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情爱迟到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情爱迟到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温骥远到季品怡家时,已经超过九点半了;原本坐在客厅等他的季品怡也因为白天工作太累,等着等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所以,当温骥远一进门,就看到季品怡宛如睡美人般躺在沙发上,她今天身穿一件深紫色洋装,原本及膝的裙摆,因为她的睡姿而被撩到大腿处,让她迷人的双腿完全暴露出来。已经好几天没有抱她的温骥远,看到她这副撩人姿态,情欲完全被挑起,他走向季品怡,在她身边蹲了下来,用他连自己都没发现的柔情轻抚她的小脸。

  就算常在季品怡的住处过夜,但季品怡总是比他早起,为他准备早餐和衣物,所以,他从来没发现熟睡的季品怡竟是这么孩子气却又不失性感,微张的红润小嘴,像是在邀请人一亲芳泽。

  温骥远决定顺从自己的心,吻住她的嫩唇,并将她抱起,让她跨坐在他的大腿上,而他则是坐在沙发上,继续吻她。睡梦中的季品怡被动的任他予取予求,不久,客厅就传来女人的低吟及男人压抑的喘息声,一丝暧昧在空气中扩散开来。

  等到季品怡回过神来,已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趁着温骥远在洗澡,她坐起身,随手拿起床旁的丝质睡袍披在身上,下床走回客厅,这才发现桌上有束花。是要送她的吗?没想到他愈来愈来浪漫了,季品怡开心的将花拿到厨房,稍做整理后,才将它放入琉璃花瓶中,放到客厅沙发旁的矮柜上。

  然后开心的动手将两人刚刚激情随意乱丢的衣物整理好,但她发现温骥远衬衫上有黄色污渍,觉得很讶异,不明白一向爱干净的他,怎会任由自己衣服上有污渍而不处理呢?季品怡边将衣物拿到洗衣问,一边想着:难道这是他今天失常的原因吗?

  温骥远是一个生活非常规律且自我要求很高的人,每次和她约会,都是先吃完饭、洗好了澡,才会和她亲热,从来不像今天这样,一开始就抱她,而且还一路由客厅到房间,和她纠缠半天才肯放下她。季品怡从来没看过这么热情的温骥远,但从他的热情中她又感觉到有一丝不安,是什么事情让他不安呢?季品怡努力的除去衬衫上的污渍,心中不禁纳闷了起来。

  “在想什么?”温骥远刚洗完澡,身着浴袍倚着门边,好奇的看着蹙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季品怡。

  “没什么。只是想你今天怪怪的。”季品怡回头看了他一眼。“特别热情。”

  温骥远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没想到她居然看得出来。“热情不好吗?”

  季品怡微微一笑,摇摇头。“没什么不好,只是你从来都很节制的,这次实在太过热情,反而让我觉得很不习惯,好像有什么事的样子。”

  被看穿的温骥远有丝不悦。从来没有人能看出他在想什么,却是这般轻易就被季品怡看透了。他定到季品怡身边。“品恰,我不认为自己的行为需要对你解释,毕竟,我们之间只是互相利用的假情人而已。”温骥远残忍的点出事实。

  季品怡双手捏紧衬衫,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是呀,他说得没错,他们两人只是假情人,只是为了躲避家人逼婚的假情人。季品怡,你难道还奢望温骥远会给你好脸色吗?你难道不知道他是多么冷酷无情吗?为什么你还妄想他会对你温柔呢?为什么要让自己那么难堪呢?

  温骥远看着脸色发白的季品怡,这才发现自己说得太过分了,但又不知道要如何处理,于是低下头,看到季品怡正在帮他处理那件衬衫,原本已经收敛的火气又忍不住升了上来。“不要再管那件衣服了!”他粗鲁的把衬衫一把抓过去。他不喜欢季品怡老是帮他处理琐事,什么事都被她掌握了解,那感觉就像她真的是他女友一样。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就因为他不想让任何人掌控他、左右他的情绪,所以才会找她来当假情人,难道聪明如她,对这一点都不懂吗?

  季品怡被他的举动吓到,她没想到只是帮他处理衣物,为什么会让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她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让他这么火大,刚刚不是都很好吗?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呢?

  原本强忍住的泪水,终于还是掉了下来,但好胜的季品怡并不想让他看到这一切,她快速的脱下手套,避开温骥远,快步走回房间。

  当她走过温骥远身边,他看到了她的泪水,他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让向来坚强自主的季品怡哭了。他只是想让她了解他的立场,并不是故意要让她难过,他只是觉得一开始就把话讲清楚,以免将来分手时产生问题;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伤她的意思。

  *

  温骥远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企画案,却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季品怡进房间已经一个小时了,完全没有动静,而他又拉不下脸进房向她道歉,只能呆坐在这里等她出来。但时间实在太久了,让他有点担心。是睡着了吗?还是发生什么事了?一想到这里,温骥远立刻站了起来,快步走向房间,想去看看季品怡的状况。

  一进房间,温骥远紧张的在房里寻找季品怡,但他在房里、浴室和衣物间找来找去都没找到她。不对呀,他没看到她走出房门,为什么会不在房里呢?正当温骥远着急的在房里踱步时,这才发现床上有一个隆起的人形,他坐到床边,拉开被子,这才发现让他着急半天的人儿已经哭到睡着了。温骥远摸摸她哭红的小脸蛋,不舍的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在她耳边道歉,把自己刚刚的坚持都抛到九霄云外。

  而窗外原本被云朵遮住的月亮,在云朵渐渐散去后,银色的月光从窗外透了进来,映照着相拥而眠的两人。只是,两人的关系是否会像云朵散去后的月亮那样光明?还是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暂时和谐的假象呢?

  *

  季品怡坐在咖啡店靠窗的位置,一边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一边搅动面前的咖啡。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她就觉得很开心,她没想到温骥远竟然答应要和她一起过七夕。或许这是他表达歉意的方式吧!不过,无论如何,他愿意和她一起过第一个情人节,这件事就值得她开心好多天了。

  “我们家的小公主在想什么,这么开心?”季品怡的大嫂——刘如妍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大嫂,你来了呀!”刘如妍是季品怡大哥季品维的妻子,目前是妇产科医生,两人在两年前结婚。刘如妍现在怀的可是季家的第四代,所以整个家族的人可把她当宝贝供着,深怕有什么闪失。这当中,以她大哥最为夸张,自从知道大嫂怀孕后,可说是亦步亦趋跟在她身边,连大嫂看诊都要跟,这点让大嫂抓狂不少次,最后大哥只有屈服,在大嫂看完诊后,再来接她。

  季品怡没看到大哥出现,好奇的问道:“大嫂,大哥没跟着你呀?”

  “没有啦,我把他赶走了。我们两个女人要去逛街,他跟什么跟呀!”刘如妍真有点受不了自己的老公。难道季氏里没工作给他做了吗?最怪的是,当爷爷知道之后,竟也没有骂他,反而要他好好照顾她,另外找了二堂哥去帮她老公。

  看着大嫂幸福的样子,季品怡好生羡慕。她和温骥远也会有这么一天吗?这个答案,连季品怡自己也不知道。

  “对了,你刚在想什么这么开心呀?”刘如妍边看MENU边问。

  “在想情人节的事。大嫂和大哥有要去哪吗?”季品怡想听听大嫂的意见。

  “我不知道耶,品维没说。反正我这个大肚婆也不能干么呀。”刘如妍兴致盎然的看着季品怡。“反倒是你和大冰块要去哪呀?”

  “大嫂,他不是冰块啦!”季品怡忍不住为心上人说话。

  “他是不是大冰块只有你知道啦。你们还没决定要去哪吗?”刘如妍戏谑的看着她。

  “大嫂,你很坏耶。”季品怡被刘如妍的双关语弄得粉颊染上淡淡红晕。

  “都是大人了,有什么好害羞的。还是你想要去哪里吗?”刘如妍总觉得这一对情人,女的太专注这段感情,男的反而有点置身事外。

  “他很忙呀,没空处理这些啦。”季品怡知道大嫂不喜欢温骥远的态度,也知道这段感情其实只有她是认真的,但,这原本就是一段互相利用的恋情,温骥远的态度根本就没错,错的是她不该赔上自己的心。

  “品怡,不要让男人予取予求,不然,受伤的会是你自己。”刘如妍语重心长的说。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