈妈耐不住寂寞也是理所当然的!冰儿,你可别怪你妈妈啊!”梁启之的话中有着担心。

  是啊,她的爸爸就是那么体贴,宁愿要她恨他,也不愿她讨厌妈妈。

  “不会。”她擦了擦眼角滑落的泪水,微笑着。“我永远爱您们。”

  “爸爸也永远最爱小冰儿了!呵呵,今天是爸爸最高兴的一天了!”

  “爸爸,既然妈妈都有对象了,那您也该趁早找一个帮忙顾家的伴侣吧!不然家里一定很乱了!”她故意厉声威胁,似乎可以想像得到家里必定乱成一团。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干笑声。

  “是是是,乖女儿交代的事,我怎么可能不照办呢?遵命!女王!”

  “爸爸您真是的……”冰心忍不住笑了出来。她没发现这是她这些日子以来,笑得最灿烂的一次。“爸爸要快一点哦,我等您的好消息呢!别让我失望,不然我会生气的。”

  “是是是,爸爸明天就赶快去找!”梁启之唯唯诺诺地附和着。“冰儿,很晚了,你早点睡吧!”叮嘱的口吻听在冰心的耳里,备感温馨。

  “嗯,我知道,爸爸您也要早点睡,不能熬夜哦!”冰心板起脸孔。

  “好好好,我挂下电话就睡了!你放心,爸爸是晚安三秒型的,保证一躺下去马上睡得跟死猪一样,到时你再打电话来查勤,找不到人可别哭哪!”

  逗得冰心噗哧一笑,这一笑什么怨恨都化解了。“爸爸……”

  “怎么了?还有什么话要跟爸爸说的吗?”似是察觉到她欲言又止,连忙关心地询问着。

  “没什么。”她摇摇头,“只是要告诉您一声,对不起……还有,我爱您!”

  于是在梁启之爽朗的笑声相依依不舍的交代下,她挂了电话。

  脸上虽犹有泪珠,但冰心的心是暖和的,还有一朵美丽的笑花自始至终绽放在她的唇边,久久。

  不过她没发现,有一个小声的贼笑自被窝中传来,随即带着喜悦的笑容安然人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