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纪桑亚将刚买回来的宵夜,咸水鸭、一大盘卤味、蚵仔面线、酸菜猪肚汤……摆满一桌。

  拿起手机,查阅电话簿,找到「专属情人」,笑了。

  这个人的脸皮实在够厚的!不过,如果不是因为他那死缠烂打的个性,两个人会就此擦身而过吧!而她,也会继续在尹杰去世的悲恸中沈睡。

  打给他一起吃宵夜吧!

  仅仅闪过这个念头,就令她紧张不已,第一次和尹杰正式约会好像也没有这样忐忑不安。

  看了眼手指上的白色痕迹,她吸一口气,用力按下拨号键。电话响了很久,久到她几乎要放弃。

  「喂。」

  突然听到一个娇柔的女声,纪桑亚直觉拨错了,正想道歉,就听见对方反问她

  「找韩宇吗?」

  「是……」纪桑亚有点心虚地道。

  「韩宇在洗澡,今晚他不会有空了,妳明天再打吧!」说完电话就断了。

  她愣住了。

  那句话明显暗示的意味,她脑中不自觉闪过一些画面。

  笔着满桌的菜肴,突然失去了原先的胃口。

  满心期待,竟换来当头棒喝。是她太一厢情愿了,错以为那四个字代表什么特殊意义。

  他还是他,不会经过一个晚上,就真的变成她的专属情人。

  「我的电话吗?」韩宇从浴室出来,围着一条浴巾。

  「对,找你的,一个女人,可是我不许你现在回电话!」妮可环住他的腰,仅着一件薄纱,曼妙的身材紧贴着他。

  「你答应要帮人家治感冒的。」她嘟着嘴,一手隔着浴巾挑逗他的欲望。

  「看妳病得这么重,照顾妳到病好了,可能要换我躺上三天三夜不能下床。」他点点她翘得老高的红唇。

  「坏死了……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么坏。」她的红唇主动覆上他的。

  韩宇一手搂住她纤细的蛇腰,一手抚上她薄纱下挺立的双峰,他的吻技令怀里的女人娇喘不已。

  纪桑亚那张无助的脸倏地窜入脑中,韩宇停下了动作。

  「怎么了?」妮可对他突来的呆滞感到疑惑。

  「没什么……」他再次低下头,但脑子里忽然闪过纪桑亚那足以令人失神的笑容,他皱眉从妮可身上翻落,坐在床沿。

  「对不起……」他竟然失去了「兴致」。

  「没关系,只要你肯来就好了。」妮可善解人意地微笑说道:「肯定是有了新欢,体力透支了。」为他留住了男性尊严。

  韩宇起身,拿起衣服穿上,套上长裤。

  「都这么晚了,不留下来吗……」她急忙站起来,从背后抱住准备离去的韩宇。「睡一下嘛,早上我起来做早餐给你吃。」

  「妮可!」韩宇一阵心乱,出声喝止她。

  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手松开,坐到床边。

  「那你什么时候会再来?别一走又是一个月,把我扔着不管。」她犹不放弃地用脚背勾着他的腰。

  韩宇知道自己伤到她了,玩笑地搔她的脚底,惹得她又笑又躲。

  转过身,将她搂过来,给了她深深的一个热吻,几乎让她喘不过气。

  「妳总得让我回去补补身子,多长个两斤肉,再练一下体力,不然怎么喂得饱妳。」

  「讨厌啦!你又取笑我。」妮可笑得瘫软在他怀里,他的一吻安定了她的心神。

  「好了,快去披件衣服吧!别真的感冒了。」往她光溜溜的屁股一拍。「我走了。」

  送他出了门,等他进入电梯,妮可才把门关上。

  每一次他从自己身边离开,那浓浓的失落感就会突然袭来,原本充满欢笑激情的房间又会变得冷冷清清。

  知道他的心不在她这里,就算想强留也留不住。

  她从不去想他对她,除了欲之外,有没有带着一点爱的成分。

  不是不贪心,是清楚这个男人,想要套他套得愈紧,只会加快他离去的速度而已。

  这是他的游戏规则。于是,她不得不变成一个善于等待的女人。

  *

  走到街上,站在路灯下,韩宇从口袋拿出手机,按到已接电话,最后一通是她。

  电话响了约五声。

  「喂。」

  「我是韩宇,妳找我?」

  纪桑亚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她点点倒在茶几上的空瓶子,数来数去都算不好。她最讨厌这种喝酒方式,没想到自己正在做着最厌恶的事。

  听见他好听的嗓音,想象他在另一个女人的房里,她的眼眶开始泛红。她清楚为什么自己的心会那么痛,但是,她没有勇气说出口。

  「嗯!」她只能挤出短短的一个字。

  「想我啦?」明知道她听见了妮可的声音心里肯定不痛快,韩宇此时的表现,像个十足的瘪三。

  纪桑亚苦笑,这就是她爱上的男人,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坏,让人找不到立场怨他。一切都摊在面前,要不要由你。

  「想得美!本来想找你吃宵夜,不过,看来你已经吃饱了。」她开始懂了,电话里那些女人的悲哀,愈是想留住他,愈要懂得松手。一口酒自喉咙灌入,冰透了她的心。

  「是啊!忙得走不开。妳也知道,我还得兼差做消防人员,哈哈!」故意笑得邪恶。他正一步一步,离开她。「需要我的话,晚点再去找妳?」

  「不用,我正想休息。」这个时候,她不能面对他,不想葬送最后一丝尊严。

  他胜利了,而她败得狼狈不堪。对感情一向保守的她,却遇上一个情场浪子,很讽刺不是吗?

  「那好吧!早点休息。睡不着时,打电话给我,唱催眠曲给妳听。」

  挂断电话,她难过地摀着胸口,他的温柔是蜜还是毒药?明明想见他,却又害怕见他。

  环着自己的身体,他曾紧紧地拥着她,轻柔地为她抚去疼痛,但是,现下她心底的痛该如何处理呢?

  纪桑亚终于确定了一件事--她什么都不是,就连床伴也称不上。充其量,只是比陌生人好一点,比不熟较熟一点的同事罢了。

  *

  进到店里看到纪桑亚已经在吧台整理厂商送来的水果,小马开心地向她打招呼。

  「桑亚姊,听韩大哥说妳贫血,现在身体好些了吗?」

  纪桑亚仍旧用点头回答今晚第八个同样的问题。

  小优靠在吧台边,不像平常充满活力的样子。

  「怎么无精打采的呢?」纪桑亚摸摸她的头发。小优刻意扭过头去,避开她的关心。纪桑亚的手停在半空中,有些僵硬。

  「昨天,韩大哥没对她微笑,小优就变成这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旁边的女生顶顶她的肩膀。

  纪桑亚想起电话里那个娇嫩的声音,心里一沈。「开心点嘛!待会儿他不就来了吗?」

  小优看看她,发现纪桑亚的眼中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觉得自己别扭,转身走到她负责的区域。

  忙碌的开场时间总过得特别快,可以喘一口气时往往已经过了一、两个小时。

  眼角瞥见他的身影,纪桑亚心一紧,不小心割伤了小指,鲜红的血珠沁了出来。她到水龙头下冲了冲,拿起刀子继续雕刻装饰饮料杯的柳丁。

  「哎呀!桑亚姊,妳的手流血了啦!别弄了,我来吧!小马,OK绷!」另一位吧台看到砧板上水渍混着红色的血丝,尖叫着阻止她。

  小马过来帮她包扎伤口,「咦--桑亚姊,妳的戒指呢?」打从他一进来这家店,从来没见过她取下那枚戒指。

  「收起来了。」

  小马张着嘴,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不过,他知道再问也不会有比这四个字更多的答案。

  纪桑亚的感情世界,每个人都好奇得要命,却也没半个人敢提出这个问题。

  她语气里的轻松和表情背道而驰,眼底有没藏好的淡淡落寞。一时之间,连最不怕当炮灰的小马也噤若寒蝉,不敢随便开口。

  小米走过来和韩宇讨论着什么事,韩宇轻瞟她一眼,又转向小米。「没问题。」然后啜一口酒,等待他的演唱时间。

  「桑……亚,刚才我跟韩宇说,下星期一我生日,想邀一些同事在上班之前去吃个饭,妳……要不要……也一起去?」

  「好啊!」她勉强挤出笑容。

  小米怔怔地傻笑,没想到她这么干脆就答应了。

  「小米哥哥,我也要去。」小优又冒出来,拉着他的袖口。

  小米这时才收回自己出窍的魂魄,胡乱点头。「好,好。」

  「时间到了!」韩宇拍拍小米的肩膀,走上台去,一直到演唱完后,匆匆离开,没再看纪桑亚一眼。

  结束异常忙碌的一个晚上,大伙儿也直呼好累要直接回家睡觉了,纪桑亚做完最后巡视降下铁卷门,走向回家的方向。

  转过一个弯,赫然发现坐在花圃边的韩宇。从地上的烟蒂数量看来,离开「星光」后他就一直待在这里。

  她停在他面前。「又醉到忘了家在哪里?」

  没有回应,也没有看她,他站起来踩熄地上的烟头。

  「走吧!送妳上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