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收拾浪子心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收拾浪子心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东区商圈知名PUB--「星光」门外,今晚仍旧大排长龙。

  灯光炫目百变,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歌手在舞台上卖力演出,加上串场的偶像明星,保证让现场客人热血沸腾。

  「星光」,由国内拥有最多天王天后的「波隆唱片公司」开设,目的是让公司培养的新秀在发片前可以多多磨练胆识及台风,并测试人气指数,另外,也提供演艺圈的明星一个不被干扰,没有狗仔队跟拍的休息场所。

  这家PUB的负责人--谢文风,是淡出乐坛的资深唱片制作人,在他对面坐着一名年轻男子,拿起酒,仰头就灌。

  「喝慢一点,这样很快醉的。」谢文风试图拦下酒瓶。

  韩宇身子一闪,冰凉的液体直灌入喉,转眼见底。他捏扁空了的铝罐,再拉开另一瓶。

  「有你这种老板吗?开PUB还怕客人喝太多。」韩宇往后一靠,眼光飘向邻桌三个清凉美女,顺便接过她们抛来的媚眼。「喝酒这么愉快的事,旁边应该换些漂亮美眉才对。」

  「臭小子,把我这儿当成酒店啊?」谢文风摆摆手招回一双正四处乱瞟的眼睛。

  韩宇露出洁白的牙齿。「说真的,这里还真的是美女如云,你怎么没早点告诉我。」

  「韩宇!够了,张开你的眼睛,仔细看看身边的人吧!」

  「刚刚明明是你不让我看的嘛!」年纪大了,记性果然会变差。

  「你知道我的意思,少跟我嬉皮笑脸。」

  「当初认识的时候,我就是这个样子了,现在才嫌弃,是不是想始乱终弃啊?」他委屈地嘟起嘴,把脸贴近谢文风。

  「鬼扯什么。」谢文风推开那张哀怨的脸。他可是早已娶妻生子,性向正常。

  一阵沈默后,谢文风突然叹口气。「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八年多了。当初要不是你父亲……」

  又来了。他掏掏耳朵,径自接话:「当初要不是我那父亲丢不起这个脸,母亲哭着阻止,我现在早已经是唱片界天王巨星,左拥右抱,大腿上还坐一个;名、利、女人三收。」

  「至少也找个好女孩,别再游戏人间。不管外面如何自由,人总需要一个归属感。」谢文风看出他的强颜欢笑,心里也不好受。

  「好女孩?」彷佛今天听到的第一个笑话。「找来在家等门,在家流泪,期盼终有一天浪子回头?」韩宇撇撇嘴角。「我对婚姻没兴趣。」

  「为什么你总要这样说你自己,那是一场误会……」

  「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韩宇脸色一沈。「我一个人生活惯了,不想被绑住,女人的眼泪对我而言,太沉重。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好聚好散,没有任何道义上的问题。」

  「这不是你的真心话。」

  「男人如果明知管不动自己的老二,明知自己不安于室的个性,就不该让女人用一辈子的幸福陪葬。这是我的真心话。」

  「你连去试的勇气都没有,又怎么知道你不能跟一个女人相守。」

  「别说了,喝酒吧!」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谢文风只好沈默。

  担任第五届流行乐团比赛评审的谢文风,第一次听到韩宇低沈浑厚的嗓音唱出自己创作的歌曲时,他就知道自己挖到了一块宝了。

  当谢文风捧着唱片合约来到韩宇的家中,看到那镂刻着华丽花纹的金漆大门,以及那栋豪宅时,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拒绝出唱片。

  记得那时韩宇的父亲是怎么对他说的--

  「我不是告诉你不必来了?我们韩家不需要儿子去卖唱、丢人现眼。」韩父坐在沙发上表情既冷又轻蔑。

  「大姊,不是我说妳,这事如果传出去,家族的颜面何在,爸爸不给气得中风住院。」韩父身边挨着一名相当年轻美艳的少妇,眼底尽是讥讽。「青儿,你要好好念书,以后做大官,别让妈咪丢脸。」她对怀里的孩子说。

  韩宇的母亲频频拭泪。「谢先生,您回去吧!小宇不会做什么歌星的,这件事别再提了。」

  「都是妳,放任他组什么乐团,书不好好念,整天跟那些没出息的人搞在一起,他要是想去卖唱,就叫他以后都不用回来了。」韩父气得大声责骂已经泣不成声的女人。

  谢文风默默起身,离开身后那些谩骂以及软弱的哭声。

  了解韩宇的家庭背景后,谢文风才明白为什么一个才二十岁的孩子,竟会有那么深沈和总是带着讥讽的眼神,彷佛活着只为睁着眼,等着看那个家到最后如何的破败。

  由于惜才,谢文风鼓励韩宇继续从事创作。当他化名「于寒」创作的词曲渐渐变成销售量的保证时,谢文风的办公室几乎要被上门邀歌的制作人给踩平了。谢文风是唯一能和「于寒」接触的人,而自始至终他都谨守与韩宇的约定,没有透露「于寒」的真实身分。

  「你们这儿的酒特别香,再来一手吧!」韩宇冲着他笑,很快恢复了平日的调调。

  「卖光了。」谢文风一口拒绝。

  韩宇招招手,但每个走近的服务生,全被谢文风暗示的眼神给吓跑。

  「我自己去拿总可以吧?」他站起来,走向吧台。「嗨!可爱的美眉,麻烦给我一手啤酒。」

  女孩有些犹豫。

  「别管你们老板。」韩宇挡住她往远处张望的视线。

  「桑亚姊……」女孩不得已只好转头向另一个方向求救。

  纪桑亚吐了一口烟。「给他吧!」

  「谢喽!」他抛一个飞吻给那位只看得见侧脸的女人。

  回到位子,韩宇向谢文风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这是最后一手,别想再多喝。」今天是韩宇母亲的忌日,谢文风知道他没喝个烂醉难以入眠,但是,那种不要命的喝法,让人真想直接掐死他。

  隔着金黄色的液体,韩宇瞇着眼看他。「你说人老了,是不是就会并发唠叨的毛病?」

  「你是在嫌我啰嗦」

  「怎么会,我只是好心提醒你,这个时间,大嫂应该开始把你那些珍藏的唱盘拿来当飞盘扔了吧!」

  「啊……」谢文风不自觉拭了拭汗。

  「快回去吧!」达到目的,韩宇得意地笑。「喝完我就离开。」

  几经挣扎,谢文风终于答应先回家,临走之前他走向吧台交代:「桑亚,帮我看着那个人,别再出酒给他,还有,如果他喝醉了,让小柯送他回去。」

  「嗯。」纪桑亚头也不抬地继续清洗水槽里客人饮尽的空杯。心底却不由地冷讽--这么行的话最好自己挺着点。她是这里的吧台,可不是保母。

  台上的表演已经停止了,只剩音箱流泻出来的演奏音乐,一桌桌的客人纷纷离开。

  纪桑亚擦拭吧台做最后整理工作,眼角瞥见那个被托付给她的男人正向大门走去--不错嘛!还走得出去。

  待关店的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她让所有的同事先行离去,然后检查过店内每个角落,确定没有问题后,拉下铁门。她拿出住处钥匙,弯进在「星光」另一侧巷内的住宅大门。

  「啊!」没预警地,她被墙角的黑影吓了一跳,抚抚差点冲出喉咙的心脏,透过路灯黯淡的光线,认出是先前和风哥交谈的那名男子。

  「这样就醉了?」纪桑亚用鞋尖轻踢他的脚,冷冷地问。

  韩宇从弯曲的膝盖中抬起头瞧她一眼,脸上透着被打扰的不耐烦,咕哝一声又把脸埋回去。

  再踢。「行不行啊你?」

  低着的头微微动了一下,却没再抬起来。

  纪桑亚下颚爆出青筋,捺着火气,她推推他的手臂。「有没有办法站起来?」

  掂掂自己的力气,他那一百八十多公分的身高,她可能连一只脚都抬不动。「数三秒,再没反应我就走了,一……」

  「烦!」韩宇低咒一声,扶着墙壁站起来。连想打个盹都不得安宁,台北的人情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浓厚?还是他醉到爬上哪个良家妇女的床而不自知,倒楣地被人家老公抓个正着?

  「转过去!」纪桑亚见他起身后,使劲扳过他的身体面向水沟。「头低着点,嘴巴张开。」她皱起眉头将手指伸进他的喉咙,催吐。

  胃部突来一阵痉挛,韩宇「呕」了一声,撑着肚子令他感到不舒服的酒全哗啦哗啦吐了出来。

  纪桑亚从包包里拿出面纸帮他清理嘴边的秽物,再擦干自己的手。

  「呼--」清掉胃里的空间果然轻松许多。韩宇这才张开眼认真打量站在眼前的女人。

  眨眨眼,再靠近些--

  是个美女。

  说美女可能俗气了,清透的肌肤几乎可以看见血管透出的色泽、玉琢般的秀气五官;紧抿却仍感觉得到柔软的唇瓣……这个女人简直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要不是此时细致的脸上明显带着微愠,他会怀疑她背后藏着一对翅膀。

  「我们认识?」他瞇起眼又更靠近些。「不可能,凭我对美女过目不忘的本事,如果见过,肯定不会忘记妳的。」

  面对一个陌生人,将手指伸进对方的喉咙,这可不是件令人感到舒服的事。

  显然她也这么认为。

  纪桑亚一掌顶住他愈来愈靠近的下巴。「滚远点。」那放肆的打量目光令她不悦,挽起肩上的皮包,转身就走。

  「喂!」他喊住她。「妳就这样走了?」

  「不然呢?」纪桑亚没有回头,口气却已经明显带着寒气。

  「至少可以留个电话、地址之类的,让我有机会向妳表达感谢之意。」至于三围嘛……从刚才的目测,瘦了点,但该有的都有了。

  「不必了。」他语气里的轻佻,让她后悔没趁他还坐在地上时先踹他两脚。

  韩宇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见一头乌黑长至腰际的秀发,令人想一探它的滑溜,埋入其中吸取它的芬芳。

  「妳就这样把我扔在街上?不干脆好人做到底,收留我?」也许是因为今天的情绪特别低潮,韩宇想再多留她一会儿,尽管这个想法未必有人肯配合。

  「有本事喝就要有本事自己想办法回家。」她冷冷地丢下一句话,继续往前走。

  「喂!」韩宇再次叫住她。

  又怎么了

  「谢谢!」

  听见略带沙哑的温柔嗓音,原本的不舒服感觉消了一半。「谢风哥吧!我可没这么好心。」

  直到她背影消失,韩宇重复念着她教训的那句话,开始大笑。

  「哈哈!说得好,有本事喝就要有本事自己想办法回家。」这个女人,够酷。

  因为遇到这么一位个性美女,韩宇开始觉得不再那么沮丧。或许,有时间,他应该多到外头走动走动,以免错失什么有趣的事情。

  他挪动几步,依着大楼旁边的花圃坐下来,深吸一口夜里才能嗅出的淡淡花香。

  闭上眼,韩宇心想,偶尔以大地为家也不错。

  不过,才坐下没五分钟,一辆车疾驶而来,在他面前煞住。车上走下来一位身穿制服的司机,弯腰将他搀扶上车。

  韩宇不解地问:「运将先生,有没有载错人啊,我没叫车。」

  「刚才桑亚打电话叫我过来这里载一位客人,身高约一百八十公分,应该是你没错。」司机露出亲切的笑容。

  「桑亚?」

  「『星光』里的桑亚,我经常到这里接送客人,相信我不会错的。」他几乎每天都要到这里报到,恐怕没有一个狗仔队比他对艺人的住所还要清楚的。

  「要送你到哪里?」小柯礼貌地询问。

  韩宇虽然觉得疑惑,但一躺进舒适的车内却也不想再移动,告诉司机自己的住址后往椅背一靠,漂亮的嘴角微扬。

  桑亚是吗?

  *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