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情爱迟到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情爱迟到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品怡,你还好吗?如果不舒服,我们发声明稿就好,就不要出去了。”季品维看妹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实在不想让她出去面对记者。自从那天王书琴来找她后,过了几天,她就表示要开记者会,无论他们怎么阻止,她还是很坚持。她说她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他知道这样的生活很苦闷,但,他更不想让她去面对那些嗜血的记者。

  季品怡摇摇头。这是她必须要面对的,她当然知道记者会问多么尖锐的问题,但是,如果她不再说些什么,这样的日子将会一直持续下去,她不想让自己心里留有疙瘩的出国,也不想再节外生枝,因此她决定一次把话说清楚。

  叩叩。邱邦聿开门探出头来。“品怡,时间差不多了。”他实在舍不得让品怡去面对媒体,但是,在温骥远死不出面的情况下,这是唯一解决的办法了。

  季品怡站起身,牵着季品维的手,她知道自己将面对一场硬仗,但是,只要过了这一次,她和孩子,就可以安心到巴黎生活了。

  *

  季品怡一走进记者会现场,闪光灯就没停过:现场看起来少说也有三、四十家媒体,甚至还有不少外国媒体。没想到这件事连国外媒体都有兴趣,是她和温骥远很国际化了吗?季品怡自嘲的想。

  记者会除了季品怡之外,还有季氏的发言人及季品维陪同,让她如果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可以帮她挡下。

  等一行人就定位,季氏发言人做了简单的开场,就把发言权交给季品怡。

  “很抱歉,最近因为我个人的事情,让各位辛苦了。为不再耽误各位的时间,我对这次周刊的报导做简单说明。首先,我和温骥远先生早在周刊发行前的数星期就已经协议分手。因为这是我们两人的私事,所以并没有对外公布,才会造成之后一连串的误会,在此先向各位致歉。”季品怡简单点头示意。“而我和温先生已经分手了,所以,之后他有了新对象,我衷心祝福他们。”

  “季小姐,但是周刊有拍到温先生在七夕那天到你的住处,这样和你所说的分手时间似乎不吻合。”记者甲立刻提出疑问。

  季品怡嘴角微上扬。“我和温先生曾经交往过,分手后,总还是会有一些东西要还给他,所以那天是我请他过去拿东西。经过周刊的提醒,我才知道那天是七夕,下次我会小心点,不在那么特别的日子和前男友碰面。不过,请大家可怜我一下,因为没有情人了,所以,对于这种日子总不太会去注意。”她强忍着心痛的感觉。她怎会不知道那天是七夕呢,那可是她盼了一年多的情人节呀。

  季品怡幽默的话语缓和了现场的紧张气氛,但仍是有不相信的记者继续发问。

  “季小姐,周刊有拍到你到妇产科和购买孕妇装的照片,请问你是不是因为怀了别人的孩子,所以和温先生分手了呢?”

  “首先,我要声明我并没有怀孕。如果你们有去查证的话,就知道那家妇产科是我大嫂的医院,那天我和她约好一起去逛街,但她有东西忘了拿,所以我们又一起回诊所拿了东西,再去逛街。而因为我大嫂怀孕,所以,我们当然是去买孕妇装和小朋友的东西呀!”季品怡没想到周刊跟了她那么久,还好因为这件事她有好一阵子没去大嫂那里复诊。

  “季小姐,请问为什么你会经过这么久才出来说明呢?而你今天的说明,是事实,还是为了顾全温、季两家的面子,而不得不出来说的说辞呢?”操着广东话的八卦记者,因为都问不到劲爆的答案,就想问尖锐的问题以激怒季品怡。

  不过,他这话没有激怒季品怡,反倒惹毛了季品维。正当他要开口为妹妹声援时,季品怡阻止了他。她没想到记者会这么问,但她仍故做镇定,不疾不徐的看着这个记者,然后缓缓说道;“这位先生,我想,我已经把我知道的事实告诉您了。而要选择相信或不相信,选择权在您身上,我无法干涉。至于我为什么到这时候才出来说明,一切都只是因为我认为这是我私领域的事,无需向所有人交代。但是,这一阵子媒体在我住的饭店守着,让我哪里都不能去;或者是有些媒体编出各种让我哭笑不得的荒唐版本,这些都让我很困扰,所以,为了不要再这样下去,我决走出来说清楚。不过,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此事说明,以后,我不会再回应;也希望大家可以放过我,虽然住在饭店还不错,但是,我真的很想回家好好休息,请大家高抬贵手。”

  季品怡话一说完,就将麦克风交还给发言人,之后就在季品维的陪同下离开会场。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她非常想念妈妈,或许,这个时候,只有妈妈的怀抱才可以安慰她了。

  “哥,我想回大宅,我好想妈喔。”季品怡在季品维怀中抬起头来,无助的看着他。

  季品维紧紧的抱住她。“好,我们回家。”他的宝贝妹妹,还是坚强的独自撑过了这一切,现在她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了。

  *

  刚回国的温骥远怒不可遏的在车上全程看完了记者会。这个女人为什么不听他的话……他不是说他会处理吗!为什么还出来说这一些……更该死的是,还是一脸苍白虚弱,看起来随时都会晕倒样子。为什么季品维还让她出来?!他这个哥哥是怎么当的!

  温骥远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是气她不听话吗?还是气她那副病恹恹的样子?反正不管是哪一种,都让他非常不爽。

  张同文觉得自己很倒霉,为什么要无聊到亲自来接总裁,害他一路上差点被总裁的怒气给热死了,还要接收总裁冷冷的白眼,害他一下冷一下热,有如身处地狱。

  “你有通知季品怡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吗?”温骥远倏然冷冷的问。

  忽然感到有一阵冷风吹过,张同文打了个冷颤。完蛋了!总裁要算账了。“总裁,我联络过季小姐,当时她也表示不会回应,但是没想到今天季小姐会开记者会。”

  “你是今天才接到消息的吗?为什么不在事前阻止她……”

  “我昨天下午知道的。我打了季小姐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打到饭店,但饭店的人说季小姐不接电话也不见客,所以,我无法联络上她。”张同文忍不住为季品怡说话:“总裁,老实说,季小姐被关在饭店也有好几十天了,她会受不了也是可以理解的。总不可能要她一辈子都住饭店吧……”在接收到温骥远的白眼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没有要她一辈子都这样,过一阵子,记者问不出个所以然,就会主动放弃的,她出来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温骥远没料到这件事会拖这么久,他想大概一个星期就会有新的新闻把它盖过去了,因此他也就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一想到刚刚那个香港记者问的问题,他就更生气!季品怡最讨厌说谎的,这个记者会已经让她谎话连篇了,那个记者竟还问她这种问题,分明是故意找碴嘛。一想到她听到那问题时的表情,是那么的无助,让他心中的怒火又烧了上来,他不想再看到那个记者。

  “打听一下,记者会上那个香港记者是谁,我不想再在媒体上看到他。还有,帮我联络上季品怡,说我找她。”他不知道自己找她干什么,是要质问她为什么不听他的话,还是看看她好不好呢?不管是什么,反正,他就是想见她。

  “是。”张同文完全搞不清楚老板在想什么。都分手了,干么还要找季小姐呀,他现在要关心的应该是王小姐吧?虽然他心中还有很多疑问,但还是尽责的把事情记下来,希望可以尽快找到季小姐。

  *

  不知是那天季品怡的一席话,还是民众对媒体的所作所为有所反弹,不到两天,原本守在季品怡家楼下的记者就全部撤走了,这才让季品怡得以回家收拾东西。

  季品怡封起最后一个纸箱,起身环顾四周。原本由她亲手布置的住家,现在已经搬得差不多了。她深深叹了口气,今天是她最后一天待在这里了,因为明天她就要起程到巴黎展开新生活,而这里也将出售。

  决定要卖掉它,她心里比谁都还挣扎,因为这里是她辛苦赚来的钱买下的,对她而言,意义重大。如果将来回到台湾,她想她是没有勇气再回到这里的,因为这里有着太多关于温骥远的回忆,她不希望自己将来还要靠回忆过活,所以,还是忍痛卖了。

  季品怡不舍的在房里每一处做最后巡礼,就像在和陪伴她多年的老友道别一样。她轻抚着房里的每一处,走着走着,忽然踢到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才发现那是七夕那晚原本要送给温骥远的礼物。那时候自己是多么用心在准备这份礼物呀,只要一想到这件衣服穿在他身上,她就感到非常幸福。但现在呢?她和他的一切都结束了,她将要出国,独力扶养孩子,而他和王小姐,应该也会很幸福的走下去吧?

  “姐,还有东西吗?”季品娜开门探头询问。

  “这是最后一箱了,我们走吧。”季品怡提起地上的箱子,往门口走

  “姐,这袋东西不要了吗?”季品娜指着床上的袋子。

  “帮我拿着,等一下到公司再请人帮我寄出去。”还是寄去给他吧,反正本来就是为他量身订做的,她还是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他穿在身上。

  季品怡把箱子交给门口的司机,坐进车子里,却还是忍不住抬头看着自己住了多年的房子。这里有许多她快乐及悲伤的回忆,现在,她统统都要忘记,要快乐迎接孩子的到来。

  当车子驶到公司楼下,她拿着袋子下车后,车内的季品娜摇下车窗,提醒她:“姐,不要忘了今天晚上爷爷要帮你饯行喔。记得早点回来!”

  “好,我跟雯心确认一下事情,等一下就回去了。”季品怡挥挥手,看着车子离去,才转身上楼。

  *

  因为季品怡有好一阵子没到公司上班了,所以有许多公事需要和许雯心讨论和交接,因此,两人一谈就是两个多小时,最后才将日后的工作分派处哩睁。

  许雯心往后伸了伸懒腰。“好啦,正事说完了,现在来说私事吧!你知道,温骥远的特助在找你吗?”

  “他找我干么?”季品怡喝口果汁,收拾一下桌面。

  “不知道。我问他,他却说要跟你本人说,他留了电话,你要回电吗?”许雯心耸耸肩,拿出之前抄下的电话交给她。

  “我不想回。反正明天我就出国了,不想节外生枝。”大概是温骥远又交代什么事要他转告了。她和他都已经结束了,她不想再听到有关他的任何事。

  “也对啦。走吧,我请你去吃下午茶,就当是帮你饯行吧。”她拉着季品怡,拿起包包准备走出公司。

  正当两人要走出公司时,柜台小妹叫住了季品怡:“季姐,你的电话,对方已经打来很多次了。”

  “我的?谁呀……”她虽然好奇,但还是接起电话。“您好,我是季品怡。”

  “季小姐吗?感谢老天!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是张特助。”张同文差点没跪下来感谢老天爷,天晓得,这几天他没找到季小姐,总裁的火气有多大。

  “张特助,找我有什么事吗?”真倒霉,早知道就问清楚再决定要不要接了。

  “是这样的,总裁有事要找您,可以请您过来一趟吗?。”

  “我不太方便耶,你也知道我和他分手了,我实在不想再和他有牵连,有什么话,请他直接在电话里说就好了,不用见面吧。”季品怡根本不想和他见面,也不想让好事者再炒新闻。

  “呃……这不是我可以决定的,我问一下总裁。”张同文没等季品怡回应,就直接去问温骥远。

  “张特助,你等一下……”季品怡翻了白眼。他去问温骥远,那不是白问吗?她看了眼许雯心。“你觉得我现在把电话挂了怎么样?”

  “你可以试试看。”电话那一头传来温骥远冷冽的声音。

  怎么这么倒霉啊。“我开玩笑的啦,找我干么?”季品怡陪笑脸的说道。

  “你在公司吗?立刻过来我这。”温骥远下命令。

  “我很忙耶,有一堆事情要做,没空过去,要说什么在电话里说就好了。”季品怡边走进柜台,打算把电话挂掉。

  “你别想把电话挂了,不然,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

  季品怡吓了跳,赶紧收回要按挂话按钮的手,回头看看四周,他有装针孔摄影机吗?“我没有啦,找我干么,有话快说。”

  “我等一下叫人过去接你,如果没接到,我不介意去大宅找你。”温骥远没等她有所反应,就直接挂掉电话。

  “喂,喂!”季品怡气死了!真是卑鄙小人一个,竟用这招威胁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