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桑亚……妳真的误会了。」

  她反讥:「我有什么立场误会?你说过,享受爱情但不必认真,这是成熟女人都应该知道的游戏规则,不是吗?」而她,一点本事都没有,更没有玩这种爱情游戏的本钱。

  「我没有把妳当作游戏对象。」

  「那么洁儿就是你的游戏对象喽?你知道她喜欢你对吧!你很享受这种无人可挡的男性魅力?」

  「难道我在妳眼里就这么恶名昭彰?跟妳交往后,我没有再跟任何一个女人牵扯不清,为什么妳们都不肯相信我?」他握紧拳头,不停颤抖。

  他说「妳们」,他把她和过去那个自杀的女孩的身影重迭了吗?

  突然间,她意识到,原来……她的不安是因为她清楚地知道,他心中那个最重要最无可取代的位置,已经填上了一个身影。

  他这一生中,唯一的新娘。

  「桑亚……」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杰?」

  尹杰将她拉到背后。

  「别哭。」尹杰为她拭去眼泪,低声问:「他就是妳说的那个人?」

  眼眶一酸,她悲伤地将脸埋进他的臂弯。

  计程车才绕出单行道停在红绿灯旁,尹杰就看见纪桑亚奔跑的身影,后头跟着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在马路上拉扯。一种不好的直觉让他下了车,走向他们。

  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尹杰感到心痛不已。他一直捧在手心呵护的小公主,竟然让这么一个把爱情当游戏的男人伤透心。

  「桑亚,我们回家再谈。」韩宇伸手要拉她。

  尹杰将他的手挡住。

  韩宇注意到他手上的戒指和桑亚之前戴的那只相同,突然愣住。

  「你是谁?」

  「她的未婚夫!」

  韩宇的心顿时凉了一半。

  「先跟我回去。」尹杰搂着她,坐上计程车。

  一直到车子开远了,韩宇还立在原地。

  上天,果然又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只是,这次的玩笑未免也开得太大了。

  那男人竟是她的未婚夫?!

  *

  「杰……」纪桑亚拉着尹杰的手臂。「我该回去了,晚上要上班呢!」

  「请假!」她哭了整晚,才睡两、三个小时,他怎么可能让她去上班。而且,他肯定那个男人一定会到店里骚扰她。

  「喔……那手机……我得打电话。」

  纪桑亚垂下头,偷偷瞄他一眼,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可能比她还生气。

  她无辜的样子让尹杰又好气又好笑,将手机递给她。

  纪桑亚才一开机,电话就响了起来,尹杰立刻将手机拿过来。

  「桑亚,妳在哪里?妳听我解释!」一名男子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她人不舒服,请你不要打电话来烦她。」

  「你是谁?桑亚呢?」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尹杰的声音虽然冷静,却是磨着牙说出来的。

  「让我跟她说话。」

  「你觉得这个时候她还想听见你的声音吗?」这个男人未免太霸气也太自傲。

  「我们的事不需要透过你来转达,我会向她说明。「

  「这就是你爱一个女人的方式?让她受委屈,让她跟别人共享爱情?你真以为自己是情圣?」尹杰嗤笑一声。

  「杰……不要这样……让我跟他说……」纪桑亚在一旁心急地想拿电话。

  昨晚平静下来后,她仔细回想看见的那一幕、她和韩宇的每一句对话、他脸上的表情……最终,她还是放不下。

  她开始为他寻找解释,也认为自己太冲动。或许,真的如他所说,一个在客厅,一个在房间。

  「桑亚!让她来听电话。」电话那端大喊。

  「我不会把她交给你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尹杰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杰,让我跟他好好谈谈。」纪桑亚哀求着。

  「妳要找谁的电话,我帮妳打。」他的强硬态度,说明此时没有转圜的空间。

  「谢文风……」

  名字还没找到,电话又响起,尹杰才喂了一声,就听见一串咒骂。

  「这位先生,请你成熟一点、冷静一点。过去,她给过你机会,是你没有好好把握,现在我回来了,桑亚会有她的选择。」尹杰按下结束键,顺便关机。

  「杰……让我跟他说吧!」纪桑亚站在一旁,踮着脚想拿回行动电话。如果,真的是她误会了,韩宇会有多着急。

  「妳还不了解妳自己吗?妳这么善良、这么容易心软,想接他电话?妳还不如直接回去投入他的怀抱。」对于纪桑亚的死心眼,尹杰也忍不住责备她两句。

  「是我太冲动了,没有给他机会解释,我想,事实不是这样的。」她怯怯地说。

  「如果他真的爱妳,就不该做任何可能让妳产生误会的事,如果,妳真的相信他,妳就不会不听他解释转身就走,桑亚……」他捉住她的肩膀。「看清楚事实,你们之间存在的问题,不会因为妳不去看就会消失,妳的缺乏安全感来自他对爱情的不忠。」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大声对她说话。因为他舍不得,舍不得她竟然让这样一个男人伤透了心。他的桑亚不该有这种惊慌无措的表情,她的心灵永远都像天使般纯白,不懂得人心的复杂,单纯地相信世界是美丽的。她变了,变得胆怯不安、变得委曲求全。

  尹杰又责怪自己,都是自己不好,没能好好保护她。为什么要出车祸,为什么老天要拆散一对即将踏上红毯那一端的甜蜜夫妻。

  「可是……我爱他。」她垂着眼。

  听到她说的话,尹杰肩膀一垮,跌坐在沙发上,全身的力气彷佛耗尽。

  是啊!这就是他可爱的桑亚。

  一旦走入爱情,眼中便只有对方,再也看不见身旁的男人条件有多好,感受不到别人对她投射过来的爱慕眼光。

  若不是如此,当初他又怎么会放心地出国念书。一场毕业典礼,让他也差点从人生中毕业。

  「杰……韩宇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坏,他对我很好,只是,他有一些我们难以想象的过去,所以……」

  「跟我回美国。」他突然冒出一句。

  她愣住,接不上原本要说的话。

  「我们结婚吧!就按我们当初的计划,搬到美国,让我照顾妳。我们共组家庭,有可爱的孩子,充满绿意的温馨小窝,每天下班吃到妳为我们做的饭,假日全家出游,到各地游行,这是我们原本就该拥有的生活。如果,妳仍梦想着要开间小小的咖啡店,我也可以帮妳。」他平和地述着当初两人规划好的婚姻生活。

  「你不该说的……」她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你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何苦提醒我这个无法再实现的梦,梦想幻灭的痛我已经尝了三年,好不容易走出来了,你为什么要再提……」她开始掩面痛哭。

  「桑亚,对不起……」他抱住她。「我只是希望妳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完成我们的梦想。」

  「杰……不要教我为难,我做不到的,我的心很小,一次只能摆着一个人,不要让我痛苦,我知道我对不起你……」

  「不是的,桑亚,不是的。」他轻拍她的背,企图让她冷静下来。「是我不好,我一时心急乱说话,别哭了……罚我不能吃晚饭好不好,吃不到妳做的菜,那是很残酷的惩罚喔!真的。」他逗她。

  纪桑亚停住抽噎,吸了吸鼻子。「以后都不做给你吃了。」

  「要罚这么重吗?」他拧着眉头。

  她挤出一丝笑容。「骗你的啦!反正以后也有人帮你煮饭洗衣,担心什么。」

  「妳真的变坏了。」他作势要搔她痒,纪桑亚急忙躲开。「坏孩子,该打妳屁股。」

  平静后,纪桑亚心里挂着的还是韩宇,不自觉眼神又转成落寞。

  「答应我一件事好吗?」他说。

  「嗯?」回过神来。

  「下礼拜我就回美国了,这段时间陪我,不准提要回去的话,让他尝尝心急的滋味,也好让我心理平衡一下。」他像个小孩子要糖吃。

  「嗯。」她想了一下,点头答应。「那我真的得打电话了,要请人代班。」

  她知道,尹杰这次离开,两人要再见面的机会更难了。原本要一辈子牵手的伴侣,如今就要各分东西,她又怎么会不珍惜这段相处的时间呢?

  *

  开店时间一到,韩宇就冲进店里,知道纪桑亚找人代班后,拎了酒坐到包厢里,想冷却几乎要发狂的情绪。

  「干么!老婆请假回娘家,你不跟着去拉拢岳父岳母的感情,在这里喝什么酒?」谢文风走到包厢里调侃他。

  「桑亚跟你联络了?她在哪里?她说了什么?」」韩宇一把捉住他的手。

  「你怎么这么激动?」谢文风怪异地看他一眼。「她说要请五天假,我还笑她是不是要回家办嫁妆。」

  「别胡说。」他心里烦得很,尤其听到「嫁妆」两个字。

  「哪有胡说?根据可靠消息,你上次到英国录音,一个人偷偷跑去珠宝店,我猜是买戒指跟桑亚求婚,对吧?」

  谢文风当时简直乐翻了,还得忍着不能走漏消息。

  经过这么多年,韩宇终于从那个诅咒里走出来,而桑亚的脸上也经常挂着笑容,两人甜蜜的模样,任谁也猜得出喜事近了。

  韩宇灌了一口酒,扒扒一头乱发。

  谢文风这才察觉他的不对劲。「吵架了?」

  「她未婚夫出现了。」雪特!

  打了一整天电话,全是那个男人接的。一听到他的声音,就直接把电话挂掉,后来就一直关机。

  除了待在她的套房里,他根本一筹莫展,快把他逼疯了。

  「呿,她哪有什么未婚夫,如果你说的是她戴的那只戒指,不是早摘下来了?」谢文风觉得他庸人自扰。

  「我遇见一个男人,手上戴着和她一模一样的戒指,桑亚就是跟他走的。」

  「啊--」这个消息太让他震惊了。「你确定?没跟她问清楚?」

  「前天晚上,补录一首歌,一直忙到下午,洁儿在我那里休息,桑亚误会了,我怎么解释都不听,打电话她也不接。」

  「怎么会这么严重?」谢文风也急了。

  「洁儿一直吵着,说她累得不想坐那么远的车回公司宿舍,我应该坚持先送她回去……偏偏让桑亚看到洁儿穿我的衬衫……」他捏捏疼痛的眉心。

  「唉,你怎么……」谢文风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相信韩宇,但是,这种事没有女人能平心静气的吧!

  「我是不是真的这么恶名昭彰?不管怎么努力,女人就是不肯相信我。」他苦笑,笑里有一丝无奈。

  「韩宇,别这样,事情还没弄清楚,见了面再好好谈谈。」他很担心他又走回那个死胡同。

  「我怕,再见面时,她手上已经戴了别人送的结婚戒指。」韩宇紧握着拳头,往大腿用力一搥,眼眶感到一阵酸涩。

  「不会的,你应该对桑亚有信心,她不是这么三心二意的人。」现在,谢文风只能说着连自己听来也觉得无意义的安慰。

  「韩大哥……」洁儿不知何时站在一旁,嗫嚅地喊道。「桑亚姊……没事吧!」

  韩宇抬起充满血丝的眼睛望她一眼。「风哥,让我和洁儿谈谈。」

  谢文风离开后,她坐下来,两脚并拢,双手安分地摆在膝上。

  韩宇叹口气,知道这件事不该怪她,或许,桑亚心中一直存在着不安全感,是他太粗心大意。

  「洁儿,妳喜欢我对不对?」他早该看出来了,不然,地不会一天到晚黏着他。

  「对。」她挺起腰杆,答案一点都不含糊。

  「那妳认为我对妳的感觉又如何呢?」

  「你当然也喜欢我,而且知道我比桑亚姊更适合你,只是她比我早认识你。」

  「呵……」他灌口酒,摇头苦笑。「原来,问题真的出在我身上。」

  「难道不是吗?」

  「我的确喜欢妳,但是,那是因为惜才、爱才,欣赏妳对音乐的专注与执着,那和我对桑亚的爱是不同的。」他以为所有人都应该了解,他也以为桑亚应该分辨得出来,没想到,他错了。

  「可是,在录音室里,你看我的眼神,分明就是男人看女人的……」她脸一红。「当我因为你的歌哭得无法再唱,你抱着我、安慰我,我们的心灵是那么契合。我知道,现在桑亚是你的女朋友,不过,我可以等,我才能给你真正需要的温暖,这是桑亚不懂的。」

  「洁儿……妳不了解我对桑亚的依赖,更不明白她对我是多么重要。是我的错,我的表现让妳误会我对妳的感情是爱情。」他严肃地看她。「我的心里只摆着桑亚一个女人,除了她,没有别人。」

  「我不相信!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你要对我那么好?」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还要对我那么好!

  小优当时哭着,也是这么问他。这就是问题所在。

  对待女人的一贯温柔,却伤了自己最爱的女人,所以桑亚才会一直以为他还在「爱情游戏」中悠然自得。

  「我向妳道歉,我无意让妳误会,或许是在爱情游戏中流浪得太久,一时没察觉这样的说话调调的确会引起误会。妳是个直率的女孩,我也坦诚地告诉妳,希望妳能接受。」

  洁儿拿起他的酒杯,一口将酒喝光,倔着脸说:「我知道了,是我自作多情,是我犯花痴,跟你没关系。」

  「洁儿,不是这样的,妳是个好女孩……」

  她大声轰他:「不要安慰我!是不是又想害我误会。你就是这样,像个花心大萝卜,就会哄女孩子开心,就会说好听话,如果爱桑亚,就不要对别的女人那么温柔!」她生气地站起来。

  「我以后要找个忠厚老实的男人,丑八怪也没关系,还有,我决定要开始讨厌你!」

  韩宇被一阵抢白,硬把要说的话吞下去。洁儿骂得真对,这些温柔,只该属于桑亚一个人的,是他欠她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