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门铃突然响起。

  「这糊涂虫,明明放了副钥匙在他家中,却老是忘了带。」从床上弹起,冲到门边,看也不看便将锁打开。

  「桑亚。」

  她整个人完全呆住。

  门外的男子扬起嘴角,静静地等待她从震惊中回神。

  她揉揉眼睛,再度张开,还在。不可能的……他明明……

  她摀住胸口,心脏震荡得几乎要令她晕厌。

  「以为见鬼了?」对方笑开来,像个阳光男孩,露出左边一颗小虎牙。

  听见熟悉的声音,她惊讶地忘了眨眼,慢慢靠近站在眼前的人,眼眶也开始积水。

  他点点她的鼻头。「我记得妳以前没这么爱哭。」

  纪桑亚发颤地伸出手,抚摸他的脸顿,属于人的温度真实地传到她的掌心。

  「尹杰?」

  大手覆上她柔软的小手,他闭上眼轻轻摩挲,微微颤抖地说:「嗯……是我……我回来了。」

  一时,各种难以言喻的情绪纷纷涌起,堵得她无法呼吸,纪桑亚鼻子一酸,眼泪立刻如散落的珍珠,一颗一颗滚落。纵身扑进他的怀里,开始痛哭。

  「傻丫头,别哭……」他嘴上虽这么说,自己的声音却也开始哽咽。

  再度抬起头,确定地不是在作梦后,纪桑亚激动地不知所措。「你……怎么……真的……真的是你吗?」

  「妳确定我们要继续站在门口叙旧?」尹杰轻敲她的额头。

  「喔……对,快进来。」纪桑亚开心地将他拉到沙发上。

  「你人好好的,为什么伯母会说你出车祸?前些日子我打电话到美国,伯母还让我误以为……」纪桑亚一直盯着他看,好像不这么做,他就会凭空消失。

  「是我不让她说的……」尹杰拉过她的手,包覆在掌中。「车祸是真的,当时医生宣告我可能会终身残废,我不想拖累妳,所以……」决定一辈子再也不见她,他感觉活着跟死了没有两样。

  「你怎么可以瞒着我?!而且,一瞒就是这么多年……」她眉头紧紧揪着。

  「对不起嘛!」他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我一共开了五次刀,经过三年的复健,最后,连医生也被我的毅力打败。」

  「我看……」她指着他的腿。

  尹杰拉起裤管,一条蜿蜒如小蛇的疤痕从细瘦苍白的小腿一直往上延伸。「怕不怕?」

  她摇头,摸着那条叫起的红色肉块。「还痛不痛?」

  「现在已经不痛了,复健的时候才真的要人命。」他将裤管放下。

  「为什么不让我陪你?」

  「连医生都不能确定是不是可以正常行走,未来太漫长,妳还年轻,我……」他用苦笑带过。

  「你这个笨蛋!」她哭喊。「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比较好过?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地替我决定什么对我才是好的,你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伤心、多害怕?」

  「桑亚……」他用力将她拉进怀里。「对不起,我知道这些年妳受了很多苦,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拚命地想再站起来,让自己变得强壮,能像过去一样保护妳。是我不好,是我太胆小,原谅我……」

  她从来没有这么恐惧,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她一人,就连哭喊也听不见任何回音。

  「别哭了,乖,让我好好看看妳。」拨开她披散的长发,低下头温柔地注视她的脸。「变得更美了。」

  「丑死了,眼睛都哭肿了。」她将头垂下。

  「不丑,妳跟丑永远扯不上关系,我想一定很多男人追妳。」他试探着。

  纪桑亚注意到他手指上戴着他们的订婚戒指,她悄悄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心里突然涌起罪恶感。

  她激动的情绪才稍稍平复,一记起韩宇,又陷入一片混乱。

  不知道今晚他会不会过来?下意识地,她不希望两人碰面,太突然了,她还不知道如何向他说明尹杰的存在。

  尹杰敏感地察觉到她的僵硬,正了正坐姿,将手放在膝盖上。

  其实他的腿并没完全好,没有办法站立超过三个小时,不能快速行走,更不能承受重力。而且,不能肯定日后肌肉是不是会萎缩得更严重。

  母亲一直不赞成他隐瞒事实的决定,尤其从桑亚母亲口中得知她的感情生活一直处于空白,她认为这样对桑亚太残忍了。

  但是,他始终没有勇气面对她,更不愿地基于同情或责任的理由,照顾一个恐旧一辈子都将残废的丈夫。

  那通电话,让他已经平静的心再掀波涛,母亲要他考虑清楚,是不是真的能放下这段感情。

  这次回国,他想知道自己和她是不是还有可能继续那个未能完成的婚礼。

  好几个夜晚,他在远处静静看她,发现她的作息正常,如同伯母所说,并没有亲密的异性朋友。

  反复挣扎许久,才终于决定见她。可是现在……她的僵硬,让他开始不那么确定……

  「杰?」纪桑亚唤他。

  「嗯?」

  「伯母跟你一起回来吗?」她想转移话题,避免太过亲密的气氛。

  尹杰回过神来。「喔……那是当然的,在美国这几年,她始终吃不惯那里的中国餐馆,一直说还是妳做的料理才叫美味,妳想,她怎么可能放弃这个大好机会?」

  「没问题,我答应过她的,后天我公休,就来做一顿丰盛的晚饭。而且,你得把这些年的事好好跟我交代一下。」她手插着腰,佯装生气。

  「遵命!」他举双手投降。

  纪桑亚又挑了一些安全的话题,虽然表面轻松融洽,尹杰的心里却愈来愈沉重,他看出她刻意避谈两人之间的感情。

  她看看窗外,天色渐渐浊白,开始坐立难安。

  焦虑的神情纳入尹杰眼中,他撑着膝盖站起来。「妳累了一天,我先回去,后天下午来接妳?」

  纪桑亚下意识伸手去扶他。

  「没事的。」他走两步。「右脚比左脚短三公分,不过,穿特制的鞋子不大感觉得出来,妳看。」

  她挤出微笑,内心一阵酸楚。

  他总是顾虑她的心情,不让她受到一丝委屈,就连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肯让她知道。

  这些年,他的辛苦绝对比她多上几百倍。

  他轻轻在她额下烙下一吻。「早点休息。我会先饿上几顿,等待大厨大显身手。」

  「嗯……」

  *

  尹杰离开后,纪桑亚回到沙发上,整理这些纷乱的情绪。

  交往六年,从高中到她大学毕业,他们的感情一直很稳定。

  尹杰是她的高中学长,在意识到他喜欢她的时候,他已经连着半年,每天下课骑着脚踏车送她回家。当他悄悄执起她的手,静静一起走到车棚,那么自然,像是她的小手本该纳人他宽厚的大手。那一刻起她便觉得,他会这样牵着她的手一辈

  订婚后,等着他完成学业从国外回来,共组家庭,走到大部分女人都会经历的另一个人生阶段。

  只是,就连这么平凡的路,老天还是让她走得跌跌撞撞。

  她花了三年的时间,走出阴影,却在再次感受到幸福的时候,发现,老天并没有残忍地夺去她原有的幸福。

  莫非,太幸福,是会遭天谴的?

  天平的两端,一端是她曾许过一辈子的男人,另一端是她无论如何也不愿先放开手的男人。

  纪桑亚陷入难以决定的困境。

  「喀嚓」一声,门被打开,她惊得差点弹起来。

  「咦?妳还没睡?」韩宇拖着疲累的步伐坐到她身旁,整个人靠着她。「呼……终于告一段落了。」

  她胸口梗着,发不出声音。

  「在想什么?」他顺势往她膝盖一躺。

  她低下头,视线定定地对上他的,拨开他额前略长的头发,俯身亲吻他。

  真的……好爱、好爱你。

  她的一颗心,纠结着。

  察觉她的异样,韩宇起身将她拉进怀里。「怎么了?心情不好?」

  她用力地抱紧他,怕一开口,眼泪就要掉下来。

  「后天妳公休,我们到杉林溪度假?」他提议。

  啊……

  匆匆挣脱他的怀抱,纪桑亚起身,拉开衣柜拿出换洗衣物。「好不容易可以喘一口气,这阵子你太累了,在家休息吧!我……我要回家一趟。」

  「要我载妳去吗?我都还没拜见过岳父岳母呢!」她的郁郁寡欢,让他觉得不对劲。

  「下次吧!」因为说谎,她感到很不自在,没仔细听他称呼「岳父岳母」就一口拒绝。

  「好吧!」不想勉强她,女孩子总会有一、两件心事的,可能是他太紧张她了。他抱起她,提议:「今天洗鸳鸯浴吧!让我来为您服务。」

  纪桑亚脸一红,小声嘀咕:「刚才才在喊累……」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妳,突然就精神起来。小魔女,妳是不是又在我身上施了什么法?」

  「是啊!你现在才发现,会不会太迟钝了点?」拉拉他的脸皮,心情略微好转。他就是这样,总是三言两语就能把她逗笑。

  也许,她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决定之后接着而来的沉重压力……尹杰,能接受吗?她又怎么说得出口。

  洗完澡躺在床上,纪桑亚张着大眼,看着白白一片的天花板,久久不能成眠。

  叹口气,翻个身,贴在韩宇枕边,数着他的睫毛。

  「你爱我吗?」一个人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什么?」韩宇张开蒙眬的眼睛,转向她。

  「没什么。」她吐吐舌头,以为他睡着了。

  「说嘛!妳刚才说什么?」他用瘖哑的嗓音撒娇,听来格外性感。

  「我说……你……爱我吗?」

  韩宇感到好笑,伸出食指往她额头一弹。「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妳怪怪的喔!」

  「都说没什么,是你自己要间的。我好困,快睡吧!」不理会他的讪笑、背过身把棉被往头上一盖。

  韩宇把她整个人连同棉被一起卷回来,下巴顶着她紧抓着的棉被,轻笑。「傻瓜!」都改口叫岳父岳母了,还不相信他?

  被窝里,纪桑亚悄悄地将眼角的湿痕擦掉。

  她只是希望他,能再多给她一些力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