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条温热的毛巾覆上额头,通体舒畅的感觉伴随而来,唇角不觉满足地扬起。

  而后一只蕴藏魔力的手轻柔地抚上她的脸颊。

  好舒服哦……谁?是谁?是妈妈或爸爸?!

  对,一定是的!因为妈妈老爱捏她的鼻子,爸爸最爱摸她的头,只有妈妈和爸爸才会这么亲匿地对她,一定是的!哇,好开心哦!

  她有好多好多话想对妈妈和爸爸说,包括他们为什么要离婚,这一直是她想不透的事。

  妈妈跟爸爸不是很恩爱吗?她记得小时候,他们一家三口到野外踏青,爸爸还说他最爱妈妈和小冰儿了,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妈妈和爸爸之间的争吵及冷战的次数会越来越多,让她好害怕、好害怕,甚至恐惧到想就此留在学校而不回家了!

  她一直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可是直到法院判定她归属妈妈时,她才知道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是不是她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冷静来看待这件事,他们便庆幸于她的懂事,而不存有一丝留恋地分开?

  他们错了!其实她根本就不如外表上的坚强,她的心很脆弱、很容易受伤的!

  她只是把娇弱的那一面隐藏起来,假装勇敢而已,只因她不要他们担心……突然,温馨的感觉消失了!原本温柔的手离开了她的脸。

  啊,不!不要!不要那么快!

  “别走……别走!”

  她迷迷糊糊的想寻回那份温暖,倏地伸手抓回那只手,甚至不顾一切地抱住手的主人,一串串令人心疼不舍的声音低柔地逸出。

  “不要走!不要走好吗?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她抱得好紧,生怕对方消失一般。

  好香,好好闻哦,她闻到一股淡淡的香皂味,还有一种特有的……气息,但她说不上来,只有加倍地偎紧、更加舍不得放开!

  蒙眬中不晓得对方应了句什么,她只知道被那只有魔力的手安抚得很舒服,渐渐从睡梦中清醒的冰心缓缓地睁开眼,视线蓦地对上一双眼眸,眨眨眼后她忽地倒抽一口气,而后通天彻响的尖叫声登时响起。

  “啊……色狼!”出自反应,“啪”地一声,当场赏了对方一个“锅贴”吃,而后背紧贴着墙,蜷曲在床角,还不忘拿枕头护在胸前,并紧抓着棉被不放,防备且带怒意地瞪视着眼前那名陌生的登徒子。

  她的眼神明显地写着:若敢再进一步侵犯的话,她必定跟他拚命!

  只不过被子底下颤抖的双脚却泄漏了她的恐惧。

  “色狼?!我!”

  来人愕然地瞠圆双目,一只食指僵硬地指向自己,张大的嘴迟迟合不起来,似乎怎么也料想不到,一个关爱的举止,却被当成了坏蛋看待?!

  他……他真是好心被雷殛呀!

  不是你是谁!瞪着他的冰心双眼写满这五个字。

  叹气再叹气,对方终于知道原来方才所见的全是幻影。

  “蓉蓉啊,连睡觉时都不忘带有防备心固然是好的,但你也得看清对象再行动吧!”抚着印满五爪印的脸,东方翔哭丧着一张脸,满是无奈的语气。“还是这又是你给三哥特别打造的‘见面礼’?”

  若是这一个理由的话,他会很认命的,反正,从小到大被整过的次数已不下上千次,害得每次只要瞥见她的身影,他都忙不迭地想躲她。

  就说她哪会改变什么,原来只是外表裹上一层美丽恬静的糖果衣罢了!

  天啊!她……她又搞砸了?!

  “三……三哥,对不起嘛!一时没看清楚,才会……真的很对不起!”瞧着她用尽生平最大力气所铸下的“错果”,冰心好生愧疚。

  虽是扮演蓉蓉,但她仍不希望她的“哥哥”对她留下不好的印象。

  “真的真的很对不起啦!你就别跟我计较了……呃,三哥……你怎么了吗?”

  怎么一副惊吓过度的痴呆模样……啊,完了!她把他打成“耳聋”了?!

  “三哥你别吓我!你听不到我说的话吗?!”说着说着冰心的身子就要往前靠。

  “STOP!”

  “啊?”茫然地看着他,不解这句突如其来的大喊,以及搁在她面前,两手掌心面向她脸的手势。

  “不……我的意思是我没事!”似乎觉得自己反应过度,东方翔连忙放柔了声音。“我只是一时失了神而已……你别过来,啊,不是!三哥的意思是……你乖乖待在那边就可以了!”

  错觉,一定是刚才妹妹力道过重,抑或脑子一时缺氧所产生的幻觉,不然为何他会听到妹妹道歉的话,以及瞥见那道关心的眼神呢?

  嗯,一定是错觉!回头再找医生瞧瞧。

  “哦,这样啊!”

  虽不解他的举动,但瞧见他没事她也就放心了,冰心于是乖乖地坐在原地。

  随后好奇地打量了下四周,这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宽敞且充满女性气息的房间,到处是柔和的粉色系装饰,还有两只半人高的泰迪熊躺在一张沙发椅上。

  这里应该就是蓉蓉的房间了!

  哇,怎么那么好运,她还一度紧张的担心回到“家”后,该怎么找到蓉蓉的房间!毕竟听蓉蓉叙述她家的情况是一回事,实地身处又是另一回事。

  这真是太幸运了!咦……等等!好像有些不太对劲耶!

  她怎么会“突然”躺在蓉蓉的床上呢?她记得刚刚还在客厅啊!怎么……回忆忽然一下子涌进脑中,“轰”地一声,让她涨红了双颊。

  哦,老天!她……居然吐了“二哥”一身,吐完后还很不负责任地昏了过去?!

  虽然她的记忆仅停留于此,但对事情的后续发展大概也能猜测得到是怎么一回事,以及她是如何来到蓉蓉的房间;这又让她的脸蛋更加红透。

  虽然过程有点危险又难堪,但无论如何,总算是“成功”的来到蓉蓉的家,并让其中两位哥哥都误以为她是蓉蓉,只剩下为照顾未来妻子而常不在家的冰块“大哥”了!

  看来,往后的日子应该不难捱吧?希望如此!

  唉,不知道蓉蓉那边怎么样了?她应该已经见到“他”了吧……

  忽然想到了什么,她问道:“三哥,你有看到二哥吗?”

  “我回来的时候没看见耶。”东方翔摇摇头。“因为三哥临时有事拨不出空闲时间,只好拜托二哥去接机。”他脸色一变,倏地瞪大眼。“不……不会吧?!蓉蓉啊,不要告诉我你放二哥鸽子,自己跑回来了?!”

  要是真如此,他一定完蛋的!

  “蓉蓉,我让你给害死了!”她不由得嘀咕蓉蓉的素行不良,害得她每做一件事、每问一句话都会先被贴上“坏小孩”的标签,要不就是被她的坏声誉给堵口。

  “你说什么,三哥没听清楚?”他小心翼翼地开口,就怕听到的答案会是肯定的。

  “没什么!”她连忙摇头。“我只是说我没放二哥鸽子,是二哥接我回来的没错!只不过……呃……我休息过后就没见到二哥……有点疑惑而已啦!”

  “那就好!”东方翔松了口气,好奇地看着她突然涨红的脸,不解妹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脸红了?

  “三哥,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她忽然转了话题。

  “可以啊!”他端起迷人的笑容。

  “你来很久了吗?”

  “没有,刚来而已。”正确地说,还待不到五分钟便得到一个“锅贴”。

  “哦!”那就不是他了。“那在你来之前,有谁来过或者你有看到谁来吗?”

  “没有哇!”东方翔疑惑地看着她。“怎么,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什么事啦!”她连忙摇摇头,对他微笑。

  虽然感觉很逼真,但可能是她睡迷糊了或者是太想念父母而做的梦吧!

  东方翔越看越觉得此刻的妹妹因为那柔美的笑靥,而显得典雅动人……

  完蛋了,他真的已经到需要看眼科医生的地步了!

  “对了,三哥,还有一件事我从刚刚就一直很想问你呢!”

  “什么事呢?”他依旧维持着好看的笑脸。

  “你为什么要离我越来越远呢?”她对着站在门口的东方翔问道。

  “……”继续微笑装傻中。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