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走出电梯,转个弯再几步路就是纪桑亚的住处,她慢慢地走在前头,他的沈默令她紧张,不像平常的他。

  她将钥匙插进门孔。

  「为什么把戒指摘下来了?」即使不清楚是谁送她的,韩宇也知道它对她而言,相当重要。

  「为什么要告诉你为什么?」没想到他会提这件事,纪桑亚有点心虚。

  「因为我?」扳过她的身体,韩宇瞇起眼想看清她的表情。

  「你想太多,也太自以为是。」她没笨到去承认这件事。

  「这样最好,我可没办法给妳另一枚戒指。」他残酷地要她认清事实。

  「我以为这样的戒指,你给到算不清数量。」

  他冷笑。「妳猜错了,我身边的女人的确不少,不过,她们都很清楚,不会笨到跟我要这种无聊的东西。」

  纪桑亚不可置信。「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爱情对你而言,只是无聊的东西?」

  他嘲讽道:「妳不懂什么叫游戏吗?享受爱情却不必认真,我以为每个成熟的女人,都应该了解这样的游戏规则,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对她认真。「你太恶劣了!你什么都不懂,除了游戏人间,流连在女人堆里。这样让你很有成就感吗?你根本就不懂爱,也不配拥有。」眼泪积在眼眶里,她撑着不让它落下来。

  韩宇寒着脸。「不要自以为了解我,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妳只要提醒妳自己就好了,别笨到去爱上一个不配拥有爱的男人。」

  「你放心,我没瞎。」她用力将门甩上。靠在门边,她闭上眼,泪水顺着脸颊的弧度滑下。

  原本因他而决定摘下的戒指,现在却变成提醒自己有多么愚蠢的记号。

  下楼后,韩宇像耗尽全身力气,靠着花圃坐下。

  担心蒋子文会再来找她麻烦,离开「星光」之后,脚步不自觉又来到这里。

  只是这样而已。他如此告诉自己。

  她说得对,他根本不配拥有爱。

  可是,为什么此刻的情绪如此紊乱?他已经决定离她远远的,不是吗?一向最怕沾到这种对爱情太过认真、太过单纯的女人,为什么却独独无法硬下心下去理会她的眼泪?

  她的眼泪……简直像一把利刃,刨着他的神经,令他痛苦难耐。

  *

  星光的乐手和几个搞乐团的朋友,在「星光」附近的海鲜餐厅订了一个包厢。

  小米是寿星,几个人起哄,把纪桑亚塞到他身边,而小优则紧占着韩宇隔壁的位置。

  平日在店内,纪桑亚总是穿白色衬衫黑色长裤,因为在外面用餐,她难得穿着一件苹果绿的及膝洋装,露出修长白皙的小腿及纤细的腰,从大门口走进来时,不少用餐中的客人都抬起头投以欣赏的目光。

  见到心目中爱慕的对象,小米更是除了手足无措就是傻笑。

  一道道菜送上来,小米在众人轮流围攻下,加上纪桑亚在身边,很快就呈现微醺的状态了。

  「小米,别顾着自己喝,也要帮桑亚倒酒啊!」一旁有人提醒他。

  「不行,不行,她待会儿要上班,少喝一点。」小米护着她的杯子,不让他们再倒。

  「哈哈,都还没过门你就紧张成这个样子。」

  「搞不好桑亚的酒量都比你好。那小米,你喝,替桑亚喝一杯。」同事不放过今日的寿星,一定要让他躺着回去。

  纪桑亚没想到是这样的场面,像是所有的人串通好设计她,而坐在对面的韩宇一直沈默不语,更让她感到难堪。

  「没关系,我喝。」她在杯子里倒满啤酒,一口饮尽。

  「你看桑亚多心疼你,舍不得你喝太多。」有人立刻又帮桑亚斟酒。

  「你到底跟桑亚说了没有,再不加把劲,你就等着做一辈子王老五吧!一几个人黄汤下肚,话匣子打开了,纷纷将焦点对准小米和纪桑亚。

  「哎唷,你们别闹。」小米急得胀红一张脸。

  「听说桑亚手上的戒指拔下来了,表示现在开始开放追求,是不是?」

  她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无力应付众人投射过来的目光,低着头把眼前那杯酒饮尽。

  「不说话就是承认喽--小米!」团长对他眨眨眼。

  差不多快醉了的小米憨憨地笑,鼓起勇气对纪桑亚说:「桑亚,我喜欢妳很久了,希望妳能给我一个机会。」说完,他紧张地灌一大口酒。

  「小米!好啊!再来,我敬你一杯。」整桌的人陷入疯狂,不断称赞小米的勇气可嘉。

  纪桑亚紧抿着嘴,对四周的喧闹视而不见。

  「今天有个即将发片的乐团,等会儿时间到,再到店里继续喝,今天我请客。」见纪桑亚的不自在,谢文风连忙转移话题。

  「小优今天也休假?」谢文风又说。

  忙着为闷头不断喝酒的韩宇倒酒,听见谢文风的问话小优连忙点头。

  「小优,为什么妳只倒妳韩大哥的酒,我的杯子空了很久咧!」团长故意逗她。

  「你有大嫂服务啊--好嘛,我帮你倒。」小优站起来帮所有空了的杯子都一一斟满,免得又有谁吃味。

  见到小优,大伙儿又把焦点转移到她身上。

  「小优,妳可要小心别爱上妳韩大哥,他在外面的女人多得数不清。」

  这句话像警语,纪桑亚的心突然感到刺痛。

  小优含羞地说:「来不及了。」

  众人又是一阵骚动,有鼓噪、有惋惜,有人咬着牙感叹韩宇真是艳福不浅。「还有没有天理啊!韩宇,罚你再喝三杯。」

  今天是来参加非常男女是不是?韩宇一口气连把三杯喝了,不爽的情绪接近爆发边缘。

  虽然,明知道今天小米打算做什么,但,他还是无法按捺那股怒火,她一定要像根木头,这样任由他们嬉闹吗?她不知道怎么开口拒绝吗?

  小优揽着他的手臂。「韩大哥,别喝这么猛,会醉的。」

  「妳是怕他喝醉了会对妳怎么样,还是怕喝醉了不能对妳怎么样?」

  「你好色,想到哪里了?」小优害羞地躲到韩宇的背后,脸上却喜孜孜地满是甜蜜。

  这个动作惹来众人哄堂大笑,直逗小优。「小心,最色的就在妳身边。」

  「时间差不多了,我无回店里。」不想再听这样的对话,纪桑亚倏地站起来。

  「我送妳过去。」小米立刻跟着站起来。

  大家有默契地异口同声。「小米,加油!快跟上去,慢慢走不必急着回来。」

  韩宇仍是不发一语,一杯接过一杯。

  热闹的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夏日白天的酷热延烧至夜晚。

  纪桑亚没有说话,直直地往「星光」的方向走,小米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

  她忍着在眼眶打转的泪水,想着大伙儿起哄时坐在一旁观戏的韩宇,想着一脸甜蜜倚偎在他身旁的小优。

  这么急着把她推到别的男人的怀里?这么怕她不知道他一点都不在乎她?

  她在那里如坐针毡,恨不得立刻拔腿就走,结束这一场一点都不好笑的闹剧,而她偏偏是闹剧中的女主角。

  走到「星光」门口,纪桑亚才想到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小米,她停下脚步,转过身。

  小米温柔地望着她。

  在他眼中,她看见了和自己一样的挣扎与无奈,她缓缓情绪,不忍心伤害他。

  「我到了,你回去吧!」

  小米执起她的手,看得出她的心烦。「别因为我而感觉到压力,我没关系的。」

  纪桑亚咬着唇,点点头。

  看着她走进去,小米才如释重负,至少她没有当面拒绝他。

  回到餐厅,大伙儿热闹地喝酒划拳,一看到小米回来,立刻围上去逼问:「有没有牵到小手?」

  小米以傻笑回应。

  「这小子进度倒很快。」团长满意地说。

  「那……有没有……」另一个同事用手指在嘴巴上比了一个吸吮的动作。

  「没……没有啦!你想太多。」小米一急,耳根又泛红。

  这群大男人凑在一块,话题就离不开音乐、女人、酒。

  谢文风瞥见韩宇愈来愈难看的表情,开口提醒大家。「回店里坐吧!听听这个新团体唱功如何。」

  「韩宇,你要带我们的小优妹妹去兜风,还是一起回店里?」团长开玩笑地问,知道这小子总是韵事不断。

  小优也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回店里吧!还没喝够呢!」韩宇站起来就往门口走。

  小优感觉很失望,不过,换个想法,至少今晚可以一直待在他身边,她立刻拿起皮包追上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