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回到吧台,纪桑亚再度把自己隐身到属于自己的角落。

  台上的主唱,应观众点歌,唱了一首张学友的歌。

  我的天是灰色我的心是蓝色

  触摸着你的心竟是透明的

  你的悠然自得我却束手无策

  我的心痛竟是你的快乐

  其实我不想对你恋恋不舍

  但什么让我辗转反侧

  不觉我说着说着天就亮了

  我的唇角尝到一种苦涩

  我是真的为你哭了

  你是真的随他走了

  就在这一刻全世界伤心角色又多了我一个

  轻柔的音乐,歌手专注而深情的声音,听得纪桑亚眼眶一阵酸楚。她任由泪水无声滑落,口中吐出的烟,熏得她睁不开眼。

  无论她如何伪装无伤,仍无法挥去那心如刀割般的疼痛。这一刻,她才知道,对他的爱,已经无法再用理智去忽略。

  「怎么哭了?」谢文风听见小马说纪桑亚眼眶泛红,赶紧到吧台将她拉进休息室,同时也发现小优和韩宇都下见了,莫非他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是因为韩宇吗?」

  纪桑亚苦笑,原来自己的伪装这么失败,连谢文风都看出来了。

  只有一个人,看不清。

  见她没有否认,谢文风无奈地叹口气。「爱上他,是一条相当寂寞而又漫长的路。」

  「风哥……」望着他担忧的表情,泪水又几乎满溢。「我没事,只是突然觉得好累……我不知道如何面对他……是我不够坚强。」

  「傻瓜,感情这种事又不是能用理智去控制的。」他安慰她。「我看得出来,他对妳是不同的,只是,他内心的障碍只能靠自己走出来。他太害怕失去,太害怕受伤,我也骂过他思想过于偏执,这不是妳的错。」

  她抹去眼泪,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还记得我生日那天,他唱的那首歌吗?」

  「欠妳的温柔?」

  「嗯。在我担任第五届流行乐团比赛的评审时,认识了韩宇,他是当时的冠军歌手,这首是他自己作词作曲。他天生有副好嗓音,还有作词作曲的天分,不过,很可惜,只在合辑时录了一首。」

  「为什么?」

  「这要从他的成长背景说起,自从他父亲将外面的女人和孩子接进家中后,他母亲渐渐被冷落,只有靠着韩宇这个家族里的长孙,才能保住她在家中的地位。他得到冠军时,原本以为可以让母亲感到骄傲,但是,他父亲认为歌手是低贱的职业,就因为这样,他母亲哭着求他不要违背他父亲的意思,所以,他拒绝了唱片公司。唉,他虽然生长在富裕的环境,不过,却连平凡的家庭温暖都得不到。唯一在乎的母亲,为了留住丈夫的心,漠视他的才华,将他视为一张保命符。后来,他母亲因为长期的精神压力,吞服过量安眠药,没人发现,就这样去世了……」

  谢文风叹息。「所以,他总是表现得漫不经心,好像什么都不在乎。那刻意的放纵与放荡,其实是害怕期待后一次又一次的失望。那个家,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带给他太多负面的影响。」

  纪桑亚静静听着,想起那带着嘲讽的嘴角,她曾经以为那是他自视甚高,任意践踏别人投注在他身上的爱慕。

  「还有一个人,带给他太大的震撼……」谢文风吸了口气,停顿片刻,才又开口。「他母亲过世后,他认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很爱他,完全以他为生活重心,韩宇在她身上得到过去不曾拥有过的温暖以及爱。只是,她的爱太浓太烈,占有欲太强,强烈到几次都企图以死来绑住他。

  「为了她,韩宇几乎脱离原有的社交圈,除了写歌就是陪她,可是韩宇过去的风流史一直让她感到不安。韩宇母亲的忌日那天,他在我家喝醉了,没想到我太太帮他接电话,那女孩子就因此误会而自杀。这一次,来不及救回她的生命……

  「我陪韩宇赶回家时,她身上穿着一件白纱,鲜红的血沾满纯白的裙襬。在救护车上,她微笑地告诉韩宇,这辈子……只有她才是他唯一的新娘,他绝对、绝对不能再爱上任何女人。那一幕,至今仍然让我挥之不去、难以忘怀……」

  纪桑亚不能置信,摀着嘴不让自己出声,她太震惊了。

  「那是一个诅咒,封印住他的感情,那些日子,他的痛苦我都看在眼里。桑亚,如果,妳真的喜欢他,不要轻易放弃他。」

  纪桑亚痛苦地闭上眼,脸色发白,她完全了解那种顿失生命支柱的错愕与惊慌。

  「桑亚?妳怎么了?」谢文风发现她脸色苍白,担心地问。

  纪桑亚缓缓张开眼睛。「风哥……我没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先出去了。」

  谢文风望着她单薄的身影:心里突然涌上不安。

  原本希望在她了解韩宇之后,或许能将心结解开。但是,看到她的反应,他开始不那么确定,这么做究竟好不好。

  *

  锁上门,结束这难捱的一夜,纪桑亚拖着沉重的步伐往住处走。

  再走两步,转个弯就是那次她被他吓了一跳的地方,也是他等待她下班的地方,她突然失去了拾脚的力气。

  在知道那件事后,她无法硬不心怪他,也为之前对他说的那些话感到内疚。

  「桑亚……」

  听到呼唤,以为是韩宇,她惊喜地抬起头。

  「韩宇要我在这里等妳,送妳到家。」小米搓着手,害羞地不敢直视她。

  失望涌上,再听到这个名字,她鼻头一酸。

  「桑亚……妳别哭啊!如果不要,我回去就是。」没看过她这个样子,把小米吓得手足无措。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她不希望因为不忍伤害他,而让他抱着希望。她清楚自己的心全挂在另一个男人身上。

  听到预期的拒绝,小米顿了几秒,随即挤出笑容。「没关系,妳就当我喝醉了,胡言乱语,反正团长他们也不认为我有希望,哈哈。」

  「谢谢你……」

  「三八啦!这有什么好谢的,呵。」他只能用笑来掩饰那股失落。

  一阵不知该说什么的尴尬。

  「妳喜欢的是韩宇吧?」没多经思考,情敌的名字就蹦出来了。

  纪桑亚沈默片刻,终于点头承认。

  难怪,人家说,不是没有好男人,而是好男人都去学坏了。谁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团长就笑说他太老实,就算娶得到老婆,也是被老婆骑在头顶上撒尿的命运。

  「其实韩宇也很关心妳,」他反过来安慰她。「他还特别叮咛我每天都要送妳到家。」小米发现自己是天生智障,干么还替人家说好话。

  她勉强笑了笑。

  「对嘛!笑起来多美。那……我就……祝妳幸福,对了,要……送妳上去吗?」

  纪桑亚摇摇头。「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好……那我……我走了。」他倒退往后走,险险跌跤,才记起应该向后转,然后开始用跑的。

  纪桑亚坐在花圃墙边,呆呆望着天空,想象那些夜晚他是用着怎样的心情坐在这里。

  无尽的黑夜、寂静的街道,除了自己的吐气声,什么都没有。

  回想韩宇和那个女孩的故事,脑海浮现出当年初闻尹杰死讯时的画面。

  房间里,她穿上白纱在镜子前翩翩起舞,母亲奔到房间,脸色苍白地告诉她尹杰出车祸,送到医院的途中……就……

  突然,她眼前一黑……

  然后,彷佛进入漫长的沈睡,梦里只有黑白两种颜色,听不见声音,她感到茫然恐慌,却更害怕清醒后有她无力承受的事实。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慢慢地,她听见声音,从黑暗中渐渐苏醒,开始感觉得到泪水的咸度,感觉到心的跳动。在她睁开眼的那一剎那,出现在面前的便是韩宇关切的脸。

  对韩宇的爱是那么浓烈而矛盾,充满着拉锯与挣扎。「爱」字的那个「心」像把火,猛烈地烧着她的知觉。

  她一直以为,她和尹杰之间的情感就是爱情,自然而平稳。遇见韩宇,她才认识到另一种强烈到令人感到不安的爱晴。

  韩宇……是不是还被困在深黑中,无法自拔?

  是不是也跟她一样,不愿醒来面对现实的残酷?

  终于了解他突然对她改变态度的原因。因为,他知道她爱上他了。连风哥她都瞒不住,以他的经验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所以,他开始担心,担心她爱得太深,担心她变成另一个「她」。

  他猜对了一半,她对爱情是很执着,不过,在PUB三年,她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单纯女孩。

  坦诚面对自己的感情后,纪桑亚突然勇气大增。

  熟女是吗?

  她想,她懂的。

  拿出手机,拨了几个号码。没多久,一辆计程车停在她面前。

  「Hi!桑亚。」

  坐上车,她说:「小柯,麻烦你载我到韩宇住的地方。」

  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纪桑亚,韩宇惊讶得忘了开口。

  他还在发愣的时候,纪桑亚从他臂弯底下溜过,踏进屋里,目光绕一周,直直走进卧室。

  韩宇跟着进来,眼里充满疑问。

  她转过来对他说:「不要说话,不要发问,我好累……让我好好睡一觉。」然后,就躺到床上睡去,留下目瞪口呆的他。

  「喂,女人,妳喝醉啦?」他趴在床边轻推她的肩膀。

  她微睁开眼,软软地对他一笑。「睡觉吧!」没多久就发出细细、平稳的呼吸声。

  「这个女人,究竟懂不懂什么叫『羊入虎口』,居然一点警觉性也没有,还马上给我睡着?!」

  摸摸她明显哭过的浮肿眼袋,他叹口气,俯下身亲吻它。

  他简直摸不透她的思考逻辑。

  前一刻因为在休息室撞见他和小优亲吻而落泪,下一刻却又跑来,在他床上安心地睡着了?

  发生了什么事?

  他这么对她,是女人都应该在家拿飞镖射他的大头照,不然,至少也诅咒几句,问候一下他祖宗十八代,怎么可能像这样若无其事,一点埋怨都没有。

  还是她打算半夜趁他熟睡时,像剖西瓜一样,将他肢解?想太多……

  看着她浓密的睫毛,小巧的鼻子和那微张的小口,静静地靠在枕上。韩宇有些感动。

  她的出现,让他感到欣喜与……温暖。在这么难熬的夜晚。

  他无法再安然地面对她,无法用玩笑的口吻交谈,好让她以为他一点都不在乎她,甚至让她恨他。

  正想着辞掉PUB的工作,从此消失在她面前。但是,她一来,将他仅剩的一点理智摧毁殆尽。

  他钻进被窝,将她揽进怀里,如瀑的乌黑长发披在他的手臂上,像丝绸般滑溜。

  「虽然,长得很像天使,不过,妳一定是恶魔假扮,还是老天为了折磨我专门派来的?」

  细细碎碎的轻吻落在她的额上、眼皮、鼻尖……他深吸一口气,缩紧臂弯。

  他能吗?能拥有如此美好的女人吗?

  这会不会又是老天的另一次捉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