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哇,开跑车配美人?!还真养眼呢!”

  一辆银色法拉利跑车驶进征信社前的停车格,才刚停妥,就见两名男子出现在门口,互相搭肩并异口同声地揶揄着,带有嘲讽意味的口啃声更是不绝于耳。

  两人皆对这空前绝后的旷世奇景啧啧称奇,才会在瞥见窗外那抹银光时,便立刻放下工作跑了出来,脸上更有着不可思议的惊诧表情。

  东方飏的嘴角忽地扯出一抹邪魅的弧度,而原本对眼前的状况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冰心,在看着那帅气迷人的模样之后,她的脸蛋瞬间红透。

  “哟,还说悄悄话呢!可见两人的感情不错哦!”向来沉不住气的沈鹏夸张地叫着。

  “啧啧,下了车还手牵手?!不简单不简单!”江宇忻赞扬的口气不是嘲弄的眼神。

  他们一人一句在东方飏和冰心走进征信社的身后起哄,全然不在乎引起他人的注意。

  方抵达三楼,他由玻璃窗上瞥见办公室内那抹熟悉的身影,东方飏的眼眸闪烁了下,继而若无事地对着跟在他后面的两名男子说道:“好好照顾她。”

  说完放开冰心的手,对她微笑后,便走入办公室。

  他一进去便立刻将窗帘放下,让外头看不见里面的情景。

  他们当然知晓其中的原因,只希望老大快快把这件事解决!

  一阵怅惘登时袭上胸口,冰心不晓得为什么突然感到有些落寞。

  是因为他撇下她的原因吗?但她不是说好要乖乖听他的话,所以不应该为此觉得难过才是……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有股失落感。

  “喂!”江宇圻连忙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沈鹏,并加上眼神示意。

  不愧是哥儿们,很快便明白其中的意思。

  一小美人,这边坐,不要客气哪!”沈鹏招呼她坐上沙发,对她张口笑着。“虽然不知道你和老大的关系,但老大要我们好好照顾你,我们可不能失职。”

  “虽然有开冷气,但天气还是满闷热的,你穿这么厚,要不要脱下外套比较凉快一点?”江宇忻微笑地问着。

  “不用了,我不热,谢谢。”礼貌性的对着他们微笑,她可没忘记东方飏的条规。

  那柔美的笑靥让他们内心甜滋滋的,只见他们脸上一片陶醉,有忘了今夕是何夕之感。

  “小美人你好啊,我叫沈鹏,是办案组的组员。”个性直率的沈鹏率先自我介绍。“而他叫江宇圻,是我们的法律顾问。”

  大体上来说,三十出头的沈鹏虽不算俊帅,却拥有粗犷的男人味,属于豪迈不羁的类型;至于年近三十且较年轻的江宇圻就长得白白净净、俊雅非凡,儒雅的气质再配上无框眼镜的确有律师的架式。

  “你们好。”因为鲜少和男性相处,冰心也不知该如何表示,仍旧微笑以对。

  由于他们并非蓉蓉的亲人,所以她便放心地露出自己原本的个性。

  “吃饱了吗?”像是对那柔美的笑容难以招架,沈鹏搔搔头,第一次感到有些无措,但等到这句话问出口之后,才发现自己好像问了个蠢问题。

  现在都十点多了,这一问到底是要问她吃早餐了没,还是吃中餐了没……真尴尬哪!不由得敲敲头,懊悔自己的举止。

  “嗯,吃过了。”只不过她的早餐也吃得“惊险万分”,因为她频频要东方飏放慢速度,不然她的衣服大概会因弄翻豆浆而泡汤吧!

  真搞不懂为什么他那么喜欢开快车?又不是要赶着去投胎。

  至于江宇忻则对沈鹏的虫貌看不下去,忍不住对他抛以白眼。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呢?”江宇圻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语气温和地问着,打算向沈鹏这个大老粗示范什么叫“怎么跟女孩子讲话”。

  “我叫……冰心。”没忘记东方飏临下车前在她耳边的提醒,她改了话锋。

  虽不知东方飕为何叫她隐瞒姓名,还要她随口胡诌一个名字,并要她装作和他没什么关系的模样,但只要一想到他对她那“亲密”的举止,她就不禁红了脸。

  又因临时想不出什么名字,只好用自己的真名上场,反正他们也不知道。

  “你是我们老大的爱人吗?”

  沈鹏的话一出口,让刚喝了口红茶的冰心被呛得咳嗽不止。

  “还好吧?”江宇忻连忙抽了张面纸给她,还不忘对沈鹏抛白眼,一副受不了的模样。

  我说错什么了吗?沈鹏一脸不解。他很受敦地把话题都围绕在她身上,难道这样也不对吗?

  笨蛋!哪有人话问得那么直接的?!江宇忻瞪了他一眼,以口形责骂。

  “谢谢!”平顺呼吸之后,冰心尴尬地笑了笑,随即否认。“不是,我们没什么关系!”这是真话,她可没骗人!

  不过虽是那样说,她却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几次和东方飏零距离贴紧身躯的场面,脸颊“轰”地瞬间若火烧。

  她的脸红已昭然若揭,两人皆有默契地窃笑在心。

  “对了,你们不是很忙吗?如果需要忙的话就去忙吧,不用招呼我了!”为了不让他们再次把话题围绕在她身上,她只得“先发制人”。

  “我们不像服务人员需要四处奔跑,以及跟监小弟得二十四小时待命,有案子要我们上场时才比较忙,其他琐事就不必去操烦。”沈鹏耸耸肩。“别看我们征信社的规模不大、人数不多,我们可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呢!我们征信社不只网罗了业界苦干实干的精英,更拥有最坚强的办案团队!而且办案组员的办案经验平均值都在六、七年以上,还有最新科技的办案器材,保证一流哟!”他自豪地说道,一点也不谦虚。

  “坦样啊!”冰心点点头。

  “如果没有遇到疼惜知音的伯乐,怎么会有千里马呢?这一切都得靠老大慧眼识英雄啦!”江宇忻好笑地提醒着,自然知晓只要一说到征信社的事,沈鹏就会双眼发亮,而忘了是老大将他引进门的。

  这家征信社的确不大,只有三个楼层:一楼是委托人接待处,以木板隔间区分出私人空间;二楼是员工办公室;三楼则是属于办案组员的办事空间,除了东方飏的办公室自成一间外,其余的人虽有自己的办公桌,但都在同一处工作。

  虽然刚才上三楼时,大致瞄了眼一、二楼的格局,发现除了客户外,征信社里的员工人数真的不多,约莫十来个而已,但“兵贵精不贵多”这道理冰心明白。

  “为什么你们都叫他老大?”这样听起来好像黑社会哦!她皱皱小脸说道。

  “因为老大是我们‘御扬征信社’的负责人,又是办案团队里最厉害的龙头老大,所以我们都这么叫他,也叫习惯了。”东方飏的年龄虽然比他们小,但他们丝毫不在意,因为他们认定的是能力。

  “对呀,而且他也没反对。”江宇圻附和沈鹏的话。

  “那为什么不是叫‘侦探社’,而要取作‘征信社’呢?”她又不解地问。

  “其实征信社就是所谓的侦探社,可是由于台湾公司法令的关系,所以台湾的侦探社都叫征信让或是征信公司。本质是一样的,只是名称不同罢了。”沈鹏咧出个大笑容,为她解惑。

  “还有,别以为我们跟黑道有所挂钩或牵扯,那是被不肖业者欺骗的委托民众所存有的偏见,我们可是正当又合法地营业喔!”他积极的补充说明,看得出来他对这件事愤恨不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