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蓉蓉,你怎么了?!“东方翔吓得脸色发青。

  东方飏扫了他一眼,只丢下一句话。

  “去请王伯伯过来。”王明强是父亲的旧识,也是他们的家庭医生。

  “是……”天哪,好恐怖,二哥又发怒了!

  他只能唯唯诺诺地应着,一刻也不敢停留地冲出门,亲自去隔壁巷子请王伯伯来——一来担心妹妹,二来也惧怕二哥发怒的下场。

  将冰心抱到床上,东方飏进浴室拿了条沾水毛巾,要将她脸上沾染的灰尘擦拭掉时,忽地被她一手按住,只见她双颊微红,低声喃道:“我自己来就好了……”

  “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我来帮你。”她坚持不上医院已经让他很不高兴了!东方飏不悦地说道,双眼旋即罩上一层阴暗。“你的手为什么满是伤痕?”

  他抓起她的手仔细察看,只见红肿的手腕上布满破皮的痕迹,让人忧目惊心!

  除了脸上有明显的胶布痕迹之外,因为身着及膝短裙,因此双腿上的瘀青和破皮更是一览无遗—方才外面天色暗没注意,现下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老天,她还有多少伤痕是他没有看到的?

  看着妹妹受伤的模样,他第一次动了杀人的念头。

  “那是挣脱绳子时留下的,他们把我跟椅子绑在一起……”一想到此,她还是心有余悸。

  幸好那两个男人只是奉命行事,跟她并无私仇,又加上她是女孩子的原因,多少有些心软,因此没有绑得很紧,她才能顺利挣脱,但仍是费了不少劲。

  “是谁?”他眯起眼,在她轻道出那名凶手后更是杀气重重。

  “你别做出什么事来!他们……她只是想关我一个晚上而已!”她急忙说道:“但没想到蜡烛会突然掉下来,才会引发那么大的火势!”

  就算如此,他也不会放过那名凶手的!

  但此刻的他,不想再增加她的忧虑,因为她受的外伤和内心的打击已经太大。

  “我不会的。”他温柔地低问:“还有哪边有伤?我是指衣服里面。”

  “没……没有了!”冰心连忙摇头,慌张地抓紧穿在身上的外套。

  她不敢说出她一度在火场中跌倒,加上二楼的逃生铁门太过老旧,导致她无法开启,只能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铁门旁边的那扇窗口,幸好老天保佑让她得以把窗子打开。

  只是由窗口爬到二楼阳台时,不小心被一旁倒下来的锈蚀铁柜给压到……

  这些她都不能说出来。

  只因为他脸上懊悔的表情让她觉得,她若说出口,他一定会察看她身上的伤。

  东方飏怎么可能会相信她那不高明的扯谎技巧?但他也不想再吓到她。

  “那就好,你先躺下来休息一下。”他暗自下了决定,等会王伯伯来时,他要待在这里检查她的伤势。

  “嗯……啊!”才刚准备躺好的冰心突然瞥见门口站了一名陌生男子,那冰冷的脸及敌发出的冷漠很骇人,让她不由得缩了缩身子。

  那几不可察的动作自是入了在场两位敏锐的男士眼中。

  “大哥!你不是在医院陪大嫂吗?”

  等东方飏说出这句话时,她才知道眼前男人的身分。

  哦!天哪!他……他就是蓉蓉的大哥?虽然他只望了她一眼,便将注意力放在问话的东方飕身上,但冰心仍不由自主地抓紧棉被,害怕那股凛冽的气息。

  “回来拿点东西。”东方隼似是有些倦意,但目光却仍有神地说道。

  “大嫂还好吗?”东方飏有些担心大嫂的身体。

  “手术后的恢复状况良好,静养的这几个月,也让原本瘦弱的身子大有起色,只是我还是不放心。‘

  “她……”东方隼将视线瞥向床上的人,感到有丝困惑。

  “小妹出了点事,但大哥不必担心。”东方飕以眼神示意,后者瞬间了悟地点头。“你休息一下,我跟大哥说个话就回来。”他对着冰心温柔说道。

  在得到她的回应后,东方飏便和大哥一同走出房间。

  “她,不是蓉蓉。”当他们走到门外时,东方隼这么说着。

  “大哥为什么这么肯定?”东方飏扬了扬眉。

  “虽然容貌像蓉蓉,可是感觉不一样。”东方隼打包票的说着。

  东方飏自是知道,这是冷酷的大哥疼爱他们这些弟妹们的最佳证明。

  “有大哥的保证我就放心了。”他笑了笑。

  难怪他总是感到有点怪异,只是鲜少有和妹妹相处的经验,才让他一时不察。

  他虽然曾怀疑过,可是找不到证据证明她不是蓉蓉,只好暂时作罢。

  而他也终于明白,自己见到她时为什么会有那些反常举止了!

  东方隼在弟弟脸上瞥见一抹喜色,他有些讶异,但旋即了然。

  “应该无害吧?”东方隼意指那名酷似妹妹的女孩。

  “我会查清楚的,大哥不必担心。”东方飏保证。

  “那我就放心了。”他很相信弟弟的。

  待东方飏再度回到房间时,发现床上的人儿不知何时已疲惫地睡着。

  “这才是你的真性情吧,善良又爱脸红。”坐在床沿,他好笑地看着那擦拭了一半的动作,以及搁在颊边的毛巾。

  他接续她未完成的工作,轻柔地替她将脸上的污垢擦拭干净,而后情不自禁地在她的唇瓣上留下一吻。

  “我不会再让你受伤的。”心疼地抚了抚她手腕上的伤痕,随后黑眸含冰,唇边带抹残酷无情的笑意。

  他不会轻易饶过任何一个人的!

  “二哥在对小妹出手?这……这……”

  站在门外的是跑得气喘吁吁,正打算通报家庭医师五分钟之内便会赶过来的东方翔,正巧撞见东方飏亲吻冰心的那一幕。

  只见他头皮发麻,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无法清化这个讯息。

  良久,直到自己呈现石化状态仍不自觉。

  *

  “痛!”冰心边为自己的手包扎,边咬着牙呻吟。

  由于伤口不再那么疼,自己的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因此也就不好意思再麻烦王伯伯天天来为她上药,便在昨天向王伯伯拿了药和绷带后,打算自己换药。

  虽然她上药时小心翼翼,但仍不免碰触到伤口而感到疼痛。

  忙了一个钟头后,终于将双手和双脚上的伤包扎好,她吐了口气,擦擦额上的汗水,旋即又皱了皱眉。

  手上的伤看得到、清理得到,腿上的瘀青也没问题,但背上的伤怎么办才奸?

  这么一想又让她烦恼了起来。

  可以不上药吗?

  可是王伯伯说她背上不只瘀青,还有烫伤的痕迹,不上药的话恐怕难以痊愈,甚至还会留下疤痕……她寒栗地甩甩头,不敢设想那可怕的后果。

  衡量了下,她还是决定由自己试试看!

  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脱掉衬衫,解下里面为防碰到伤口而穿的衬衣,拿起药膏走到镜子前,看了下背上伤痕的位置后,尽量不牵动手上的伤,打算往伤口处涂抹药膏时,门扉竟陡然响起两记轻啄。

  “小妹,你在做什么?”是东方飏的声音。“二哥要进来了。”

  冰心吓了一跳,手上的药膏掉落在地面。

  转动门把的声音让她倏地忆起,自己原本只是想包扎手上的伤,一时没想到背部还要擦药,再加上东方飏一早便不见踪影,她以为他出去办案很晚才会回来,因此在以为不会有人进来的情况下,竟然放心到忘记锁门?

  “不、不行!我……我在擦药……你……你不能进来!”

  她结结巴巴地说着,连忙抓起衣服遮住胸前,打算躲到浴室去。

  奈何她的速度远不及东方飏的手脚快,在听见开门声的同时,她只能往最靠近自己的床上躲去,用棉被盖住裸露的上半身,只露出一颗头颅并睁着一对慌张的眼眸,看着突然闯入的东方飏。

  “你在休息?”东方飕挑了挑眉,方才似乎听到房间内有细微的声响。

  “不是……我在擦药……”她可怜兮兮地说着。

  “为什么不让王伯伯为你上药。”他皱眉,口气明显感到不悦。

  “我不想麻烦他老人家,所以就把药拿回来自己擦。”冰心怯怯地说着,一点也不讶异他为什么会知道,只不过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可是她却能感觉到那隐藏在怒气下的是对她的关心,为什么?

  瞥见地上的药膏,再看了下她害羞的动作,他暗地叹了口气。

  想也知道她一定是在和背上的伤口“奋战”,她真是太天真了。

  “背部的伤让我帮你擦吧!”他顺手捡起地上的药膏走向她。

  帮她擦?这怎么可以?

  冰心觉得脸上有一阵火烧的感觉,连忙摇头拒绝,身上的棉被也拉得更紧。

  “不……不用了!二哥……你不是很忙吗?你去忙吧!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他应该很忙的不是吗?毕竟她已经两天没见到他了!

  总之,他就是不该出现在这里,更不该说要帮她擦药!

  “你的伤二哥也要负一半的责任,帮你擦药也是应该的。”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东方飏的眼眸忽地出现一抹十分诡谲的神情。“再说,我们是‘兄妹”不是吗?这没什么好害臊的。”

  冰心一时语塞,只能愣愣地僵在那儿。

  好奇怪,她觉得他的眼神有一股说不上的怪异,难道他发现她不是他妹妹了?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她已经努力不让自己露出破绽了!

  但她就是觉得很奇怪,不只他的眼神奇怪,连态度也很奇怪!

  “没说话就表示赞同了。”收起嘴边的笑意,他坐到床沿。“转过身去。”

  好吧,既然他都表明了,再说,一向大剌剌的蓉蓉是“不可能”会介意的,所以她也不能再拒绝。

  于是冰心只能红着脸,慢慢的转过身去,只不过身上的棉被仍旧紧紧地拉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