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尾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国际机场内,广播的声音与行李的拖曳声充斥整个大厅。

  「真的不跟我到美国?」尹杰不放弃地问最后一次。

  「跟你去美国做什么?这么大的电灯泡。」纪桑亚翻翻白眼。

  「如果,我说……那些都是我编的,妳会跟我一起回去吗?」

  这回她改用瞪的。「别闹了,你该保护、该负起责任的人在飞机降落的地方,别担心我,我会照顾自己的。」她拍拍他的肩膀。

  「妳还是会回到他身边吗?」尹杰问。

  她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如果因为那天的事,我就说不爱他,那是骗人的。而且,我相信那真的是一场误会,问题出在我身上,他没有背叛过我,但是,能不能再面对他,我也不知道……」

  「桑亚……」这一刻,他真的很羡慕那个浑帐男人,也希望他真的值得桑亚为他付出。

  她向他露出微笑。「你结婚的时候,我一定会飞去参加的。」

  他看见她眼里的清澈,看见她眼底的韧性,她不再是当初那个需要他的保护的小女孩了。

  但是,他却宁愿她还是幸福无忧的,成长不一定非得经历过伤痛的磨练。

  不过,他知道,她对那个男人的爱,早就超过他的。现在的纪桑亚,经过爱情的洗炼更加动人,而让她真正懂得爱的,不是他尹杰。

  「最后再传授妳一招,免费的。」她对他,已经没有男女之情了。「妳回去之后,如果他的样子愈颓废潦倒,愈窝囊没骨气,就表示他愈在乎妳。有时候,男人的爱,不会挂在嘴上的。」

  纪桑亚眨眨酸楚的眼睛。「我……知道了,你快上……飞机吧!再不走,我要哭了喔!」她扁起嘴。

  尹杰勉强挤出笑容。「再让我抱抱妳。」他伸出双手,将她纳入怀里。

  一瞬间,她再也不能控制地让泪水滑落。

  「如果,受了委屈,到美国来找我,千万不要怕打扰我,知道吗?」他轻拍着她的背。

  她在他肩上点点头。

  「我走了。」尹杰提起行李,没再回头看她一眼。他怕,他会忍不住强行将地带走。

  看着他笔直的身影,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选择了另一条路,从此,再不会有人像他那样,牵起她的手了。

  坐在机舱内,尹杰悄悄挥别这九年的感情。也许,他真正该做的,是认真对待那个一直守候在他身旁的身影……

  *

  纪桑亚打开自己的房门,调亮灯光,赫然发现蜷在床上的身影。

  是韩宇。

  浓浓的酒气,充斥整个房间,她将窗户打开。

  来到床沿,她轻轻坐下,看着睡梦中的他,紧皱着眉心,像是睡得很不安稳,连被子也不盖。

  她轻抚着他下巴的胡渣,一头乱发。

  你这样,就像尹杰形容的颓废潦例。但是,你是真的在乎吗?你的爱,真的只是放在心里,而不是挂在嘴边的吗?我应该在我们都还拥有美丽的回忆时离开,还是要守到最后一刻,在最绝望的时候才走呢?

  一直到现在,纪桑亚仍然无所适从。

  他会不会不耐烦了?

  她和其他的女人一样,最后还是忍不住感到寂寞,还是一样想独占他,还是一样希望得到他的真心。

  他一定觉得失望吧!

  女人,都是这么贪心的。

  谢文风的话再度响起--

  「桑亚,如果,妳真的喜欢他,不要轻易放弃他。」

  她叹口气。「爱一个人与不爱一个人,都好难。」

  「桑亚?」他的声音,像许久没有开口,粗哑低沈。

  确定真的是纪桑亚,韩宇从床上弹起。

  她站起身想走远,却被他拉住,一把扯进怀里。

  「天啊!妳终于回来了。」韩宇紧紧地将她锁住,紧得像想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妳把我急死了……」

  纪桑亚静静被拥着,这一刻,她相信,他是真的在乎她。

  韩宇突然松开,拉起她的手审视--

  谢天谢地!她的手上没有戒指。

  纪桑亚疑惑地看着他的手伸进口袋,左边找找,右边掏掏,又跳下床去拿起外套……

  这是久别重逢该出现的镜头吗?他不会是烟瘾犯了吧?!

  刚才她似乎太快下定论了,此刻她真想大叫--他根本就不在乎她!

  「呼~~找到了!」

  他从外套暗袋里拿出一个东西,转个身跌跪在地上。

  「小心!」纪桑亚一急,忙冲过去要扶他。不过,他却不肯站起来。

  他脸一红,轻咳两声。「桑亚,不用扶我……」

  喔!她赶紧把手放开。

  他调整一下看起来像跌倒的姿势,再咳两声。

  她心底暗骂--活该!睡觉不盖被子,难怪会感冒。

  「桑亚,我爱妳。」韩宇打开绒盒,一枚细致典雅的六爪镶工钻戒,安静地等待着。

  「啊?」她还没弄清楚他为什么要一直跪着。

  韩宇再用力咳两声。「嫁给我!」他将戒指举高。

  「啊?」这次懂了,但是……她不相信是真的。

  他实在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是谁发明求婚一定要做这种动作的,拙死了!

  加上他几天未刮的胡子,和不用看也知道像鸟窝的乱发,手里换个破碗或许比较能博取女人同情。

  「我说,嫁给我!」他将盒子里的戒指取出来,直接抓住她的手,将戒指套进去。

  刚好。

  这样不是既简单、迅速,又货品出门,概不退还。

  「喔。」她怔怔望着手上的戒指,还在消化他刚才说的话。

  嫁给我……

  嫁给我?

  嫁给我?!

  她抬起头。「你……你再说一遍。」

  「我爱妳。」

  「不是这句。」

  「那是哪句?」

  「快嘛!另外一句。」

  「嫁给我。」

  「为什么?」

  韩宇差点晕倒。

  这种时候,女人不都汇该感动得眼泪与鼻涕齐流吗?为什么他还要解释为什么?

  他欲哭无泪地说:「因为我想每天醒来都能看见妳在枕边的睡脸,我想先把妳娶回家,免得还有其他自不量力的家伙打妳的主意;因为发现妳不在的日子,有如船只在大海中迷失方向,简直生不如死、痛不欲生,而妳是唯一能指引我迷途的灯塔;因为……」

  「我爱你。」

  「这句我刚才说过了,因为……」

  纪桑亚跳起来勾住他的脖子。「韩宇,我爱你。」

  「因为……」他停住,接着问:「妳答应嫁给我了?」

  「嗯。」她开始边笑边擦眼泪,再擦掉鼻涕,拚命点头。「我答应。」

  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本来想等洁儿的专辑举行庆功宴时才向妳求婚,不过,我觉得夜长梦多,尤其那个男人把妳带走,又软禁起来,我怕动作不快一点,他可能会把妳拐走。」

  「他才没有把我软禁。」他只是教她,要让男人尝点苦头,他才会心急。

  「可是……没事。」算了,就算那男人戴着和她一样的戒指,但是,老婆最终是他的。他不要让老婆再想起那个可能是他情敌的男人。

  「那洁儿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妳还在误会我跟她有什么吗?我发誓,我韩宇若是做出……」

  「不要!」她连忙拉住他的手。

  「相信我,遇到妳之后,那些荒唐的日子已经成为历史,再也没有可笑的『爱情游戏』,那只是我用来掩饰内心渴望得到真爱的烂方法,现在,真爱已经填满了我整颗心,我不会笨到去毁了它。」

  「可是洁儿喜欢你不是吗?」她忍不住还是吃了点醋。

  「喜欢妳老公的人多得是,难道每个女人我都要帮她们安排出路吗?」他捏捏她的鼻头。「妳啊,只要记得,我只爱妳一个人,永远没有人能取代妳在我心中的位置。」

  「我在你心中的位置是哪里?很里面很里面吗?」她的食指猛钻他的心窝。

  「整颗心都是妳,没有空位了。」他表情认真。

  纪桑亚幸福地笑了。

  原来甜言蜜语听起来,真的是甜的。

  *

  这一天,当纪桑亚从婚纱店的更衣室走出来时,韩宇差点被热茶烫伤舌头。

  「真的好美哦……」一旁的工作人员抢了他的对白。

  纪桑亚略带紧张地寻着韩宇的眼睛,担心他想起那个不愉快的画面。

  只见他眼神晶亮,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他走向前,往她背后探去。

  「韩先生,这礼服只是先试穿,我们会改成适合韩太太的尺寸。」店员急忙向他说明。

  「没事,我只是想看看我老婆背后是不是有一对翅膀。」

  「说什么呀!」他的傻气惹得纪桑亚脸一红。

  他不觉有异,反倒理直气壮地问其他人:「刚刚你们是不是以为看到了天使?」

  「噗……」几个人掩嘴一笑,却也不得不承认,这对新人出色得令人羡慕。

  「韩先生、韩太太,今天是我们『婚纱选秀活动』的截止日,明天开始会有一个星期的票选活动,如果照片被选中放在橱窗中展示,我们将赠送价值二十万元的全套室内、外婚纱照,以及精美结婚喜帖、来宾谢卡和垦丁五星级饭店住宿券。你们男的英俊挺拔,女的美若天仙,我敢保证你们绝对会当选,你们今天要不要无拍一组?刚才我特别向老板要求,让韩太太穿我们昨天才刚到的礼服,肯定更能衬托您清丽脱尘的气质。」一个男人突然冒出来。

  重点是,他敢「挂保证」他们的婚纱照绝对能吸引更多顾客上门。业绩一成长,他就不必一天到晚站在门口「拉客」了。

  他叽哩呱拉说了一串,纪桑亚和韩宇两人对视,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来,这个业务员,就是之前莫名其妙被韩宇骂走的无辜路人。

  「我老婆这么美,我还怕人家看吗?拍吧!」他悄声对桑亚说:「不快答应他的话,我怕他连国父遗嘱都背出来了。」

  她忍笑忍得快岔气了,咬着唇捏他一把。「你真坏。」

  一个月后,由韩宇制作的「敢爱」专辑,市场大卖,两人的结婚典礼后,接着举行盛大庆功宴。

  「波隆唱片公司」老板,塞了厚厚一包红包,一边向韩宇暗示:「好好享受你们的蜜月旅行,我怕蜜月之后,你可能会少了很多抱老婆的时间。」

  看着老板大笑离去的身影,韩宇决定,春宵一刻值千金,赶紧拉了老婆大人,

  闪人喽!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