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情爱迟到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情爱迟到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嗯……呕……”季品怡蹲在马桶旁一阵狂吐,她没想到怀孕会这么辛苦,除了要忍受身体不适外,每天早上都要这么吐上一回。虽然大嫂说过几个月就不会这样了,但她还是很怕自己要这样过七个月。

  她起身,看着站在镜子前脸色苍白的自己,看来今天要多补点妆才能出门了。她双手合起,掬起清水,轻泼在脸上,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有精神些。

  在浴室梳洗后,季品怡走回房间,正准备换衣服时,就听到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响起。是谁这么早就找她?虽然心中仍有疑问,但她还是接起电话;还来不及问是谁,就听到大哥着急的声音。“品怡,你出门了吗?”

  “还没有。哥,发生什么事了吗?”她从衣橱中拿出白色绣花无袖背心,和一件七分深色牛仔裤,她今天要去办一些出国的手续,穿轻便些比较方便。

  “先不要问那么多,你先收拾一些衣物,等一下我会请司机过去接你。在那之前,有任何人打电话给你都不要接,知道吗?”季品维在那一头语带保留的说道。

  “到底是什么事?我今天要去办出国的手续耶。”季品怡停下动作,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要她连电话都不能接。

  “事态紧急,我没办法在电话里说清楚。反正,你先准备好,等见了面再说。”季品维不等她反应过来,就急忙把电话挂了。

  季品怡一脸茫然的看着手机。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吗?虽然心中有很多疑问,但她还是听了季品维的话,收拾了几件衣物,画了淡妆,在客厅等着司机来接她。

  过了不久,司机就到季品怡家中接她,但来接她的车,并不是哥哥平时常用的车,反而是贴满黑色隔热纸的九人座小巴,这让季品怡感到一丝不安,她不解的回头看着司机。“请问,我哥为什么用这辆车来接我?”

  “品怡小姐,这点我不太清楚,还是等见了季先生,您再问他吧。”司机恭敬的请她上车,却不愿做任何说明。

  知道问不出原因,季品怡只好乖乖上车。等车出了地下停车场,她看到的阵仗着实让她吓了一大跳!为什么有这么多记者在她家门口?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品怡小姐,麻烦您稍微躲一下,不要让记者发现。”司机从前座传来提醒的声音。

  季品怡没得选择,只能听从司机的话躲到椅背后。她知道这些记者是来找她的,但是,到底有什么事值得他们如此大费周章呢?

  季品怡怀着满肚子的疑问,跟着司机到达某饭店的十楼。当她一进了房间,就看到季品维和邱邦聿不知道在争执什么,一看到她,两人赶紧将桌上的东西收到身后。

  季品维起身看着她。“品怡,来了呀,要不要先休息一下?”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告诉她,还是让她先休息再说。

  “哥,到底是什么事?为什么我要来这里?而且我家楼下还围了一堆记者。”季品怡想立刻知道答案,不想再拖下去了。这件事一定和她有关,但,到底是什么事呢?

  季品维和邱邦聿四目相觑,谁都不知道要如何开口把事情真相告诉她,谁都不知道她是不是可以承受这一切。

  “你们两个都不说吗?”季品怡看到仍沉默不语的两人,知道从他们嘴里也间不出什么。这时,她刚好看到邱邦聿身后的东西,便直接拿来看,发现是一本八卦杂志。等到邱邦聿发现她拿走时,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他看到季品怡已经把杂志翻到正面了。

  季品怡翻过杂志。“什么杂志,竟然不敢让我看……”当她看到杂志的封面时,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宏硕总裁温骥远,七夕大享齐人之福,左拥名设计师,右抱花店店员

  杂志封面除了有温骥远到季品怡家的照片,还放上了温骥远离开她家后,和王书琴共进晚餐和在阳明山看夜景的照片。原来,那天他那么匆忙的离开,就是为了和那个女人过七夕。也是,都有了喜欢的人了,当然会想和她一起过呀,还理她这个替代品干嘛呢。

  季品怡抬起颤抖的双手,鼓起勇气翻开杂志内页。而在一旁的邱邦聿不忍心看她这样折磨自己。“别看了。”出手将杂志抢回去。

  她推开他的手。“别管我,我要看。”她看着温骥远和王书琴出游的照片,她从来没看过他笑得这么开心,想必那个女人一定带给他很大的快乐吧?季品怡轻抚照片中他开怀大笑的俊俏脸庞,心想,何时他才愿意这样笑着看自己?或许,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吧。

  看到季品怡强忍泪水的看着杂志,邱邦聿内心充满了不舍。从小他就一直守护着她,就算她爱上了别人,他还是无怨无悔的陪着她:只要她幸福,就算他一辈子只能这样看着她,他都无所谓。但是,现在,那个人却不懂得珍惜她,竟做出那样让她难堪的事,他绝不会轻饶温骥远。

  季品维发现邱邦聿满脸怒气的起身,正往大门走去。“邦聿,你要去哪?”

  “我要去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邱邦聿头也不回的走向门口。

  “邱邦聿,我不准你去找他。”季品怡拉住他。

  邱邦聿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他这么对你,你还要这么护着他……”

  “我们已经分手了,他要和谁在一起是他自己事。聿,哥,我不许你们任何一个人因为这件事去找他,不然,我会和你们翻脸。”季品怡坚定的看着两人。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所以你才要去巴黎?”季品维冷静的看着妹妹。

  “这是我和他的事,我不想多说。去巴黎的事是我早就决定好的,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季品怡不想再说下去,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虽然知道他有喜欢的人了,但看到了照片,还是让她无法承受。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看温骥远怎么跟记者说,再做回应。”季品维知道妹妹的脾气,如果她不想说的事,她是怎么样都不会说的。

  “谢谢哥。我有点累,先进去休息了。”

  季品维拉住还想说什么的邱邦聿。“有些事,品怡要自己去面对,不是我们能帮得上忙的。”他看着妹妹的背影,心里希望向来勇敢的大妹可以安度过这一切。

  现在,他要赶回大宅,去跟一大早就气急败坏的爷爷报告这件事。看来,他要有代替品怡承受爷爷怒气的心理准备。唉,反正,从小到大,爷爷这只老虎,最是舍不得在宝贝孙女面前发脾气,却完全不介意把怒气发在他这个没什么地位的孙子身上。

  *

  “总裁,请问这件事要如何处理?”温骥远的特助张同文在等着他进一步指示。

  一大早,温骥远原本要到美国谈一笔生意,部属却通知了他这件事,害他只能将出国的事延后,先进公司来处理这件事。他没想到狗仔跟了他那么久,连他第一次和王书琴出游都被拍到,看来日后他可要小心了。

  “有请人去接王书琴吗?”温骥远起身,走向办公室的落地窗前。

  “有。已经让司机过去接她了,目前人已经安全到达住处。但是,她好像非常不安,希望总裁可以和她联络。”

  “我知道了。那季品怡有什么回应吗?”

  “记者现在还在她家楼下,到现在都还没看到她出门,刚用手机试着联络,但没联络上。季家目前也还没做出任何回应。”张同文尽责的把目前的状况向他详细报告。

  看来季品怡应该是被接走了,要不然这么晚了,以她的个性,不可能还在家中。不知道她看到照片时的反应是什么,是生气呢?还是哭了呢?不知为什么,他宁愿看到她大发雷霆,而不是伤心欲绝。因为只要一想到她伤心的样子,他的心,不知不觉就有种痛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他决定忽视它,因为现在他最需要在乎的人,是王书琴,而不是季品怡。

  “发封声明稿,就说我和季品怡已经分手了,现在和我在一起的是王书琴,其它的事,全都不予回应。再帮我通知她们,这件事情我会处理,请她们都不要对记者有任何回应。”时间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只要她们现在不回应,过一阵子后记者发觉没什么可写了,就会把注意力转向其它地方,到时候所有的风风雨雨都会结束。

  “是。”张同文有些讶异,原本他以为这只是总裁的小小出轨,没想到总裁竟然为了那位小姐而放弃了迷人的季品怡。真是可惜呀,他们两人真的很相配耶。

  正当温骥远准备出发到机场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用力推开,当他看到来人时,知道又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爷爷,这么早过来有什么事吗?”温骥远看到温老爷满脸怒气的瞪着他。

  “还有什么!你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温老爷把手上的杂志用力甩在桌上。

  温骥远不用看,也知道是因为那篇报导。“爷爷,这件事我会处理,请您不要担心。”

  “你最好给我好好处理,尽快找个时间到季家道歉,好好安抚品怡。我跟你说,我可是非常满意品怡这个孙媳妇的!”品怡这丫头人长得美,又非常贴心,三不五时还会做一些他爱吃的东西来看他、陪他聊天,天气有点变化,更会打电话提醒他多加件衣服,可比这个孙子关心他。

  “爷爷,我和品怡已经分手了,现在和我在一起的是王书琴,我不会为了这件事跟任何人道歉。”他知道一旦他这么说,爷爷会有多生气,但他不想再假装下去了。

  “你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放着这么好的女孩不要,偏要一个卖花的女人!”温老爷不敢相信他会这么说,猛地站起身来,原本已消去大半的怒气又爆发开来。

  “爷爷,这是我的事,请您不要管了。我急着出国,先走了。”温骥远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出办公室。“张特助,送老爷子回去。”

  “你……你给我回来!我话还没说完!”温老爷根本来不及阻止,只能看着孙子离去的背影,气得在原地跳脚。

  一旁的张同文傻眼了。他没想到老板这么带种,连老爷子的话都不理,就这么走了。想到老爷子来不及发的怒气,他想等一下遭殃的就是他了。

  “张同文,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看吧,料得多精准。老板,你可知道,我是在为你受苦啊!

  “老爷子,事情是这样的……”张同文恭敬的扶着老爷子往停车场走去。

  “所以,现在你都待在饭店,就等着出国吗?”电话那头的许雯心终于得知季品怡是安全的,总算是放下心了。

  “应该是。反正只剩一个多星期,应该没什么关系。不过,公司以后就要麻烦你了。”她当然知道事情不会这么快就落幕,而且,温骥远那边已经通知她不要理会这件事了,她想,挖不到新闻的记者们,应该不会太快放过他们。

  “你别担心,公司的事我会处理的。”许雯心有点担心她的心情。“你还好吗?”

  “还好啦,再糟也就是这样了,反正哭过就没事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她还能说些什么,只希望尽快出国,远离这一切。

  “要我现在过去陪你吗?”许雯心担心她会想不开。

  “我没事的,别担心。你下班后再过来吧。”她想一个人静一静,太多的关心,反而让她有点受不了。“对了,我要带出国的东西都整好了,就放在客厅,可以请小吴帮我拿去寄。”

  “好,我会叫他过去拿的。你先好好休息,下班前我会再打给你,看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再帮你带过去。”

  “嗯。”季品怡挂上电话,躺上床,双手抱着枕头,泪水又不自觉的流下来。原本她想出国后,她和温骥远之间随着时间过去,自然而然分手,这样的话,双方家长也比较能接受。只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让爷爷他们在这么不堪的状况不知道他们已分手的事实,她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再面对家人。

  不知道温骥远那边怎么了?像他这样做事有计画的人,这种突发事件应该让他感到很棘手吧?不过,以他的沉稳睿智,她想他很快就会有对策的。他不是要她别插手这件事,说他会全权处理的吗?季品怡,你就不要再担心了,你现在已经没有这个权利了,你忘了吗?现在有另一个女人比你更有权利关心他的。

  一个可以使他开怀大笑的女人,一个他愿意每天相陪的人……你一直依照他的方式和他交往,即使再怎么想他,也只敢一个星期打一次电话给他,就算听到他不耐烦的声音也无所谓,只要能听到他的声音,你就觉得好幸福,但他现在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打破他的原则:或许,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原则,而是他体贴的一面只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才会展现,对于你这个替代品,他才不会施舍多余的温柔。

  醒一醒吧,季品怡,他的一切都不会是你的,他这辈子都不会爱你的,不要再奢望了。季品怡这么告诉自己,最终还是忍不住流下眼泪。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