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说不勉强她,果然真的没勉强过她,自从那天之后,他再也没逼问她对他的感情。

  只不过冰心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微妙,虽不像情侣,却多了点暧昧。

  像现在——

  “我来帮你擦药了。”不管有多忙,东方飏每天晚上一定准时到冰心的房里报到。

  “不用麻烦了,我想请伯母帮我就行……”冰心羞窘地道。

  他现在既不是她的“哥哥”,也不是她的“男朋友”,这举止怎么说都太过暧昧。

  “你想让我妈担心你就去吧!”他耸耸肩,不在乎她的拒绝。

  冰心瞪他一眼。“当我没说。”接着认命地乖乖爬上床。

  只不过东方飏左等右等,仍是等不到床上的人儿有下一步动作。

  “你还在磨蹭什么?”他双手环胸,好笑地说着。

  “你……你转过去啦!”冰心涨红了脸。

  在身分已曝光、以及两人关系产生变化之后,冰心无法再像之前那么洒脱。

  她好歹也是个有羞耻心的女孩子,怎么能不当作一回事地在男人面前“宽衣解带”?

  东方飏就是爱看她害羞的模样,不过他可不想逼她逼得太紧。

  狗急会逃墙,这害羞的小女人一恼怒,说不准大开杀戒,锅碗瓢盆全上了!

  于是,他顺从地转过身,只是冰心没发现,狡猾的他竟站在穿衣镜前,由镜中欣赏她那含羞带怯的动作,举手投足间无不带着妩媚,令他有些着迷……

  “好了!”趴在床上,冰心一样将棉被紧抱在胸前,只是脸颊异常地泛红。

  东方飏回过神,生起闷气,懊恼自己怎么那么容易就受她的影响。

  他收敛起心绪,动手替她擦药,可一触及那如凝脂般白嫩的肌肤时,竟产生遐想,很想直接扑上前一口吃了她——

  不行!他紧急刹住。

  只差那么一秒,他就要变成色狼了!

  现在他竞有些后悔给她时间考虑,无疑是在考验自己的耐性,可恶!

  “怎么了吗?”冰心不解他怎么突然停了下来,疑惑地支肘看向他,美眸含着问号。

  娇颜带羞唇诱人,露肩又露背—这软玉温香的场景根本就是火上加油!

  他正跟理智奋战着,她却又浇了一桶油,让他全身直冒火。

  “我突然想起……”眸中闪过一抹精光,他故意停顿了下。

  “想起什么?”思绪一时不察被他牵着走,她倾身靠近他。

  “想起我今天还没吻你——”后面的话直接结束在行动中,东方飏无预警地吻上那片散发出诱人香气的粉嫩双唇,让冰心吓了一跳,但也乖乖诐他偷香。

  她自己点燃的火,就得自己负责扑灭,东方飏才不管这行为小不小人。

  只不过本来只想浅尝辄止的他,未料却一发不可收拾!

  她甜美的滋味引诱他体内原始的狂骚,唇与唇一贴上,仿若磁铁般紧紧吸附,只能加深品尝。

  不知是不希望他一头热,还是早就喜欢上他,冰心不自觉用着生涩的动作回吻着。

  她的回应无疑是加深了他的渴望,东方飏发现自己竟对表面的浅吻无法餍足,他想要更深入她的心啊!

  于是他想也没想地,伸出舌头滑入她的口中,缓慢地释放热情……

  他的口中有她的芳香,她的唇也染上他的气息;他的眼记下她美丽的娇羞,而她的心,是否也已印上他的温柔与霸气?

  他想要她爱上他,非常、非常地想!

  不只因为男性的自尊,更因为他对她的爱已从安于现状转为贪心地索求。

  “冰心,我的小冰儿……”他低喃,亲吻的力道转弱,由外描绘着她的唇型,顺着她雪白的皓颈往下滑,一口一口慢慢品尝那甜美的滋味。

  “嗯……”冰心的体内窜起躁热,一股难以言喻的美妙感觉,随着他的热情逐渐攀升,她忍不住呻吟出声,顿觉全身虚软无力,像被放了一把火似地烧灼难耐。

  令人销魂的声音让东方飏把持不住,他加深了力道,吻得更热情、更激烈……倏地,东方飏紧急刹住,连忙推开她,气息粗喘。

  冰心迷蒙的双眸还留有未褪的激情,诱人的粉唇娇喘着。

  “掉下去了。”

  “嗄?”

  正气他竟冷漠地抬头看天花板而不看她时,蓦地被这句话转移注意力,她深感不解。

  “被子。”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自制力才刹住车。

  下一秒,只听见一声惊叫,一抹人影连忙窜进棉被中。

  东方飕忍不住失笑。“大不了我的也让你看。”

  “谁……谁要看?!”他不说还好,一说让冰心又羞又火。

  “真的不要?”他挑眉。“虽然比不上健美先生,不过对于自己的身材我可是很有自信呢!”

  冰心承认心有点痒痒的,可在看见他那促狭的眼神后瞬间了悟。

  “不理你了!”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她的心却泛着甜蜜,唇边不觉漾着一朵笑花。

  要不是知晓她害羞的个性,他真的很想直接“吃”了她,可是他答应过给她时间,所以就不能太过急躁,必须循序渐进地慢慢来。

  “我不叫‘你’。”他扬起一抹邪笑。“以后叫我扬,我的小冰儿。”那亲昵的叫唤令后者羞红了脸,而他,就偏爱看她脸红的模样。

  东方飏坏坏一笑,在离去之前又补充了一句话,彻底让她化身为番茄。

  “还有,你的身材很棒!”

  *

  习惯是否会变成自然?

  冰心表面上说无法接受他的感情,但事实上她的生活已经习惯有他的存在。

  像今晚,他比平常还要晚回家,让她不由得担心,独自在客厅等他。

  他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蓦地想起先前在报纸上曾看到一名私家侦探死于非命的消息,冰心手脚瞬间发冷,直祈祷他千万别发生任何意外才好。

  虽然见识过他矫捷的身手,可是百密总有一疏,就像那次他跟歹徒奋战而受了小伤……这一想,让她更为不安。

  冰心不断来回踱步,心里非常焦急。

  她急得快哭出来了,却又无可奈何,直考虑要不要出去找他比较好。

  心里一有这个念头,马上化为行动,于是冰心披了件衣服,打算出门找他,才刚打开大门,就撞上一堵肉墙。

  “这么急,要上哪去?”东方飏皱眉。

  “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冰心见到安然无恙的他,紧揪的心总算松懈下来,不过仍不悦地开口质问。

  “担心我吗?”他的唇边带着抹邪笑。“担心到想出门找我?”

  冰心脸红地反驳。“才没有,我只是想出去散步!”

  他一眼就看穿她在扯谎,有谁会在半夜十二点散步?这小妮子真是可爱!

  “担心我就直说,我又不会笑你。”他甚至会高兴得睡不着。

  “就跟你说我没有……你的胸前怎么有血?你受伤了!”冰心惊呼。

  还说没有?这举止根本是“欲盖弥彰”好吗?

  “如果我受伤了你会心疼吗?”

  她都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了,他还可以说笑?干脆自己动手检查比较快!

  “我是不介意让你摸个够,以方便检查我身上是否有伤……”他享受着她摸他胸膛的触感,以及贪恋那为他担忧的眼神,不过在瞥见被他促狭的语气激得恼羞成怒而想离开的冰心时,他将她一把拉进怀中,语气转为温柔的低语。“那不是我的血,你放心。”

  这次的案件牵扯到花钱买凶案,这是不小心沾到受害者的血。

  “真的吗?”她急忙追问。

  “真的,我保证。”他不想再让她掉泪了,那会令他心疼。

  她总算松了一口气。

  放下心来的她只觉得一阵无力感,不觉依靠在他怀中。

  要说她对他没情意,他还真不相信,但她仍是不松口表达她对他的爱意,让他不得不怀疑起自身的男性魅力不够?还是这小妮子的个性比较倔?

  不过这样才好玩不是吗?

  他势必要征服她,他的小冰儿!

  *

  东方飏不只跟她大搞暧昧,甚至变本加厉在自己的父母面前展露无遗。

  “我……我自己来就好了。”冰心俏脸微红,伸手欲拿回自己的早餐,但东方飏怎么也不肯还给她,手不停地继续帮她在吐司上涂上一层草莓果酱。

  “哥哥帮‘妹妹’是天经地义的,不必客气。”他脸不红、气不喘地说着,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一点也不心虚。“多吃点,你吃得挺少的。”语毕,还帮她原本半杯的牛奶添满一些。

  每次都这样,一旦他帮她服务时,总是丢下让她无法反驳的借口,让她不得不接受。

  她很怀疑他根本就是把这个借口当成法则,畅行无阻地来使用,一点也不会不好意思。

  “谢谢。”冰心只得喃喃地向他道谢,在他关爱的眼神下,正欲拿起吐司就口时,发现自己成了大家注目的焦点。“爸妈,您们怎么了,怎么不吃了?”而且他们正睁着大眼看着她。“三哥,你的下巴脱臼了吗?”她担心地问。

  怎么他们三个看起来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东方翔更夸张,不只手停格在拿吐司的状态,还瞪大一双眼,嘴张大得足以塞下鸵鸟蛋。

  发生了什么事吗?她一脸疑惑。

  “没事。”杜忆唯最先恢复过来,手肘连忙推了推身旁的东方堤。“老伴,快吃吧,等一下不是说好要去医院探望我们未来的媳妇吗?”

  “哦,对!对!”东方堤回了神。“差点忘了,那位我们挑选的媳妇听说前几个月动了心脏手术,咱们的大儿子还不眠不休地看顾着她呢!”他高兴地笑着。

  “简直是以医院为家了呢!”杜忆唯点头微笑。“看来再过不久,咱们就可以当公公、婆婆,更有孙子可以抱了……想起小孩子粉嫩嫩的脸颊,哦,我快等不及了!”她转向仍然呆滞的东方翔,暗地踢了儿子一脚。“翔,你也快吃,等一下还要你开车载爸、妈去呢!”

  “是……”好不容易从惊吓中回魂,东方翔埋头苦吃自己的早餐,不敢再看二哥和小妹。

  要是再看一眼的话,他包准会把口中的早餐吐出来,说不定晚上还会从恶梦中吓醒!

  果然,那天的确不是他在作梦!

  还有这几天二哥对小妹的暧昧举止,真的是超乎手足间的……

  呜呜呜,为什么老天要让他生在这么“奇怪”的家庭呢?他真是无语问苍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