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情爱迟到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情爱迟到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季品怡被他的话搅得心慌意乱,心头小鹿乱撞,就像个第一次谈恋爱的少女般,满脸通红的僵在那里,任由他拥入怀中。这时,他低沉的嗓音又响起:“巧巧是我们的孩子吧?”

  季品怡像是突然被什么惊醒了一样,用力推开他。原来,他又利用他的温柔迷惑她,让她说出他想知道的事。“温骥远,你不愧是个商人,懂得利用手段来让对方俯首称臣。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她不是你的女儿,就不是!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手段,她还是不是你的女儿。我今天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希望将来我们见面就只是陌生人,我不希望你再对我女儿的身世有任何的问题,我也不会再回答你任何关于她的事!”

  季品怡话说完,就转身往会场跑去。她知道要是再不离开,自己恐怕会当场哭出来。她怎么又笨得落入他的圈套、又落入他难得的温柔中!季品怡,这几年来,难道你还没认清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吗!他怎会对你有什么温柔呢!

  温骥远看着她的背影,知道自己以前伤她伤得有多深,才会让她有这种反应。但是,他不在意;既然已决定让她重回他身边,这些事情都是他需要克服的,所以,不管巧巧是不是他女儿,都不会影响他要回她的决心。

  陌生人?季品怡,我们这辈子都不会是陌生人,我多的是办法,让你永远都无法将我当陌生人。

  *

  季品怡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看了一眼睡得正熟的女儿,露出欣慰的笑容。每当她觉得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只要看着女儿的脸庞,她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小心翼翼的在女儿身旁躺下,而原本她以为已经熟睡的女儿这时翻过身,像只无尾熊一样紧紧抱着她,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正瞅着她。

  “不是睡着了吗?怎么还醒着。”她伸手捏捏女儿小巧的鼻子,还好女儿像她,唯一不像她的,就是和她爸爸一样有双炯炯有神的眼眸。

  “曾爷爷说的故事不好听,如果不假睡,他会一直说下去。”巧巧皱起眉,像个小大人似的抱怨。

  “人小鬼大。妈咪明天就要开始上班了,在家要听奶奶的话喔!有什么事,再叫奶奶打电话给我。”她帮女儿拉好棉被。“好啦,快睡吧。”

  “妈咪,我有话要问你。”巧巧拉拉妈咪的衣服。

  “不能明天再说吗?。”季品怡已经累了一整天,实在没有力气再回答女儿的问题。

  “不能。”巧巧坐起身来,严肃的看着她。

  “好吧,什么事?”她知道女儿拗起来就一定要达到目标,不然这一个晚上就不用睡了,就像某人一样,想怎样就要怎样。

  “妈咪,你和今天那个叔叔很熟吗?”

  “还好呀。你问这干么?你可以叫他温叔叔。”季品怡不明白女儿问她这个干么,但她还是避重就轻的回答。

  “喔,我很喜欢温叔叔,他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那以后我们还可以和他见面吗?”

  “可能不行耶。他的生意做得很大,应该没有什么时间和我们见面。”除了PHLIP和邱邦聿之外,巧巧从来就不曾喜欢过出现在她身旁的男人,但她没想到,只见了一面的温骥远竟会这么得她的缘,还主动提起他,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父女连心?

  “是哦?不能再问问他吗?”巧巧很失望的看着妈咪。

  “妈咪试试看,我们先睡觉吧。”她不忍心看女儿失望,就随口答应她,反正小孩应该很快就会忘了有这一回事。

  巧巧听妈咪这么说,就安心的闭上眼睛;她知道,很快的,就可以再见到温叔叔了。

  总算看到女儿睡了,季品怡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明天她可要叮咛大伙,谁都不许再提起婚礼的事,否则到时候女儿跟她要温骥远,她会一个头两个大。

  *

  花了几天的时间,季品怡总算了解了公司目前的营运状况,处理起公事来,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手忙脚乱;不过,这都得归功于她的秘书 NICOLE,要是没有她的重点训练,她想她大概要好几个星期才能进入状况。

  当她还在看公文时,内线电话响起。

  “NICOLE,又有急件了,”这几天她都快被急件给烦死了,怎么她一回来,什么都是急件啊。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笑声,NICOLE知道这几天老板快被急件给逼疯了,连续几天都在加班赶工。“这次不是急件,只是有位伟硕电信的陈经理来找你。”

  “伟硕电信?我没约人啊。你听过这家公司吗?”她刚回国,连手机部是大哥帮她办的,她根本就搞不清楚台湾现在有几家电信公司。

  “好像是3G手机吧,我也不太清楚。你要见他吗?”

  “他有说要干么吗?”

  “说是要和我们谈一笔生意,其它的他也不愿多说。”

  “好吧,请他到会议室,我等一不过去。”虽然她不知道电信公司可以和她有什么生意往来,不过既然人都来了,还是过去看看吧。

  *

  叩叩。季品怡礼貌的敲了敲门后,便直接走进会议室,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年约三十几的男人;他在她进门后,立即起身。

  “您好,我是季品怡,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她向对方伸出友善的手,虽然不清楚对方的来意,她还是有礼的询问。

  “您好,我是伟硕电信总务处经理,敝姓李。”李经理才不敢和她握手,她可是总裁看上的女人,所以他改以恭敬态度的递上名片。

  季品怡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她的手有什么问题吗?否则他干么露出惊恐的表情?虽然觉得很奇怪,不过她还是收下了名片,也给了他一张自己的名片。

  双方就座后,季品怡开口问道:“请问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帮您服务的?”

  “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李经理连忙摇头。“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是刚成立的3G电信公司,为了和其它电信公司有所区分,所以,我们希望可以委托您帮我们公司设计门市的制服。”

  “制服?李经理,我们公司从来没有设计过制服,为什么不找专门设计制服的公司呢?而且,就算我们接案子,整个制作成本可能会比一般制服公司还高出许多喔。”季品怡蹙眉,怀疑这个人到底知不知她公司的收费标准。

  “这点我们有考虑过。因为其它公司都是找制服公司设计制服,每家看起来都大同小异。我们为了要有所区分,所以才会想委托您。我们总裁很信任您的眼光和设计风格,在我来之前,已经交代过,只要能请您帮忙,不需管价格的问题。他希望可以借由您的设计来展现我们公司的特点。”

  “这……可以让我考虑一下吗?因为我还要和我的合伙人讨论一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价格还随便她们开?感觉有点怪怪的,不过倒是个挑战,但还是问问雯心再说好了。

  “这是当然的。不过希望您可以慎重考虑,我们真的很需要您的帮忙。”李经理知道她不可能立刻回复他,但至少她愿意考虑,那他就可以回去向总裁交差了。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回复您的。”

  “那就不打扰了,我先告辞了。”李经理快速起身,向季品怡点个头后就头也不回的就往电梯走去。因为他要赶着回去跟总裁回报好消息。

  *

  季品怡一回到办公室,就立刻打国际电话给许雯心。

  “你觉得怎么样?”季品怡把事情经过完整的陈述.。

  “我觉得还不错,就把它当高级订制服报价,反正对方不是不在意钱吗?而且最近因为卡债的问题,我们的营业额掉了些,不如就拿这个来补也不错。若是效果不错,说不定还会有其它大公司来找我们呢。”许雯心反倒很乐观,不像她考虑得那么多。

  “可是,我总觉得好像有点怪怪的,世上有这么好的事吗?”季品怡还是有些犹豫,也有点不安。

  “就试试看嘛。如果成效不好,大不了以后就不接了,反正决定权在你啦,你再想想看。”对方找的可是品怡,要不要接案就看她自己了。“对了,那天走得太匆忙了,忘了问你,你那天见到温骥远了吗?”

  “你怎么知道?”

  “你家小亨说,你和一个帅帅的叔叔在说话,但他觉得你们之间怪怪的,我猜,会让你怪怪的,也就只有他了吧。”

  “怎么他小小年纪就这么会察言观色。”大哥真是后继有人了。“是啦,我是遇到他了,他还一直说巧巧是他的女儿。最不可思议的是,之前我不是找不到那张超音波照片吗?竟然被我不小心放进那包要寄给他的袋子里去了。”她一直想为女儿做一本相本,从她产检开始,于是就把每次的超音波照保存了起来,只是,当时不管她怎么找,就是找不到第一张照片,那时她还难过了好一阵子,没想到阴错阳差竟到了他手里。

  “好衰哦。那你怎么回答他?”

  “我当然是严正否认了,不然怎么办。反而是巧巧的反应让我有点头痛。”

  “怎么了?”

  “她竟然还想见他。真让我一个头两个大。”这几天巧巧已经开始在问她了。天知道她巴不得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

  “哇!怎么会这样……一难不成真是父女连心?

  “我也不知道。现在只能拖一天算一天了。”季品怡只希望女儿快些忘了他,不过这似乎有点困难。

  *

  考虑了几天后,季品怡还是决定接下这份订单。就当作是另一项挑战吧,反正,试试看也没什么损失。不过,那个李经理的反应实在让她有点哭笑不得,好像是她帮了他多大的忙似的,只差没有跪下来谢谢她了。

  今天是签约的日子,季品怡特别穿上自己设计的套装,想要给对方总裁一个好印象。不知道他们的总裁多大年纪了,怎么会欣赏她的作品呢?或许是他的夫人喜欢吧。

  对方颇为慎重的派了专车来接她,当她一下车,就看到李经理在门口等候。这让她有点意外,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这么“隆重”的迎接她。是有点怪,但她却是见怪不怪了,因为那个李经理从头到尾都很奇怪。

  合约内容早在之前就已经讨论过很多次,因此他们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就签完了合约。

  季品怡将签好的合约收好后,抬起头问道:“李经理,请问有关于设计的方向,是要和你讨论,还是和你们总裁?”说来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总裁是谁呢。

  “当然是和我们总裁讨论,我等一下就去请他过来,您稍等一下。”李经理收起合约,就往门口走去。这时,他眼里闪过一丝兴奋,因为,他可以去领赏了!

  十分钟后,季品怡仍是没等到人,于是有点无聊的起身走向窗边。从这里看下去,每栋建筑物都变得好小;刚听李经理说这栋大楼有五十层楼,且都是属于他们总裁的资产。她想,能在这个精华地段拥有这种豪华大楼,想必他们的总裁定是个超有钱的人。而且,这里距她的公司满近的,以后过来开会,搭捷运几站就到了,还挺方便的。

  “喜欢你看到的一切吗?”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季品怡转头,差点没被吓死。“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是这间公司的总裁,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温骥远渐走渐近,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总算,她又在他面前出现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设计好的!难怪。她之前还在想,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这笔生意对你来说根本划不来。”谁都知道温骥远在商场上是有名的吸血鬼,从不让自己吃亏,每一笔生意,他都计算得好好的。

  “为了不让我们变成陌生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根本不在意这笔交易损失了多少钱,他只是要她重回他的怀抱。

  季品怡知道自己赔不起违约金,所以,她根本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你要什么样的设计可以先跟我说明,下次我再把设计稿拿给你看。”一提起工作,季品怡又回复专业态度,并没有因为是温骥远而有所改变。

  “我肚子饿了,我们先去吃饭,等一下我再带你去门市看看,再一起讨论我们要的是什么。”温骥远没给季品怡反应的机会,拿起她的包包,紧搂着她的柳腰,大步往电梯走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