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喂!手机不要放我这。」

  纪桑亚丢回韩宇每次上台前习惯放在她这里的行动电话。

  「怎么啦?」韩宇纳闷。

  纪桑亚懒得回应他,一旁的小马鸡婆地帮她接话。「韩大哥,你这样不行啦!很伤身的。」

  「不懂。」

  「有几次桑亚姊在忙,我帮你接电话,结果我都才『喂』了一声,对方就开始跟我撒娇,说什么你好久没去找她了,她晚上一个人都睡不好,还有对着电话一直猛亲的,更离谱的是……」小马吞吞口水。「更离谱的是有一个女人说,她除了薄薄的一层被单,里头什么都没有穿,要我立刻过去灭火。厚!我跟我女朋友也没有这么香艳刺激,而且每次接到的好像都是不同人打的。」

  纪桑亚听不出小马到底是抱怨还是羡慕,不过,她肯定不想再受到这种刺激,不知道他是想证实自己的魅力,还是想让她气得七窍生烟。

  韩宇不好意思地擦擦汗。「应该转成震动才是。」瞄一眼纪桑亚,观察她的面部表情,当场按下几个按钮,才把行动电话又交给纪桑亚。「帮我保管一下嘛!唱歌时不能被打扰的。」

  「不要。」

  「妳吃醋啦?」韩宇靠近她,小声地问。

  「把醋加在给你的调酒里倒是不错的建议。」

  韩宇大笑。她愈是冒火,他就愈想逗她。「好啦!亲爱的桑亚。」

  「不要,你可以关机。」

  「我要是关机,那些女人会抓狂的,万一我被怎么了,妳不心疼吗?」说着还不忘露出无辜的表情。

  「我会放鞭炮。」

  「乖,我得上台了。」韩宇拉起她的手,将手机放到她的掌心。「亲一个。」抛出一个飞吻,他转身走向舞台。

  「无赖。」纪桑亚没好气的将手机收到自己的皮包里,拿起一粒大西瓜,拚命地切,切完再把一舟一舟的西瓜丢进果汁机绞成汁。

  那些女人误以为她是他的新欢,还好言相劝,要她别一个人霸占着,偶尔要让他出去透透气,这样感情才不会那么快变腻。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有,她终于明白谢文风当初对他的指控,他实在是太……太淫乱了。

  虽然可以预见到他的那张俊容以及放荡的个性,肯定不是什么柳下惠,但,也未见他当场接受过那些自动投怀送抱的「美味」,直到接到各个女人打给他的电话,纪桑亚不得不承认,他果然风流加下流。

  虽然这么说,可是自从那一吻后,韩宇再也没有对她「图谋不轨」,是自己缺乏魅力吗?她不禁低头看看自己的身材……

  她在干么?!

  意识到自己的举动,纪桑亚觉得自己疯了。

  幻觉,一切都是幻觉。

  一个客人坐到韩宇习惯坐的位子,挡住了她一部分视线,她皱皱眉,站起来走到前面,切了一盘水果让吃宵夜的同事带到休息室去。

  「桑亚。」那位客人唤了她一声。

  谁?她转过头去。

  「我叫蒋子文,陆尧铭的朋友,还记得吗?」

  喔……纪桑亚面无表情。

  「别这么冷淡嘛,上次在众人面前被妳拒绝后,我可也没再来骚扰妳对吧!」蒋子文拿起手中的杯子,笑着说:「好歹也相识一场,喝一杯吧!」

  为避免他又啰嗉扯一大篇,她走过去拿起自己的酒,举了杯,爽快地一口饮尽。

  韩宇看到一个身穿紫色衬衫的男人坐在他的专属座位,冲动地想下台把那男人一脚踢开。见纪桑亚并没有拒绝,甚至还跟他对饮,火气更大了。那个男人是谁?

  「感谢赏光,妳去忙吧!」蒋子文离开座位。

  「桑亚姊,我先去吃宵夜喽--」小马向她打了声招呼,走向休息室。

  纪桑亚继续出其他客人点的饮料。打开冰箱拿出一手啤酒,关上门时,突然觉得有些一晕眩。

  「……这酒妳出一下。」她将酒交给另一名吧台,俯在冰箱门上,等待不舒服的感觉过去。

  她心想,等一下脸色发白去吃饭,肯定又要让阿明师父念了。

  「我去一下洗手间。」打算先洗个脸,涂点口红。

  她拿起皮包,扶着沿路的墙面,愈来愈感到寸步无力。怎么会这样?虽然有时会因为站太久而有些贫血,但,不曾像现在这样,如醉酒般的无力。

  韩宇眼光瞥见她手里拿着皮包,动作有些异样。猜想她是不是那个来了?曾听女人说过,她们每个月都要痛上一天,为的是替他们这些臭男人生养一堆兔崽子。

  看见她痛苦的模样,他有些分神,唱错了一小节。眼光不断飘向通道,担心她会不会在里头晕倒了,听说有人会痛到晕厥。

  等待间奏的时间,韩宇又看向吧台,她也进去太久了……

  不对!

  那个男人呢?他扫视台下一圈,脑中闪过一些不妙的画面。

  妈的!

  韩宇把麦克风丢给台下的一位歌手。「内急,帮个忙。」一句话引起哄堂大笑。

  他用最快的速度冲往女厕。

  「刚才那个男的是不是演员啊?好像有部戏正在电视上演。」

  「大概吧!你看他急的,抱着女人就往厕所冲,演艺圈实在够乱的了。」

  「男人嘛!酒过三巡,还顾得了什么形象,你上次不也一样。」

  韩宇站在女厕前张望,听见两个男客人的对话,心一急,立刻弯进男厕。

  刚踏进去就听到最后一间门内传来挣扎的闷声。

  「全部滚出去!」他大吼。

  「搞什么啊!」厕所里的人慌张地拉上裤子拉炼,急忙走出去,深怕一不小心被卷入事端。

  「你这个畜生!」韩宇用力将门踹开,将里头用手摀住纪桑亚嘴巴的男人给拖了出来,狠狠地一拳挥向对方的脸,将他打飞到墙边,再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补了颈部一记重搥。

  那个男人无力地滑坐到地上,嘴里喊着:「对……不起,饶了我……」

  韩宇一口气还未消尽,红着眼抬起脚,重重往他肚子一踹,接着打算上前将他那张丑陋的脸给撕裂时,听见门内混着鼻音的抽泣声,恍如一道雷电劈向韩宇的心脏。

  「救……命……」

  桑亚!她还在厕所里,他没时间浪费在眼前的人渣身上。

  「说!你给她吃了什么,她会怎么样?」韩宇扯着他的衣领。

  「只是……一点迷药……睡几个小时……就没事了。」

  「这辈子都别再让我看到你。」韩宇甩开他快步转身走进厕所里。

  斜垮在马桶上的纪桑亚,散乱的头发混着她的泪水,沾黏了一脸。

  韩宇心一紧,立刻将她脸上的头发用手指梳理整齐,遮起被扯掉三颗钮扣的上衣,心疼地拭去她的满脸泪痕。「桑亚,是我,是我……」

  模糊中认出面前的人,纪桑亚松下紧绷的身体,随之眼泪像泉水一般涌出。

  「韩……宇……韩宇……」她想抬起双手,却只能无力地微微动了一下。

  韩宇心痛得犹如刀割,将她拥在怀里,轻声安抚她。「乖,别怕,我带妳回家。」

  一把将她抱起,背起被扔在地上的皮包,怕惊动其他人,他选择走向厨房后面的另一道门。

  见着阿明师父,他急急交代了一声:「桑亚人不舒服,我先送她回去,麻烦你跟风哥说一下。」

  听到他这么说,阿明师父也紧张得汗水直冒。「好、好。快去,快去。」看着手里端着的麻油炒川七,想着纪桑亚刚才苍白的脸色,以为她又贫血,思忖着明天应该要煮猪肝汤。

  *

  进到纪桑亚房里,韩宇将她轻放在床上。到窗边打了通电话给谢文风,请他谨慎处理那个人渣,不要让纪桑亚受到二次伤害。

  回到床边,见她已经无力再撑开眼睛,眼角却不停地流出泪水。

  他抱起她,不断地拍哄着。「桑亚,我在这里,没事了,别怕、别怕。」

  纪桑亚只剩模糊的意识,知道韩宇在身边,可以安心了……

  搂着细瘦的身体,他感到……心,好痛。他应该更警觉一点。

  那个禽兽!他咬着牙诅咒。

  万一他再晚到一步,或是根本没注意到……一股恐惧袭来,他闭上眼,紧紧抱着她,不敢往不想。

  渐渐地,她的呼吸变得均匀,似乎因为药效而陷入沈睡。

  韩宇小心扶着她的肩膀,让她靠上枕头。

  若不是听见桑亚的声音,韩宇可能会失去理智打死他。他烦躁地将脸埋在掌中,一双手,到现在还在颤抖。

  他怎么了?

  胸腔里的那股疼痛,是怎么了?

  转头注视纪桑亚,不会的……他沮丧地抓抓头发。

  站起来走到窗边。该死!

  此时,他意外地发现,这个女人在心底的分量,已经远远超出他所能给予的。

  再也不能欺骗自己,这只是他常玩的游戏,腻了随时可以挥手走人,一如过去,他开始觉得慌了。下习惯让一个女人走到离心脏这么近的距离,这让他不胜负荷,也让他想逃。

  谢文风说的没错,他的确没有勇气、也不想去爱任何人。

  认清事实之后,再回到床边看着熟睡中的她,感觉变得有些奇怪。

  好像第一次认真地想看清楚她的模样,这个让他心动的女人,即使哭成这样,还是觉得很美。

  他伸出手,轻轻地抚着她的脸颊,小心翼翼地,像个没胆的男人。

  钮扣被扯掉的上衣微微敞开,露出白皙赛雪的肌肤,缓缓起伏……忽地,他撇开脸。

  他在干么!居然脸红了。

  吼--这种感觉真的很槽!

  *

  纪桑亚醒来时已经接近中午,整整昏睡了十二个小时。韩宇一直坐在她的床边,静静地看着她。

  身体仍虚软无力,但是意识已经恢复,发现她躺在自己的房间里。

  她记起先前发生的事,浑身一颤,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脆弱,面对那样的无耻之徒一点反击的力量也没有。

  看出她眼里的惊恐,韩宇将她抱起。「没事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别胡思乱想。」

  靠着他的肩膀,泪水无声滑落,她怯怯地伸出手臂环住他的腰。

  此时,她需要一个拥抱,一个能让她安心的拥抱。虽然,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未来或许要让她流更多眼泪,但,刚历经浩劫的她,只想顺着自己的感觉,不再思索那些耗人心力的问题。

  在最脆弱无助的时候,脑子闪过的全是他,想见他、想听他的声音,甚至想开口告诉他--她爱他。

  她终于明白自己是真的爱上他。

  感觉着彼此的体温,情愫在无言中迅速增生。两个人在同一刻,意识到爱上对方的事实,却不敢出声,空气安静得让人感到心痛。

  缓缓地离开他的怀抱,她仰头望着他,一个会让女人心碎的男人。

  「怎么了?突然发现我长得很帅吗?」他想吻她,却更想打开门往外冲。最后,只能用一贯的玩笑语气掩饰自己的心烦气躁。

  他还没勇气正视对她的感情,以及在她眼底发现的爱意。

  纪桑亚给他一个虚弱但可以看见嘴角弯度的微笑。

  这个男人,又霸道又危险,混着冷漠与温柔的气息让人捉摸不定。若是让他知道自己爱上他,恐怕会得意地哈哈大笑。

  爱情对于他而言,也许只是生产过剩,应该沦落到地摊拍卖的廉价品吧!

  她自嘲地笑,收起心情,指指一身舒适的衣服。

  「我换的。」他老实地回答。

  这么坦白毫不迂回的说法,让她红了脸。

  「这样就脸红了?我闭着眼睛换的。不过,如果妳觉得吃亏,我可以还妳。」说着就要解开衬衫的扣子。

  「不……不用。」她吓得赶紧拦住他的动作。

  「这种免费入场的机会不多喔!确定不要?三这个女人会不会太单纯了点?!他怎么会以为她是玩得起爱情游戏的人呢?

  纪桑亚头摇得像博浪鼓,急忙按着他要解开第三颗扣子的手,却感到一阵酸痛。

  「喔……」背脊疼痛不堪,她皱起眉头。

  「痛吗?躺下来侧过身去,我帮妳揉揉。」

  昨晚帮她更换衣服的时候,看见她白皙的皮肤上青一块紫一块,想必是挣扎时留下的,那股对她的心疼比棍棒落在自己身上还要令人难受。

  「有没有婴儿油或乳液之类的东西?」顺顺她额前的发丝,眼里尽是掩不住的柔情。

  「浴室。」纪桑亚垂下眼帘,突然心跳加快。清醒之后的她,说服自己,这是他惯常的表情,别胡思乱想了。

  韩宇走进浴室拿了瓶婴儿油出来,倾倒一些在掌心里。「会有点痛,忍一忍。」

  「嗯……」她咬牙点点头。

  韩宇将她背部的衣服往上撩,雪白的肌肤上一道一道的伤痕令他不忍注视。

  将婴儿油摩擦生热后,开始微微使力在她的背上推拿。

  纪桑亚感到羞赧,虽然知道他是为了减轻她的疼痛感,就像上次他为她舒缓小腿的酸痛,但,毕竟男女有别,这样亲密的接触,不得不令她浑身发烫。

  而且,昨晚他为她更衣,连……连内衣都帮她褪下了,那……热气快速地窜通全身。

  也许,他对女人的身体早已见多不怪了,但,不曾在异性面前如此赤裸着自己的她,简直想挖个洞把头埋进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