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情爱迟到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情爱迟到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季品怡,快起来,你又睡在这了呀!”许雯心气急败坏的看着她。之前就跟她说过不能一个人在公司过夜,她却老是说不听。

  季品怡从睡梦中醒来,拨开一头微卷的波浪长发,双眼迷蒙的看着好友,再抬手伸展一下身体,整个人看起来性感无比。

  “早呀。”季品怡无所谓的起身走向办公室附设的盥洗室,打开水龙头,洗起脸来。

  “我不是叫你不要晚上一个人在公司吗?这样很危险耶,你到底知不知道呀!”许雯心快气死了,都讲了八百次了,她却一次也没听进去。

  “灵感来了,挡都挡不住嘛。”季品怡梳洗完,走出盥洗室,按了墙角的按钮,原本藏在书柜旁的衣柜慢慢移动了出来,里面有她的衣物和配件。因为常有临时场合要参加,所以她就把适合各种场合的衣物各放了几套在公司,以应不时之需。季品怡拿起要穿的衣服,大方的在雯心面前宽衣解带;反正她有的雯心也有,她一点都不在意。

  反观雯心,看到品怡再一次在自己面前裸露,忍不住要赞叹:品怡的身材真好!有丰满的双峰,肌肤又白皙,加上长期练瑜珈,整个人的曲线简直好到无话可说,真是名副其实的前凸后翘。温骥远真是幸福呀!

  “雯心,你在干嘛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品怡换好衣服,看到雯心张大嘴惊讶的模样。

  许雯心赶紧擦擦嘴,深怕口水真的流了出来。“你少扯开话题了。我再一次警告你,晚上不可以一个人待在这里画稿,听到了没?”

  “知道了啦。”雯心真的比她妈妈还啰嗦。“你看,这是我昨晚画的稿唷。”季品怡只想快快结束这话题,于是赶紧拿起画稿给雯心看。

  许雯心翻翻手稿。“还不错。但你确定要推男装吗?”她们推出的女装销售成绩非常好,还额外接了个人订制服的case,因此,平时除了每一季的服饰外,还有许多量身订做的案子要处理,她实在不确定是否还有余力去推男装。

  “我们可以再找几个人来帮忙啊,反正我先拿去打版,看做出来的成品如何,再看看要不要推出好了。”

  许雯心仔细看过设计稿后,感觉上头似乎有某人的影子。“我看你是以某人为灵感吧。”雯心调侃她。

  发现自己的想法被发现了,季品怡漾起害羞的笑容。“别这样嘛,他可是现今男人最想成为的对象之一喔,所以,我想我们的男装应该可以卖得不错吧。”

  “最好是这样。”许雯心翻翻白眼。她实在不知道恋爱中的女人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她以后一定不会这样。

  *

  季品怡将设计稿送到裁缝师的工厂,和固定配合的黄师父讨论了许久,等她走出工厂,这才发现已经下午三点多了,难怪觉得肚子有点饿。她边走向停车处,边打电话给温骥远的秘书。

  “李姐,我是品怡,在忙吗?”李惠梅是从温骥远一成立公司就在的开国元老,四十几岁年纪,是温骥远的得力助手,也是季品怡的情报站。

  “还好呀。忘了跟你说,昨天的便当真好吃。”品怡和温骥远交往半年后,就和李惠梅联络,打听温骥远的身体状况,然后依他的状况为他准备午餐,当然也就顺便犒赏她。

  季品怡的手艺连李惠梅都自叹弗如;不只健康不油腻,更是好吃得没话说。沾总裁的福,她可是吃了不少好料。但品怡却不让温骥远知道东西是她准备的,问她为什么,她只说不想增加他的压力,就不再多说什么。真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了。

  “谢谢李姐。下次我会再多做几样您爱吃的菜给您。对了,骥远今天会忙到几点?”季品怡开了车门,坐进车后顺手将包包往后放。

  “大约八点吧。今天有约会吗?”这两个孩子怎么看怎么相配,但骥远看起来却不大像是在恋爱的样子,反而是品怡有心多了,真希望他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可不要出什么问题才好。

  “有呀。帮我提醒他,我在我家等他。”季品怡再问了些温骥远的生活作习,一边想着要为他准备什么食物补补身体,约十分钟后,才发动车子往家里附近的超市驶去。

  *

  晚上八点多,温骥远的工作告一段落,这才想起李姐下班前提醒他和季品怡有约。他捏捏眉心,这才起身,拿起身后的外套往地下室走去。

  在开往季品怡住处的途中,他看了看时间,迟到了快一个小时;虽然这已不是他第一次迟到,不过还是买束花送她吧。

  温骥远在路边停了车,下车后就往一家设计新颖的花店走去,进了花店,却没看到半个人。难道是打烊了吗?他看了下门口的休息时间,是九点呀,但怎么没人?

  正当温骥远犹豫着要不要走人时,刚在旁边整理花的王书琴抱着一盆金盏花由他身后走出来,因为低头想着明天要准备的花束,根本没发现自己面前有人,而这时温骥远听到身后有声音,转过身想看看,不意和她撞成了一团。

  王书琴回过神,看到男人的白衬衫上沾染了金盏花的花粉,她担心的抬头想跟他道歉,却被他冷酷的外表给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小声的说:“很抱歉,我要怎么赔偿您呢?”看这人的衣着品味,就知道那件衬衫一定所费不赀,可能连她一个星期的营业额都不够赔,但把客人的衣服弄脏了,她还是要负起责任。

  温骥远看着这个用头顶跟他说话的女孩,猜想她大概只有二十出头吧。看得出来她很害怕,却仍然故作镇定的道歉。很少人看到他的外表后还会有勇气把话说完;很多人看到他不笑的样子,甚至连话都说不清楚,而这个女孩……还挺有趣的。

  “你要怎么赔偿我呢?”这件衬衫可是名牌纯蚕丝质料,价格可能抵得上一个上班族好几个月的薪水,所以他不相信这女孩赔得起。

  “我……”王书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皱起秀气的眉,努力的想着。

  “就请我吃饭吧。”温骥远觉得自己不忍心看她皱眉的模样,突然开口说道。

  “这样就可以了吗?”她抬起头来,一脸开心的看着他。

  看着她一脸开心的样子,温骥远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对,这样就可以了,不过现在要麻烦你帮我包束花。”

  “好,请问您要什么花呢?”王书琴走到各式花朵前,转头问他。

  “都可以。你决定就好了。”他对花没什么研究。

  “是要送女朋友的吗?”王书琴又问。

  “我没女朋友。是送朋友的,你帮我搭配一下。”温骥远也不知为了什么,就是不想让她知道他有女友了,反正,他和季品怡只是交易情人,根本不算男女朋友。

  虽然他不断的这样说服自己,却仍对自己的否认感到一丝不安。

  王书琴快速的挑好花,等温骥远看过之后,熟练的包起花束,再将花束交给他。正当他要付钱时,王书琴开口阻止:“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不用钱的。”

  “一码归一码,反正你不是要请我吃饭了吗?”温骥远坚持把钱给她。

  看到他坚持的样子,王书琴也不好再推辞,只好收下钱,目送他离去。

  这个人真的会再来找她吗?她内心里有一丝丝期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