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东方飏在一个小时后心急如焚地赶回家,随即看到在客厅里抱着头、一脸无奈的江宇圻。

  “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他寒着一张脸,沉声问道。

  “嘿!老大,别用那种杀人的眼光瞪我!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你妹妹会突然吵着要回家,还不让我通知你……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欺负她!真的没有!”头倏然摇得像波浪鼓,连连反驳的江宇圻哭丧着一张脸;他根本也是一头雾水啊!

  他不了解自己为什么那么倒楣,只不过是受托看顾个人,想不透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由于东方家空无一人,他也没办法走开,因此,除了在客厅里焦急地等东方飏回来外,他根本无计可施。

  若不是相处许久,了解江宇圻的为人,东方飏说不准真的会“大开杀戒”。

  “她呢?”他平静地问。

  江宇忻伸手向后上方指了指。

  “回来后就一直在那里,没有出来过。”他颤巍巍地说着。

  东方飏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你先回去,这里交给我。”

  语毕,不再理会一溜烟逃得无影无踪的江宇忻,走向他刚才指的方向,也就是蓉蓉的房间。打开门一看,发现令他担心的人儿果真在里面,只不过她的头埋在双膝间,整个人蜷缩在墙角。

  他走过去,蹲低身子,柔声问着:“怎么了?怎么一声不响就跑回来了?你不知道这样我会担心吗?”

  她闻声抬起头,露出哭红的双眼;那双眼又红又肿,很是惊心。

  老天!她哭了多久?

  这一下让他看得心都拧了起来,心疼地抚上她的脸。

  “为什么哭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怎么了?”

  但她却什么话都不说,只是迳自流着泪。

  他想再追问时,她却突然伸手推开他,只见她一言不发地站起身,走到书桌旁边。

  而后数张纸就出现在他眼前,阻隔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疑惑地接过,本来还不解为何她会有自己多年前,第一次侦办的案件调查报告书和相关人的资料,但他知道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于是他拿过纸张仔细地看过一次,尤其在发现委托人的名字写着「梁启之”时,心中有着不祥的预感。

  他的眉头聚拢了起来,脸色也变得有点难看。

  难怪他老觉得她的名字很熟悉,没料到她真的是那个委托人的女儿!

  一时之间他也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对她开口。

  他知道她的内心也正为自己“认定的事实”挣扎着,就如同当时梁启之知道真相后脸上的绝望表情。

  他为什么不说话?

  他不知道他的默认,让她心中原本燃起的一线火苗又熄灭了吗?

  她想听他亲口否认这不是他侦办的案件,他不是间接“拆散”她家庭的凶手!

  更难以置信的是,原来……原来她一直认为有外遇的父亲竟然才是真正的受害者,那外遇的对象不就是她的母亲?!

  是啊,可想而知,她的母亲是因为愧疚,才会一直想补偿她而极力争取她的监护权,并不断照顾她、汇钱给她,而她就呆呆地接受母亲所扯的谎言,让她去巴黎跟她的情夫在一起……

  知道这件事时,她震惊了好久,也哭了好久,哭得她好累、好累。

  她不敢相信,连她最爱的至亲都骗了她!事到如今,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相信谁?

  连那白纸黑字的“真相”她也不相信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你的家庭。”良久,他只说了这么句话。

  不要、不要,她要听的不是他的忏悔,她要他否认他不是“拆散”她家庭的凶手,他查出的并不是真相!她咬住颤抖的唇,拚命不让泪水滑落。

  他看得很是心疼,伸手将她搂在怀中。

  “我知道再多的道歉也无法挽回你破碎的家庭,但我只能对你说我很抱歉。”

  她仍旧不想领情地挣扎着。

  无奈他搂得很紧,于是冰心只能拎起拳头,拚命地槌打他的胸膛。

  “我不要听这个!我讨厌你!你是破坏我家庭的凶手……”她哭得声嘶力竭。

  他知道她说的是气话,是因为无法接受事实而产生的迁怒;可是她的话还是如利刀般,狠狠地刺伤了他的心。

  也许是手酸了,没多久她便停止槌打的动作,留下抽抽噎噎的哭泣声。

  “你为什么还要留下那份资料?”

  好一会儿,才传来她的声音,但声调却苦涩难辨。

  是自豪?是炫耀?是吹嘘自己的实力?还是变相的珍藏?

  总之,冰心设想了好多理由,但还是想听他亲口证实—尽管她不知道自己听了之后,还有没有勇气再“相信”他。

  东方飏抿着唇,因为她的质问及语中的不信任感,让他的心狠狠地揪紧着。

  他想为自己辩解,只因为他不想让她误会。

  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误解他,就只有她不能!只见他沉着一张脸,缓缓道出。

  “我从来不曾对任何侦破的案件引以为豪,我只是凭苦能力尽自己应做的事。也许带来的真相‘间接’拆散了某些家庭,但这绝非我本意!就像我绝对没有想破坏你的家庭一样!至于那份资料为何还留着,我不知道,也许是沈鹏他们销毁得不够彻底,也或许是清洁小妹不知道那是要销毁的东西,而把它放在桌上或夹在书堆中。”他抬起她的脸,让她看清他眼中的真诚。“总之,我真的不知道,请你相信我!”

  他绝不可能欺骗她!

  然而,她却逃离了他的视线,令他整个人呆愣在原地。

  不!不行!

  他无预警地俯下身吻住她的唇,粗鲁却不失激情,霸道中更是温柔可见,想藉此让她明了他对她真诚的爱意。

  他是那么地爱她,怎么可能会欺骗她?

  但是她却不做任何回应,只是紧咬着唇不让他亲吻,甚至无情地将脸别向另一边。

  刹时,他心碎了!

  绝望彻底将他吞噬,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他的心无法与她贴近,要她如何感受到他的爱?

  忽地东方飏放开她,迳自走向门口。

  冰心惊觉她的动作伤害了他,她慌乱地看向他,但话却哽在喉际无法说出口。

  他回眸,眼里流露着哀凄的神情。

  “为什么你不肯相信我?”他暗哑地丢下一句话,临走前还狠狠地槌了下墙,只是被绝望吞没的他,没瞧见冰心眼底那抹隐忍的莫大伤痛。

  冰心虚弱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双手不自觉地抚上唇。

  她的唇还留有他温热的气息,她的心还存有他霸气的身影,他的一切一切都令她心动,可是……可是……她将脸埋入双手里,啜泣了起来。

  不是她不相信他,只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该相信谁?仰或还能相信谁?

  *

  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让沉浸在悲伤中的冰心吓了一大跳!

  她疑惑地看着那催命似不断响着的电话,试想着谁会打电话来蓉蓉的房间?

  不过,她无法再花时间猜想,因为那电话铃声一直响个不停,似是要响到有人接起才甘心。

  再不接的话,她肯定会被电话铃声给逼疯的!

  “喂。”冰心拿起话筒,轻说了句。

  “冰心吗?是我,蓉蓉。”蓉蓉的声音听起来鼻音很重,像是刚哭过一样。

  冰心吓得一时忘了自己的悲伤。“蓉蓉你怎么了?!”她连忙问道。

  因为她从没见蓉蓉哭过,她怕她发生了什么事!

  “冰心,我不要理呆子哥了啦!他好过分!”蓉蓉吸了吸鼻子,以防眼泪再度不争气的掉落。

  “怎么了吗?是骀轾哥欺负你了吗?”冰心感到大惑不解。

  舒贻轾呆愣愣的个性,不像是会欺负向来调皮的蓉蓉啊?

  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她那么急迫,不怕她哥哥发现她们交换身分而打电话过来?

  接着又是一阵哇哇大哭,哭得冰心眉头部拧了起来,只能不断安抚着。

  “蓉蓉,你说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焦急地追问。

  而电话那头的东方蓉似是比较安定了下来,她吸了吸鼻子,镇定了许多。

  “我没事啦!冰心,你不要担心了!”尽管舒骀轾喜欢冰心,但东方蓉就是没办法把冰心当情敌来嫉妒和讨厌。“虽然还有几天才到一个月的期限,但,冰心,我们换回来吧!我还是比较喜欢当我的东方蓉,我再也不要理呆子哥了!哼!”听她的口气,就知道她现在一定气嘟嘟的。

  换回来吗?冰心怔了怔,随即应允。“好,我们换回来吧!”

  尤其经过方才知道事实的痛心后,她根本无法再面对东方飏。

  “冰心,你怎么了吗?为什么你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是我的哥哥欺负你吗?”角色调换,这下换东方蓉询问冰心,因为她也感到她怪怪的。

  “没有、没有……”才刚要反驳,没想到突然想到东方飕相她家庭的事,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滑落。

  “冰心,你怎么了嘛!不要只是哭啊,害我也好想哭呢!”东方蓉心慌了。

  无奈电话那头的冰心只是一直落泪,默不作声。

  东方蓉想了下,随即安抚道:“冰心,不然这样好了,现在这样也没办法换回来,我们一起出来聊一聊,让心情平静一下。你放心,若我哥哥欺负你的话,你尽管跟我告状没关系,我会帮你出气的,相信我!”

  一番话逗得冰心不由得笑了出来!她擦干留在眼角的泪痕。

  “好。你也可以顺便说说骀轾哥究竟对你做了什么,换我帮你出气。”

  现在,她能相信的,就只有蓉蓉了。

  *

  “老大,我打着查到的电话到舒宅,如你所料,有名叫舒骀轾的男子说梁冰心只留下一张字条后就离开了。”额上冒着冷汗,一名征信社的员工惶恐地对着前方的男子说道:“还有,我有照你的意思把话传给他了!”

  脸上罩了一层寒冰,东方飏只是挥了挥手,冷声说道:“我知道,你先下去忙吧!”

  不待他的话说完,那人赶紧以逃命的速度奔跑离开。

  沈鹏等两人可以了解那人为何会没命似地逃跑,因为此刻的老大就像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让人感到害怕,连他们也觉得很恐怖。

  沈鹏和江宇忻对看了下,最后由沈鹏鼓起勇气问着:“嘿,老大,需要我们去找人吗?”他们的脸上流露出担心。

  他们也是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们一直以为的“东方蓉”,其实是梁冰心!

  而会导演这一出戏的不须做第二人想,就是那个顽皮蓉了!

  由于以往错认梁冰心,造成对她“不敢搭理”的误会举止,再加上邵次他们顾人不周,因而导致她受伤等等的事件,让他们越想越愧疚,因此,若有需要他们的帮助,不必开口他们也定会全力以赴!

  东方飏沉默了会,随即说道:“好,你们马上去找她们,势必要找到,但不要被她们发现,我要你们暗中保护她们的安危。如果有任何差池,唯你们是问!”

  “为什么不把她们带回来?你父母和弟弟不是很焦急吗?”江宇忻不解地问。

  东方飏没回答他,迳自将头转向窗外眺望远方,只是脸上有着一抹不易被窥见的忧伤。

  他愿意给她时间,不管多久,他要等她自己回来。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