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情爱迟到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情爱迟到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温骥远把季品怡带回他家后,就将她一个人丢在客厅,头也不回的往书房走去。她可以从他关门的力道知道他有多生气,也知道他生气是有原因的,要不是她为了躲他,一个人留在公司,也不会遇到这种事了。

  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心有余悸。她没想到从小对她最好的人,今天差点强暴了她。只要一想到这样,她就感到好害怕,虽然,那时候她一度想放弃,但实际上,她还是希望会有个人来救她,不管是谁都好。

  她没想到来的人会是温骥远,她一直想要躲的那个人;到头来,她一直抗拒的人,反而在最后关头出来救了她。

  “喏,给你。”一杯牛奶出现在她面前。

  “你不是还在生气吗?”季品怡接下牛奶,双手捧着杯子低饮。牛奶还温温的,不仅暖了她的胃,也暖了她的心。

  “少啰嗦!”温骥远低吼,神情看起来有一丝困窘。

  刚在书房时他的确很生气,气得想要掐死她;但没多久,他就有点担心她在客厅的状况,毕竟她才刚遇到那种事,心里一定还很害怕,把她一个人丢在外面,好像不太好,所以他不放心的出来看看她的状况,但他不想让她知道他已经不生气了,这女人需要一点教训才会学乖。

  “你怎会在那出现?”这也是她到现在还想不通的。明明她交代过警卫,不能让他上来啊!而且,他怎么知道她还在公司?

  “我到你家没等到你,就想你一定还在公司,所以,开车到你公司的停车场,刚好看到你的车还在。当我想上去找你时,警卫‘很尽责的’不让我上去。”讲到“很尽责”这句话,他还特别加重语气,瞪了她一眼;季品怡立刻心虚的低下头。他无奈的摇摇头。这女人还知道害怕啊……

  “所以,我只好在车上等。等了又等,还是没等到你,却看到邱邦聿上楼了。他看起来不太对劲,我怕会有什么事情,所以就下车,等警卫没发现时偷溜上楼来。之后的事,就不用我再说了吧。”没想到他堂堂宏硕集团的总裁,为了要见他的女人,还要像小偷一样偷偷摸摸的,想到就觉得很丢脸。

  “要是你没出现,我想我就完了。”她讨好的圈住他的手臂撒娇,侧头靠着他臂膀。“我真的被吓坏了。我没想到聿会这样子,好像疯了一样,不管我怎么挣扎、拒绝,他就是不放开我。他的力气好大,就像是一条铁条一样,紧紧把我捆住,让我怎么样都无法挣脱。那时候,我真的觉得我完了……”一想起当时的状况,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美丽的双眸早溢满泪水,一滴滴流了下来,不仅滴在他手上,也滴进了他心里。

  “别说了。不是已经没事了吗。”温骥远赶紧把她抱进怀里,怀中的人儿,看来还是惊魂未定。他轻轻拍着她,想要安定她的心情。

  “你在生我的气吗?”季品怡抬起小脸看着他;她知道她的任性让他受了多大的惊吓。

  “我不生你的气,我只是气你为什么不让我多揍他两拳,他都这么对你了,你还这么维护他。”温骥远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水。

  “其实他很可怜的。你知道他爱我吗?”她还是忍不住为聿说话,就算他今天这么对她了,她还是不忍苛责他。

  “我当然知道。”这又不是什么新闻了。

  “你怎么会知道?”季品怡坐起身来,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好吗?他看你的眼神早就不一样了,是你没发现而已。”说起来邱邦聿也挺可怜的,爱了一个人这么多年,但那个人却迟钝得完全没发觉,以为两人只是好朋友关系。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早点告诉她,她就会小心点了。

  “我干么告诉你?让我平白多了个情敌。”

  “什么情敌,乱说!”季品怡害羞的低下头。

  “季品怡,你不会以为我做了那么多,都只是因为无聊没事做吧?我之前就说过了,我爱上了一个人,一个当年离开我的人,这样的表示还不够明白吗……”温骥远忍不住的低声吼道,他真受不了季品怡的鸵鸟心态。

  “我只是怕再受到伤害,我的心已经碎过一次了,我没有勇气让它再碎一次,因为我不知道,这一次,我是不是还熬得过去,是不是还可以把它再补起来。我很害怕,你知道吗?”才止住的泪水又溃堤了。

  “我知道,我真的伤你很深。但是,相信我,我是真心的;之前,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以为王书琴带给我的就是爱,所以,狠心的伤害了你。但是和你分开后,你在国外的那段时间,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你,更对你单独面对媒体的逼问而感到心疼。我一直以为那没什么,只是刚分开,不习惯而已,但渐渐的,我发现,我对王书琴感到厌烦,我开始问自己,是不是真的爱她,还是,这一切都只是我以为我是爱她的,但实际上,我根本不爱她。这个问题,让我很困惑,所以,我开始躲她,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我要的到底是谁。但最后是她受不了,跑到我面前告诉我,我并不爱她,我真正爱的,是那个我自以为不爱的人。那时候,我才明白,我爱的人是你。”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他都已经说得这么白了,如果她还不能接受的话,他也就不再逼她了,反正这是他自作自受,他不能怨谁。

  过了不知道多久,两人都没有出声。正当温骥远想要放弃的时候,季品怡的声音幽幽自他身旁传来。

  “已经碎过一次的心,你还要吗?”

  “我要我要!我会小心的保护它,让它不再受到伤害,也会用我满满的爱,修补好它的裂痕。相信我,我会努力让你感到幸福的。”温骥远拉起她的手,小心的放在胸口,为的就是让她相信她。

  “不是为了巧巧才这么说的吧?”她还是有点不放心,虽然这句话已间接证明巧巧就是他的女儿。

  “早在四年前我就爱上你了。今天不管有没有巧巧,都不会影响我对你的心。”他坚定的看着她,知道她的担忧,所以,给了她肯定的答案。

  季品怡投入他的怀抱,选择相信他的话。“如果,将来,有一天我的心还是碎了,我也认了。”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温骥远紧紧搂着她,斩钉截铁的向她保证。

  *

  翌日。

  睡梦中的季品怡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她耳边和颈间滑动,当她挥手推开它时,隐隐约约听到一阵低沉的笑声;过不久,那东西又回到她颈间,继续轻抚她的肌肤,好像不打算让她好好睡觉,非得把她弄醒不可。

  “是谁啦!”她受不了,起身气得大叫。

  一阵笑声从她身边传来,她揉揉惺忪睡眼,转身一看,忍不住尖叫。“温骥远,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忽然感到胸口一凉,低头一看,差点昏倒,凉被下的她未着寸缕,任谁都知道他们做了什么。

  “你觉得呢?而且,我必须更正一下,这是我的床,你应该不陌生才对。”他促狭的用眼神提醒她,这不是她第一次躺在这张床上。

  季品怡忍不住打了他一下。是啦!这不是她第一次躺在这,但那又怎样!她才刚睡醒,哪会记得那么多!不过,昨天的记忆慢慢回到她脑海里。在他们互诉情意后,两人就像久别重逢的情人一样,毫无顾忌的探索着彼此,像是要把这几年分离的都补上一样,那火辣的程度让她现在想起来还会脸红心跳。

  “想起来了吗?”看着她红透的小脸,他知道她想起昨天两人的激情了。

  季品怡才不想回答呢。那多羞人呀。她拉起被子包裹着身体,头也不回的冲进浴室。这时,他身后传来他大笑的声音,让她更是从头红到脚,不敢再见人了啦。

  *

  在浴室稍作梳洗后,因为实在没有衣服可以换,季品怡只好穿着他过大的浴袍走出浴室。出了浴室后,她并没有看到温骥远;她转身走出房门,东看看、西看看,还是没看到他,最后是被一阵香味给吸引住了,循着香味,她走到厨房,看到一个让她很意外的景象。

  “没想到堂堂的温总裁也会下厨呀。”季品怡倚着门,双手环胸,扬起红唇看着他。

  温骥远转头看她,看到自己原本合身的深蓝色浴袍穿在她纤细的身躯上,明显的大多了,不过却让她看起来有一种柔弱动人、需要人保护的感觉。而他的美人,这辈子,只能由他来保护,他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来保护地。

  “你看起来让人想一口吃掉你。”他将她拥入怀,在她雪嫩的颈间落下无数细吻。

  他的这个举动,弄得季品怡咯咯笑了起来。“别闹了,好痒喔!”她推着他的身体,却无法阻止他的动作,只能任由他的吻和手在她身上肆虐,无力的承受他给她的热情。

  终于,他玩够了,停了手。“我早上还有个会要开,暂时先饶了你。”再不停下来,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在这里要了她。

  “得了便宜还卖乖。”她不以为然的努努嘴。

  “你说什么?”温骥远低头看她。

  “没什么。我饿了,有没有东西吃?”她才不会傻得再说一次呢,不然他一定又会欺负她。

  “有。你先去餐桌等一下,我等一下拿出去。”他当然知道她说了什么,不过他怕再问下去,真的会离不开,只好先放她一马。不过今天晚上她就完了。

  季品怡先到了餐厅,找了个位置坐下来。过不了多久,温骥远就端出两盘色香味俱全的西式早餐放在桌上。

  “想不到你还挺厉害的嘛。”季品怡拿起小面包,涂上点牛油,再加了点蛋和培根,做成一个小三明治,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这又没什么,你不会以为我什么都不会吧?”这种小伎俩,没什么好夸赞的。

  “我是这么以为呀。你看起来就像那种半夜想吃东西,会把佣人叫起来的大少爷,一点都不懂得体谅别人。”

  “你太夸张了,我才不那种人。以前念书的时候,哪有什么佣人可以使唤,全要自己来,连洗衣服也一样。而且,在国外时可没有什么便利商店,晚上肚子饿时,只有自己下厨。”

  “你说的也对啦。”她也在国外待过一段很长的日子,所以她可以了解那种生活。而且当初爷爷为了让他们学习独立,连佣人都不帮他们请,一切只能靠自己。

  “对了,等一下顺便载我回家换衣服喔。”

  “为什么?”

  “我要上班啊,什么为什么!”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今天又不是周末,他都要上班了,她难道不用上班?

  “都发生那种事了,你还要去上班?”这女人是怎样,都这样了还要去上班……

  “我已经没事了,干么不去?而且,就算不去上班,我也要回我家吧。”

  “你哪都不要去,只能乖乖待在这里。我不想再有什么事发生了,你要的东西,我会请人拿过来给你。”他坚定的语气,不容她拒绝。

  “我不要!为什么我不能回我家?”她才不要听他的,她要回家。

  “我不想在办公室还要担心你的安危。”一想到她回家后有可能会再遇到邱邦聿,他就感到很不安。

  “你很担心我喔?早说嘛,我就不和你争了。我会乖乖在家的,不过,你要叫人帮我拿画册过来,我才不会无聊。”呵呵,他会担心她耶,那她就顺他的意吧,反正休息一天也没什么不好。

  “嗯。”原来这女人吃软不吃硬,以后就用这招对她就没问题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