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么一提,让冰心倏地忆起,日前曾听东方翔大略提过他大哥和未来大嫂的事情,其中的过程好似有些曲折,不过最后总算圆满结束。

  “‘大嫂’还好吗?我需要一起去探望吗?”她忧心地问着。

  虽然有点害怕蓉蓉的大哥,但她现在是扮演蓉蓉,理当要关心一下才行。

  “不用了,蓉蓉啊,我听翔说,你现在不都跟你二哥去征信社里吗?你去帮你二哥也好,不然有时候他也忙不过来呢!”杜忆唯转向东方飏,有点怒意地说道:“扬,你要多照顾你妹妹,可不能让她发生什么事!”她不放心地叮咛着。

  “是啊,蓉蓉要是发生什么事,爸爸也不会原谅你。”东方堤板起面孔。

  “我绝不会让她遭遇危险,我会保护她的。”他眼神放柔地对冰心说着。

  就算父母不说,他也会好好地保护她。

  冰心瞬间涨红俏脸,不只因为喷拂在颊边那过度亲密的气息,他一只手还搂住她的腰,像是在加强他的誓言一般。

  但不可否认,她的心却为此而雀跃不已!一股前所未有的感动蓦地罩上了她,温暖了整个心房,扑通扑通的,好像有一角悄悄沦陷而不自知……

  怎么连爸妈都变得那么奇怪了,他们从没用那么严厉的口气说话啊?

  东方翔看着眼前的画面,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

  “那就好、那就好。”两老这才满意地点头微笑,那笑有些莫测高深的意味。

  总觉得父母的笑容有点怪异,还有方才那怪不可言的奇特举止,但东方飏没再多想,看冰心吃得差不多了,他也迅速解决掉早餐,随即站起身。

  “那我们先走了,您们慢吃。”他自然地挽起冰心的手,在后者脸红之下跟她双双离开。

  看得东方翔是瞠圆双目,连连泛起鸡皮疙瘩。“我就觉得二哥跟小妹很奇怪,爸、妈,您们也看到了嘛!”他迫不及待地对父母说起,脸上有着惊吓的表情。

  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嘛!岂不是乱伦了吗?!他简直不敢想像。

  “没什么好奇怪的,是你自己太神经兮兮了!”杜忆唯没好气地说着,瞥了大惊小怪的儿子一眼。“老伴,你说呢?”脸上有着末收的笑纹,看得出来她的内心很高兴。

  接收到妻子眸中满意的目光,东方堤会意地笑了笑。

  “对呀,这本来就很正常的嘛!”他附和,忍不住抛了一记白眼,对儿子的迟钝感到莫可奈何。

  嗄?哪里正常?东方翔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

  正想反驳时,他倏地感到一阵恶寒。

  “对了,我说翔儿啊,趁还有点时间,你跟妈妈说一说你那位新交的女朋友好不好?交往多久了?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爸相妈都很好奇呢!虽然爸、妈还没见过她,但我们两老可是很开通明理的,只要你喜欢的话,我们是不会有意见的。”杜忆唯话题一转,随即将目标放在小儿子身上。

  “还有,什么时候带回来给爸爸看哪?”东方堤问着。

  是啊,他们两老虽然开通明理,却更有着寻常人所没有的“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顽固。

  天哪,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家庭?东方翔不禁掩面呻吟。

  *

  好奇怪哪,怎么大家对她的态度全变了呢?

  一进征信社,除了每人都抛以关怀的眼神之外,看着频频嘘寒问暖、对她照顾有加—简直是过了头的沈鹏相江宇圻,冰心脸上充满疑惑。

  她想着是否发生了什么事,不然怎会让一向见了她便躲得有三尺远的变脸两人组,不怕死地连连趋前?

  由于先前为了疗伤并跟蓉蓉的父母增进感情,因此她待在家里至少有一个星期了,而今天是受伤后头一次来征信社,原本以为大家会对她有些生疏,更甚是像之前那样避而远之,没想到却让她感到意外,其中尤以他们两个最“怪”!

  “蓉小姐,你身体好点了没啊?”沈鹏端起笑容,热心地问着。

  “好多了。”她报以一笑,却暗地蹙眉。蓉小姐?好奇怪的称呼哪!

  “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呢?”江宇圻不放心地又问道。

  “没有。”仍旧微笑。

  “需不需要请医生来诊治一下比较保险呢?”沈鹏再追问。

  “不需要。”笑容有点垮了下来,但她仍尽力维持美丽的笑靥。

  “真的不用吗?我们还是去请医生来比较奸吧!”两人异口同声外加不死心的决心。

  “真的不用了。”笑容再撑一下、再撑一下就好。

  “真的、真的、真的不用吗?请医生过来一下比较好吧!”这样若她临时身体不舒服,或旧疾复发什么的,他们两个也比较不会死得那么惨。

  一想起先前那被操到生不如死的场景,他们就寒毛直竖!

  不过比起破产外加身败名裂的汪氏集团、还有汪铃差一点进精神病院的下场而言,他们这种顶多只能算是小case!

  好烦哪!冰心从不知道他们那么烦,就像蜜蜂一样在她耳边嗡嗡叫个不停。

  她不是都已经说不需要了吗?正想再开口拒绝的时候,只见身旁的人手一动,而后两人登时全抱着头蹲在地上哀号。

  “再烦她的话,我会加倍奉还给你们。”瞪了他们一眼,东方飏毫不留情地说着,眸中的冰冷更显示其忍耐度有限。

  是他自己“命令”他们要对她好一点的嘛!他们只是领命把她奉为太上皇看待啊!难道这样也不对吗?两人顿时哭丧着一张脸,脸上写满委屈。

  “是‘好’,不是‘烦’,这其中的界线你们自己要搞清楚。”像是对他们的抗议心有灵犀似的,东方飏丢下这么一句话。

  他不再理会他们,牵着冰心的手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后头的两人只有乖乖跟进去的份,因为他们奉命要寸步不离身地保护她。

  “我在这里会妨碍到你的。”被安置在他专属的座位上,冰心不安地开口。

  刚刚一时不察被他呆呆地牵进来,现在可不能再呆呆地任他“摆布”。

  本想起身到外面,无奈却被东方飏轻按下肩头。

  “没有那种事。”他柔声说道:“你在这里我比较安心,不会妨碍到我的。”

  “可是……”

  “对啦、对啦!你在这里老大才会放一百二十个心!”沈鹏连忙安抚。

  “你就放心地待下来吧!”江宇圻也加入帮腔的行列。

  再惹老大生气,他们就吃不完兜着走,怎么样都不能让她“拂逆”老大的话。

  这么一来,冰心只得顺着他的意,乖乖地坐了下来,但仍有些局促不安。

  眸中带着笑意,发现她感到不自在的东方飏,正欲开口要她放心时,突然傅来两声敲门声。

  “进来。”他挑眉,看向来人。

  “老大,远翔企业的老板来了。”一名员工恭敬地报告着。

  远翔企业不只出手阔气,也连带是御扬征信社长期往来的大客户之一,几乎包办了公司里大大小小的疑难杂症,自是怠慢不得。

  东方飏思虑了下,随即说道:“我知道,你先安排他在会议室里等待,我们马上就到。”他瞥了下沉鹏一眼,后者立刻会意地点头。

  “我们很快就会回来,你在这里等着。”他对着冰心柔声说道,而后转向江宇圻。“你待在这里。”

  “是。”江宇圻回答得很无奈。

  待他们走后,偌大的办公室内就只剩下冰心和江宇忻两人。

  气氛突然一下子冷却下来。

  冰心试图找了几个话题,但江宇忻不是回答得很简短,要不就是支吾其词,让冰心连连挫败而退,不得不感叹了声。

  既然如此,她只好自己找点事情做了,省得在那边“相看两相厌”。

  她想了想,便决定帮东方飏整理桌子和抽屉—虽然不是很凌乱,但有事做总比在那边干瞪眼好吧!

  整理了一会儿后,本对江宇忻有些歉疚的她抬头瞥了一下,却发现他正笑咪咪地看着她兀自忙来忙去,眼神更是明显地写着:你忙你的没关系,不用理我,只要不要把我当玩弄的对象就行了!

  让她不禁想掩面叹息!唉,算了,习惯之后也就麻痹了!

  于是,冰心便真的把他当隐形人看待,自顾自地忙着把桌上的书清理成方整的一叠。

  就在她把一堆看似重要的资料放进抽屉时,有两、三张纸飞了出来掉在地上。

  冰心好奇地捡起来查看,脸色忽地变得十分难看。

  “这是什么?”不只声音在颤抖,连拿纸的手也有些不稳地抖动着。

  “什么?”江宇忻似是察觉到她的异样,继而趋前。“你说这个?就是调查报告书和一些客户的资科啊!”她不是也看过,有什么不对的吗?怎么脸色变那么惨白?

  “不是,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会在我二哥这里?”她硬逼自己冷静下来。

  只因为沈鹏曾跟她提过,自己负责侦办的案子就得负责写调查报告书,即使是征信社的负责人也不能免除,那意味着……不,她不相信!

  这不是真的!不!

  江宇忻又看了一眼,蓦地拍了下桌面。

  “我记起来了,这是五年前我们刚成立征信仕时,老大第一次负责的案件。”

  对一个初出茅庐的二十二岁少年来说,能在短短的两天内便破了这个案件,他们还钦佩得不得了呢!

  看得出来他的眼神带有对东方飏的钦佩光采,冰心的心难过地揪扯了下。

  “我记得你们曾说过结案时,所有的资料都会销毁,用来保证不与客户有任何瓜葛不是吗?那为何这一份资料还会存留下来?”她带着一丝希望地问着,盼望他能告诉她,只是因为不小心遗漏了,只是不小心……

  然而江宇忻的话却让她的心荡到谷底,彻底失望。

  “这个我也不清楚耶!”江宇忻似是被问倒地搔搔头。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法律顾问,又不用负责那些东西,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不过我倒是有听小沈和小张说过,老大会保存下来的东西,对他都有极大的重要性,搞不好也许是想纪念一下吧……你……你怎么了?你……你别哭啊!”

  她的脸色白得好骇人,脸上的泪更像断了线的珍珠般直落个不停,让江宇圻一时不知所措。

  他慌张地想着,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