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艳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艳 尾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暮春时节、宫里樱雪飞扬,成串嫣粉雪花般地飘落于天际间,于地面铺成一层绝美轻毯。

  空气间飘着新芽与花瓣气味,暖又清甜。鸟儿吱喳声子嫩绿枝头穿梭着,争相走告着御花园里一对夫妻相倚偎之甜蜜……

  “春明太子,御花园那边您不能去啊!”礼宫失礼地大叫出声。

  “女帝说过,我明日便要离开,这宫内花园任我观看,何来不能行走之理!”面貌俊挺之春明国太子怒拂开侍者,几个跨步便又往御花园入口逼近几分。

  礼官眼看快拦不住了人了,索性先冲到垂花门边,双臂大张挡了路——

  “请止步,女帝与皇夫正在御花园里商议事情哪。”

  “那我正巧可以再与女帝辞行一回。”春明太子伸手推开礼官,今日铁了心要瞧见那位有着仙人般声音之女帝。

  几回拜见,女帝总坐在玉帘之后,他只闻其珠玉之声,总盼得能见上一面,看看她是否真如传闻所言一般拥有天仙美貌哪。

  春明太子跨入御花园后,先是一愣!

  御花园里没有雕梁画栋,只见千百株翠竹屏风般地从两片白玉低墙延伸而出。翠竹屏风之后便是雨落般樱花,绝美得让人不得不咋舌。

  樱花飘落处,一方以紫色轻纱罩起之檀木小亭正立于御花园一隅,里头隐约见得两抹人影。

  春明太子加快脚步,疾奔向前。

  “您别扰了女帝啊!”礼官在后头苦苦追赶着。

  “何事这般吵杂?”檀木小亭内响起一声不悦叫声。

  “回皇夫,春明国太子说是无论如何想与女帝再辞行一回!”礼官不敢失礼,只得如此说道。

  “哼。”春明太子一听,俊容旋即一怒。又是那无礼皇夫司徒无艳!

  他几回觐见女帝时,皇夫居然都戴了层面纱站在一旁,活生生瞧不起人似地……

  “春明太子拜见女帝。”春明太子拱手为揖,绝口下提“皇夫”二字。

  “春明太子无须多礼。”段云罗柔声似绢飘出轻纱间。

  春明太子紧盯着轻纱内,朦胧地看到一名披发男子躺于女子腿间,一副好不亲密姿态。

  皇夫不过是个以摄政王身分强迫女帝成亲的家伙,凭什么享受女帝之千百温柔。他便是不服,今日才会硬要冲到女帝面前,好让女帝知道,他较之于司徒无艳,一点儿都不逊色。

  “想来女帝今日心情甚好,午后便在外头赏花。”春明太子眼也不眨,就盼能看出些许女帝轮廓。

  无奈层层薄纱遮掩着,除非他再更进一步……

  “是啊。今儿个是我夫婿生日,他想怎么过,我都陪着他便是。”段云罗笑着说道,指尖拂过无艳一头青丝。

  司徒无艳执过她手腕,置于唇边密密地吮吻着。

  段云罗一笑,俯身在他额问印下一吻。

  司徒无艳眸光一炽,伸手揽住她颈子,便想吻住她的唇……

  “今日外头春暖花香,女帝何不步出小亭,出来外头赏花小歇,在下愿以剑舞相伴。”春明太子说道,又往木亭走了一步。

  “我们对剑舞全无兴致,御花园今日也已经走过,现在正在小歇。”司徒无艳偎着段云罗缓缓地坐起身,对于频频地被打扰一事,相当地不快。

  他们成亲三个多月以来,却仍频频遇到这类对于云儿已嫁作人妇,心有不甘之昔日求婚者。真个烦死人!

  “女帝若爱樱花,我国内有一种沈樱,落花时香气四溢,妙不可言。”春明太子说道。

  “她若爱沈樱,我便会让人自域外替她带回,无须你费心!”司徒无艳口气更加粗暴了起来。

  “我不是在同你说话!”春明太子板着脸,亦是一阵不悦低吼。

  突来,一阵大风撩起纱幔,纱幔被风吹起,勾卷上树枝,亭内春光于是外泄,司徒无艳直觉便将段云罗藏于身后。

  春明太子趁着机会往纱幔内一看!

  司徒无艳利眼往纱幔外一瞪——

  春明太子怔怔站在原地,久久没法言语。

  哪来的天上谪仙人啊!

  这般地雪肤花貌、如此丹唇皓齿加上一双善睐明眸。如此佳人,真叫他后宫粉黛三千全无了颜色。

  春明太子瞧得痴了,不由自主地再往前一站,只见——

  亭内袅袅端坐着那名紫袍仙子,正杏眸怒瞠地瞪着人。

  “收起你垂涎目光!滚!”司徒无艳不客气地说道。

  春明太子看着美人儿发怒开口,万分惊诧,怎么是个男声?

  春明太子吓得倒退三大步,目光再顺着美人微敞领口一瞧!美人竟是……是……个男子!

  “再看就休怪你走不出这座御花园!”司徒无艳拾起一只玉杯,正想以巧劲击出。

  “无艳。”段云罗自他身后揽住了他的举动。

  “你是司徒无艳?”春明太子还是不解。

  “对,我是男子!但已娶亲,不像你有断袖之癖……”

  司徒无艳不客气地低声一吼,春明太子这才清醒了过来,顿时羞愧地狼狈而逃。

  礼官连忙跟了出去,连瞧都不敢多瞧皇夫一眼。

  万一不小心看了又失神,他可只是小官一名,皇夫随便一弹手指,他便得像先前几名婢女一样地逐出宫外,那可是得不偿失啊。

  “生日这天还来寻我晦气!”司徒无艳恼着颜,扯了纱幔,立刻又回到了妻子怀里。

  段云罗低头抚着他的发,只是低笑。

  “别恼了,谁见了你这张脸不失神呢?”

  “是啊,所以东急国太子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向我求亲,害得我至今接见外国使节时,仍要以面纱遮面,谁知反倒却闹出了个无礼之名。”

  “面纱遮脸倒也不必了,天下关于你的传言本就不少,再加上一条绝色又何妨呢?”

  “都是你的错!谁要你治国有方,仁心远播,那些娶不到你之人,现下又瞧不到你容貌,便心生不甘,全把矛头对向了我,将我造谣生事成恶人一名。”司徒无艳故意佯装恶相,咬着她鼻尖、脸颊。

  “我不介意让别人知道我面目平凡。”段云罗被他逗痒了,笑着蜷在他怀里说道。

  “可我不爱别人盯着你看,你只许待在帘后议政。”他比谁都清楚,他的云儿容貌最耐得住细瞧,她一颗好心肠全写在脸上了,谁见了不想多接近一点呢?

  “无艳——”段云罗笑着捶了下他手臂。“你这个醋坛子!”

  “对,我便是个醋坛子夫君!”司徒无艳将她整个人更加拥紧了些。

  成亲以来,她遍寻天下长寿良方,而今要他日日以古时名医孙思邈方法养生。

  她每日要他喝进半升人参、茯苓热饮养气。每餐用膳之后,她便会以热手为其摩腹。膳食过后,也绝不让他立刻困着,总要他散步一会儿,才许他安眠。

  她说,孙思邈活了一百多岁,她只希望两人白头偕老啊!

  面对如此贤妻,他哪有法子不在意呢?

  “无艳,我今日还备了份礼要送你。”段云罗眸子发亮地瞅着他。

  “我已经有了天下最稀罕礼物了。”司徒无艳揽着她纤腰,将她放平在木亭间,就要吻住她的唇。

  “这份礼,你可不能不收!”段云罗紧盯着他双眸,握住他的手置于她肚腹上。

  “你有身孕了?”司徒无艳整个人惊坐而起,慌乱地瞪着她依然纤细腰身。

  “是。”

  段云罗望着他脸色又青又白地变换了一回,最终竟闭上双眸,沉思似地拧紧双肩。

  “你不开心吗?”段云罗握住他的手,心间忐忑着。

  司徒无艳睁开眼,一本正经问道:“你日后会在意孩子多一些,还是我多一些?”

  段云罗一笑,伸手抚住他脸颊,定定凝望着他。

  “你永远是我最爱之人。”她说。

  司徒无艳低头吻住她唇,在她的唇间燃起一把火焰。

  被卖至左王爷府之后,他便不敢奢想自己会有个家。如今他有家有妻有子,苦难一生,辗转走步至此,他还能再要求什么呢?

  生平第一次,司徒无艳衷心地感谢老天爷让他拥有了这一切。

  司徒无艳心湖一荡,捧着妻子脸孔,竟落下了激动泪珠。

  段云罗睁开眼,迎上他氤氲双眼,拱身吻干了他泪水。

  “我……”他嗄声欲言。

  “你什么也不用说,我全都懂得。”段云罗抚着他面颊,只轻轻一笑。“我们很幸运,不是吗?”

  司徒无艳红着眼眶,点点头。

  他揽过段云罗身子,撩起一方纱幔,共看着外头落英缤纷。

  此时此景,正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人间好时节哪!



  【全书完】



  编注:

  楚狂人与诸葛小雨的恋爱故事,请看橘子说556《狂将军》一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