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冰心完全弄不清楚。

  她只知道她怀着志忑不安的心情,以及将要被揭穿身分的准备,在客厅和东方飏一起迎接从国外回来的“父母”。

  然而当他们两老乍见她时,非但不感讶异,还频频用赞赏的眼光打量着她。

  “这丫头变漂亮了。”东方堤朗爽地笑着。

  “蓉蓉啊,来让妈瞧瞧!”反倒是杜忆唯迫不及待地拉着冰心,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还不忘点头表示满意。“嗯,爸妈当初送你去国外念书果然是正确的,瞧,你现在让妈看了好欣慰哦!”笑得一张嘴直咧到腮边。

  “看吧,爸、妈,我说的没错吧!您们见到蓉蓉一定会吓一跳的。”

  在一旁的东方翔拍胸脯保证,自信的光芒闪耀在脸上。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冰心总算放下心来!

  她看着眼前两位老人家—说老人家有点失礼,虽然东方堤和杜忆唯都已五十多岁,但他们完全没有一点老态龙钟的模样,让冰心一见到他们,就不觉洋溢着舒适愉悦的心情。

  她觉得应该是他们脸上都挂着开朗笑容的缘故吧!

  没有疑问地,冰心已经喜欢上了蓉蓉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父母,也可能是因为自己残缺不全的家庭所致,所以她自然而然地便喜欢上蓉蓉的父母。

  于是一扫这两天紧张的情绪,她终于绽出了欢颜。

  “爸爸、妈妈。”冰心一一地唤着,还搂了搂他们,模样极为自然。

  事实上,她已将他们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看待,并顺从内心的渴望做出反射动作,只因为她有着说不出的喜悦。

  “哦,呵呵,乖。”两老笑得好不开心。

  “对了,爸爸身体还奸吗?这一赵舟车劳顿,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她连忙将东方堤搀扶到沙发上,一脸忧心。“有不舒服的地方要说哦,不可以忍着。”

  东方堤听到这番话,真是既感动又高兴。“没有、没有。”他摇头,笑着抚了抚冰心搀扶的手。

  “没有就好。”她松了口气,随即拿起茶几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送到东方氏夫妇手上,甜甜笑道:“爸、妈,喝杯茶解解渴。”等他们啜了口茶之后,她又注意到一件事。“天气很热哦,看您们都流汗了!”她掏出手帕,细心地为他们擦拭额上的汗水,体贴到让他们相顾而笑。

  “好,乖女儿。”东方堤转向妻子,笑道:“总算没白养了!呵呵。”

  “可不是?”杜忆唯一样笑得合不拢嘴,手还一直拉着冰心,看得出来她很高兴。

  于是三人就这么自顾自地聊天,完全撇下在场的两位男子。

  东方翔搔搔头,似乎对眼前和谐的景象感到温馨,却又因不知该如何加入而感到困惑;至于东方飏则自始至终双手环胸,不发一语地站在后头。

  不过,他的眼睛却眯成一道精光。

  *

  “咦?那么晚了蓉蓉的二哥怎么还没睡呢?”

  冰心疑惑地盯着透出光线的门板,偏头思索着。

  因为下午的时候和蓉蓉的父母聊到忘我,甚至还差点忘记吃晚餐,要不是东方翔在一旁抗议,恐怕她相蓉蓉那十分投缘的父母不知会聊多久呢!

  因此有些疲惫的她,早早就带着甜蜜的笑容上床睡觉,没想到半夜醒来想喝杯水,便打算到厨房倒杆水喝。

  就在她打着呵欠走向厨房时,突然一道亮光吸引了她的注意,使她停下脚步,不自觉地在东方飏的门前停下身查看。

  都半夜一点多了,她还以为他早早就睡了呢!毕竟九点过后就没见到他。

  记得当时她还疑惑地问了东方翔,他也只说看到东方飏进房后就没再出来过,她便认为他是最近工作太累,早就上床休息,可现在却又看到他房间亮着灯,这不就表示主人还没入睡吗?

  冰心犹豫了许久,想着要不要进去关心?但由于女性的矜持,让她不好半夜闯入男人的房间,更遑论还是那个老让她脸红的东方飏,因此让她左右为难。

  不过也许是今天心情愉悦的关系,也或许是感谢他最近帮她擦药的缘故,最后她还是鼓起勇气去关心。

  敲了敲门,当里面传来一句“门没锁”后,她便开门而入。

  “有什么事?”

  东方飏挑了挑眉,似乎对来人感到有些讶异,他还以为进来的是爸妈。

  “没什么事啦!只是半夜口渴起来喝水,看到二哥的房间还亮着灯,有点好奇而已。”她疑惑地问道:“二哥,那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最近接了一件案子,因为有点麻烦,所以还在思考。”他指着书桌上的纸,他一向有将分析过后的想法写下来的习惯。

  她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想必他一定是想得太入迷了,才会忘了时间。

  不知是什么样的案子困扰着伟大的侦探,她的脸上瞬间写满好奇。

  东方飏发觉到她脸上奇异的光采。“有兴趣吗?”他泛着浅笑。

  或许是被他眼中那带有一丝挑战意味的光芒所影响,进而激起她内心不甘示弱的念头,冰心不假思索地接下“战帖”,和东方飏一同坐在书桌前。

  经过东方飏的解说,冰心才知道那是一起谋财害命的案件,死者则是嫌犯的丈夫。

  嫌犯已坦承她意图谋取丈夫钜额财产,因而设计让丈夫发生车祸意外身亡;全案被当涉嫌杀人起诉,也差不多快结案。

  不过死者的亲属却不相信深爱丈夫又善良的嫌犯会做出这种事,于是找了东方飏来调查,希望在限定的时间内,能尽快查出真正的凶手,还给嫌犯一个公道。

  “其中有些疑点还没厘清,像是她丈夫车祸时,她并不在现场,想必是唆使他人,可是对于被她唆使的人是谁,却又说得不清不楚;再者,案发后,曾有邻居看见她将自己锁在屋内伤心了很久,整个人也消瘦了许多,对于一个谋财者来说,这是不合理的现象,但检方却认为,这是因为他们之间仍有夫妻之情,系属正常。”东方飏说道,而后扬了扬眉。    “怎么了?我说得太复杂了吗?”

  “不,没事……”冰心连忙摇摇头,俏脸微红。怎么能说专注于办案时的他,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俊美冷魅的脸庞散发出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魅力,诱惑着她,更让她的心田忍不住一阵小鹿乱撞。“请继续吧!”她故作没事样地说。

  “我也曾调查过嫌犯的为人,发现她的确如亲属所言,既善良又热心公益,连一只鸡都不忍心杀了,更何况是人?而且还是她深爱的丈夫!”他指了指桌上一些他调查出来的嫌犯资料。

  冰心把那两张资料拿来看了下,发现正如他所说的,嫌犯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妻子,由附带的照片上,那温和的笑脸便足以知晓。

  女性的直觉告诉她,那人绝不可能会杀人的。

  “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很有可能是她长期假扮下来的个性也说不定。”他的黑眸漾出诡异的光芒,很明显地存有某种意图。

  不过冰心一时没注意到,只是对他突然说出的话惊愕了下。

  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从他的话里,她可以察觉出他相信那嫌犯是清白的,不是吗?

  真是的,男人就是这么表里不一!

  冰心感到生气,她暗自决定要为嫌犯洗刷冤屈。

  于是她把东方飏写在纸上的想法仔细地看了看,再对照那嫌犯的资料。

  半晌,她蹙着眉,总觉得有些怪异的地方,却又说不上来。

  “怎么了?”东方飏发现了她的异样。

  “我老觉得有点怪怪的,但……啊,我知道哪里怪了!”她突然问了句:“嫌犯的家人呢?”难怪她觉得奇怪,原来是她忽略了嫌犯的家人。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嫌犯的家人居然都漠不关心,这不是说不过去吗?

  “嫌犯的父母早逝,留下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跟她相依为命。”至于这一点,东方飏早就调查清楚。“妹妹远嫁美国,弟弟是个摄影师,向来居无定所,只是两人似乎还不知道这件事。”

  远嫁美国的妹妹自是摒除在外,于是冰心问了句:“她弟弟的为人怎么样?”

  “忠厚老实,不过有个缺点便是爱酗酒。为什么问这个?”

  “我也说不准,只是女性的直觉告诉我,也许平时善良的嫌犯会突然泯灭人性的犯案,却又对受她教唆的人说不出个所以然时,是因为她善良的个性让她不擅于说谎,搞不好那一番谋财害命的说词,是警员推理后为她套上的,而她只需默默接受就可以了。”冰心继续说道:“也许,我是说也许,她这么做是在袒护某个人也说不定。”

  善良体贴的人部有为对方设想的特质。

  她的话让东方飏倏地忆起事情发生的前两晚,邻居的一位老伯说他见到平时常独居一人的嫌犯家中,出现一个陌生的身影,但由于距离太远,他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以为是平日加班的嫌犯丈夫那日提早回家,也就不以为意。

  “我想,真相已昭然若揭。”他不得不佩服她的聪颖。“我想,我该对你刮目相看,‘蓉蓉’,你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他意味深长地笑着。

  “没有啦!我只是突然想到而已。”说得她不好意思了起来。但他接续的话却让她羞涩的微笑瞬间一凝,就连围裹她全身的空气也仿佛结冻一般。

  “的确,也许你扮演蓉蓉扮得很像,无论是行为举止或生活习惯,甚至她的笑容也模仿得维妙维肖、无懈可击,但你却忽略了一点。”只见东方飏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不疾不徐地说道:“蓉蓉爱玩寻宝游戏这点我们都知道,但是她没有那么聪明,再者,她也欠缺耐性,往往半途而废。”

  一段话说得让寒意由冰心的脚底直窜发悄,莫名地感到恐惧。

  “说,你到底是谁?”双眸瞬间进射出冶然妖异的目光,似乎要将她看透。

  宛如一头黑豹,果断俐落地掠取目标。

  她,是他相中的猎物吗?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