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什么叫自投罗网她终于知道了!

  冰心责怪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多管闲事,早知道就赶紧喝完水,回房睡觉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都怪她心软,还有那易被挑起的好胜心。

  “我是蓉蓉没错啊!二哥你真是的,怎么这样开自己妹妹的玩笑呢?”佯装不平地瞠怒,冰心连忙为自己辩白,而后慌张地想避开那仿佛要戳穿人似的目光。“我……我想睡了,我先回房休息了哦!二哥晚安!”

  骤然起身,急忙想夺门而出,无奈左手却被他抓住,并抓得牢紧,让她根本无法脱身。

  她只能睁着一对害怕的眸子,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就算你现在逃了,我还是有办法逼你露出真实的身分。”像发现她的意图,他的唇线渐渐勾出一道森冶的笑痕。“我和大哥早就发现你不是蓉蓉,之所以不想揭穿你,是觉得你对我们不构成任何威胁,但我现在改变心意了,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他精锐的眸子凌厉地盯着她。

  他本来没打算那么快就揭穿她的身分,更没费心去查出她的身分,因为他放心她,觉得没必要多此一举。但忆起今日父母将她当成蓉蓉,和她相谈甚欢的场景,让他不得不意识到危机的存在!

  他不知道她的善良是否是伪装的,也不知道她是否早已和父母串通好……

  总之,为了避免危害到他的家人,他决定提前逼出她的身分,确定她的意图。

  不怕虎生三只口,只怕人怀两样心。

  冰心知道他不是说笑的,他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地逼她说出她的身分。

  而她现在终于知晓,为什么蓉蓉的三哥会那么怕他,还有乍见他时所产生的压迫感,因为每当东方飏警觉到危险或出现怒意时,他的眸子就会漾着奇异妖魅的色泽,让人不寒而栗!

  这大抵是因为身为侦探的敏锐度所养成的吧!冰心不由得叹了口气。

  “好吧,我就老实说了。”逃得了一时,逃不了往后,既然此刻她是输家,她只得老实招了。“我不是蓉蓉,我叫梁冰心,是蓉蓉的朋友。”

  于是她便把前因后果简单的说给他听。

  梁冰心?这名字有些印象,不过也许是同名同姓,因此无关紧要下,随即被他抛诸脑后。

  现在他的注意力全放在她叙述和蓉蓉认识,以及为何要假扮蓉蓉的经过上。

  “事情就是我所说的这样,由于我长得像蓉蓉,所以蓉蓉要我们彼此交换身分一个月。”

  坦白说出来之后,她觉得轻松多了,连带松了口气:一颗心老是这样担心地悬吊着,也着实不好受。

  而大家之所以一开始会认定她是蓉蓉,是因为蓉蓉之前根本就是直接将冰心的照片寄回家里,让大家潜意识中把“梁冰心”误认为是“东方蓉”—这些都是冰心由东方翔那儿查出来的—照片本尊就在这儿了,怎么可能还会错认?

  原来有那么好玩的事,蓉蓉才两年不回来,现在回来了却又搞了这一出交换身分的游戏—大概可以猜想,蓉蓉必定把她所说的舒宅搅得天翻地覆了吧!

  “而你是帮凶。”东方飏了悟地笑着。

  他的指责让她瞬间涨红了脸。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们的,可是……”她低着头不敢看他,嗫嚅地说道:“因为我没有兄弟姊妹,所以……我也想享受一下被哥哥宠爱的感觉。”

  她那可怜号号的模样让他不禁莞尔。

  “傻瓜,我难道还不清楚自己妹妹的个性吗?她的调皮是众所皆知的。我知道你一定是被强迫,搞不好还被蓉蓉说了一大堆话劝服。”知道她们交换身分是临时起议而非预谋在先,他也就放下心来,继而微笑道:“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看我爸妈那么喜欢你就可以得知,我看得出来他们很欣慰,因为你补足了我们对蓉蓉乖巧柔顺的期盼。”

  莫怪父母会认定她是蓉蓉,就连他和弟弟也一样,不是吗?

  是啊,他们都冀望能有一个“正常”又惹人疼爱的妹妹,而不是那个让人头痛的捣蛋鬼。

  虽然不知道蓉蓉的父母为何会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但经他这么一说,让她对欺骗他们的举止多少有点安抚作用,也不再感到那么愧疚了。

  可是,欺骗仍是不好的行为。

  “对不起,虽然我下知道你父母为什么会把我当成蓉蓉,但我会去跟他们说实话,因为欺骗了你的父母亲,我会良心不安。”她内疚地道歉。

  这一点东方飏丝毫不在意。“不要紧,让他们再多体会一下有个乖巧女儿的感觉,若你要再继续扮演蓉蓉,继续扮演我们的妹妹也没关系。”

  冰心惊讶地看着他,不解他的意图。

  “当然,你可以再继续享受亲人的关怀和兄长的疼爱,这一点不会变。”只见他唇角勾起一抹邪笑,缓缓地说着:“不过,我不要你把我当成哥哥。”

  “为什么?”她的眼眶泛着泪水,胡乱想着因为她骗了他,所以他讨厌她了。

  那楚楚动人的模样让他的心揪痛了下,一如初见时的心疼。

  “傻女孩。”他伸手揩去她的泪,眼神放柔。“因为我喜欢你。”

  什么,他说什么?

  冰心只觉得轰然作响,脑中登时空白一片,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无法言语。

  “我说,我喜欢你。”一字一字地慢慢说道,而后,他突然环住她的身子,低首在她的唇上留下一吻。“我不要你把我当哥哥看待。”

  他未经允许吻了她,还夺走了她的初吻,她应该生气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一点都不在意,甚至感到莫名的心动!

  “为什么你会喜欢我?”眸中仍带着几许晶莹的泪光,她轻声问道。

  “喜欢你的心地善良、喜欢你的善解人意、喜欢你的温柔可人。”他抚上她的脸颊,柔声说道:“当然这些都可以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是你让我感到心动,所以我喜欢你是理所当然的。”

  听见他真诚的告白,她该感到高兴不是吗?毕竟她对他也有一点动心,但……短暂的光采跃入她眼中,瞬间又黯淡了下来。

  东方飏察觉到她的异样,愀然变色。

  “是为了那个抛弃你的男人吗?”他咬牙。“那种男人不要也罢!”

  “嗄?什么男人?”有吗?什么时候有这号人物出现她怎么都不知道?

  “就是那个你在梦中叫他不要走的男人!”

  一想起那场景,他就愤怒得想把那个男人大卸八块并丢到太平洋去!

  “梦中……”冰心想了下,忽然大喊。“那天是你?!”

  原来真的不是她睡迷糊了,感到有人轻抚她的脸颊,没想到……她忽地涨红了脸,对她那天抱住他的行为感到脸红。

  东方飏并不在意让她知道那天他情不自禁的举止;虽然他那时以为她是妹妹,但一看到她苍白的面容就很心疼,不由自主地做出那些行为……不过在知道她不是他妹妹后,他松了口气,并感到前所未有的欣喜!

  不过他现在的重点不在那件事上,而在于那个伤她心的“男人”。

  “不准你把心放在那个负心汉身上,他不值得你为他那么做!”他的眼眸漾着冰寒。

  冰心蓦地噗哧一笑。

  虽然知道他是为了她设想,但他吃醋的模样真好玩。

  “没有什么恋情,也没有你想的负心汉,那次我以为是我父母回来看我。”

  “你父母?”他皱眉,瞬间松了口气。“他们没跟你住在一起吗?”

  “没有,我父亲在台中,母亲则去了巴黎。”她的眼神倏地变得幽远且迷蒙,悠悠地道出往事。“我父母在我高中时就离异了,我跟着妈妈,直到高中快毕业的那一年,妈妈才告诉我是因为爸爸外遇他们才离婚。”她顿了顿。“我心疼妈妈,也了解她的苦,我鼓励她去发展她的兴趣,而我因为对台湾有了感情,不想离开这片土地,便自己一个人留下。”

  瞧她说得轻松自在,但一定是压抑着许多痛苦;他心疼地搂住她,不舍她的遭遇。

  他知道她坚强的背后,必定含有不为人知的脆弱,不然那日的她,不会让他心疼得想呵护她一辈子。

  “人可以很容易就喜欢上一个人,当然也可以很轻易就讨厌一个人。”她眨了眨眼,硬是不让泪水掉落。“我不敢接受爱情,也许你会笑我胆小,笑我怯懦,但我就是没办法……”

  尽管妈妈跟她说了和爸爸离婚的原因,但她就是想不透,也不想去理解为什么会这样,所以当初贻轾哥跟她告白时,因为善良的她不忍伤害他,便支吾其词,只留下模棱两可的答案后,便马上远赴国外,以为时间必定可以冲淡他对她的爱恋。

  而在学校时,也尽量避免和男同学靠得太近,生活中更是有意隔绝男孩子的进入……然而,没料到她还是得再一次接受她恐惧的“爱情”!

  心思纤细的人很容易受伤,他了解这一点。

  可想而知,是因为她父亲的外遇,因而让她对男人的爱失去信心;他笑了笑。

  “你可以逃得了一时,却逃不了一世。就算你没跟我在一起,你敢保证你不会再遇到下一个令你动心的人吗?那到时你该怎么办?还是逃避吗?”他心疼地用手指抹去她的泪水。“就从我开始好吗?我绝对不会勉强你,我给你时间适应我,也适应你所害怕的‘爱情’。”

  冰心的心跳不由得漏了半拍。

  “你……”炽热的眸光让她一时为之动容。“你真的愿意等?”

  他喜欢她无庸置疑,从他对她的言行举止便得以窥见。

  她第一次感到,男人也许并没有她所想的那么“坏”。

  看得出来她的犹豫,他便放宽了心;因为,这表示她对他并不是全无感情。

  “我没说过吗?”邪魅地笑着,现出惯常的佣懒神态,东方飏双手环胸,一派悠闲地说道:“我的耐心足可媲美蟑螂的生命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