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老天,她从不知道蓉蓉的衣服竟然都那么……暴露?!

  冰心在蓉蓉的衣柜中翻了又翻、找了又找,来来回回翻了数十遍,随后又不死心地将夏天的衣服,全拿出来搁在床上一件件翻找,发现除了睡衣之外,仍是找不到一件看来比较保守的衣服!

  不是削肩露背的洋装,便是两件式的小可爱,让她越看越失望,不禁连连摇头叹息。

  但她总不能穿着睡衣出门吧?

  不得已,只好挑了件前胸看似保守剪裁,但后背却是裸空,带有“惊人”效果的浅紫色上衣,下身再搭配一条水滴型镂空和接层设计的纯白及膝短裙。

  伫立在穿衣镜前,羞红脸的冰心怯怯地看着此刻的自己,只不过她还是有些害羞地躲避,尤其背后那凉飕飕的感觉更让她感到别扭,花了好半晌的时间才将视线瞥向镜中的自己,这一看让她无比震惊,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直瞧着镜中似是变了另一个人的自己——

  原来就单外在的打扮,竟可以让人有不同的视觉观感,同样的一个人更会显现不同的感觉!

  此刻的冰心穿着蓉蓉惯穿的衣服,若是再配上那扮演得维妙维肖、无懈可击的“蓉蓉式”甜美笑容,看上去简直就和真的一样!

  这样一来,就算住了一个月,甚至日夜相处在一块,蓉蓉的三个哥哥也不会认出来的。

  好吧,反正只有一个月。

  这一个月就让她当个完全的蓉蓉,只因为她不想那么快就曝露自己的身分,而失去有哥哥疼爱的温馨感觉。

  再说,她自己也很想“改变”看看,就从模仿蓉蓉开放的行为举止开始吧!

  这么一想,让原本极想用外套遮住裸空后背的冰心,硬是强迫自己压抑下来。

  但在打扮的过程中,她还是不得不为这里应有尽有的东西而咋舌。

  这也是父母兄长们,对这个好不容易盼到的女孩所表现出来的关爱举止吗?

  果真是太太太……宠溺了!让她好生羡慕哦!

  而自己有幸扮演这么一个受父母兄长疼爱的女儿和妹妹,更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这么一想,让她原谅了蓉蓉擅作主张与强迫她的行为。

  听蓉蓉说她父亲东方堤是位白手起家的企业家,所缔造的“云风集团”更是在台湾成功的大企业榜上赫赫有名呢!

  虽然他的大儿子东方隼,在父亲的公司任职,但准确锐利的洞察力及明快果敢的决断力,不仅让他在短短数年间成为非凡的企业家,更因能力凌驾于其父东方堤之上,使当时方接任家族企业的他,“初试啼声”便一鸣惊人,拥有令人惊艳的表现,继而在竞争激烈的商场中脱颖而出,凛然翘楚于商界,且年方二十八岁而已!

  而二十五岁的小儿子东方翔,也在父亲公司旗下电脑软体的分公司工作,现在已经是炙手可热的电脑程式设计师;至于二十七岁的二儿子东方飏,虽特立独行,自营了一家征信社,但同样在征信业界中独占鳌头。

  虽然他们一家人,各闯出一片天地,并有着富可敌国的家财。但有钱归有钱,蓉蓉的家人也不是守财奴,更非是存心炫耀的人;他们懂得花钱,也懂得享受,这些经由昨天冰心细心的观察便得以窥见。

  偌大的宅邸虽位居耀眼的尊荣地段并占地宽广,却没有富丽堂皇的外观;至于屋内更是有着匠心独运的温馨风格。虽然房子的每一处都是科技下的产物,但也揉合了人性化的设计,没有僵硬之感,让冰心头一回见到便喜欢上这里!

  难怪人家都说:越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大企业家,行事越是低调、内敛。

  她想,她似乎已经喜欢上蓉蓉那素未谋面的父母了!

  OK!完成了!冰心打扮好后在镜子前再一次露出欢颜。

  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内心更有着说不出的愉悦!不知是改变后的喜悦,还是想到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拥有哥哥们的疼爱,总之她很开心、很开心……

  “啊?!”

  突然窜出的人影吓了她好大一跳,令她失声尖叫,更让她一步出房门,便因惊吓而导致金色高跟凉鞋不小心绊到了凸出的门槛。

  “啊——”这声尖叫可真是货真价实、亟欲等待善心人士伸出援手的喊叫!

  因为她担心将要再一次面临轻则后脑勺肿一块、重则昏迷不省人事的后果。

  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头那么可怜?!那一瞬间她不由得感叹了起来。

  于是她只能紧闭双眼,等待自己惨兮兮的下场。

  然而,事情却在一瞬间有了转机!

  让她惊吓的始作俑者同时扮演了救命恩人的身分,虽及时出手拉了她一把,但也仅让她不致于跌得太狼狈,由于她下坠的身形实在太快,就算救命恩人出手再迅疾、速度再快,也仍是免不了和她一同双双倒向地毯的命运。

  “嗯……”

  半晌,没有预料中的疼痛感,冰心疑惑地睁开眼,这才发现身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垫子”保护她。

  正庆幸自己的好运时,温暖的人体触感及散发的男性气息随即让她体认到——

  那才不是什么垫子,是人!是她的“二哥”!

  “二哥!你有没有怎么样?!”顾不得趴在他身上的不雅姿势,她连忙用小手拍拍他闭着眼睛的脸颊,焦急地问着,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

  “我没事,幸好有厚地毯护着。”蓦地抓住不断拍打他脸的手,东方飏两道浓眉聚拢了起来。“就算二哥不小心吓到你,你也用不着这么报复我吧?”

  “对不起……”瞧那几乎被她拍红的脸,冰心不好意思地赧道。

  她发现自己方才好像真的打得太用力了!这不能怪她,她真的太紧张了嘛!

  不过,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

  “二哥,你可以放开我的手……让我起来吗?”

  他居然还一手环住她的腰?!她瞬间涨红脸,只能用另一只闲置的手搁在他的胸膛,努力拉开两人紧贴的距离。

  又来了,为什么他老是觉得有一股怪异之感,却又说不上来。

  就像他昨晚居然第一次失眠难寝——这也是为何他今天比平时晚起的原因。

  但他随即将这怪异的感觉抛诸脑后,赞许的说道。

  “不简单,终于有进步了。”语毕便放开手,待冰心爬起后,自己也起身。

  “进步什么?”将裙摆拉好,冰心疑惑地问着,脸上仍有些许未退的红潮。

  东方飏双手环胸,慵懒地说了三个字。“羞耻心。”

  冰心干笑几声,硬压下想在写有蓉蓉名字的稻草人上插针的忿怒。

  “谢谢,学校的老师教导有方。”说完还不忘提起裙摆弯身行礼,完全的淑女姿态。

  “爸妈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很欣慰。”

  “我也这么觉得耶!”她仍是维持着笑脸,但那笑容让人感到有些虚假。

  他是故意的,一定是。冰心不觉咬牙瞪了他一眼,而后在心里叹了口气。

  算了,反正她也早已习惯了!

  从扮演蓉蓉的那一天起,她早有自觉,也连带做好心理建设了!

  管它是褒是贬,她通通接招便是。

  只不过原本想为昨天的事向“二哥”道歉的她,现在觉得已经不需要了!

  反正是扮演蓉蓉嘛,就要扮得“像”一点不是吗?不必有愧疚心!

  东方飏突然觉得妹妹方才眼中带有刀光剑影的踪迹?大概是他想太多了吧!

  “呃……二哥你要去哪里?”冰心见着那抹将要离开的身影,不自觉地问道。

  他挑眉,像是对她的询问有些疑惑,但仍老实回答。“去征信社一趟。”

  虽然已经迟了半小时,没有人会在意,可负责人不去上班总是说不过去。

  这么一说,让冰心想起蓉蓉的二哥好像也挺忙的不是吗?征信社耶……她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征信社耶!她突然很想跟去瞧瞧呢!

  再说,由于时差仍没调适过来的关系,所以昨天很晚才入睡,以致于今天早上睡得太晚,瞧瞧现在都九点半了,蓉蓉的三哥应该也去上班了,那不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家?

  呜,不要啦!害她特地改变了原本保守的穿着,大胆穿出这一身,可是却不知该去哪里,也没人作伴。

  不得不承认,在蓉蓉的陪伴下,她习惯身旁有人陪她,且蓉蓉的影响力也早让她不再是原本的内向文静的个性,面对这空荡荡的屋子,她竟感到有些孤单寂寞。

  “我可以跟你去吗?我保证我会乖乖的!”她双眼闪亮地企盼,要她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放她一个人在家。“好不好嘛?二哥——”蓉蓉最厉害的“ㄋㄞ”功出炉了!相信没人可以抵挡得了,冰心有十成的把握。

  他应该要拒绝的,毕竟恶名昭彰的妹妹可是众人避而远之、列为头痛人物的不二人选!要是让她去,难保不会再次被她搅得天翻地覆……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向来对那缠功免疫的东方飏,竟破天荒地无法抗拒那动人的眼眸?!

  “好吧!”他将理由推给“不放心妹妹一个人在家”。

  他答应了耶!

  “可是……”她嗫嚅,不安地看了自己身上一眼。

  东方飏看了下她身上的衣着,瞬时了然。“我今天开车。”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改变心意,只单纯为了配合她?还是太久没跟妹妹相处,所以忘了以往相处的情况,因而对自己的作为感到有些陌生?

  “谢谢二哥!”冰心从来没那么开心过。果然,有哥哥宠爱的感觉真好!

  算了,见她那么高兴,这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毕竟他要好好地疼爱妹妹。

  “对了,去征信社之前我有一个条件。”他出其不意地说了句。

  笑脸瞬间垮了下来,冰心没由来地感到紧张。

  吞了吞口水,她心里“咚咚”地狂跳着,就是不知道他会订下什么严格的条规要她遵循。

  上天保祐千万别太难哪!

  瞥了她一眼,东方飏丢下一句话。“加件外套才能去。”

  “加件外套?天气很热耶!”

  不解地看着那抹消失的身影,冰心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