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情爱迟到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情爱迟到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年一度的七夕,花店、百货公司、餐厅……只要是情人想得到的地方,都挤满了等着过节的有情人;有的人是为了给对方一个惊喜;也有人是为今晚还没有着落的约会地点做最后的努力。

  季品怡选择在自己家过情人节,毕竟她和温骥远都还算是个公众人物,如果跟大家一样到餐厅吃饭,最后反而落得被当成动物在看,感觉很不好。而且这是他们交往一年多来,温骥远第一次和自己过节,她不想有任何的意外,所以,她还是决定在家过个安静、浪漫的情人节。

  也因为决定在家吃饭,所以季品怡必须提早回家准备,因此,她请李姐提醒温骥远今天晚上的约会后,就开始收拾桌面,准备提早下班走人。

  季品怡拿起放在一旁的纸袋,正要离开时,就听到有人敲门,当她看到来人时,不禁露出微笑。

  来的人是她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伟达集团的小开邱邦聿。两人从念书开始,就一直是同班同学,双方家长又是好朋友,更让两人的情谊比一般的同学更为亲密。由于两人的感情太好了,一度曾让双方家长想把他们凑成一对:但季品怡极力反对,她认为两人只有兄妹之情,没有男女之情,两人只能做一辈子的好朋友,无法当夫妻。她一直以为这是他们两人的共同想法,但她却没发现邱邦聿看她的眼神早已超越了兄妹情谊。

  “这么早就下班啦,要去哪摸鱼呀?”邱邦聿一进门就看到季品怡准备要离开。

  “今天是情人节耶,当然是要去过情人节呀。”季品怡走向他,拉着他往门口走去。“我赶时间,有什么事边走边说。你今天有开车来吗?”

  邱邦聿没想到季品怡要去过情人节,据他所知,她和温骥远交往一年多来,不管是中国或西洋情人节,温骥远从来不陪她过。今天为了给她一个惊喜,他特别提早过来,没想到她已经有约了。

  季品怡看看身旁的邱邦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很失望的样子。“聿,你怎么了呀?问你有没有开车来都不理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事情想出了神,我今天有开车来,要干嘛?”邱邦聿强忍住心中的失望,看着他心仪的女人。

  “我今天没开车来,可以麻烦你送我到品华拿东西吗?”因为今天早上又不舒眼,所以她没开车来上班,但又不想坐计程车大包小包的拿上拿下,所以想请他帮忙。

  “可以呀,要拿什么呀?”

  “我的情人节大餐呀。聿,我好高兴喔,今年可以和他一起过节耶。”季品怡没心机的和他分享喜悦。

  邱邦聿心里一窒!他从来没看过季品怡这么开心的样子,看来温骥远对她而言真的很重要。如果她可以一直这样开心下去,他愿意安静的在她身旁守护着她,就算他的心已经痛到没感觉了,他也不在意。

  “那就恭喜你了。快上车吧,我送你过去。”邱邦聿言不由衷的说道。

  “谢谢你喽,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季品怡只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完全没有看出邱邦聿那心碎的眼神。

  *

  “……所以,你决定今天要跟她说清楚吗?”王书琴担心的问道,心中有点不忍。今天是七夕,如果在这天提出分手,似乎有点太残忍了。

  “我不想再拖下去了,我想快点解决这件事。”温骥远只想着让这件事早点落幕,至于在什么时间提出对他而言都一样,反正他和她本来就是在演戏,早点让这场戏结束也没什么不好。更何况,他发现最近季品怡对他的态度似乎有点改变,但那却不是他所希望的,所以,他想快些结束这一切,以免节外生枝。

  “我知道了。那你处理好之后再来找我吧,我会在花店等你。”既然他已经决定了,她也就不想再多说了。虽然这样对季品怡很残忍,但为了成全自己的爱情,她不得不狠下心。

  在温骥远和王书琴结束通话后,李姐就敲门进了办公室。“品恰打电话来,要我提醒你不要忘了今天的事。”李姐在桌上放了个蓝色绒布盒。

  温骥远不明白的看着李姐。“这是什么?”

  “这是我帮你准备的情人节礼物,我知道你一定没有准备,所以,我特别帮你挑的,去的时候别忘了买花,这可是你们的第一个情人节。”里面是一条小巧的钻石手链,她一看到它就觉得和品怡很配。

  看了桌上的绒布盒一眼,温骥远不知道要说什么。他今天是要去跟她提出分手的,还送这个礼物干么?当分手礼吗?“不用了,你拿回去吧。”

  “什么不用!这一天对女人来说,可是很重要的一天喔,你可要好好把握。”李姐挥挥手,转身走出办公室。

  温骥远看着李姐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她知道今天他要和品怡分手,她还会这么热心吗?

  *

  调好色拉的味道后,季品怡将它放进冰箱,随手将厨房整理好,就走出厨房,回到房间洗了澡,画了淡妆,换上她自己设计的桃红色平口小礼眼。季品怡雪白的肌肤被桃红色衬得格外粉嫩;平口的设计,更让她美丽的锁骨性感展现。裙尾特别以蕾丝抓皱,让整体看起来既性感又俏皮。

  将自己打理好后,季品怡拿出放在一旁的纸袋,里面有一盒包装精美的盒子,她打开盒子,里头是一件深蓝色衬杉,领口和袖口用金色线绣上一排她的品牌目。下面还有一件铁灰色裤子,口袋处同样也有金色图案。

  这是季品怡之前所设计的男装,其中这套更是专为温骥远设计的。深蓝色就像温骥远给人的感觉,冷冷的,有着贵族的高傲气息:她的柔荑轻抚着衬衫,幻想着心爱的男人穿上这件衣服的样子。

  季品怡拿起放在一旁的超音波照片,一手轻抚着尚未隆起的小腹。宝贝,今天你就要见到你爸爸了,开心吗?妈妈迫不及待想看到你爸爸知道有你时的表情了。

  这时,季品怡听到开门的声音,她知道一定是温骥远来了。她将礼物收好,随手将照片放在桌上,快步走出房间,匆忙之间,并没有发现照片掉到纸袋中。

  *

  “骥远,你来了呀,先坐吧,我把菜端出来就可以吃饭了。”看到心爱的人,季品怡开心的招呼他。

  “不用了,品怡,你先坐下来,我有说跟你说。”温骥远冷着脸,独自走到客厅。

  季品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他的表情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她说,所以,她只好跟着他到客厅坐下,满脸的不安。

  一等到季品怡坐定,温骥远即不带感情的开口:“品怡,我们分手吧,我有喜欢的人了,我想尽快给她个名份。”

  一听到他的话,季品怡愣住了!他说要分手?他有喜欢的人了?

  为什么她的胸口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抓住一样?这就是心痛的感觉吗?她快要不能呼吸了,谁来救救她!

  温骥远看到她惊慌的模样,再次确定她对他是有感情的,所以,这件事早点处理是对的,以免将来生出更大的问题。“这是我们当初就说好的,我希望我们可以好聚好散。分手的消息,我会请我的幕僚尽快发布。”

  话一说完,他起身就想离去,不想再待在这里。

  “她是谁?她长得漂亮吗?是个什么样的人?”在温骥远起身时,季品怡忽然出声问。

  “这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想找她麻烦。而且,请你搞清楚,我和你只是合作关系,互相利用而已,你根本没有立场问我这些,更没有必要知道她是谁。”温骥远居高临下的冷瞅着她。

  “就这么舍不得她、这么保护她吗?你以为我查不出来她是谁吗?”就算是被他的话伤得遍体鳞伤,她还是那个坚强独立的季品怡,她强忍住泪水,起身挑衅的看着他。

  温骥远被她的话激怒了,粗鲁的抓住她的手腕。“季品怡,如果你敢对她做出什么事,我不会轻意放过你的,到时候就算整个季氏想保护你,我也会想尽办法报复。”他话一说完,将她用力往沙发上甩去,头也不回的,大声摔门离去。

  等温骥远离开后,季品怡才放任早已溢满双眸的泪水,一滴一滴流下来。她还是忍住了,没有在他面前崩溃,哭着求他留下来,为自己保留住那已被践踏在地的自尊。

  宝贝,对不起,让你第一次和爸爸见面,就看到妈妈和爸爸吵架。季品怡边摸着肚子,边低声向肚子里的孩子道歉。她知道,未来的日子里,她只能和孩子相依为命,至于孩子的爸爸,则将是她一生最遥远的奢望。

  *

  “季品怡,昨天的约会怎么样?有没有很性福啊?”许雯心一大早就跑到季品怡的办公室,想要打听昨晚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过得如何,也想知道温骥远得知有孩子时的反应是什么。

  季品怡全身僵了下,并没有回过头,继续整理手边的东西,只是,滴在手上的泪珠泄露了她的心情。

  看到季品怡没反应,许雯心以为季品怡没听到她说的话,就更走近她身边,这才发现季品怡正全身颤抖,两颊已被泪水占满,原本灵动明亮的双眸,此时变得无神憔悴。

  “品怡,怎么了?不要吓我!”许雯心抓住她颤抖的双手,强迫她看着自己。

  “他爱上了别人,他不要我了……”季品怡就像是溺水的人看到了浮木一样,紧紧抓住许雯心,放声大哭,把心中的苦闷哭了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季品怡才平复了心情,缓缓道出昨晚发生的事。“我一直以为他不会喜欢上任何人,所以就算他不爱我,我还是可以陪在他身边。我以为我的爱足够让我们一直走下去。”季品怡用力擦去流不停的泪水。“可是我错了,我的爱,他根本不屑一顾,因为他已经有了他想珍惜的女人了。”

  “你可以不要分手呀,如果你死都不放,那他也拿你没办法,就算事情闹大了,丢脸的是他和那个女人,你只是受害者呀!”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他的约定,我根本没得选择。而且就算我不放手,他也会为了保护那个女人而把我们的约定说出来,到时候,丢脸的不只是我,连我爷爷他们也会抬不起头来的。”从昨天温骥远的反应她就知道,为了那个女人,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就算是毁了她,他也不会手软。

  “难道就这样算了吗?当初真不该让你们在一起的。”看到好友这么难过,但又不能做什么,许雯心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后悔。至少,这一年多来我是快乐的呀。”季品怡知道雯心对自己的不舍,但许多事都是她自己选择的,怨不得别人。“而且,他还给了我一个我这一生最宝贵的礼物呀。”季品怡一脸满足的轻抚平坦的小腹。

  “他知道孩子的事吗?”许雯心一想到他们两人的孩子,就担心温骥远会用什么手段从品怡那抢走孩子。

  “我没告诉他孩子的事,我也不打算让他知道,我打算独立扶养孩子。”

  “可是你的肚子总有一天会大起来,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的。”

  “我会再想办法的。或许暂时离开台北,等到孩子生下来后再说。”因为事出突然,季品怡还没想好要怎么做才能不被发现。

  许雯心皱紧眉,过了一会,像想到了什么,拉着季品怡说道:“你可以去巴黎呀,之前PHILP不是一直希望你去帮忙吗?”许雯心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反正那里有PHILP照顾你,温骥远也不会知道。等过几年你再回来,就算那时你身边多了一个小孩,别人也不会把他和温骥远联想在一起。”

  季品怡在巴黎的恩师PHILP,就是当初推荐她到日集团实习的人,日前他接下日集团创意总监的位置,想找几个自己信得过的人去帮忙,他找过季品怡,但季品怡为了能和温骥远在一起,早就回绝了他,但他还是希望她可以好好考虑,也透过许雯心来说服她。

  “你之前是因为他而留下来,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为什么不给自己一次机会呢?而且,你和孩子都需要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那公司怎么办?我不能把所有的事都推给你。”品怡当然知道离开这里是对自己最好的,但是,有太多事羁绊着她,让她走不开。

  “公司的事我会处理的,大不了再找几个人来帮忙,你不用担心。”许雯心为她拨开几丝落下的头发。“只是我担心你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你一定要记住,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宝宝想,知道吗?”

  季品怡点点头。她知道这是最好的方法,就算她有再多的不舍,还是一定要离开,否则要是让温骥远或爷爷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好了,其它的事你都不要管了,我会去帮你和PHIUP说一声你的状况,你现在只要好好照顾自己,0K?”

  “雯心,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季品怡倒入她怀中。如果没有雯心,她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一切。

  雯心只能紧紧抱住她,知道说再多的话也无法安慰季品怡已经千疮百孔的心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