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情爱迟到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情爱迟到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很不安,你难道不了解吗?”连日来的报导,并没有因为温骥远的声明稿而退烧,反而出现了各种版本。有许多自称是他们身边的好友出来爆料,导致整件事走向荒腔走板,她成了人人喊打的第三者,季品怡则被家人安置在饭店,躲过了记者的层层追问。但她就没办法了,不知道是谁放的消息,记者知道了她躲在温骥远家中,三不五时就打电话来骚扰她,让她好害怕。

  “我说过了,这件事过一阵子就会过去的,我们要是现身出来说什么,记者也只会听他们想要的,对事情一点帮助也没有。”温骥远不耐烦的回答她。这几天,他已经被她打来的电话给烦死了!季品怡以前从来不会拿那些无聊的八卦来烦他,她自己就会处理得很好。

  “你知道那些媒体是怎么说我的……你知道他们一天打几次电话给我吗……”王书琴激动的说,那些报导和批评她已经无法忍受了。

  “我不想再重复同样的话,如果你觉得住在那受不了,我会请人送你到其它地方去。这样可以了吗?我很忙,不要像个孩子一样,什么事情都要我帮你解决。”温骥远气怒的挂上电话。他实在不明白,她怎么连这一点小事都无法处理,季品怡以前从不需他操这个心。

  王书琴伤心的挂上电话。为什么温骥远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以前是那么的温柔。还是说这才是真实的他?冷酷、无情。王书琴忽然打了个寒颤,她想起自己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那时候他给她的感觉就是现在这个样子。难道这才是真正的他?以前和自己在一起时那个快乐的他,到直到哪里去了?

  她心里没有答案。或许,不是没有答案,而是她没有勇气去面对现实。因为,那个答案,她将无法承受。

  *

  坐上温骥远派来的车,王书琴不知道他要将她送到哪里,只能看着窗外快速掠过的景色,忽然,她看到季品怡所投宿的饭店前有一批媒体。

  既然温骥远不愿意出来说明,而她自己又没有立场说些什么,眼下如果要让这件事结束落幕,只有靠季品怡了。虽然她不知道季品怡愿不愿意帮忙,但至少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让她摆脱第三者形象的机会。

  “先生,可以麻烦到那间饭店前停一下车吗?”王书琴指着季品怡投宿的饭店。

  “可是……王小姐,总裁会不高兴的。”他只是个拿人家的薪水的伙计,可不想得罪大老板。

  “我会跟他说的,不会牵扯到你的。拜托,我真的想见见她。”

  “好吧,那我送你到地下室,那里不会有记者,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一点。”看她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司机有点不忍心,所以,还是送她去了。

  到了地下室,在她下车前,司机提醒她:“王小姐,我会在这里等你,不过,你可要快一点。”

  王书琴点点头,心中十分不安,她不知道季品怡会不会见她。

  终于到了服务台,王书琴拉低帽子,低声向柜台小姐询问,就怕被门外的记者看到。柜台人员也认出了她,但仍客气的帮她打电话询问。

  “王小姐,不好意思,季小姐现在不方便见客。”柜台小姐尽责的回复。

  “我可以和她说话吗?”王书琴哀求着。

  “这……”柜台小姐露出为难的表情,因为,不管是季家或温家,都不是她们可以得罪的。

  “求求你,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和她谈谈。”

  “好吧,那如果还是不行,那就没办法了。”柜台小姐把电话交给她。

  *

  “我跟你说过了,我们季姐不会见你的,你是听不懂呀!”自从季品怡住进饭店后,公司每天都会有一个人来陪她,以免她无聊或身体有不适状况。今天负责陪她的,是公司的小妹Ann此刻正对着电话大叫。

  原本和妹妹在房问聊天的季品怡听到客厅外Ann正气愤的不知道在和谁说话。

  “Ann,你在和谁说话?”季品怡拍拍她。

  “季姐,没有啦……”Ann不敢说,她的任务就是好好保护季姐。

  “是找我的吗?给我听吧。”季品怡想接过话筒。

  “季姐,你不会想听的啦!”Ann用力抱住话筒,要是让其它的人知道她让季姐跟那个女人讲电话,她的小命一定不保。

  季品怡双手抱胸,冷冷的瞅着她。“是谁?”

  哇,她最怕季姐这样了!平时季姐人很好,但是,当她双手抱胸时,就代表她真的生气了。“是王书琴啦。”各位,对不起啦,季姐真的太可怕了,她只好老实说了。

  季品怡蹙眉,她下明白王书琴找她要干么。“她在楼下吗?”

  看到Ann乖乖点头,季品怡做出连自己也没想到的决定。“请她上来吧。”

  “姐,这不好吧?”在旁边不出声的季品娜这时也忍不住出声阻止。

  “我想知道她找我要干么。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季品怡拍拍妹妹,转身走进房间。

  “真的要叫她上来吗?”  Ann不知所措的看着季品娜。

  季品娜点点头,姐姐愿意见她,一定有她的理由,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看到她点头,Ann知道自己完蛋了,希望这件事不要被雯心姐知道才好。

  *

  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人群,季品怡突然羡慕起那些可以自由自在走在路上的人。曾经,她也像他们一样,无拘无东地走在街上,不用在意任何人的目光,但现在呢,她在这间饭店已经待了一个多星期了,虽然躲过了媒体的追逐,却也失去了自由。

  她一直以为,过一阵子这件事情就会淡下来了,但她没想到事情不但没有过去,还有愈炒愈热的趋势。媒体访问不到当事人,反而开始编起故事来,把她说成是可怜的弃妇,王书琴则成了可恶的第三者。

  她心里很清楚,王书琴根本称不上是第三者,充其量只能说她是将她从自己编织的美梦中叫醒的人。今天就算不是她,温骥远也有可能爱上别人;她早就看透了这一点,所以,在身边的人都对王书琴恨之入骨时,她对她却只有好奇;她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让自己深爱的男人为她如此倾心,就算要对抗家人的反对,也在所不惜。

  王书琴心情忐忑地走进季品怡的房间,心里不断想着:不知道她看到自己时会有什么反应?是像外头那两人那样充满敌意,还是会狠狠给自己一巴掌呢?不管她会有什么反应,都是她自己必须承受的。

  听到关门声,季品怡转过身来,她看到的是一个脸色惨白的女孩,或许是因为她过度紧张,抱着包包的双手,看起来有点抖。她就是王书琴了吧?她没想到自己会给她这么大的压力,她应该没这么可怕吧?

  “王小姐吗?这里请坐。”季品怡指着阳台边的单人座沙发,请她入座。

  王书琴走向阳台边的沙发坐下,但仍有些胆怯的看着季品怡。

  “王小姐,想要喝什么?”王书琴的表情让季品怡有些哭笑不得。她那副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以前的小老婆要见大老婆的表情,但这场战役中,她才是胜利的一方呀。

  “都可以。”王书琴小声回答。

  季品怡摇摇头。看来她是打算这样跟她谈了,等一下她可不能太大声,否则王书琴可能会被她吓到。

  她为两人倒了果汁,毕竟她现在的身体己下允许她再喝最爱的咖啡了。她看到王书琴正看向楼下的记者,于是漾起微笑。“他家楼下也有这么多记者吧?每天有这么多人保护着,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

  “我很抱歉,都是我的错。”王书琴回过头来,低声说道。

  季品怡总算看清楚她的长相了。她看起来不是特别漂亮,却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原来温骥远喜欢的是这样的女生呀。

  “这不是任何人的错。认真说来,你还是个受害者,要不是我和温骥远都有点知名度,你也不用这样被记者追着。”季品怡友善的看着她。“看得出来你很不安,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王书琴没想到季品怡会是这么和善的人,那等一下她的请求她应该会答应吧?

  “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季品怡耸耸肩,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我希望你可以出面说些什么。”

  季品怡皱起柳眉。“我不太懂你的意思。你是要我对媒体说什么?”

  “我知道我的要求有点过分。”王书琴局促的看着她。“但,我知道你和骥远只是为了双方家长逼婚才在一起的,严格来说,你们并不算是情侣,所以,我的出现也不能称作是第三者……”她看着季品怡愈来愈惨白的脸,有点不忍再说下去,她知道她说得有些残忍,但这是事实呀。

  季品怡完全没想到温骥远会把两人的约定告诉第三人,而且还是她最在意的人,这让她在王书琴面前抬不起头来,心爱的人爱上别人也就算了,现在还让那个人来告诉她——她和温骥远的感情是假的。

  “如果伤害到你,我很抱歉。但人是自私的,你长得那么美,家世又好,没有了温骥远,依然可以轻易找到更好的人。但是,我就不同了,如果不是老天爷给我这个机会,我这辈子都不可能遇到像他这么好的对象,而且,他现在喜欢的是我,和你并没有感情呀……”王书琴看她没有反应,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所以,我希望你能出面对媒体说明,好结束这件事情。我想,你我都不希望这件事情再继续下去。”

  季品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听她说这些。难道因为她条件好,所以就注定这辈子得不到温骥远的爱吗?

  “你很残忍,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季品怡起身,走向阳台边。她需要多一点阳光,才能让她有勇气说下去。“我和温骥远的确是从假交往开始的,但这并不代表我对他的感情就是假的。我不知道我的外貌和家世会是我失去他的原因,如果是这样,我宁愿和你交换,因为,这些外在的条件,都比不上我对他的爱。”

  “不过,你说得没错,他现在选择了你,而我什么都不是;但是,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些事要我出面解决,温骥远不是说他要处理吗?”季品怡回过身,不解的看着王书琴。

  王书琴不自在的喝了口果汁。“他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他只发出声明稿,之后就不愿意再回应,而现在媒体却愈说愈夸张,只说我就算了,还连我的家人都牵连进去,我真的受不了了。”

  “你可以要他出面处理啊。”温骥远这么喜欢她,应该会帮她处理才对。

  “我说了。但他很不耐烦的要我别管,他变得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以前,他不会对我这么冷酷、公事公办的。”她无助的看着季品怡。“他变得不再像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人,我不知道是因为这件事的关系,还是这才是他本来的样子。”

  季品怡摇摇头。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她以为,王书琴对他而言,是不同的。“他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你要早点习惯。你说的事,我会好好考虑,我有点累了,你请回吧。”不知道是晒太多太阳了,还是不想再听她说下去,季品怡觉得有点不舒服。

  “请你好好考虑,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忙。”她都开口请她离开了,王书琴也不好再说什么,临走前,还是希望她可以好好考虑。

  看着王书琴离开,季品怡虚弱的躺在床上;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累,现在,她什么都不想再想,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