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杰,我记得伯母喜欢吃芥蓝牛肉对吗?啊,还有红烧狮子头,那……要买牛肉,还有猪绞肉……」

  超市里,尹杰推着手推车,微笑地看着前面拿起蔬菜轻皱眉头的纪桑亚。

  她一点都没变。纤细修长的身材,乌黑如瀑的长发,犹豫的时候会皱起眉头,感到疑惑会转转眼珠子,好像这样就会突然灵光一闪,真的想不通就咬咬下嘴唇,等着人家告诉她答案。

  不过,除了初见他一时的激动,她没像过去那样,喜欢挽着他的手臂,耍赖地将重心倚在他身上,要他拖着她走。

  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生疏。

  是因为过去三年,时间空间的距离尚未适应,还是她的心,已经离他很远了?

  也许……今晚就会有答案。

  「我来提吧!」结完帐,纪桑亚抢过尹杰手中的购物袋。

  「没关系。」

  「不重的,我提就好。」她轻轻闪过他伸过来的手。

  尹杰沈默了。

  现在的他,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又怎么能给她幸福?

  他忍着膝盖传来的不适,勉强跟上她的脚步。

  回到家,厨房里,尹杰在她身边打转。「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她将他推到餐厅,按在椅子上。「乖乖坐着,这点小事,难不倒我的,你可以说些在美国的事,我想知道。」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就像三年前他脑中想象的婚后生活。

  能再见到她,其实,他已经该感谢老天了。

  这一赵回国,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他不必再压抑想见她的念头。他们的生命,再次有了交集。

  「哇--好香喔!一定是桑亚来了。」尹母从大厅一路钻进厨房。

  「伯母。」

  「桑亚,我好想妳啊!」她给纪桑亚一个美式的热情拥抱。

  「妈是想念人家的菜吧!」尹杰在一旁吐槽。

  「哇,别听他乱说。我看看,啧啧,还是这么漂亮,像个洋娃娃一样,再让我抱一下。」

  「妈--鱼要焦了。」其实他是嫉妒。

  「焦就焦,只要是桑亚做的,怎样都好过那些中国餐馆。」

  「很久没做了,有些手忙脚乱的。」她不好意思地说。「快好了,再十分钟就可以开饭。」

  「不急不急,我去开瓶酒,咱们待会儿边吃边聊。」

  「妈,不要偷吃。」尹杰转头看到母亲的手正捏起一根炒芦笋。

  尹母比了比食指在唇问。

  「呵,伯母还是这么开朗。」

  「是啊!在医院时,她简直成了孩子王,所有病童都挤到复健中心吵着听她说故事。」

  纪桑亚专心勾芡糖醋鱼的酱料,眼角又开始湿润,想着--这样的生活,是不是从此将离她愈来愈远?

  「杰……等等吃完饭,陪我到前面公园走一走好吗?」纪桑亚故作轻松地问。

  尹杰的心里,闪过不好的预感。

  「呼--吃得好撑,妳的手艺还是一流。」尹杰斜坐在公园铁椅,两手放在鼓起的肚子上。

  纪桑亚静静坐在一旁,没有开口,眉头幽幽锁着心事。

  他不愿主动提醒她要说的事,却也心疼她的闷闷不乐。

  微风卷落几片叶子,秋天的气氛浓厚。

  他腰一挺,坐直身子。「说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他还是不愿见她如此折磨自己。

  「杰……」纪桑亚看着他,欲言又止。

  「想跟我谈妳男朋友的事?」他心一横,将脑中猜测的事直接提出来。

  她咬着唇,说不出口,脸上的表情却让他一眼望穿。

  「果然……」尹杰望向天边的星星,干涩地问:「他对妳好吗?」

  他涩然的语气,让她不忍,无论怎么说,似乎都无法不对他造成伤害。

  为了她,他宁愿选择让她死心,忍受寂寞,独自承受病痛的折磨。在他面前,她如何能回答这个问题?

  或许,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人比尹杰更爱她。但是,她的心,满满地,占着一个人。

  「告诉我,妳很爱他吗?」他想让自己彻底断了所有的念头。

  不是没想过,当他决定瞒着她的时候,或许这辈子,他就要失去她了。

  她太单纯,也太善良,如果他开口要求,桑亚会留下来,但是,她不会快乐。

  无论选择谁,她都将永远惦着另一方,认为自己亏欠他。他怎么会不懂她呢?

  她低下头,轻嚅:「我……很爱他。」一颗晶莹的泪珠,无声滑落。

  他的眼眶也红了。

  「呼……」他吐了口气,站起来,将手插进口袋里。「听妳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旋个身,踢开一颗小石子。「其实,我的内心也很挣扎。我的复健医生,陪我走过这三年,包容我在身体最不适的时候喜怒无常的脾气,她对我有情也有恩,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但是,我又放不下在台湾的妳,怕妳不懂得照顾自己。这次回来,我打算,如果妳还是一个人,我会负起责任,跟她分手。不过,看来,妳也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

  「是真的吗?」纪桑亚有些讶异,原本沉重的心情一下明朗开来。

  「妳对我就这么没信心?虽然身体有些残疾,但是身价依然没有下滑,我可是医院里很抢手的黄金单身汉咧!」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何况,我和朋友投资合开的软体公司现在正在起步,我也不能长时间留在台湾,又怕妳到那里水土不服,现在,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

  「那你打算和那个医生结婚吗?」纪桑亚问。

  「如果,妳希望我娶妳,我会和她分手,毕竟我们曾有过婚约。」

  「不、不,不是这样,我很高兴你找到可以携手一生的伴侣,我只是怕你为了不让我为难,故意这么说。」她低头。

  「傻瓜,妳忘了我老妈说过,如果没娶到妳,她要我打一辈子光棍,若不是我女朋友也通过她这一关,我绝对会巴着妳不放。」

  听他这么说,纪桑亚终于开心地笑了。「伯母才不是真要你打光棍,这样她岂不是要照顾你到老,都没时间享乐了。」

  「对喔,我怎么没看透这一点,还被她欺压了这么多年。」

  「噗……原来你也这么笨啊!」

  「喂!看到前未婚夫被人家欺负,妳怎么可以笑成这样。」他敲敲她的脑袋。

  「反正现在你是抢手货,哪轮得到我心疼。」

  「看样子……我还是早点回美国,那里比较温暖。」他故意叹口气。

  「喂,才刚吃完人家做的菜,这么说会不会太现实了一点?」换她捏他一把。

  见到她深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尹杰只能压下心头的落寞。他一直希望能让那纯真的笑容永远留在她的脸上。即使,那抹笑容,不再是为他绽放。

  他对着路灯抬起手臂。「快十点了,我送妳回去。」

  「不用了,很近的,我可以自己回去。你有我的电话,白天我们随时可以相约出来吃饭聊天的。」

  「急着想去男朋友那里?」他故作轻松地问。

  纪桑亚顽皮地吐吐舌头。

  「我送妳吧!这是男仕应有的风度,再说,我也不放心妳一个人搭计陧车,听说台湾现在治安不大好。」其实,是他想找机会看看那个幸运的男人是谁。

  「那就麻烦你喽!」

  「妳皮痒啊?跟我客气什么。」他走到马路旁,伸手招来一辆计程车。

  *

  计程车停在韩宇住的公寓外,纪桑亚朝车内的尹杰挥挥手。

  「明天我再打电话给你。」

  一步两阶,跳着上二楼,这个时间,不知道他会不会还赖在床上,连晚饭也忘了吃。

  因为心情愉快,人也跟着俏皮了起来。她拚命地按电铃,等着看他开门时的一脸杀气,然后再送上一个法式舌吻。

  韩宇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给吵醒,他挣扎了一会儿才从沙发上坐起,看一下墙上的钟,低咒一声。「不会又出状况了吧!」

  因为后制出现一些问题,昨晚临时又重新录制一首歌,忙到今天下午才回来,不知是哪个缺德的家伙扰人好眠。

  他穿了一件短裤,赤裸着上身,瞇着眼趴在门边,等着打发走门外的人再回过头补眠。

  门才开了一道小缝,一个香软的身子随即扑上来。

  「桑亚?!妳不是同台中了吗?」他赶紧接住她。

  「是谁门铃按得这么急啊?」洁儿走过来,揉揉眼睛。

  纪桑亚才踮起脚就看见从房间走出来的洁儿,一时不知如何反应。洁儿穿着韩宇的衬衫,两条光洁的腿露在外面,最上面的两颗钮扣还敞开着,让人不得不产生联想。

  她吸一口气,用力推开韩宇往外冲。

  「桑亚--」韩宇套上长裤,随手抓了件衣眼跟着要冲出去。

  「宇哥--」感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洁儿一阵心慌。看到纪桑亚脸上绝望的表情,突然害怕她会做出什么傻事,即使自己喜欢韩宇,也不希望是这种结果。

  「妳先回宿舍,」他回头急急跟她说了一声。「该死!妳怎么穿成这样。」

  一时顾不了那么多,他得先拦住桑亚。

  「桑亚,妳别跑,听我说--」他知道她肯定误会了。

  纪桑亚只觉眼睛被风吹得好痛,沙子扎得她眼泪直流。

  「桑亚!」一直追到马路上,韩宇才拉住她。

  衣服还拎在手上,路边经过的人不断转头过来注视赤裸着上身的他。

  「桑亚,妳先冷静下来,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样。」害怕因为误会而失去她,韩宇抓着她的手臂,不让她挣脱。

  她闭起眼,紧紧地摀住耳朵,怕一松手就会听见那些女人的声音--

  你们不适合。妳的世界太小,更跨不进他的世界;别一个人霸占着,偶尔要让他出去透透气,是妳抢走了韩大哥,妳明知道我喜欢他……妳不了解他,只有我才懂他;他今晚不会有空……

  「桑亚!」扯下她摀在耳边的手,韩宇气急败坏地大喊:「她睡在房间,我睡在沙发,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发生!」

  这下,停下脚步的人更多了。

  他用力抱住她。「不要乱想、不要误会。桑亚,相信我,不要急着判我的罪。」他的手几乎抖到无法控制。

  沾染鲜血的白纱,自脑中一闪而过,他痛苦地闭上眼,搂紧纪桑亚,他不要再失去任何人了。

  她终于稍稍平静,却仍抽抽噎噎。

  方才的那一幕,让她正视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惶然不安。

  不是不曾想过如何潇洒退场,不让他为难,但真正面对时,那跌入深谷般的绝望,竟使她无法承受。

  她并不坚强,更不能洒脱地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她一点都不想要这种在风雨里飘摇的爱情。

  不敢问他爱下爱自己、不敢去想两人有没有未来、甚至连爱他都不敢说出口……

  一旁假装没有在围观的路人群中,有个人走出来。

  「先生、小姐您好,我们公司正在举办婚纱选秀活动,如果照片被选中放在橱窗中展示,我们将赠送价值二十万元的全套室内、外婚纱照,以及精美结婚喜帖、来宾谢卡和垦丁五星级饭店住宿券。你们男的英俊挺拔,女的美若天仙,我敢保证你们绝对会当选,小姐要不要进来试试我们刚从法国进口的全新婚纱?」

  业务员一口气叽哩呱啦将介绍诃说完,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似乎十分肯定这笔生意会上门。

  纪桑亚视线被引导到他手中的婚纱照,里头的男、女主角笑得幸福、灿烂。记起尹杰陪她去试婚纱,在众人的赞美声中,镜中的她,笑容也是这么甜蜜。

  「在历经误会、冰释后,两人深情相拥,许下一个幸福的未来,有什么比这个更容易打动爱人的芳心呢?」见女主角感兴趣了,那名业务员立刻转向韩宇进行游说。

  「滚开!」韩宇不耐烦地大吼。

  一群人识相地一哄而散,捧着相簿的业务员也一脸尴尬,悄悄往后退。

  而他的那声大吼将纪桑亚拉回现实。

  他甚至连「喜欢」两个字,都没有说过。除了那一次,在KTV包厢里的玩笑话。

  她轻轻推开他。

  她不该忘了,这只是一场游戏,永远不会有「王子和公主最后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的结局,她的手上也不会戴上任何一只他给的戒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