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什么?!她搞错了吗?!

  冰心仿若遭雷殛般地呆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原本平易近人的神态,刹那间散发出一股危险魅力的“哥哥”,他就宛如一头优雅的黑豹,对着相中的猎物虎视眈眈并伺机而起——

  极度危险且深不可测。

  她不懂为什么一个人的性情可以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有如此巨大的转变,给人另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还是,这是他的另一面?!

  颀长英挺的他拥有几分浪人的神态,眉宇间带点桀骜不驯,但那俊美冷魅的脸庞却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使人猜不透他的真性情。

  此刻冰心才真正看清眼前这位穿着黑外套和牛仔裤的男子。

  神秘……她抓住方才脑中一闪而逝的词,瞬间变了脸色。

  啊,完了!这个形容词不就是她在机上所浮现的念头吗?

  都怪蓉蓉跟她保证百分之两百一定是她三哥来接的机,而乍见他时,也让她误认为他是蓉蓉最好相处的三哥,没想到事情却出乎意料之外?!

  这下……头痛了!

  只是她可以收回刚才的那句话吗?要不,装失忆好了!

  可是眼前的男人让她觉得,除非万不得已,不然这个方法是最烂的下下策。

  “这该不会又是你新的整人花招吧?”神情飘忽不定的她让东方飏皱眉。

  他突然蹦出的话替她找了台阶。

  “唉呀,我怎么可能会认错嘛!”只不过是眨眼瞬间的事,神情恢复过来的她忽地勾着东方飏的手臂“ㄋㄞ”道:“连你也让我给骗了,可见我的整人技术更加高明了哦?二哥!”她特地在“二哥”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调。

  顺水推舟的作法是明智之举,只是她的背后却早已湿成一片,连带的脸上更有一丝不易被窥见的潮红;因为,她根本不习惯靠男人这么近。

  要不是知晓妹妹的个性,他会觉得什么时候她的演技变得这般娴熟,让他误以为她是真的认错了!

  只不过那倚靠着他手臂所显露出来的小妹娇态,竟让他内心涌起一股不舍。

  由于他时常不在家、一年中见到妹妹的次数屈指可数,因此被他忽略的这个顽皮妹妹,竟也一跃而为成熟的女性?

  他这个哥哥实在当得太失败了!

  她的脸色看来有些苍白,身子也明显削瘦了许多;东方飏暗暗下了决定,他要好好地弥补这些年来的疏忽。

  “二……二哥,你怎么有空来接机?你不是很忙吗?”

  若再靠他这么近,她一定会露出马脚,于是只得转移话题。

  要知道,就算她扮演个性大剌剌的蓉蓉扮得再像,但鲜少和男人相处的经验,还是会让她一靠近男人就显得不自在;这是她的致命伤。

  蓉蓉曾跟她说过,她的二哥经营一家征信社,她想征信社不都是忙着寻人、解决纠纷的吗?应该会忙得没空来才对呀!怎么又会突然蹦出来呢?

  害她差一点就曝露了身分!

  “刚在附近忙完一件案子,就顺道过来。”他随口道。

  原来是那么一回事啊!唉,冰心真不知该庆幸自己是幸运还是楣运,居然头一次就让她遇上了蓉蓉那个古怪又神秘的二哥?!

  她对他很好奇没错,但未免出现得太猝不及防了吧!

  经过刚刚极度惊险的那一幕,她根本不敢再对他存有“好蒙混过去”的念头。

  这都要怪蓉蓉啦!要不是每次蓉蓉提到她二哥时,老是蒙上一层神秘色彩,害她不知不觉间对他产生好奇,不然她向来对这种怪人没什么好感,更遑论接近?!

  尤其当他露出另一面的时候,更是让她不寒而栗……可又不得不承认,刚才替她夺回行李而身手不凡的他,燃起她的好奇心,让她好想深入了解哦!

  唉唉唉,真是极端的矛盾哪!

  只是,每个经营征信社的人都给人古怪的感觉吗?

  不过初见他时又让人感到平易近人,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他?咦,冰心突然瞧见自己手上沾有血迹,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她记得自己虽然不小心跌倒,可是并没有受伤啊!莫非……

  “啊!你的手流血了?!”冰心惊讶地叫着。

  由于距离靠得很近,所以发现到他左手臂被划破一道伤口,正渗出血丝。

  难怪刚才扭打时有道银光一闪而逝。“大概是刚才被那偷儿用什么东西划伤的吧!”他不在意地说道。

  “你怎么不早说!”她心急的连忙低下身翻行李,想找出一条手帕替他止血。

  可是她忘了这是蓉蓉的行李,东西放置的位置她根本不熟悉,更遑论要她找一条小小的手帕?

  只见她找了好半晌,全部的东西都翻遍了,还是连条手帕的踪影都没见到!

  因此她更加着急,手也没停地继续翻动。

  终于让她摸到一块很像手帕的布,慌乱中一时也没去细想那是什么东西,反正能用就好!想也没想地便往他的伤口处绑上,盼望能止住那不断渗出的血。

  “小伤而已。”他有些好笑地看着那夸张的举止,不解什么时候他的妹妹变得这般……有爱心?嗯,果然,再一次认为送她出国是正确的作法。

  只是,她好像有点反应过度。

  “你在哭吗?”

  向来敏锐的心思察觉到替她包扎的妹妹,那清灵的眼中似乎含有泪光,虽然她极力低下头掩饰,但仍是被他发现。

  这令东方飏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眼眸悄悄漫上一股犀利。

  “没有,是你看错了!”许是恼自己的心软、气他的不在乎,冰心头一次发觉自己真的很生气,连口气被蓉蓉同化了也不自觉。“回家了!”绑下最后一个结,将东西硬挤入行李箱并用力拉上拉链,她拖着它往前走,脸上满是怒气。

  眸中的警觉瞬间散去,恢复原来的模样,东方飏唇角带笑。

  “小妹。”他突然出声唤住走了一段距离的她。

  “做什么?”冰心口气十分不悦,她不想理他,打算继续往前走,蓦地“咚”地撞上一堵肉墙,看向来人后随即一怔。

  “我的车在那边。”

  不顾“妹妹”张大的嘴,东方飏自动为她拿过行李,另一手指着反方向。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