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情爱迟到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情爱迟到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正当她准备旋开门把时,温骥远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我很抱歉。”

  她嘴角微微上扬。他们就像第一次见面时,她怀里的金盏花的花语一样——他们注定要离别,注定这辈子不会有缘分。所以,她只能笑着和他道别,希望他可以找到他的幸福,也希望自己可以真的找到属于她的幸福。

  温骥远知道王书琴是真的爱他,自己重重的伤害了她,这点他感到很抱歉,但是,他也很感谢她,如果不是她,他也不会发现自己是爱着季品怡的,虽然还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但是她的好,就像露水一样,一滴一滴,滴入他坚硬如石的心中,最后填满温润他枯寂的心。

  温骥远迫不及待的想见季品怡。当他到了她公司时,才知道季品怡已经离开台湾了,但是,任他怎么查,就是查不到季品怡到哪去。他知道这是季、邱两家联合隐瞒了季品怡的出境资料,为的就是不让他知道。

  但他不会放弃。他找来国外有名的寻人专家,就算花再多钱,他都不在乎,只要能够找到她就好。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两人这一别,就是四年的时间。



  四年后,巴黎

  “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季品怡边打包行李,边关心好友的婚礼。

  “我快被烦死了,怎么有这么多事呀,早知道就不要结婚了!”许雯心觉得自己快被那些繁琐的礼俗给烦死了。

  “这话可别让关昊听到,不然他会气死的。”关昊是许雯心相恋四年的男友,是米兰著名的手工裁缝师,除他自己之外,还有二十几个手工精细的师傅,在设计界颇享盛名。因为关昊大部分时间都在米兰,因此,早在两年前他就希望雯心可以嫁给他,但雯心却以季品怡不在台湾为由,拒绝他的求婚。

  好不容易季品怡和日集团的合约到期了,她的女儿——季恺熏,也已经四岁,是该回台湾受教育了,不然,她怕女儿到时候会跟不上进度,连中文都说不好。

  “那又怎样呀!反正他也拿我没辙。”许雯心不知道男友已经在她身后了,还不知死活的继续说下去:“你知道光决定菜单,就烦死人了!试了那么多家餐厅,我都快要搞不清楚是哪家好吃了。还是,品怡,你不要回来了,我们把公司搬到巴黎,我去那找你……喂!你干么抢我的电话!不要拉我啦!”

  “品怡,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婚礼那天见了。”关昊低醇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她还可以听到好友高亢的叫声呢。

  季品怡笑了笑。这世上也只有关昊能管得住雯心这只脱缰野马。她知道,关昊一定会善待雯心的,她为好友可以得到幸福感到高兴。但,她的幸福呢?

  “妈咪。”她的幸福回来了。这辈子,女儿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季品怡走出房间,一到客厅,女儿就往她飞扑过来,她赶紧将女儿抱入怀中。

  “妈咪,你看PHLIP叔叔帮巧巧卖的甜甜圈喔。”季恺薰的小名叫巧巧,是季母帮她取的,希望她可以乖巧、听话。

  “真的呀,那我们等一下上车再吃。”季品怡放下女儿,看到跟着进门的PHLIP。她对他只有感谢,如果不是他和他太太昌,她一定无法独自抚养巧巧。

  “PAULINA,都准备好了吗?”  PHLIP叫着季品怡的英文名字,满脸慈爱的看着这个小妹妹。

  “差不多好了。其它东西就麻烦你一个星期后再帮我寄回台湾。”

  “没问题。倒是你,回去后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喔。”PHLIP不放心的叮咛。这几年来,品怡除了工作外,几乎把时间花在陪巧巧上,不让任何男人有机会靠近她。他想,她还是爱着巧巧的父亲吧。

  “我知道。”季品怡给PHLIP一个拥抱,“PHLIP,谢谢你,要不是你和MAY,我不知道怎么度过这一切,怎么度过这四年。”心里对他们充满感谢,地忍不住流下眼泪。

  “我们才要谢谢你呢,让巧巧这个小天使陪了我们四年。”他的孩子都已经成年了,也都各自搬出去住,只有周末会回来陪他们,所以,巧巧的到来,为他们夫妻的生活注入了新活力。

  “好啦,别哭了,要是让我老婆看见,我又要挨骂了。走吧,他们已经准备了好吃的东西,要帮你们送行了。”

  季品怡微笑点头,看着PHLIP抱起巧巧,她则拿起外套和包包跟在他们身后,走到隔壁PHLIP和云的住处,参加同事和朋友特别帮她们办的欢送会。

  *

  一样闷热的七月天,一样混乱的交通,一样熟悉的景致,以前从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但是,睽违了四年,这一切却是那么的令人怀念。现在她才知道,她有多么思念这块土地。念书时,还可以趁放假时回来看看,但巧巧出生后,她却不敢回来了,因为,这块土地上,有着她深爱却不能爱的男人:她怕她一回来,就再也不想回巴黎了。所以,她一直忍耐着,忍耐到她能以平常心面对他而下带一丝爱恋时,才敢回来。

  “妈咪,我们以后要住哪呀?”巧巧好奇的以法文问道。

  “我们的家还没装潢好,所以,要先住在曾爷爷家。”季品怡用中文回答,“巧巧,妈咪不是说过了吗?我们回台湾就要说中文呀!除了只有妈咪和巧巧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才可以说法文喔。你忘记了吗?”她轻轻敲了敲巧巧的头。

  为了让巧巧快点熟悉中文,季品怡不让巧巧说法文,但又怕她会把法文忘光,因此,只有母女俩的时候,她才让巧巧说法文。

  巧巧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妈咪,对不起喔,我忘了。”

  “巧巧,你也可以和舅舅说法文呀,不然舅舅找不到人练习。可是,其它的人都不会说,所以,我们还是要说中文喔。”季品维从前座转过头来,用法文和巧巧交谈。为了工作上方便,季品维也去学了法文;以前只有妹妹季品怡可以和他说上几句,现在,多了巧巧,他也多个人练习。

  “所以,妈咪,现在我、你、还有舅舅都会说法文,那我就可以说法文了吗?”巧巧兴奋的看着季品怡。

  “对。”季品怡慈爱的摸着她的头。

  正当母女俩笑得正开心时,车子也到了季家大宅。待车子停妥后,季品怡一下车,就看到所有人都在门口等她们,而原本在她身后的巧巧更是一溜烟的往前跑,不管母亲在后面叫她。

  “曾爷爷!”巧巧开心的投入季老爷的怀抱。

  原本还一脸严肃的季老爷子一看到宝贝曾孙女,表情立刻放柔了。“我的宝贝,总算回来啦,可想死曾爷爷了。”季老爷子抱起巧巧,两人脸贴脸的扭动,巧巧则被季老爷的胡须弄得咯咯笑。

  “爷爷,我回来了。”季品怡走到季老爷面前,欣慰的看着这一幕。当年她到巴黎没多久,爷爷就派了人过去陪她,还帮她准备了很多怀孕要用的东西,那时候她就知道爷爷什么都知道了,但是,爷爷什么都没说;在生下巧巧时,他还大老远的来看外曾孙女,并亲自为她取了恺字辈的名字时,她就知道,爷爷等于是在对家族宣告,巧巧就是季家子孙,谁都不许有异议,也不许有人再问起她的身世。

  她真的很感谢爷爷;他承认巧巧,让巧巧不用承受别人好奇的眼光。而爷爷也为了减少外界不必要的猜测,在她回来前,一律对外宣称,多年前她已在巴黎结婚,但她的丈夫因为意外而过世,所以她们被季家接回来台湾照顾。其实,这样也好,她就不用再向太多人解释什么,巧巧也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季老爷看着孙女,知道她一个人在异地母兼父职的照顾巧巧有多辛苦,连他派过去的人,在她做完月子后,也被她送回来了;因为她说,巧巧是她的责任,她不能将照顾她的责任推给别人,她要自己亲手带大她。但,她从小到大就是金枝玉叶的大小姐,怎么会带孩子呢?可是她熬过来了,看她把巧巧照顾得有多好。

  “回来就好了,你又瘦多了,我叫陈嫂准备你爱吃的东西。这段时间,我可要好好把你身上少掉的肉补回来,我们进屋去吧。”季老爷总觉得孙女比之前瘦了点。

  “爷爷,现在流行瘦才漂亮呀。”季品怡勾着爷爷的手臂撒娇。

  “谁说的!我孙女够漂亮了,不用跟上这种流行。”季老爷才不管现在流行什么,他只要他的孙女健康、快乐,之前远在巴黎他照顾不到,现在,回到台湾,他可要好好把她补回来才行。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走进季宅,原本分散的一家人总算团圆了,但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天爷又会给他们不同的考验。

  *

  因为新家还没装潢好,所以季品怡这次回来,并没有带回太多东西,只有一些她和巧巧的换洗衣物和随身用品。吃完午饭后,她让巧巧和其它孩子去玩,自己则上楼整理东西。

  “需要帮忙吗?”季品娜走进她的房间,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不用了,没有太多东西。”看到是妹妹,季品怡笑着摇头。没想到才过几年,这个小她四岁的妹妹现在已是小有名气的珠宝设计师了,而她,则是一个孩子的妈。时间真的过得很快,让人不得不认老,想想,她也是在妹妹这个花样年纪遇见巧巧的爸爸的。

  季品娜找了个位于坐下来。“雯心姐要我提醒你,后天要早点到。”原本许雯心和季品怡以前讲好了,只要谁先嫁,另一个人就要当对方的伴娘,但季品怡以自己已是一个孩子的妈,不适合当伴娘为理由拒绝了,所以,许雯心后来就找到季品娜帮忙,还把巧巧拉去当花童。

  “我知道,她已经说过好几次了。”难不成还怕她跑了!干嘛一直提醒她。

  “姐,巧巧呢?”季品娜看看四周,却没有看到那可爱的身影。

  “她和小亨在楼下玩。”小亨是季品维的儿子,和巧巧只差一岁,也是季家第一个曾孙,小小年纪就很会照顾人,是个贴心的孩子。

  “姐,你还会想见温大哥吗?”季品娜有点局促的看着姐姐。因为知道温骥远一直是这个家的禁忌,但是,她看到这几年来温大哥很努力的在找姐姐,总觉得他对姐姐并不是那么无情。

  季品怡愣了一下,没想到妹妹会问她这个问题。“没有特别想见或不想见,反正,台北社交圈就那么点大,总有一天会见到的。”

  “可是,温大哥一直在找你耶,你不觉得应该要和他见见面?或许,这是个机会,事情应该会有转机的。”

  “我和他之间已经都过去了,我现在全部的心力都在巧巧身上,我不想为了这种事影响我的生活。”不管他找她是为了什么,现在她都没兴趣知道了,因为知道得愈多,只会愈痛苦。

  “可是,姐——”季品娜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季品怡打断。

  “娜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我真的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牵扯。”他对她来说,就只是年少时的一段苦恋,现在,她不想因为这段关系让自己和季家带来困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