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只为你小伤情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只为你小伤情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行、不行!虽然我们长得很像,但……这行不通的!”

  以往之所以没被认出来,是因为她们和老师、同学很少聚在一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偷换,但现在是血浓于水的亲人耶!

  别说冰心的容貌再怎么酷似、个性再怎么完美,也不可能百分之百一样……老天啊!这太疯狂了!

  “放心啦!男人嘛,心思没那么敏锐的,再说我也已经两年没回家了,多少有些改变,哥哥他们不会发觉的。”东方蓉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一个月不是一个星期耶!朝夕相处在一起怎么可能不会被发现?!”冰心仍极力游说,希望可以让东方蓉死了这条心。

  “不用担心啦!我大哥是个标准的工作狂,连假日也窝在公司,而且听说几个月前,我那未来的嫂嫂开刀,现在正在休养身子,我大哥简直以医院为家了!而我二哥也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而鲜少在家;至于三哥大概是忙着陪女朋友,所以搞不好你也见不着他,用不着那么紧张啦!”她挥挥手,丝毫不在乎。

  正确地说,她压根儿才不相信哥哥们会认出来呢!

  而之所以订一个月当然是符合挑战的刺激性,要是太短就不好玩了!

  再说了,若能按照她所希望的那样发展就太棒了!嘻嘻嘻……

  既然这样她们为什么要交换身分?!说穿了,又是蓉蓉的顽虫在作祟!

  “凡事都有万一嘛!要是他们不如你预期的那样而常常在家呢?那这下子不就露馅了?!”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

  “要是真有万一,你就编个车祸丧失记忆蒙骗过去不就得了!”她随口胡诌。

  “……”你当他们是白痴啊?!

  “可是没有父母会忘了自己儿女的!就算过得了你哥哥那一关,伯父、伯母那边根本行不通的!”天啊!谁来告诉她这究竟是不是一场恶梦?!

  “哦,忘了告诉你,我妈现在在瑞士陪伴因跌伤而疗养的爸爸,短期内应该不会回来。”虽然她很担心父亲的伤势,但眼前的事更让她着迷。

  嘻,真佩服自己不忘随时用电话掌握家里的最新资讯。

  所以,这么好玩的事她怎么可以放过呢?

  “可是……”完了!词穷了!注定要被说服了。

  “就这么说定啦!冰心你就好好地感受一下亲情的滋味,撒撒娇也没关系,要欺负哥哥们也无所谓,这可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哦!”语毕不忘加上威胁。“还有,不许说出真相,不然我一定跟你绝交!我说真的!”

  “蓉蓉!”跺脚、再跺脚。怎么说得好像都是为了她好似的?!

  “那就这样啰,照咱们约定的期限,一个月后再连络了!”

  一句话就此底定,容不得反驳。

  *

  什么叫“就这样啰”?!

  心情处于极度惊愕,看着东方蓉消失的身影,冰心的手停格在欲唤回她的僵硬状态,一句“等等”的话也哽在喉际无法成功说出口!

  直到那背影完全隐没在人群中,才让冰心惊觉,自己竟错失了方才唯一可以改变这件荒唐事的黄金时刻?!感叹一声后终究挫败地垂下手。

  没有伶牙俐齿的后果注定只有被欺负的分,无法怪罪任何人。

  老天,直到此刻冰心才知道蓉蓉是说真的,而不是开玩笑的。

  打从在机上不断被劝服的那一刻起,她就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才刚下飞机没多久,蓉蓉除了不断要她说出住处的详细地址外,更是急不可待地强迫跟她交换行李,就连她的房子钥匙,也被蓉蓉硬换成她家的举动来看,她就知道这件事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

  呜……老天爷,她究竟是造了什么孽?

  严格说来,她和蓉蓉在一开始只有容貌方面的相似而已,在身高及体态上来说都稍有出入;蓉蓉比她矮了点,也稍微胖了点——自然是食量大的关系。

  至于个性上根本是南辕北辙。

  美丽恬静的梁冰心个性温和,天生气质优雅、飘然出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典雅动人之美,让人见了如沐春风;至于活泼调皮的东方蓉则是个标准的过动儿,总有着用不完的精力,满脑子一大堆整人花招,尤其喜欢将那些奇奇怪怪的捉弄招数施展在坏蛋身上。

  所以,若是有人不小心惹到她,她也绝不会让对方好过……总而言之,惹祸精外加捣蛋鬼是人们给予她的外号。

  也由于天天腻在一起,成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亲密伙伴,久而久之使得两人不仅神态像、说话的语调像,连笑起来的模样都十分相似呢!长久下来,也让她感染到了蓉蓉的个性,有意无意间也改变了她原本的性情,不再内向。

  俨然就像一对貌美如花的双胞胎姊妹。

  不过仅仅外表的相像还不够,东方蓉为了让冰心可以完全成为她的替身,还要求冰心要学会她的个性,以防被揭穿。

  唉!算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若瞒不过去就老实招了,虽然,这才是她真正的希望。

  她回国没有通知任何人,换句话说,她本来就打算一个人静悄悄地回到租处,但她现在是东方蓉,一个有着三个哥哥的么妹,因此蓉蓉一再地提醒她得乖乖待在她指定的地方,等会儿会有哥哥来接机。

  不可否认,那也着实让她的心雀跃不止,因为她向往了好久、好久。

  现在回想,她会“乖乖”同意和蓉蓉做此次的身分交换,必定也包含着对亲人的渴望吧?

  于是,拖着行李箱,冰心在蓉蓉指定的电话亭旁等候。

  看着来往的人群,她脑中也正幻想着蓉蓉三个哥哥的模样,以及她见着他们时究竟该如何应对,才不至于露出马脚……想着想着一时失了神,拉着行李的手也松开。

  这时人群中闪过一道邪恶的光芒,一个长得獐头鼠目的男子贼头贼脑地盯了冰心好半晌,在她失去防备的那一刹那,眼尖的他倏地窜出,将觊觎良久的行李抢了过去,并随即拔足狂奔。

  “我的行李?!”蓦地回神,冰心惊慌地失声尖叫。“抢劫!有人抢劫!”

  无奈瘦弱女子的脚程根本赶不上人高马大的他,眼见身影离她越来越远,但她也只能尽其所能地喊叫,懊恼为什么没有路人肯伸出援手?

  这世间的人情,果真淡薄到必须以漠视才能使自己不深陷于危险中!

  要不,真怕惹上麻烦,帮忙报个警也行吧!不要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嘛!

  她的东西被抢走没关系,反正没什么贵重的物品,但那可是蓉蓉的行李呀!

  天哪!怎么会遇上这种事?!都怪自己的疏忽!害得她现在好想哭啊!

  冰心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跑着跑着一不注意被路旁的小石头绊了一跤,跌倒在地。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而她懊恼又悔恨地捶地,眼泪不觉夺眶而出……

  但,事情在一瞬间有了转机!

  从她身后出现的一名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疾奔上前,在偷儿的身影刚没入转角的那一刻,便已追至他背后,紧接着免不了一阵扭打。

  身手矫捷的男子虽然成功地夺下行李,却也让机伶的偷儿逃跑。

  而在一旁围观的众人发出失望的叹息,纷纷作鸟兽散而离去。

  男子皱了下眉,不再理会逃得无影无踪的偷儿,更忽视周遭余留的几道钦佩、爱慕的眼光,他将落在地上的行李箱扛起,来到已爬起身的冰心面前。

  直到行李完好无缺地回到手里,冰心这才放下心来,但仍无法遏止内心传来的害怕。

  生怕行李消失一般,她紧紧地拥着,并随即否定了方才人情薄如纸的想法。

  太好了!这世界果然还是美好的、这社会果然还是温馨的!

  她一定要好好答谢他才行,为这位陌生男子见义勇为的行径,也为他胆识过人的举止,毕竟,这样的人已经很少见了!

  正当她想表达内心的感激时,男子却比她早一步开口。

  “看来你需要点特训了。”他的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还是你假藉发呆,实际上脑子里正在酝酿不同方式的整人花招?小妹。”

  小……小妹?小妹?!小妹!那对方不就是……

  接收到令她震惊的话,她僵硬地抬起头,呆呆地注视着他。

  “四年的离乡背井让你太寂寞了?变得脆弱了?”自然地伸出手揩去她脸上的泪,语气有丝嘲弄的意味。虽然他知道遇上这种事,女孩子总是会显得不知所措,但他的妹妹从来就不是一般的女子,现下这举动竟让他有些欣慰。

  光看小妹飘逸的及腰长发,以及无形间散发出来的优雅气质,嗯,果然送她出国接受教育是明智的抉择,瞧她现在是不是变得比较……正常了?

  只是为什么见着了她的泪,他的心里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异样感觉?

  但他随即将这异样的感觉抛诸脑后。

  大抵是太久没见,所以她的改变让他一时之间无法适应。

  如同睽违了两年,再次见到小妹让他不由得发出惊叹:果真是女大十八变。

  而此时冰心的脑袋仍呈现罢工状态,还是没法子说话,仍旧盯着他看。

  他不由得蹙了下眉。“怎么,不要说你忘了哥哥?”

  她的表情让他有些担心,怎么看都像是惊吓过度而近乎……痴呆的模样?

  他的话让她倏然回过神!

  “怎……怎么可能嘛!”眨眨有些雾气的眼,冰心用力地说道,硬逼自己马上进入状况。

  差点忘了,她现在可是“蓉蓉”!于是她露出蓉蓉招牌式的甜美笑容。

  “我只是太久没回来,一时之间适应不了而已嘛!”她撒娇地说着:“怎么才一回国就发生了那样的事,让我吓了好一大跳!”为了表示真的被“惊吓到”,她懊恼地跺了下脚,忿忿地用手背抹去眼眶中残余的泪水,十足“蓉蓉式的性情”。

  “刚才真的很谢谢你呢,三哥!”不忘对他露出感激的眼神。

  后者瞬间惊愕,随即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

  “哦,这下可有趣了。”露出惯常的慵懒神态,东方飏双手环胸,饶富兴味地盯着她说道:“我都不知道原来两年不见,竟可以让一个人的记忆,瞬间退化到连亲人都会认错的地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