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发烧了吗?」见她全身赤红,韩宇探探她的额温,而纪桑亚则拚命缩着脸,不让他瞧见自己的表情。

  「晚上请假吧!等身体舒服一点,明天再去上班。」她手腕上还留着用力抓过而留下的痕迹,他缓缓地揉搓瘀伤。「要不要我帮妳跟风哥说一声?」

  「我可以自己打电话。」

  看着她左手戴着的戒指,他假装只是随口问着:「妳男人送的?看起来像结婚戒指。」

  她缩回手,不语。

  「这么小气,借看一下都舍不得。妳真的结婚了?」问完,心里闪过复杂的情绪。希望有个男人照顾她,却又不想从她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她摇摇头。

  他明显松了一口气。

  「胸前还有一块撞伤,妳是要自己来还是我为妳服务?」故意笑得有些邪恶,两颗眼珠子溜溜地转。

  纪桑亚背着他护住胸前,急着说:「我自己来就好。」

  他不是说闭着眼睛帮她换衣服,怎么看得这么清楚?

  韩宇大笑。「逗妳的啦!虽然,我真的非常乐意。」嘴角噙着笑,眼神却是温柔的。

  收回透露太多心情的视线,他转个语气说:「肚子饿了吧?我去买点吃的,妳可以先洗个澡。」说完,转身出门去了。

  等到她从浴室踏出来,茶几上已经摆了好几样菜,闻到香气,她突然感觉到一阵饥饿。

  「看起来很好吃。」坐到沙发上,纪桑亚难得的好胃口,她拿起筷子挟了块炒牛肉放到他的碗里,再挟一块放到自己口中,配上一大口白饭。「嗯--很嫩,真好吃。」

  他终于了解为什么古代会有君王宁愿倾国倾城,只为博得美人一笑。

  见他盯着自己瞧,纪桑亚疑惑地问:「想要我喂你吗?」

  韩宇这下又愣得更久。

  纪桑亚见他没回答,便很认真地从他碗中挟起那块牛肉,放进他张得开开的嘴,然后再挖一口饭塞进去。

  「我可不能替你嚼,快吃吧!」怎么觉得他变笨了,纪桑亚不理会他怪异的表情,继续享用美食。

  韩宇忍着笑,嚼得有点困难,想咬碎口中的食物,又要防止它喷出来。

  此刻,她可爱的表情令他想紧紧地抱住她,然后在她的脸颊上大大地啵一个。

  他也挟了一块炒猪肝放到她碗中。「补血的,别皱眉头。」

  「可不可以不吃?」她苦着脸,耍赖地问。

  「要不,换我喂妳。」衔了一块到嘴里,凑近她。

  「我吃,我自己吃。」迅速将碗里那块塞到嘴里,不过,表情像吃到蜡那么扭曲。

  他像刻意要迷惑人心,每个动作都极尽暗示及挑逗,但她可没那么好的心脏,可以这么长时间的剧烈跳动。

  「怕吃到我的口水啊?」

  「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这骨气很快就消了,因为韩宇的嘴巴已经嘟了起来。她决定不再测试自己的能耐,移开视线。

  「我没事了,你回去休息吧!」

  「妳的手机借一下。」

  她从皮包拿出手机,顺道还回他放在她这里的电话。

  0、9、3……

  「如果有事,就打这个人的电话。」

  她瞄了一下,把饭给喷出来了。

  「亲爱的?!」

  「有!」韩宇马上举手。

  噗……白他一眼,拿起手机不知输入什么。

  他凑过去,她不给看。

  「好了!」

  猜想他那些女人的手机里也同样有这个「亲爱的」的号码,她就别扭地不想与别人分享。

  韩宇一把抢过来--「星光之狼?!」不行不行,他再改。

  手举得高高的,任纪桑亚怎么跳也拿不到。

  「好了,不许再改。」帮她收到皮包里。

  「那我走喽!要不要亲一个?」他指指自己的脸颊,这会儿换他目瞪口呆,因为--她,真的亲了。虽然只是蜻蜓点水。

  纪桑亚顽皮地吐吐舌头。

  韩宇有些懊恼。「刚才指错了,应该是嘴唇的。」

  「快走吧!」纪桑亚笑着将他推出门口。

  「别太想我。」

  「少臭美。」

  挂上门锁,纪桑亚跑过去拿出手机,看到「专属情人」四个字时,笑容在脸上漾开了。

  蓦地,她想起先前韩宇问起戒指的事,她坐在沙发上,望着手上的戒指失神,和尹杰订婚后,这戒指就从没摘下来过。妈妈流着泪所说的话在耳边响起--

  「放掉过去,妳才能重新开始。桑亚,妳还这么年轻……」

  也许,不能再逃避了。她拿起电话,按下那几个牢记在脑海中的数字。

  「Hello?」

  「伯母……」才一开口,她的眼泪就滚了下来。

  电话那头静默了一会儿,接着传来倒吸一口气的声音,尹母惊讶地喊:「桑亚?!」

  「伯母,对不起,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没有到美国看妳……」

  「桑亚……真的是妳?好久没听到妳的声音。」尹母简直不敢相信。「听妳母亲说,妳病了一场,我很担心,想去看看妳,可是杰……杰的事,我走不开。别哭,只要妳健健康康的,伯母就放心了。」

  「伯母,我想……」她吸口气说:「去见尹杰。」

  「怎么会突然……妳知道了什么?」尹母有些惊慌。

  「我知道……只是我一直无法相信他真的离开我了,我没有去见他最后一面,是没有勇气面对。三年了,我也该接受这个事实,到他坟前,让他再看看我,知道我过得好……他才会安心。」她吸了吸鼻水。

  「桑亚,不要哭,伯母知道妳的心,尹杰也会了解的。这样吧!我过一阵子会回台湾,我再带妳回来,好不好?妳先别着急。」

  「嗯……」她抹干眼泪。

  听筒里,传来一声轻叹。「桑亚……这些年,妳过得好吗?」

  「一开始几乎不知道如何过生活,不过……现在已经比较能适应了。伯母妳呢?身体好吗?」

  「完全没变,像妳尹伯伯说的,壮得像头牛,过动得像只静不下来的猴子。」

  纪桑亚轻笑。伯母还是像以往那样开朗,知道她已经从丧子的悲恸中走出,自己也该放开手了。

  「交男朋友了吗?」尹母试探地问。

  「啊……」脑中突然浮现韩宇的脸,对着听筒就脸红了。「我……不知道。」

  「惦着杰吗?」

  「伯母,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他的。」像要唤回那抹愈来愈淡的身影,她加强语气。

  「那就好。」尹母语调里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意味。「等我回国,我要吃妳煮的菜。」

  「那我要赶快复习一下了。」她笑嘻嘻地回答。「抓住妳的胃,让妳舍不得回美国。」

  「是啊,我们都舍不得的。」

  「伯母?」声音很小,纪桑亚没听清楚。

  「没事!等我回国,再让我好好看看妳。」

  挂上电话,纪桑亚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吐出,好像压在胸口的一颗重石,终于卸下。

  缓缓地,她褪下手指上的戒指,将它收进抽屉里,告别一段长达九年的爱情。

  *

  晚上十点多,韩宇站在纪桑亚住处的大楼外,仰起头望着六楼属于她的那盏灯,心里想着,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按了按手机上的未接来电--妮可、小倩、馨欣,没了。

  他心想,既然她没打电话来,应该没事。愈明白对她的感情,他就愈没有勇气接近她。他甩甩头,还是转身走进「星光」。

  远离吧台那个习惯的位子,挑了角落的一个包厢。

  小优看到他,越过自己服务的区域跑过来。

  「韩大哥,今天你怎么坐这里?桑亚姊没事了吧!」听阿明师父说,是他抱着生病的桑亚姊回去。她一直闷闷不乐,想弄清楚他们的关系。

  从小被捧在手心呵护的优越感,让小优无法接受同事们耳语猜测着韩宇对纪桑亚的好感。店里,大家都知道她喜欢韩大哥的,一股好胜的心理,使她的语气有点不悦。

  韩宇抬起头。「小优啊?帮我拿一手啤酒。」看到她眼中的醋味,他突然涌起不耐。

  自从来这里演唱后,不断收到小女生的情书,经验告诉他,千万别去招惹那些动不动就掉眼泪的纯情少女。只是,最近他连熟女的热情邀约也愈来愈提不起兴趣,难道,真的是过度使用,弹尽粮绝了吗?

  小优提了一手啤酒回来,站在桌边不肯离去。见韩宇只顾着喝酒,连看也不看她一眼,她冲出口问:「你喜欢桑亚姊吗?」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问那么多,走吧!」他不想再听到「桑亚」两个字,那只会让他愈来愈烦躁。

  小优咬咬下嘴唇,一扭身,红着眼眶走回服务区,与谢文风擦身而过。

  谢文风回头看她一眼,坐进韩宇的包厢。

  「那件事已经处理好了,门口的安全人员会特别注意,不会再让他进来的,其他员工不大清楚发生什么事,也别再跟桑亚提起。」

  「知道了。」

  「她还好吧?」

  「受了点惊吓,应该没事了,陪我喝酒。」将杯子推给他,自己拉开一瓶铝罐,仰头就灌。

  「怎么啦?」除了每年他母亲的忌日,谢文风很少见他心情这么低落。

  「没事。」

  「小优怎么了?她刚才好像哭了。」谢文风问。

  「小女生,搞错对象,过一阵子就没事了。」他的桃花烂帐,谢文风很清楚,不须多说。

  「那桑亚呢?」

  韩宇看了他一眼,点根烟,往后一靠。「她不是在家?没打电话跟你请假吗?」

  「别告诉我,你只是把桑亚当成你的游戏对象。」谢文风直直盯着他。

  韩宇将视线瞥向一旁,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吐出一串长烟。

  「你好像特别保护她?」他淡淡地问,没有正面回应。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她刚来的样子,这阵子,我感觉到她变得比较开朗,我不希望她走回过去封闭的世界里。」

  「封闭?怎么说?我一直以为她的个性原本就是这么冷冰冰的。」

  谢文风摇头。「三年前,她走进店里,说要应征吧台,除了答应试调几杯调酒外,其他的,无论我怎么问,回应我的都是面无表情或是摇头,似乎开口说话,对她而言是件很困难的事,冷得像个没有生命的瓷娃娃。」

  「的确很奇怪,那她又为什么会留下来?」韩宇想象那个画面。

  「或许是缘分,我当时脑中想着,如果就让她这么离开,她要到哪里?会遇到什么处境?不自觉地当下就答应她。」

  「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知道……多年职业的直觉吧!那个时候的她,可能刚逢剧变,所以选择封闭自己隔绝外面的世界。不过,对于她过去的事,她不说,我也没再问。我猜,跟她手上的那枚戒指或许有关,应该是感情的事。」

  韩宇默默不发一语。想着她年轻、拥有如神赐般精雕细琢的容貌,身材各方面条件都是许多女孩梦寐以求,却像一具失去灵魂失去生命的空壳,那时的她发生了什么事?

  「刚开始半年,她根本不与任何人交谈。三年来,也没见过哪个男人成功地接近她。」谢文风若有所思地看着韩宇。「我不希望她……受到伤害。所以……我想弄清楚你对她的感情。」

  韩宇与谢文风对视,苦苦地笑。「放心吧!大哥都祭出保护令了,我知道怎么做。」他竟然白痴到认为她的冷漠是因为了解男人喜欢追逐挑战性高的猎物,开始懊恼自己无端闯进她的世界。

  「韩宇,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一直希望你可以正视自己的感情,不要逃避,我相信你绝对会善待……」

  韩宇打断他。「不可能。我还是我,对好女孩敬而远之,我不会再去招惹她的。」

  「韩宇!」提起这个话题,谢文风又不自觉提高音量。

  「你不觉得所谓的好女孩很可怕吗?成天幻想着浪漫情节,对她稍微好一点,就想为男人整理房子、烧饭洗衣,甚至生孩子、结婚。她的世界只剩一个男人,而且也要男人放弃整个世界。」他顺势抖了一下,加重恐怖气氛,然后大笑,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谢文风叹息。「不要欺骗自己,至少,不要刻意抗拒……」

  「不谈了,出去透透气。」韩宇站起来。

  「你又想去哪里鬼混?」谢文风瞪他一眼。

  韩宇朝他龇牙咧嘴。

  离开「星光」,韩宇的脚步不自觉又走到另一侧,坐在花圃边,点了根烟。

  他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不相信永恒不变的爱情。

  如果有一天,曾经相爱的人要变得互相憎恨,要计较谁爱谁多,或是要去面对已经不爱自己的对方,如同他的父母和那个他曾经努力改变自己、改变生活方式却仍旧无法留住的女人,他宁愿所有的感情都在暧昧不明时、在最甜蜜的时候画下句点。

  不在乎就不会感到失望,不强求就不会受到伤害。

  按了按手机里的通讯录,停在「桑亚」的名字,看了一眼,往前转动,按下另一组电话。

  「大众情人,肯打电话啦!」妮可劈头就是一阵埋怨。

  韩宇干笑两声,调侃她。「衣服穿上了没?」

  「厚--你这个没良心的,人家吹了一晚的风,都感冒了,你还不快过来看看我。」

  「我刚好知道一种治感冒的偏方,等等,我马上过去。」听见妮可依旧熟悉的说话模式,闷在心里的不舒服散了一半。

  电话里传来一阵银铃轻笑。「要快点哦--」

  按下结束键,韩宇走到路旁,招了辆计程车,离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