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要不要一起坐?」

  一个身穿细肩带、低胸、背部镂空贴身洋装的女子前来邀韩宇同坐,连远在一公尺外的纪桑亚都可清楚闻到女子身上浓郁的催情香气。

  韩宇向那桌另外两个一样艳光四射的美女点个头,侧身贴近女子的脸颊,低声说了几句话,那名女子听完神色变得有些僵硬,瞧纪桑亚一眼,轻哼一声,扭身踩着高跟鞋走回座位。

  莫名其妙又接了一个白眼,纪桑亚心底的无名火愈烧愈旺。

  一连几天,韩宇每晚报到,一向空着的位子俨然变成他专属的座位。

  她的站姿已经由右脚换左脚,左脚换右脚这样来回变了数十次,仍旧无法减轻双脚的酸痛。

  「小宇--」娇滴滴的女高音从远处飞奔而来。「小宇,你也在这里啊?怎么好久没到店里找我?」女子鲜红丰厚的嘴唇翘得老高,一只手攀到韩宇的肩上。

  「知道妳忙,想见妳还得无排队。」没想到在这里遇见熟人,他干干地笑了几声。

  「人家行情哪有你说的这么好--」女子一手掩嘴吃吃地笑。「不然……我把今晚空下来……」原本放在他肩上的手已经移至胸膛,两坨快弹出来的高峰拚命往他的手臂挤去,一旁的男客人羡慕得口水直流。

  「今天不行……」他在她耳边嘀咕几句。

  「啊?!」女子涂着紫色眼影的眼睛倏地瞪大,转向纪桑亚,打量一会儿,不甘心地睨向他。「好啦!今天先放过你,记得来找我喔!如果不满足的话……一手又在他胸前摸一把。「还是可以打电话给我。」

  「好,玩得开心点。」见她离开,韩宇悄悄吐了口气。

  纪桑亚终于按捺不住地问:「你都跟她们说什么?」为什么每个女人离开前都要瞪她一眼。

  「妳想听?那靠过来一点。」他将手掌田在嘴边。

  纪桑亚怕上当,可是又想知道他到底乱说什么,不情愿地移两步。

  「我说啊……」他故意说得很小声。

  「什么?」她只好又靠近一点。

  「那得问问我的女人同不同意。」

  「谁是你的女人?!」纪桑亚如被踩到尾巴的猫,汗毛直竖。

  「妳啊!」韩宇丝毫没被吓到,反而扣住她的下巴端详。「要不,怎么一有女人走过来,妳的表情就变得比怨妇还难看。」

  他的鼻息徐徐拂过她的脸颊,嘴角依然噙着笑,一瞬间纪桑亚有些晕眩,她扭头移出他的手掌。「少臭美,我还想叫拖吊车来把你拖走,省得我看了碍眼。」

  「我在这里会让妳坐立难安吗?」他挑起一束她落在肩上的长发,感觉躺在手中的滑溜,一如想象。

  「你……有毛病。」她红着脸将头发抽回来,往旁边挪几步,不再理会他。

  这个无赖!她瞪得眼睛都快掉下来了,他还是执意坐在那个位子,害得她每天回家两褪发肿,脚底板疼痛不已。

  「站不住,就坐下来,咱们来聊聊天嘛!」

  纪桑亚继续保持眼观鼻、鼻观心。

  「一个人坐在这里,很寂寞呢!」

  「会吗?我看你倒挺忙的。」她闷哼。

  「不忙、不忙,只要妳想,我随时有空。」他摊开手表示欢迎。

  「承蒙厚爱,可惜我一、点、都、不、想。」冷冷地泼回一桶冰水。

  食指间夹着烟,拇指轻托着额头,韩宇低低地笑着。

  「笑什么?」他总是知道如何挑起她的注意。

  「妳怕我,所以不敢靠近我。」

  「我为什么要怕你?」

  「怕被我吸引,所以故意离得远远的。」

  纪桑亚像被点住哑穴。混沌的思绪冒出了一点线头,不过,她没勇气继续往下探究。

  一股白雾自韩宇的嘴角喷出,眼神转为深沈。不一会儿,那习惯性带着一丝嘲讽的嘴角扬起。「随便说说的,不会刚好被我猜中吧!」往椅背一靠,他潇洒地弹弹烟灰。

  「你……你太狂妄了。」不知怎么,她的心跳有点乱。他那如鹰隼般的注视,让她有种被当成猎物的感觉。

  他淡淡地笑了。「我发现,妳的观察很敏锐,可见妳挺在意我的。」还是那个调调,永远能将一句话转得暧昧不清。

  再跟他多说几句,她肯定会折寿。

  这几天,她已经觉得自己的情绪起伏太大了。为表现不受他影响,她赌气地坐回她平常休息的位子。有什么好怕的!

  韩宇反而打住没再多说什么,转而看向舞台。

  他的外表的确出众,少了艺人们刻意装扮的华丽,多了一分漫不经心的洒脱,眉宇间流露的自信更增添危险性。即使只是坐在那里,女人自会不断前来搭讪,彷佛天生的优越感,让他不屑耗力寻找猎物。

  「气定神闲」是他专用的形容词。及肩的头发自然披散,发尾微微向后翘,显示出他对自己、对生活的漫不经心。穿着宽松的休闲裤及随意搭配的针织衫,宽阔的肩膀,像可以撑起一片天,让修长的身形不显削瘦。他的悠然与气势浑然天成。

  纪桑亚承认,他与那些想接近她的男人不同,看起来风流、花心,又不见他接受那些主动送上门的尤物。虽然爱在嘴上捉弄她,事实上,她并没有感到被侵犯的不舒服,只是捉摸不定他话里的玩笑与真实。不过,她才不在意他,只是讨厌自己太容易被他惹恼。

  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正对着纪桑亚的,在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

  他挑挑眉毛,向她晃动手中空了的酒杯。「还满意吗?这张脸。」

  愣了约有十秒,纪桑亚才察觉到刚才一直打量他的丢脸行为。不过她没有立刻回避他的注视,只是慢慢的,控制自己脸上的肌肉,一直到脸上的热潮退了,才像没事一般站起来,让小优帮他送酒过去。

  一背过身,她忍不住皱起五官。好糗!

  韩宇没有漏掉她脸上转换的任何一种表情--刻意假装平静,却掩不住从细致的脸庞延烧到颈部的红霞。那迷离的双眼,微启的朱唇,若不是两人中间还隔着一座吧台,恐怕自己已经忍不住倾身吻她了。

  她的反应真的太绝了。

  他又将视线调回舞台,一时心情大好,跟着乐团的节奏轻轻地哼唱。

  这会儿,纪桑亚是个明知犯错却又暗自希望没有人发现的小孩,立在原地,假装十分忙碌,忙到没时间休息,忙到没空回到位子坐下。她要自己相信,并不是因为怕面对他。

  十一点一过,通常会有另一批客人进来--愈夜愈美丽的夜猫族。

  纪桑亚以纯熟的手法将一张张单据快速消化,再将客人离开后的杯盘处理干净,然后调了几杯饮料让外场服务生送到台上,给下一场表演的歌手及舞台上的乐手们。

  「桑亚姊,吃宵夜了。」

  听见小马的呼唤,她才抬起头来看看墙上的时钟,十二点了。

  下意识寻找他的身影,发现他的位子空了,桌面上也已经清理干净,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纪桑亚坐回休息的老位子,松了一口气。

  都是他,害得她不能回到位子坐下,一双脚现在才会这么酸痛。她揉揉小腿,不停地诅咒--最好永远消失,那个自大、自以为是、无聊透顶的可恶男人。

  燃完烟,将眼前那张噙着笑意的脸随着烟狠狠按熄,一天的好心情,却让他给硬生生地搅乱。

  她起身走向员工休息室,准备吃宵夜。

  「今天是菠菜炒肉丝,全部要吃完。」厨房阿明师父笑吟吟地端来一盘菜。

  「看妳瘦得剩皮包骨,随便来个轻度台风,就可以直接把妳从台湾北边吹到南边去。」阿明捏捏她手腕薄薄的一层皮,不断摇头。

  纪桑亚不禁哑然失笑,想要达到他的健康标准,她非得再增胖个二十公斤才行。

  她的骨架较细,身材比例相当匀称,虽然瘦却不至于像阿明师父形容的皮包骨。不过,以她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体重五十公斤,的确与「白白胖胖」有段遥远的距离。

  「一根都不准剩。」阿明师父就站在她背后盯着。

  纪桑亚埋头将盘内的每根菜都往嘴里塞。「这样过关了吗?」她特地盘底朝天,让他检查。

  老师父满意地点点头。

  她唯一无法漠视的就是疼爱她的风哥及阿明师父。也只有在他们两个人面前,她才会流露出小女儿般的模样,他们总让她想起住在中部的父母。

  知道自己不该让家人操心,但是,她不想再听那些规劝的话,不要他们一再地提醒她--尹杰已经死了。

  一个人不会这么容易凭空消失的!尹杰在美国念书那么多年,没病没痛,经常当空中飞人两地跑,从来就不是慌张散漫的人,怎么会轻易地让一辆车子夺去他的生命?

  三年了,纪桑亚仍不愿接受未婚夫车祸身亡的事实,她宁愿想着,他是在美国认识了别的女孩,怕她承受不了打击,所以用这个漫天谎言来瞒着她。只要不踏上那片土地,没见到他安葬的地方,有一天,他会带着妻儿来到她面前,请求她的原谅。

  没有关系的,只要他幸福,只要他好好活着,无论什么原因,她都会原谅他。

  就这么的她一个人北上,远离所有关切的表情,以及亲友不痛不痒的安慰。在日夜颠倒的生活中,平静度日。

  时间,可以掩盖的事情很多,不管你愿不愿意,再浓的情感都会渐渐消逝,顶多留下淡淡地,几乎不可见的痕迹。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