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将布袋丢在地上后,旋即把门关了起来,两名壮汉中的一名连忙恭敬说道:“大小姐,人我们抓来了!就在那里。”他指着地上挣扎蠕动不已的大布袋。

  “有人看见吗?”汪铃小心地问着。

  “没有,我们守了很久,好不容易等到她落单时才将她带来。”回答的是另一名男子。

  “很好!等会去向我爸爸拿钱。”汪铃赞赏地笑着。“先将那布袋解开。”

  半晌后,只见冰心被安置在一张椅子上,不过她的嘴被胶带贴着,一条粗绳将她的身子及双手跟椅子绑在一起,双脚则用一条较细的绳子绑着,让她无法逃走。

  她露出了然且惊恐的眼神。

  “唔……”他们要做什么?她感到慌乱,一股冷意由脚底直冲脑门。

  “你放心,我没有要对你做什么,只是……”汪铃顿了顿,看了四周一眼。“只是要你待在这间废弃屋一个晚上,让他暂时抱不到美人香!”她尖声笑着。

  未婚妻?哼!没关系,她不在意,反正她的追求者也很多,没必要为了一个男人让她得低声下气的说话,求了半个月对方竟然还是不甩她一眼!

  她所以会看上东方飏,是因为他身上那股神秘气息吸引了她,也因他替她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阿伟——她的前男友,因而对他卓绝的能力扬升起崇拜之心。

  然而,撇去让她吃瘪不说,更可恶的是,他竟然刻意隐瞒有未婚妻的事实……这分明是存心让她难堪嘛!真是越想越气!

  哼,算了!反正向来喜祈厌旧的她,早在这个星期内,就找到了一个比东方飏更俊帅、更多金且魅力十足的好男人,没必要巴着他摇尾乞怜。

  但只要一想到那次他和他的未婚妻联手让她出糗,她就咽不下这口气。

  她一向是有仇必报、有气必出的人。

  只要把他的未婚妻关在这里一个晚上,隔天再偷偷放消息让他去找就行,反正以她老爸垣赫的财势,就算他咬着她不放,她老爸也一定可以用钱摆平的。

  就像以往她捅出的娄子般……呵呵,这一点她极有信心!

  “大小姐……”先前开口的那名大汉嗫嚅着,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出口。

  “什么事啦!”沉浸在怒气中的汪铃口气不悦地瞪着他。

  “没……没事!”

  那凶光让大汉随即惊恐地垂下头,不敢说出埋伏的这两天里,他们发现那女孩根本不是东方飏的未婚妻,只是他的妹妹,但他们相信以眼前气愤的大小姐来说,是完全听不进这句话的,所以说了也是白说!

  搞不好她还以为他们要为那女孩求情,转而拿他们开刀……一思及那恐怖的场景,他们便吓得浑身发抖!

  不!不行!他们虽然很同情那女孩,可是他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两名大汉眼带歉意地看了眼冰心后,便陪伴笑得很开心的汪铃离开了废弃屋。

  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

  不、不能慌,千万不能慌,得想想看怎么离开这里才是。

  要自己镇定下来的冰心惶恐地东张西望,仔细地打量四周,随后她发现这里已经被弃置了许久,光看房子内剥落的墙壁,还有周围准满的废弃物、旧报纸、废弃轮胎,便可以得知这里已经很久没人居住,若要呼救是不可能会有人来救她的,更遑论她的嘴还被贴上胶带。

  唉,现在只能期望蓉蓉的二哥能及早发现,毕竟他也算是个名闻遐迩的名侦探不是吗?希望别真的让她等一个晚上就好,她衷心期望着。

  等待的过程中,她愣愣地看着他们在歪曲变形的桌上留下的蜡烛灯台——据说是想让她享受渐渐暗下来的惶恐心情——果真是变态啊!

  可想而知,那两名大汉为何会那么怕他们的大小姐了!冰心不由得翻翻白眼,突然间,她看到一个景象而惊愕住!

  有一只肥大又丑陋的黑猫,咧着森森利齿,就在距离她脚边不到一公尺远的地方。她吓得刷白了一张脸,丝毫不敢动弹。

  似是感受到她的惊恐,那肥猫居然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呜……”不要过来,她最怕猫了!

  虽然狗跟猫部是毛茸茸的动物,但她就是比较喜欢狗,对猫则有种莫名的恐惧感,尤其是天黑时,那双妖异且发亮的眼眸,更是让她不寒而栗。

  于是冰心动了动被捆绑的双脚,希望能吓阻它的前进。

  没想到她越动它就越往前,冰心吓了一跳,慌乱中不小心踢到身旁缺了一脚的椅子,“叩”地一声,将那椅子踢得移动了数寸。

  也许是歪打正着,那肥猫以为她要攻击它,因而惊吓地胡乱窜逃,随后便朝墙边的一个小洞逃跑。冰心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而后表情瞬间冻僵。

  桌子被那肥猫胡乱窜逃的身体碰了一下,蜡烛倾斜在一旁,随即笔直地掉了下来,正巧落在地上那堆废弃的旧报纸中。

  冰心的眸中蓦地写满惊恐。

  *

  “怎么办,找了一个小时还是找不到!”

  压低声音,,焦急的沈鹏对着身旁的江宇圻这么说道。

  “我哪有什么办法?只能继续找、不停找,要是再找不到,你、我,甚至全征信社的人都会完蛋!”用同样音量回答的江宇忻以手做了一个杀头状,还不忘吐出舌头以示真实性。

  他们已出动全员,把整栋征信社都给翻烂了,但还是找不到区区一名小女子。

  但他们知道,若就此停手的话,那下场将会生不如死。

  因为他们很清楚盛怒的东方飏会是什么样子。

  至于东方飏则沉着一张脸。

  “老大,有消息了!”一名征信社的人员搀扶着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婆婆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样东西。

  那是妹妹的随身小提包!东方飏有不好的预感。

  “在哪发现的?”他冷静地问着。

  “在巷口转角的路上。”那人回答,并指着身旁的老人。“这位老婆婆说她在浇花的时候曾看见两个壮汉,其中一个肩上扛了一个很大又会动的布袋上车。一他转述老人的话。

  “老婆婆,您有看见他们的车开往哪里吗?”汪宇圻微笑地问着那老人,只因为他看见老大已经露出阴寒的神色,他怕吓坏这位老人家,只得抢先开口。

  “我想想看哦。”老婆婆摇头晃脑地想了一下,最后慢慢地开口说道:“我看到他们的车驶向……那个方向,对,就是那里!”她朝窗外指了一个方向。

  倒抽一口气,众人的脸色瞬间一变。

  “没有记错吗?”沈鹏不死心地追问。

  “喂!少年!我阿春婆虽然人老,不过记忆还是很好的!”

  那位自称阿春婆的老婆婆不悦地瞪了他一眼。

  “歹势,他只是不放心再问一次而已,没别的意思啦!”江宇圻连忙打圆场。

  待征信社里的人员将那兀自碎碎念的老人家搀扶离开之后,江宇忻开口问道:“老大,那里唯一可疑的地方,是一间弃置了五、六年的两层楼废弃屋,不过由于那废弃屋周围人烟罕至,我们要不要多派些……”他边说边转过身。“咦?人……人勒?!”

  刚刚还在他身后的老大呢?

  “你在跟谁说话?”沈鹏受不了地瞪了他一眼。“就算你喜欢跟空气讲话,也用不着在这时候表现出来吧!”

  “吼,干嘛不早点跟我说老大已经不见了!”江宇忻头一次气得全无斯文样。“走了啦,再不走会追不上老大那两百公里的时速的!”

  *

  当东方飏在十分钟之内赶到时,已见那屋子冒出熊熊火焰。

  由于入口处已被火舌吞噬,他只能寻找其他出口,终于在另外一面的二楼阳台上,找到靠着栏杆、蹲在地上不断咳嗽的冰心。

  “蓉蓉!”他大喊。

  “二……二哥,太……太好了,终于……你终于找到了……咳咳咳!”冰心被浓烟呛得呼吸困难,连话也开始说得不清不楚。

  她本来已经放弃希望了,没想到,他还是找到她了!

  这一刻,她的泪水盈上眼眶,没发觉方才等待的过程中,内心所想的全是他。

  环顾了下四周,他不由得低咒了声。

  该死的!这里全是杂草!瞧整栋屋子快被烧得精光的情况来看,若再不赶快救妹妹脱离,等火势蔓延到四周,那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可是,怎么救?

  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妹妹护身之下,他敞开双手,对她大声说道:“蓉蓉,快跳下来,二哥会接住你!”

  两层楼的高度对他不构成威胁,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让妹妹毫发无伤。

  “跳下去?不……”冰心吓白了一张脸,微弱地猛摇头。“我有惧高症……咳咳……我……我不敢……咳咳……”光站在这里等待救援已经很不容易了,她根本不敢再往下看。

  惧高症?他什么时候听过最喜欢搭飞机的妹妹有惧高症了?

  但“碰”地一声,梁柱倒塌的巨响让他无法再细想,瞬间变了脸色。

  “快跳下来,我一定会接住你的!”

  或许是被他坚定的语气所影响,冰心居然觉得似乎不再感到害怕了。

  “好……咳咳……我试试……咳咳……”她虚弱地慢慢站起身,看了看栏杆周围,终于鼓起勇气,攀了上去。

  没料到就在她攀上去的同时,老旧的锈蚀栏杆承受不了重量而摇晃了下,冰心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被吓了一跳,手一滑,眼看身子就要坠落地面——

  “啊——”冰心放声尖叫。

  千钧一发之际,东方飕及时上前接住她的身子,并迅速的连连退后数步。

  而后,“匡啷”一声,栏杆应声掉落在地,差一点就要往他们的头顶上砸落。接着,“轰隆”一声,那栋屋子瞬间整个倒塌下来,夹杂着哔哔剥剥的巨大燃烧声响,整个场面十分可怕。

  冰心惨白着一张脸,惊恐的瞪大双眼。

  若再晚一步,她是不是得从此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好险!好险……好险……呜……心情放松后的她忽地嘤嘤啜泣了起来。

  “好可怕……”她埋在东方飏的怀中,止不住泪水地低泣。

  “别哭,没事了。”东方飏温柔地哄道,脸上却有抹严厉的神色。

  “喂,我想我们的下场好不到哪里去吧?”轻若蚊蚋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最起码会比那’凶手‘好太多、太多了!”附和的声音有着庆幸。

  “但愿如此,还要外加上天保佑。”不由得双手合十,向上天祈祷。

  姗姗来迟的两人掩面呻吟,脸上有着悲惨欲哭的表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