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马走进吧台,侧着头直勾勾地瞧着纪桑亚。

  「干么这样看人?」觉得小马眼神怪异,赶紧低头检查自己的衣着,是不是哪里不对?

  「嗯……我觉得妳最近有些不一样,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小马一边盯着她,一手招招图在一旁聊天的同事。

  「你们有没有觉得桑亚姊今天特别艳光四射,我刚才一靠近她就有一种无法睁开眼睛的感觉。」

  其他同事也纷纷将目光投向她,害得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

  「我知道!桑亚姊涂口红了。」其中一个像发现新大陆。

  「白痴喔!那不是口红,是桑亚姊天生的唇色。」那个无厘头被敲了一记爆栗。

  纪桑亚索性就立在那里任由他们打量,不过,微笑里带着杀气,看他们又要冒出什么惊人之语。

  「呃……桑亚姊妳去整型吗?」另一个实在找不出哪里不同。

  纪桑亚把握在手里的西瓜刀从流理台下伸出了桌面,一道闪光让他们后退了几步。

  「哇栽丫啦--」小马终于知道为什么她看起来跟平常下同。

  所有人转头等着他的答案,包括被评头论足的纪桑亚。

  「妳先放下手上的刀,我女朋友还等我回家呢!我老妈也盼着我给她抱孙子,我还有一个阿嬷已经快八十岁了。」

  纪桑亚被他的可怜样给逗笑,把刀放下,双手举高,宣告他「暂时」没有生命之虞。

  小马走近她,捧着她的脸,深情款款地对她说:「桑亚姊,妳笑起来真美……」然后快速地在她脸颊上啵了一个巨响,接着这一响后头的是更大的骚动。

  「哇--」四周响起一阵不可置信的惊呼,还有几个人也争着起哄:「我也要!我也要!」

  「死小马,小心你回家后有另一把西瓜刀等着你。」

  「你竟然用你骯脏的口水污染我们女神的脸颊,我饶不了你。」

  小马欣然接受众人的审判,脸上还挂着一副「宁愿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满足表情,更惹得这群纪桑亚捍卫队的围剿。

  「好了啦,八点了,快放客人进来。」第一次,小马这么渴望早点开门营业。

  纪桑亚摇摇头走到一旁拿水果,身后飘过一阵冷风,冷空气的来源是坐在吧台旁的韩宇。她差点忘了他们是一起来的。

  「我也要。」阴沈的表情显示他极力克制自己的怒火。

  这些无耻的登徒子,竟然当着他的面对他的女人下手。他要是闷不吭声,这还是男人吗?

  「你也跟他们瞎起哄。」她瞋他一眼。「像个小孩子一样。」

  「妳没听过动物的本能会在自己的领土留下气味,好警告其他动物别轻举妄动?」

  「现在是上班时间欸!」她的手被他紧紧抓着,不好意思地垂下脸。

  「不管,我也要。」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占有欲是那么强,而且很无赖。

  「好啦!好啦--」她将脸颊凑过去。「快点--」

  这么好打发的人,不会叫做韩宇。他捧着她的下巴,在她唇上大声地「啾」了一声。

  这一声引起小马的注意。他瞪大眼睛,一手摀着胸口,一手指着他们,半天发不出声音,像见鬼了一样。

  韩宇朝他咧嘴一笑,颇有宣战的意味。

  小马吞了口口水,倒退三步,向他比比大拇指,一副佩服的表情。

  韩宇知道,再过三个小时,整间店的人都会知道距离纪桑亚短于半公尺的下场。

  「你……」没想到他这么光明正大地……纪桑亚心里又羞又甜,又要假装镇定。「你不怕坏了自己行情?」

  「有时候我也挺喜欢过安静的日子。」耸耸肩,他从不在乎身边多一个或少一个女人。而且,纪桑亚那种一点都「不黏人」的个性,让他有点挫折感。

  从纪桑亚半夜突然出现那天起,韩宇不再刻意逃避这段感情,两人默契地不提那些争执与敏感的话题,他只想好好珍惜与她相处的时间。

  「桑亚姊,妳的单。」

  「来了。」纪桑亚转身接过小优手上的单,注意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

  纪桑亚想起在休息室看到的那一幕,一边快速消化单据,心里有些不舍。

  「韩大哥,昨天你写给我的那首歌,我好喜欢喔!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洁儿奔过来搂着韩宇的手臂,兴奋地跳着。

  「注意一下形象,以后要做国际巨星的人吶!」韩宇戳戳她的额头。

  洁儿吐吐舌头。「去你那里吧!有些唱法想跟你讨论。」

  「等风哥来一起去。」下意识转头望向纪桑亚,他不想她再有什么误会。

  接下洁儿的制作人一职,他便停止演唱的工作,专心创作,接下来的工作会更忙碌,他想多陪陪桑亚。应该说,现在的她让他体会到不安的滋味。有时,他甚至想问她,到底爱他不爱,怎么一点醋都不吃,也从未要求过他多花点时间陪她。重点是,她对别人的笑容露得太多。

  纪桑亚走到储藏室,抱了两罐樱桃与橄榄,填好单据,转身被一闪而人的身影吓了一跳,还未看清是谁便落入一个强劲的臂弯里,随即红唇被快速攫夺。

  「唔……」对方身上传来淡淡的烟味,让她闭上眼,踮起脚回应他。

  许久,韩宇才放开她。

  「这么乖顺?万一是色狼怎么办?」一边回味着她的香甜,一边又埋怨她一点都不懂抵抗。

  「一下子忘记反应,技术太好了。」她笑笑地搂紧差点因手软而滑下的玻璃罐。

  他头上有一股白烟冒出。「当然要看清楚是什么人,如果是……」

  「如果是色狼就用罐子狠狠敲昏他。」她拿起钥匙往外走。

  「妳知道是我?」他跟着走出去,心里有点得意。夸他技术好呢!

  「不知道。」她将门锁上。

  「不知道?!喂,女人!」他喊着。「妳要注意,像这种龙蛇混杂……妳有没有在听啊?」

  纪桑亚走进吧台,他还在继续做「妇女防狼教育」,她赶紧塞一粒小番茄到他嘴里。

  「有淑厚,口椅用这招……」

  「我记住了,乖,风哥来了,快去办正事吧!」对他的碎碎念她有点哭笑不得。

  韩宇哀怨地看她几眼,纪桑亚则早已埋头雕饰水果盘。

  「小马!」韩宇喊了声,向他使个眼色。小马立刻上道地比了个OK的手势。

  他走到她正对面,趴在吧台边,轻声地说:「我工作去了,晚上去找妳。」

  「嗯。」

  「不给我一个KISS  GOODBYE喔!」

  「在忙呢!」她手上忙着,眼睛连抬也不抬。

  「坏人……」

  他走后,低着头的纪桑亚才从嘴角泄漏心底的甜蜜。只是,偶尔会感到心神不宁。

  是不是太幸福的日子,有时也会让人心慌?

  *

  纪桑亚在韩宇的房间里整理他的行李,他和洁儿明天要出发到英国录音,一去就是半个月,或许更久。

  她仔细地迭着衣物,半晌又停下来发呆。尹杰到美国念书时,她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难分难舍,而且闷得难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她的手心不自觉地冒汗。

  甩甩头,不会的,是她太杞人忧天。她太在意韩宇,所以关心则乱。

  客厅传来洁儿的尖叫声~~

  「还我啦!宇哥--不准笑。」

  「哇!妳的婴儿肥也肥太久了吧!妳看,这手臂上的两坨肉,妳小时候一定有个绰号叫『小胖妹』。」韩宇大笑。

  「谁说的,人家我还是有很多人追的。」

  「妳是说上上辈子吧!唐朝的时候。」

  「吼--你这个没眼光的男人,照片还我啦!」

  拉上行李箱,纪桑亚走出房门。

  洁儿为抢夺韩宇手中的那迭相片,整个人几乎要挂在他身上,她犹豫着要不要回到房间。

  「桑亚,妳快来看,洁儿以前的矬样。等她发片后,这些照片可以卖给狗仔队,肯定大卖。」他起身将她拉进沙发,开玩笑地说。

  洁儿突然安静下来,不再嬉闹。

  纪桑亚微笑。「很可爱啊!不过,真的是女大十八变,愈来愈有味道。」

  韩宇贼贼地说:「这句高明,女大十八变,意思是说现在变漂亮,小时候就很恐怖。」

  「哪是这么翻译的。」纪桑亚搥他。

  他捉住她的手,正想吻她时,瞥见一旁直盯着他看的洁儿。「喂,十点了,妳该回宿舍整理整理了吧!」

  「知道了啦!」洁儿站起来,整理桌面上的照片。

  韩宇送她到门口,她忽然踮起脚,迅速往他脸颊上亲了一下。「明天见。」然后瞄了沙发上的纪桑亚一眼。

  纪桑亚立刻调开视线,假装没看到。

  韩宇不以为意,只当是这些外国长大的小女生平常的礼貌。

  关上门,他扑向纪桑亚。「我们要分开十几天耶!真不想走。」将头埋在她颈间。

  她出神地理理他略鬈的发尾,想起洁儿的眼神……

  「妳都不会舍不得?」见她没反应,韩宇把她抱到腿上,对着她的眼。

  「当然舍不得,可是,工作重要。」她垂下脸,不想让他看见她眼中的不安。

  「那……电灯泡走了,」他横抱起她,走进卧室。「春宵一刻值千金!」

  「啊--」她惊呼一声,陷入床垫,随即被一股温热覆上,所有的思绪已经被他甩到九霄云外,只剩黑暗中,急促的喘息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