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纪桑亚正等着铁门降下准备回家,听见背后急促的脚步声。

  最近下班一直有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她的心一紧,马上反身将皮包甩出去。

  「哎唷!」她的皮包打在张开双手,正想给她一个惊喜的韩宇脸上。

  「妳这招不错。」他摀着脸,歪着嘴说。

  「韩宇?!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先告诉我?」纪桑亚心疼地轻抚他脸颊的擦伤。

  韩宇紧紧地拥住她。「人家想给妳一个惊喜嘛!」他的口袋里还装着另一个惊喜,不过,要等一个最佳时机才能拿出来。

  「有没有想我?」韩宇贪婪地吸取她发问的馨香。

  「呵……」她只是笑。

  「别光是笑,有没有嘛……」他愈来愈觉得自己黏人,没办法,谁教她不黏。

  「每天打电话来,都问同样一个问题,回答一、二十次了,还问啊?」

  「妳嫌我烦了?」他假装按按眼角,像个失宠的妃子。

  「想,好想,无时无刻都在想。想得日月无光,想得失魂落魄。」说完,噗哧一声,自己也觉得夸张。

  「这还差不多。」他满意地偷一个香吻。「我不在台湾的时候,有没有客人骚扰妳?」

  「小马现在只差没在我身上挂着牌子,写上『大哥的女人』,不会有客人敢靠近我一公尺内的距离啦!」

  韩宇点点头。「嗯,这还差不多,改天请他吃顿饭。」

  小马现在俨然变成韩宇的代言人了,每天在她耳边叮咛着:「韩大哥要我盯着妳吃饭」、「韩大哥说如果妳累了要坐下来休息」、「韩大哥说要我送妳到家」……

  就算见不着他的人,一天也要听见他的名字七、八次,不知道小马究竟是收受多少贿赂,这么尽忠职守地紧看着她。

  「专辑进行得顺利吗?」

  「嗯。今天,我只想好好睡一觉,把这些东西都暂时抛到脑后,重点是,我一定要抱着妳才能睡得安稳,在英国都睡不好。」他像小孩子似的撒娇。

  纪桑亚脸微微一红,没逃过韩宇的眼睛。「妳想到哪儿去了?脸为什么红了?」他逗着她。

  「哪有……天气热。」纪桑亚把脸贴近他的肩膀,不让他再继续盯着自己看。

  「小恶魔……妳真的变坏了。」他指着她的鼻头。「鼻子变长了,妳说谎。」

  她张嘴佯装要咬他的手指。「没听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么说……」不怀好意地嘿嘿两声。

  「什么啦!看你一脸邪恶……」她连耳朵都红了。

  「没什么,最近瘦了,不知道够不够妳当宵夜。」

  「厚--你这个世纪大淫虫--」她追打着早已一溜烟冲进电梯的韩宇。

  从英国回来后,像要补足过去三个星期的思念,只要时间充许,韩宇都会准时到店里接纪桑亚下班。

  两次公休,他特地挪出空带她去看山、看海,计划着工作告一段落后要到哪里游玩。他知道的美食与景点,多得让她讶异,她还以为他是属于「夜间活动」的族群。

  他说:「以前,我都一个人来,现在有妳陪着,食物变得更美味,风景似乎也变得不同。」

  「你那些『众女友』呢?」他的口气里有种让她觉得不舍的孤单,所以故意调侃他。

  韩宇摇头。「她们跟妳不同的。」

  一句简单、不经意的话,却带给她莫大的感动。

  这晚,纪桑亚从浴室清洗出来,褪去一天工作的疲累,见韩宇已沉沉睡去。

  她轻轻拨着他尚未干透的头发,他在她和工作之间两头烧,很不舍他这样奔波,他却总是挂着微笑,告诉她:「见到妳,所有的辛苦瞬间都化作甘甜。」

  虽然,他从不承诺,但对她无微不至的体贴,点点滴滴都让她感受到自己有如被捧在手心的珍宝。

  生活,充满甜蜜与幸福。

  这阵子,他浑身充满了冲劲与活力,散发出来的自信光采更令她着迷,连风哥也说他整个人简直脱胎换骨。

  但是,她心里为什么总是经常莫名地有些浮躁?

  洁儿看他的眼光,就像当初的小优一样;而他对洁儿,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宠溺。

  洁儿有着她所没有的热情与自然,当洁儿大笑着贴近韩宇的时候,她竟然觉得自己像个不该在场的路人,不知该将目光放在哪里。

  当初决定去找他的时候,不是已经明确地告诉自己,她可以配合他的游戏,当他不再对她感兴趣,她会潇洒地退场。只要他快乐,无论做什么,她都愿意。

  为什么想到结束的日子可能逼近了,她却惊惶地像在大海中泅泳,拚命想抓住什么,好让这段感情再延续下去。

  她是不是太贪心了?

  是不是不乖,开始不想遵守游戏规则了?

  不该胡思乱想的,把握当下的快乐才是真实的。她不想再让自己后侮。

  待头发干了,她小心翼翼地躺在他的身旁。

  感觉到她躺下来,韩宇习惯性地将她搂进怀里,黑暗中搜寻着她的唇,然后又再度沈睡。

  怕惊扰他,纪桑亚没有移动身体,安静地在他的拥抱中闭上眼。

  *

  「桑亚姊。」花圃边出现一抹纤细的身影。

  「洁儿?妳不是跟韩宇在录音室?结束了吗?」韩宇来过电话,今晚无法过来接地下班。

  「我的部分结束了,他还在录音室里处理后制。」

  「要上去坐吗?」下意识的,纪桑亚回避她的直视。她知道接下来的话题,不会是她喜欢的。

  「不用,我不习惯客套,也不懂得怎样说话才叫圆滑,所以,我就有话直说。」

  「妳说吧!」纪桑亚淡淡一笑。

  「我看得出来,妳是嫉妒的,尤其是我和宇哥在一起的时候。妳怕失去他,觉得我会把他抢走。而且,妳一直压抑着这种不安,在他面前总是安静地像只小兔子。我不懂妳这种爱情,好听是温驯,事实上全是装的,根本没有勇气把内心的话说出来,只会委曲求全。」

  「……」还真是一点都不圆滑。

  「我不会要求妳退出,老实说,我也不认为你们的感情能够长久,妳并不适合他。你们的世界根本不同,韩大哥有音乐天分,他未能完成的梦想,我可以替他实现,我们有共同的话题、共同的生活圈,我可以说,没有人能比我更懂他音乐里表达的情感。」

  「妳知道他的梦想?」

  「我不清楚为什么他没有继续往幕前发展,但是,他对音乐的热爱与执着,是他持续写歌的动力。他说过,没人能将他放在歌里的原始情感表现得那么淋漓尽致,我是第一个。」

  多像小说里,外面的情人对正室的老婆晓以大义。只是她并不了解,在韩宇眼里,没有谁是所谓的正室。她的口水,可能弄错对象了。

  「我相信妳是真的很喜欢他,而且,他也很疼妳。」

  「我的专辑名称就叫『敢爱』。」洁儿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从来没有人像宇哥这么了解我,一直以来是他的音乐支撑我活到现在。我们的灵魂都是孤独、伤痕累累的,而这样的孤独,不是你们这种在正常家庭长大的人所能体会。在妳面前,他当然不会表现出来,妳只是自私地享有他的温柔,却一点都不了解他。」

  「那么,两个孤独的灵魂相拥在一起,便会不再感到孤独吗?」

  「这……这是当然。」洁儿不懂这句问话的意思。

  「那么,我希望妳能带给他快乐。」她对洁儿微笑,神情很真诚。「如果,他真的喜欢妳,那表示妳身上必定有某种特质吸引他,感情是这么自然而然产生的,不必经过掠夺,也无须退让。」

  「妳是说,我可以大大方方地喜欢他,妳不介意?」

  「妳今天来应该不是为了取得我的同意吧?」

  「不……我只是分析,希望让妳清楚,不适合的人勉强在一起,双方都会感到痛苦。」

  「当他不再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离开。但,适不适合,不是由妳决定。痛不痛苦,也只有我们两个才会清楚。」

  她的平静让洁儿有些意外。

  「妳也累了一天,早点回去休息,我先上楼。」纪桑亚转身走向大门。

  洁儿还留在原地,有点错愕。

  她一直以为韩宇是被纪桑亚的外表所吸引,连她也不得不承认,纪桑亚的确很美。可是现在,她却觉得自己在纪桑亚面前像个争糖吃的任性孩子,最后却搞得灰头土脸。

  不是这样的,表面的甜蜜不代表灵魂的亲近。她在录音室内,可以看见宇哥望着她的神情,那种自然流露的感情,与他和纪桑亚相处时是不同的。

  身体的吸引,很快就会消逝,她不该如此沈不住气。

  不过,纪桑亚的语调虽然温和,洁儿却莫名地感到压力。

  她真的不在意自己喜欢韩宇,也不担心韩宇喜欢她?是因为自信,还是虚张声势?

  重点是,纪桑亚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分析的话听进去?

  *

  纪桑亚坐在床沿,大大地吐一口气。

  从刚认识,那一堆投怀送抱的女客人,到手机里一通一通不同女人打来的电诂,然后是小优,现在是洁儿。好像自从认识他之后,她就变成所有女性的公敌。

  他对女人的温柔,得体的照顾,像一张大网,网住在他身边女人的心,他却浑然不知,多少人在背后暗自心伤。

  往后一躺,她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张开五指,那圈白色的戒痕淡到几乎要看不见了。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现在的她,应该是个贤慧的家庭主妇,照顾孩子、先生的生活起居,将房子打扫得窗明几净……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有着平凡的愿望,没想过飞上枝头,也不羡慕别人过着五光十色的生活。又有谁会相信,她的爱情永远不会走到红毯的那一端。

  「JUST  A  GAME!」再次提醒,这是自己选择的路。

  洁儿说得没错,她是不安,但是,她一点都不想绑住他,也不是委曲求全,她只是爱他爱到可以看不见自己,只要看见他的笑脸,她的世界就会充满温暖。

  她只是先预见了寒冷,然后,告诉自己,不要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