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情爱迟到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情爱迟到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张特助,我们要去哪啊?”季品怡跟着张同文下车,但这里不是温骥远的公司啊,反倒是来到一栋高级大楼的地下室。

  “我们要去总裁家,您没来过吗?”张同文按了电梯钮,请季品怡先进去。

  “没有耶。那王小姐呢?”季品怡可不想再见到王书琴,那太尴尬了。

  “王小姐不住这了,您别担心。”看来看去,还是觉得季小姐漂亮多了,真不懂总裁在想什么,为什么选了个不怎么样又胆小的人。

  “那就好。他有说找我要干么吗?”季品怡想先有个心理准备。

  “这我就不清楚子。好了,到了,您请进去吧。”张同文按着电梯,请她出去。

  “你不陪我吗?”她看张同文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总裁要和你单独谈谈,我会在楼下等你的。”张同文点头示意后,就关上了电梯。

  季品怡连开口都来不及,只能看着电梯下降。她东张西望,想找找有没有逃生门,她可不想独自面对他。

  “季品怡,你在干么?还不进来。”温骥远在接到张同文的通知后,等了半天都没看到人,开了门出来,就看到季品怡不知道在找什么。

  听到他的声音,她知道完了,只有乖乖跟着他进去。虽然两人交往已经一年多,这还是她第一次来他家,讽刺的是还是在分手后才来,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看看这里的装潢,只有一个冷字可以形容,倒是和他很配。

  “要喝点什么?咖啡?”如果他没记错,她很爱喝卡布奇诺。

  “不用了,给我水就可以了。”为了宝宝,她现在要忍住不能喝咖啡了。

  温骥远挑起眉,没想到嗜咖啡如命的她,也会舍弃咖啡,但他还是依她的要求,倒了杯水给她。

  一等温骥远坐下来,季品怡迫不及待的开口:“你找我有什么事,一定要见面说,电话里就不能说吗?”

  “这么不想见我吗?”季品怡急于划清界线的表情,让温骥远有点微怒。

  “我们已经分手了,本来就不适合再见面。你不会不知道,我和你都是狗仔跟踪的对象,我不想再闹出上次的风波。而且,让王小姐知道也不太好。”他绝对不会知道她有多想他,只是,他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她不拒再奢望了。

  “我不在意这些事。”温骥远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见她,其它的事,他一点都不想在意。

  “你不在意,我在意。我受够这一切了,我还不够丢脸吗?只是分手,却弄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还要我假装没事,出来开场荒谬的记者会。”季品怡无力的用手遮住双眼,她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我不是要你别管吗?我会处理这件事情。”温骥远有点担心她愈来愈苍白的脸色。

  “你处理了什么?你只是发了声明稿,人就出国去了,留下我和王小姐两人面对媒体。你知道整天被关着的感觉吗?我和她都很痛苦。你知道吗?一个被说成可怜的弃妇,一个是可恶的第三者,你知道我们的感受吗?”季品怡哽咽的继续说下去:“而且,她知道了我和你之间都是假的,当然更不想承受第三者的骂名,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你知道她来找我,在我面前说了这些,我有多么不堪吗?虽然我们之间早就有协定,但是,我是真的爱你呀!为什么要别人来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她再也说下下去了,只能掩面哭泣。

  温骥远被她的话震慑住了,他没想到她会在自己面前承认她爱他,他以为坚强好胜的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承认自己爱上了他。她很清楚,说了这些话,就表示她把她的一切血淋淋地剖开让他看到,让他看到她最脆弱的一面。

  看着她哭得不能自已,温骥远温柔的抱住了她。虽然她不停挣扎,他还是不肯放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原本一直挣扎的季品怡奇异的停了下来,安静的在他怀里,就当是离别前的最后纪念吧。她这辈子都会记得,他曾经这么温柔的抱过自己,就好像是抱着稀世珍宝一样。

  发现她不再挣扎,温骥远低下头,就看到季品怡水眸含着泪水,微微的对他笑着;这个笑容让他感到一丝害怕,看起来就像是临别一笑,有些诀别的凄美,就像是她随时都会离开,从此就不再回来了。

  这样的恐惧,让温骥远更是紧抱住她,并低下头攫取她的双唇,想要利用这一吻赶走心中的不安;但随着这一吻愈来愈激烈,单纯的吻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于是他抱起她,快速走进他的房间。过不久,房里就传来阵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娇喘低吟。

  *

  和家人吃完晚餐又聊了一会,季品怡回到房间时已是晚间十点了。她花了点时间稍作梳洗,就坐到梳妆台前擦起保养品。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胸前有许多红点,让她不禁想起今天下午的那场激情。

  当她在他床上醒来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和他上床了。当下她吓得半死,只有赶紧穿上衣服,头也不回的离开他家。只要一想到他第一次这么温柔的对她,她的脸就漾起了红晕,这是她第一次觉得有幸福的感觉。

  但是,这一切都只是意乱情迷下的意外,她明天就要出国了,而他也会和王书琴继续走下去,就当是他送她的离别礼物吧!让她遗可以怀念他难得的温柔。

  叩叩。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季品怡赶擦干眼泪,穿起睡袍,遮住胸前的红点。“请进。”

  季母走进房间,在床边坐了下来,看到她泛红的双眸,季母不舍的摸着她的脸。“怎么又哭了?孕妇常哭对眼睛不好。”

  “妈,你怎么知道?”季品怡被母亲吓到了,怀孕的事,除了大嫂和雯心之外,没有人知道。

  “你是我女儿,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季母拉起女儿的手。“为什么不跟妈妈说呢?”

  季品怡摇摇头。“我和温骥远已经分手了,如果爷爷知道我怀孕了,一定会放下身段要求温骥远娶我的。我已经够不孝了,怎么可以让爷爷丢脸呢?而且,这种没有爱的婚姻,也不会幸福的。”

  “所以,你就决定一个人出国生孩子吗?”季母不舍女儿要受这样的苦,她知道怀孕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更何况是在没有家人的地方。

  “妈,你不要担心,我去那里PHILIP会照顾我的。他知道我怀孕,还高兴得不得了。”她知道将来会很辛苦,但她不打算让妈妈担心。

  “但是……”

  季品怡坐到妈妈身边。“妈,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你的支持,我在那里会很好的,那里就像是我的第二个家一样,一切会没事的。如果你这么担心,就常飞来看我就好了呀!过几年,等孩子大了,我就会回来了,好吗?”季品怡看着母亲,这时候她最需要她的鼓励。

  看着女儿坚定的眼神,她知道,从小到大,女儿决定的事谁都不能改变,现在,她只能全心全意的支持她。“好吧,也只能这样了,不是吗?这个给你。”她交给品怡一个信封。

  季品怡接下信封,打开一看,是一张为数不少的欧元支票。“妈,这是……”

  “你一个人在国外,又要生孩子,一定会需要钱的,这是妈和爸的心意,你到那,想买什么、想吃什么就买,不要在意钱,不够的,妈再帮你汇过去。”

  “妈,我有钱,我不要这个。”季品怡把信封交还给妈妈。

  季母把信封推回给她。“这是爸妈的心意,让你一个人在外面生孩子,我们已经很过意不去了,如果你不收下,我们会更自责的。”

  季品怡没得选择,只能收下,因为她知道,这是让爸妈安心的方法,现在她只能紧紧抱着妈妈,因为再说什么也不能表达她心中的谢意。

  在房间里相拥的母女,并没有发现门口的季老爷早就将她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也为孙女的委屈留下不舍的眼泪。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联络巴黎那边,帮她好好安排接下来的生活,好让他的宝贝可以安心待产,这也是他这个作爷爷的目前唯一可以为她做的事情了。

  *

  王书琴气冲冲的跑到温骥远的公司,连门都没敲,就直接闯进温骥远的办公室。

  在后面追着她的李惠梅,只能无奈的说道:“总裁,对不起,我来不及拦住她。”

  “算了,你出去吧,顺便把门关上。”温骥远放下文件,转身走向沙发,拉下了领带,不耐烦的看着王书琴。“我不是说过,我上班时不喜欢谈私人的事吗?你还过来干么?”

  他一直以为王书琴是个贴心善良的女孩,但最近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让他对这个女孩的印象大打折扫。她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单纯,不然,她不会聪明到要去找季品怡出面处理这些事,反倒看起来聪明的季品怡像中了这个女孩的圈套了。

  “事情都这样了,我还不能来找你……”王书琴把这一期的八卦周刊用力甩在茶几上,封面就是季品怡从温骥远的住处慌张走出来的照片。“你和她已经分手了,为什么她还会去你的住处呢?”

  温骥远看了眼照片,不禁让他想起那天她哭得像个孩子,还向自己诉说爱意的样子,最后两人情难自禁的温存,至今让他难以忘怀。虽然她先离开了,但看到了照片,应该也会吓到吧?

  其实何止她会吓到,连他自己也吓到了。他没想到自己对她还是有感觉,尤其是看到她哭的时候,更是感到不舍。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爱,但他知道他要她再回到他身边,直到他弄清楚为止。不过,这只小鸵鸟又在躲他了,反正过不了多久,他会再把她抓回身边的。

  “你难道不给我一个解释吗?”王书琴还抱着一丝希望的看着他,虽然她心里明白,温骥远对她的态度已经变了,自从他从国外回来后,他就不再主动找她,就算两人见面了,他还是一脸冷漠的样子,和以前那个爱大笑的人完全不一样了;虽然,季品怡告诉她,那就是他,但是,她还是希望以前那个开朗的男人可以再回到她身边。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和她的事,你不需要管。”温骥远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不耐烦的看着她。

  “我为什么不需要管?我是你女朋友,而她,只是你的假情人呀!”王书琴哭瞅着他,希望可以在他眼中看到一丝怜惜。

  但,她失望了,温骥远的眼里没有一丝不忍,反而多了怒气。他一把抓起王书琴的手。“你在她面前就是这么说的吗?是谁给你这样的权利去说这些的……”

  王书琴被他的怒气吓到了。“这……不是事实吗?我又没有说错,你不也这样认为吗?还是,你对她并不是想象中的无情?”她早该猜到了。自从季品怡开了那场记者会后,他对她的态度就不一样了,非但没有以前的温柔,还多了一份不耐烦。

  温骥远甩开她的手,走向落地窗前。他被她的话怔住了。是啊,是他自己说他和季品怡之间的一切都是假的,没有任何的感情,但为什么现在他会对这些伤害季品怡的话感到愤怒呢,这不是他本来的想法吗?

  看到他的表情,王书琴知道自己说对了。温骥远不是对季品怡没感情,只是他不知道那是爱罢了,要不然,他不会因为她去找季品怡就对她大发脾气。

  “我们分手吧。你只是爱上和我在一起的新鲜感,而不是真的爱我,你真正爱的,是那个你自以为不爱的人。”她知道勉强来的爱情是不会幸福的,不如就此放手,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快去找她吧,我祝福你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