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翌日--

  纪桑亚进到店内,打开所有的灯,同事陆陆续续赶到打卡。

  她在音响内放入一张今天刚发片的新专辑,动感的舞曲为这一夜拉起序幕。

  外场服务生围在吧台边,讨论昨天到店里的艺人和几位外型较杰出的客人,这是他们工作之余的小小娱乐。几个面貌、身材姣好的女孩聚在一起,画面十分赏心悦目。

  「星光」里无论内外场的工作人员莫不经过严格的挑选及训练。女服务生一律具备高纤细的身材、甜美可人的笑容;男服务生则个个俊俏有型,谦和有礼。

  「桑亚姊,妳知道昨天和风哥坐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谁吗?」一个名叫小优的女孩兴奋地向纪桑亚打探。

  「啊--」紧跟着另一声尖叫。

  「小优,妳也注意到了那个男人很有味道对吧!又帅又坏,那眼神……噢!让人明知道危险却又情不自禁飞蛾扑火!」

  「我发誓,他是我目前看过最优的男人。」

  两人激动地握着彼此的手,像寻得多年知音,眼神晶亮。同时转向纪桑亚,希望她能透露一些讯息。

  「不知道。」她低头做水果雕花,消耗开场前的空档。心里纳罕着店里光线这么暗,她们到底从哪个角度看到那男人有坏坏的眼神?

  相较于这群女生的好奇与聒噪,纪桑亚则显得过于冷漠也太惜字如金。无论什么问题,她永远有办法用一句话简单带过,要不干脆来个相应不理,「冰山美人」的名号不胫而走。

  「时间到了。」她指指吧台后方的时钟。

  「准备开战喽!」围着吧台的人一哄而散,站到各自服务的区域。

  「桑亚姊,妳的单喔!」小优将手中的纸片贴在吧台前的平台上。

  客人陆续点完餐饮,接下来就是吧台及厨房开始忙碌的时候。

  纪桑亚浏览过排在面前的纸片,再扫视一下全场,拿起调酒杯,冷静流畅的动作,加上她出色绝尘的外貌,令坐在吧台前的客人看得目不转睛。

  不过她清透的美丽脸庞上,蛾眉淡扫,双眸如严冬的湖面,坚硬而冰冷,紧抿的唇线没有笑容,常教人看了不禁屏住呼吸,忘了心跳。

  送出最后一杯调酒,按下桌号数字,负责的服务生过来端走后,纪桑亚退到吧台角落的位置,安静地抽着烟。

  除非客人主动攀谈,吧台内的工作人员不会打扰客人,而纪桑亚脸上明显摆着「别来烦我」的表情,一般识相的客人通常也不会笨到去碰一鼻子灰。

  口中吐出的云雾,在投射灯照射下缓缓向上飘动,纪桑亚将目光转向台上用力嘶喊的歌手。

  蓦地,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反射性地转头看看其他地方--客满了吗?为了预防客人喝醉后骚扰纪桑亚,非万不得已,外场服务生不会白目到把男性客人安排坐在这里的。他们知道她习惯休息的地方,而且非常讨厌坐下的时候与任何人太过接近。

  「Hi!桑亚。又见面啦!」

  补充一句,尤其讨厌这种喜欢和她装熟的客人。

  「先生,MENU请您参考一下,想要吃点什么还是喝饮料?」小优向纪桑亚嘟嘴耸肩,表示人不是她带的。回过头,突然眼睛一亮。「你是昨天和风哥坐同桌的客人」

  「小美眉,好眼力。」韩宇微笑。

  他不过一个微笑,就让小优心跳加速。纪桑亚则因为小优的惊呼,转头注意到他以及他上扬的嘴角。

  合上MENU,韩宇贴近小优耳边。「由妳决定吧!」轻柔的口吻简直害得小女生当场融化。

  小优飞红着脸蛋,无措地看向纪桑亚,请她决定,然后心慌意乱地去忙自己的事了。

  纪桑亚按熄手上的烟,起身走向前,在帐单上写下酒名,感觉身旁射来一道灼热的目光。

  她熟练地将Tequila倒满一个公杯,另外切了一盘柠檬角,附上盐罐、一个小杯,推到他面前。想要续杯的话,尽管放马过来。这会儿醉倒在路旁,她可没这么好心了。

  韩宇看着纪桑亚,嘴角始终噙着笑意。她的冷淡并没有令他感到意外,毕竟昨晚就见识过了,他只是好奇什么样的男人能融解她脸上的千年寒霜。

  夹起杯子,他舔一口虎口上的细盐,饮尽杯里的烈酒,再用力咬下柠檬,浓烈的酒混着柠檬的酸劲和咸味,一阵呛辣后转为微微的清甜。

  一气呵成的优雅动作,连纪桑亚也看呆了。

  「过瘾!谢啦!」他朝她咧嘴一笑。

  哼!有什么好笑的,爱耍帅。她迅速撇开脸。

  视野被挡住,纪桑亚不愿坐回位子上,走到前方清洗杯子,强劲的水流冲着她的手,将戴在左手中指的戒指刷得更亮白。

  两位客人离开之后,纪桑亚收下杯子,顺道擦干桌面的水渍。眼角不自觉向左瞄,想证实那被注视的感觉来自何方。

  不过,她想太多了。

  他正专注地望着舞台,不像其他无聊男子,直想借机找她聊天,倒是场内有不少女人赤裸着欲望打量他。

  很快地两个身影立即补上才刚空出的座位。

  「桑亚--」一名男子贴在吧台边,故意将她的名字尾音拉得长长的。

  那十分亲昵的口吻,令韩宇忍不住侧身,瞄那男子一眼--一位当红的八点档男主角,陆什么铭的。她喜欢这种奶油小生?

  「桑亚,我这位朋友想追妳,缠着要我介绍妳给他认识。」他搭着另一位穿着十分「痞」的男子。

  纪桑亚抬起头瞧了瞧,抹得油亮的头发,一身看得出来花不少时间打扮的劲装,随即又把头低下去,继续切着招待客人的水果。

  那名男子帅气地抽出一张名片,夹在食指与中指间,递出去。

  「我是蒋子文,和尧铭同一间经纪公司,相信妳知道现在收视率最高的那部八点档连续剧,我演尧铭的情敌。」说着还顺一下已被发雕固定的头发。「很高兴认识妳,不如找个时间一起吃顿饭、看场电影,我在阳明山上有栋别墅,可以看到美丽的夜景。」

  听完他一长串的自言自语,纪桑亚终于停下手上的动作,不耐烦地轻启朱唇。「喝什么?」人家的一番介绍,她连左耳都没进去。

  荡在空中的名片似乎觉得有些寒意,在指尖微微抖了一下。

  四周蓦然静了下来,韩宇假装搔搔鼻头,忍着笑--这个女人,真不是普通的冷。

  陆尧铭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他拍拍朋友的肩膀。「就跟你说她很酷的嘛,现在死心了吧!排队等着要追她的人,大概可以塞爆这间PUB,喝酒去吧。」

  蒋子文脸色刷白,没想到一向深受女性青睐的他竟然如此被漠视。不可能,这只是女人擅长的欲迎还拒。他轻咳两声,再次展现他的风度。「桑亚,等妳有空,我的行动电话随时为妳而开,不管多晚。」

  纪桑亚身后的同事开始掩嘴窃笑,几位熟知她个性的客人也好整以暇,准备看一场即使上演过N遍,仍然让人拍手叫好的戏。

  她伸出左手朝他面前一晃,金属的光泽瞬间闪过,然后回头喊了声:「小马。」

  小马一听呼唤立刻靠过来,对着蒋子文微微欠身,笑容诚恳地说:「很抱歉,我们桑亚姊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她平常除了上班,回家还要照顾年幼的孩子,十分辛苦。恐怕不方便打电话给你,也挪不出时间和你去看电影。」

  蒋子文听完后如遭雷击一般,两眼发直,嘴巴张大,下巴忘了收回。陆尧铭叹口气,拖着呈现呆滞状态的他回到原来的座位。

  纪桑亚就像没发生过任何事一般继续她的工作,低身将几个酒杯放进冰柜里。

  韩宇在一旁捧着肚子大笑。

  他的笑声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某个客人突然冒出一句:「小马,你上个星期说两个,怎么今天又多生出来了一个。」

  小马一愣,仔细回想自己的说词。「对厚!好像说错了,哎唷,没关系啦,多生一点比较吓人嘛!」

  想到刚才那个自命不凡的男子一脸惊吓的样子,客人又是一阵狂笑。

  韩宇忍俊不禁,刚才他差点也被她的那三个小孩给唬住了。

  纪桑亚脸一下子热了起来。这小鬼,什么叫多生一点,当她是母猪喔!一抹浅笑难得袭上她的嘴角。

  一直追随着她身影的韩宇,心脏因此漏跳一拍。心想,她还是维持一贯的冷漠表情就好。老实说,他不认为有几个男人的心脏比他够力。

  「昨晚妳这么帮我,我是不是应该有什么表示?」见纪桑亚走近,韩宇随口问。

  「不必。」她弯腰拿起一颗哈蜜瓜。

  「吃饭、看电影妳似乎都没兴趣,喝下午茶如何,配上绝妙的蛋糕,女人的最爱。」

  「不用。」刀光一闪,哈蜜瓜被俐落地剖成两半。

  冷冷地,带点微愠,美人生气时别有一番风情。他闲散地灌口酒,一点都不在意她的拒绝。

  「送花?」他自己摇头。「不行不行,万一被妳误会成我想追妳,那就糟了。」

  「唱歌?」他想一下,说:「连话都懒得说了,唱歌更不可能。」

  静默了半晌,他摀嘴惊呼。「妳不会想叫我以身相许吧?」

  纪桑亚转过身想叫他闭嘴,却发现他脸上的促狭,嘴唇一咬,将头再扭回来。无聊,自以为幽默!

  「唉……」他叹口气,眉心一拧。「我这个人就是不懂得讨女人欢心,惹人嫌,所以身边的女人才会一个一个的离开我。」

  他会没有女人缘?笑话。

  「我知道没有人会相信。」口气十分哀怨。

  他的落寞让她觉得自己好像太先入为主,反应过度了。但是,他的外型看起来就是标准的花花公子,眼神太明亮,眼角太勾魂……不能怪她。

  对方不接话,他只好自顾自地往下说:「我个人倒是不介意女人身边带着几个孩子,结过婚的女人反而比较了解男人。男人其实也是有脆弱的一面。」

  「听过了。」

  「妳说什么?」他向前倾,不确定刚才那句话是从她口中说出。

  「这种台词,听过八百遍了。」

  「什么?居然有人盗用我的台词。不过……」他笑了。「妳的声音我就算听八百次也不会觉得腻。」

  「无聊。」天下乌鸦一般黑。

  「别这样嘛!不过,我真的很好奇,有没有男人听了妳那三个孩子之后,还死缠烂打的?」他八卦地问。

  「有。」

  「真的那后来咧?」

  「警察局。」她皮笑肉不笑地挑挑眉毛。这表示,如果他再继续多话下去,今晚肯定有地方睡。

  「哈,我要续杯。」识时务者为俊杰。「麻烦妳了。」

  「风老大!」见谢文风走过来,小马立刻立正站好做了一个敬礼的手势。

  习惯了他的作怪,谢文风随意抬了一下手,走向韩宇。「昨晚还好吧?」

  韩宇将搁在一旁的牛皮纸袋交给谢文风,里头是刚谱好词曲的DEMO带。「受到你们热情亲切的招待,很好,平安到家。」

  他特别加重「热情亲切」这四个字,不过听在纪桑亚的耳里,倒觉得比较像是在抱怨。

  纪桑亚送上谢文风的酒,不小心对上他的双眼,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仍旧挂在脸上,她仓皇地把视线移开。

  他们交谈的空档,小马靠过来。「老大,你生日那天,同事约好下班唱歌,帮你庆祝。」

  谢文风点头答应,转向韩宇。「一起去喝个两杯。」

  「两杯怎么够。」显然兴致不高。

  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一旁的小优突然冒出来。「韩大哥,跟我们一起去嘛!」一个劲地亲热。

  「我怕有人不欢迎。」韩宇瞅着纪桑亚。

  「怎么会?我们都好希望你去,对不对,小茹?」另一个靠过来的服务生拚命点头。

  「桑亚也希望我去吗?」他说得很故意。

  在他毫不掩饰的直视下,一直想隐身消失的纪桑亚,被点名之后,立刻变成众人注视的焦点。

  「关……关我什么事。」这个白痴,胡扯什么。

  他的嘴角咧得更开了。「我不想让妳觉得不开心,毕竟昨晚妳这么照顾我。」说完,很暧昧地挑挑眉。

  这一个动作惹得她咬牙。他肯定是来找碴的!转头看看一脸期待的小优和小茹,以及饶富兴味等着她答案的谢文风,她硬声挤出两个字:「随你。」

  小优听到回答后立刻像只快乐的小鸟,鼓着翅膀向其他同事报佳音,随即听见几声刻意压低音量的尖叫。

  她已经开始后悔。做人,应该要威武不能屈。泄忿似的,她用力剖开手中的大西瓜,红色的汁液流了出来。

  谢文风看看一脸兴奋的小优,又纳闷低气压的纪桑亚……他点点韩宇的肩膀。「我警告你哦,这里的女孩子都很单纯,你这小子花名在外,别到这里来搅乱一池春水。」

  被他这么指控,韩宇不服地说:「风哥,别冤枉我,我只是纯喝酒,什么事都没做咧!桑亚可以为我作证。」

  听见他又扯上自己,纪桑亚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以免刀剑无眼。「我不说谎的。」

  「有没有人听见一颗纯净的心碎裂一地的声音?」韩宇用手揉揉心脏的位置。

  谢文风拉下他的手。「我怎么没发现你还挺有演戏的天分。」

  「我还有很多天分的,不过……是女人才有机会发觉。」韩宇眼睛笑得几乎要瞇成一线。

  无聊男子!纪桑亚在心里暗骂。

  「好啦!光应付那堆投怀送抱的女人就够你分身乏术,我看你也没时间在这里风流快活。」

  「风哥……你……你这叫我如何回答,说是,显得我欲振乏力、力不从心,说不是,又好像我来这里有什么企图。」

  「你还有辞穷的时候?我记得你一向舌粲莲花,不是吗?」

  韩宇看着纪桑亚愈来愈快的刀法,他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谢文风是故意闹韩宇的。他若肯认真去追求女孩子,自己可是举双手赞成。只不过,韩宇从不将精神耗在任何女人身上,同样的,肯定也不会用太多力气去抗拒任何主动亲近的美人。

  谢文风真正担心的是这一点。这个全身不自觉流露着危险气息的男人,又有多少女人能面对他那双邪恶的眼睛而不心动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