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冰心不由得虚笑以对,连忙捧起饮料喝着,藉机打量这间偌大的办公室,脑中想着这人好像有点太激动了!

  这么容易冲动的个性当得了心思缜密的侦探吗?

  不过搞不好他们办案时的态度是认真又有耐心的,所以不该以外表来衡量!

  虽然能由谈话中来了解他们的个性,但谁又能保证这一定是他们的真性情呢?像她就不得不隐藏自己而扮演蓉蓉,不是吗?

  “现在征信让的生意好吗?”她只得另外找个话题。

  “现在征信业的景气不是很好,因为同行太多了,彼此竞争下,生意难免有些受影响。”沈鹏耸耸肩,无奈地表示。

  景气差之下,还听说近来兴起保母侦探风,专门跟踪孩子放学后交代不清的行踪呢!唉,要是他们真的也落入必须当保母侦探这地步,恐怕会灰心丧志吧!

  其实征信业陆续窜出,也正代表这个社会病了,才会有一大堆负面的事务亟欲等待解决;冰心对这现象不由得心生感慨。

  “那你们为什么还继续待着,而不想转行呢?”她疑惑地问。

  江宇圻应该是没什么影响,但沈鹏看来部不像是那种会死守岗位的人。

  “虽不敢自夸是什么伟大的救世主、造服人群之类的,但我们只想追究事实的真相。”沈鹏豪气干云地拍拍胸膛。“顺便为有难处的人解决他们的困难。”

  “我看你少说了一项—成就感!”江宇忻不由得笑了笑,替朋友补上一句。

  “没错!还有我喜欢在老大底下做事!”沈鹏脸上有着英雄惜英雄的表情。

  这个中辛劳恐怕不是外人所能想像、体会的吧!不过冰心倒是被他们的热诚所感动,并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得知他们很钦佩他们的笼头老大—东方飏。

  这让冰心对东方飏的好奇又加深了几许,也很疑惑他为何会想成立征信社。

  不由自主地,她将视线往东方飏的办公室一瞥,突然一愕。

  她看见东方飏走出办公室后,身旁却多了一名妖娇美丽、浓妆艳抹的女子。

  只见那女子不停地对他撒娇,还指了指外面;由于东方飏背对着冰心,所以她没看见他的表情,只见到那面对着她的女子似乎在扯着他的衣服。

  “那是谁?”冰心眯起眼睛,声音有丝高扬。

  她没发现自己的心因为看到这幕画面,莫名地揪痛了下。

  沈鹏与江宇忻面面柏觑、好一会才由沈鹏对她说道:“她是老大的客户,之前老大替她解决前男友的骚扰电话,她就顺势缠上老大。”瞥见冰心的脸色不对,他连忙接着说:“不过老大不喜欢她,是她硬要缠着老大的!而且因为她是女子,老大才不跟她计较。每次来征信让找老大时都用同一个理由,说什么‘前男友又来骚扰我了’,哼,谁相信啊!”他对东方飏可是百分百信任。

  “因为她每次来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迷你裙更是短到不能再短,老大就是抓准这点才都骑机车上班,这次被她逮到老大开车,她才缠着老大要他送她回去。”

  对那纠缠女没啥好感的江宇圻也不由得感叹着。

  都是为了她,老大才会开车来上班,他会被那女人纠缠,冰心也该负一半的责任。

  懊悔的冰心,脚步不自觉地朝东方飕的方向走去,全然没注意到后头那两人的贼笑,等到她发现时,自己已站在东方飏和那名女子的面前了。

  “你是谁?”汪铃声音拔高,警觉性地瞪视着冰心。

  原本有些懊恼自己鲁莽举止的冰心被她这么一说,令她陡地忆起现在的身分是扮演蓉蓉……呵,是呀,她现在是“蓉蓉”!

  急中生智的她连忙扬起蓉蓉特有的甜美笑容,一手更是自然地挽住东方飏的手臂,软软地说道:“我是扬的未婚妻,你不知道吗?”她偎得好紧,双眼溜转着,向他示意;后者眸中则带有笑意。

  “未婚妻?怎么可能?我从没听说过!”汪铃一副天塌下来的诧异模样。

  “因为我长年居住在国外,昨天才回国,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感谢扮演蓉蓉时的训练有素,让她的口才磨练了不少,虽然比蓉蓉本尊差了点,不过对付这种人倒是绰绰有余。“而扬是为了要保护我才不告诉大家的。”

  讨厌,不要脸红啦!你这是在帮忙“二哥”耶!冰心暗地要自己镇定下来。

  不过东方飏下一刻的举动又教红云再一次映满她的双颊。

  “我是在等适当的时机。”东方飏抽出自己的手,占有性地环住冰心的腰肢。“例如现在。”

  这般亲密的举止让汪铃气得涨红了脸,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瞪眼。

  “对了,扬,你不是说等会儿要开车载我去兜风吗?我等不及了啦!”冰心连忙移开身子,装作迫不及待的模样,拉着东方飏的手欲往楼梯走去。

  有趣!瞧她那蹩脚的技俩和想逃离他的姿态,东方飏泛着浅笑,头一次发现小妹居然会怕他太“亲昵”的举动。不过,有点难以理解的是,他竟然搂上瘾了。

  “别急,让我交代一下再走。”他相当配合地说了句。

  “原来……哼!”汪铃顿时了悟。“不好意思,我有事先离开了!”不愿让自己沦落为被耻笑的人,她忿忿地跺了下脚,头也不回地走掉。

  待她一走,背后马上传来三道声音。

  “哇!瞧她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哈哈哈,真是大快人心!”沈鹏笑了出来,当场脱口而出。“不愧是‘未来的大嫂’,甘拜下风!”

  “拿钱来让自己闹笑话,真是可怜!”江宇忻故意感叹了声,脸上却有着不可辨的笑容。

  一番话说得冰心不由得升起罪恶感,下意识地看了下东方飏,只见他嘴角也泛着邪魅的笑意,而这不像是嘲笑的笑容让冰心有些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只见他拍拍冰心的头,赞许地说道:“真不愧是我的亲妹妹,不忘来帮哥哥解危。”

  语落,一时风云变色,两人的脸随即扭曲成奇异恐怖的模样。

  妹妹?!不是未来的大嫂吗?

  他们再怎么无知也知道老大只有一个亲妹妹啊!这么说的话……

  “天哪!你是那个老把我桌子当绘图纸、还放整人玩具在我抽屉,并把我的调查报告书改得乱七八糟的恶魔蓉?”沈鹏张大嘴,一副不敢置信的眼神。

  至于一向斯文的江宇忻脸色更是霍然一变。

  “骗人!我不相信!怎么可能?”他指着她,声音有些颤抖。“你真的是那个老爱设陷阱捉弄我,又常把我眼镜用色纸贴起来的捣蛋蓉?”说到那段往事,他还是恨得牙痒痒的。

  虽然一人一种反应,但结果却都大同小异—对眼前的事极度惊恐又不相信!

  两人此刻的表情和方才意气风发的模样简直是天壤之别!

  蓦地,冰心“噗哧”    一笑,从来没想过蓉蓉有这么多“丰功伟业”,足以让人一听就马上脸色大变!感觉好舒坦哪!

  莫怪冰心会这般落井下石,实在是因为他们两个刚刚也开她玩笑不是吗?

  一抹狡黠在她眼底跳跃着,向来恩怨分明的她,第一次有了整人的念头。

  只见她扬起蓉蓉惯有的笑容,不慌不忙地开口,打碎他们心中最后仅存的小小希望。

  “是啊,我就是东方蓉没错!”她淑女地提起裙摆弯身行礼。“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啊,没错!就是这个笑容!

  就是这个让人甜到心坎里并失去防备的甜美笑靥,让他们五年前初见时,便被她拐骗,结果却是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从此无法脱身。

  在经过长达一年被欺负的过程,除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之外,内心更有着生不如死的痛楚。

  而在那恶魔终于被送出国念书,他们欢天喜地的放鞭炮庆祝,还没摆流水席宴请路人一同分享他们的喜悦,并连带将她从记忆中给彻底抹除时—才会在乍见她时,又掉入她的陷阱中!

  一时之间那苦不堪言的记忆一涌而出,记忆中东方蓉那邪恶模糊的脸,渐渐在脑海中凝聚成一个实体,并和眼前的冰心融为一体——

  两人的脸瞬间像绿螭龟背上的花纹一样,绿惨惨的!

  天啊、地啊,这不是真的吧?她……她真的回来了?

  两个大男人从来没有像此刻那么希望自己消失在地球表面,最起码可以不必再面对那个蛇蝎恶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