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艳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无艳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福寿绵长个鬼!”司徒无艳逼近她一步,细碎呼吸尽喷吐在她面颊上。“我这几年来其实寻过我家人,这才发现司徒本宗男子,全都活不过四十岁便都过世了。大伙说是什么祖上没积德,天才晓得是啥鬼原因……”

  “你与他们不同,你屡屡大难不死,又造福了这么多百姓,你会好好地活过四十岁的……”段云罗气息急促地打断他的话,两行清泪顿时滑下脸庞,涟涟地让她泣不成声。“倒是你……你心里搁着这些难受的事……怎么从不曾告诉过我呢?”

  司徒无艳见她哭得让他心疼,以拇指抚去她的泪水,嗄声说道:“我先前只想着要找着你,这条命我原是不当一回事的。谁知道现下有你陪伴在侧了,我反倒是每过一日,都更加地不快活了——我怕死!我不甘心留你一人在这里!我不想去个没有你的地方……”

  段云罗整个人撞进他怀里,早顾不得会不会撞痛他了。

  她颤抖双手牢牢钳着他身子,非得让自己与他密密相连,她的心才有法子少痛一丁点。

  在她正欣慰着两人的相知相守时,他却是正在忧心着生离死别。

  光是想到这一点,她便不禁恼起了自己!她怎么会没多注意到他这些时候之不对劲呢?

  “你会比你的家人长寿的!”泪水让她视线蒙眬,但她仍然执意要仰头看着他。“修善强顺便是这一念心,心清净了,什么病痛也没了。你即便不信修善积福这些话,你至少得相信,心绪平静与你身子血脉总是相关的……”

  话说到未了,段云罗却是泣不成声了,身子也非得倚着他,否则便要瘫坐在地上了。

  她怎么舍得让他早走呢……

  司徒无艳忍住鼻酸,张开双臂围着她仍哭泣的身子,将他痛苦的低喘尽吐在她的颈间。老天爷既然给了他一个云儿,又为何给了他如此残弱身子呢?

  两人就这么相拥而立着,直到她啜泣声渐歇了一会儿后,才有力气缓缓抬头望向他。

  “你身子虽然不好,至少不若我皇弟之先天残疾,除了换心之外,无药可医。我好歹是御医师傅唯一传人,我一定能救回你的。你相信吧!”

  司徒无艳看着睁着极红眼眶,呼息仍在哽咽,但仍尽力地对他强颜欢笑的段云罗。“我信了你,日后什么都依你便是了。”他红了眼眶,捧着她脸庞,不住地吻着她脸上泪痕。

  “可我不信你了。除非你答应我以后心里若有事,一定得说给我知。”段云罗揪着他手臂说道。

  “说了又如何,说了只是让你忧烦,也无济于事。若我真染上了重病,你也只会轻描淡写地安慰我没事,不是吗?”

  司徒无艳拿出一方丝白手巾正要替她拭泪,她却拽住那方手巾,对他摇头。

  “我答应你!如果你日后愿意将心里所有不安都告诉我,那么我日后亦绝不隐瞒任何真相。”

  “即便我病危?”他问。

  段云罗咬紧牙根,掌间那方手巾很快地被冷汗浸湿。

  “即便你病危,我亦会据实以告。我总得让你知道你还有多少时日能与我相聚。”她抬起下颚,坚强地望着他。

  司徒无艳俯身,拂开她额上乱发,瞬也不瞬地觑着她,一颗慌乱心至此突然安定了下来。

  有她这般执念,阎王要带走他,也要多经一番折磨的。只要多一番折磨时间,他便会尽力让自己留下来。

  司徒无艳轻啄了在她双唇,继而勾起唇,开心地微笑说道:“我因为过去种种恐怖经历,对于未来之事,尤其是突如其来之改变,总是易于慌张。如今你既开了口,允诺了不论好坏,都会告诉我真相。我是生是死,心里既已有谱,我便能提前规划,那便什么也不怕了。”

  段云罗见他笑得这般开怀,她长喟了口气,将脸庞偎在他胸前,抡起拳头轻捶了他一回。

  他吓死她了!

  “我们回宫吧。”司徒无艳抚着她发丝,柔声说道。

  “好。”段云罗见他神色如今自在了,便大胆地说道:“不过,你得先等我一会儿。我替‘他’诊脉,再让人拿些银子给他,好吗?”

  司徒无艳停下脚步,抿紧双唇。低头看她,她正一副医者父母心之凛然模样,他还能怎么着。

  “我猜想,你稍后会要告诉我——与其给拿银子给他,不如找人好好规划一处鳏寡孤独者皆能安养之所。毕竟他们活着,总是有他们能干的活吧!”他沉声说道。

  “知我者,无艳是也。”段云罗踮了下脚尖,笑着抚着他脸庞。

  “去吧。”他说,也不拦她了。

  段云罗笑着再紧搂着他一回,心头感动地一窒——

  她是旁观之人,自然容易放下仇恨。而他背负了对左王爷的生死仇恨,如今真能敞开心胸了,要她如何不感动呢?

  “我这就去为他看诊,你在这等着我。”段云罗迫不及待地转身,朝着巷外飞奔而去。

  只是,她才跑至巷口,又乍然回头对着他嫣然一笑。

  “我——真喜欢你!”她大喊一声,酡红着颜飞奔而出。

  司徒无艳站在原地,被她那一声喜不自禁地呼喊给冻住心神,他如闻纶音佛语一般,久久仍回不过神来。

  他早知道她喜爱他,可经她这么一喊,整个心竟快乐地像是要疯狂一样。

  他咧着嘴笑着,放下头上纱巾,缓缓走至巷口,倚着一方矮墙儿,看着已经奔至左王爷身边之段云罗。

  其实,他也不是全然不信因果。

  若不信因果,他便没法子解释何以有人生于富贵之家、而有人贫贱至极。他只是不服气,不愿平白放不对左王爷的那股怨,了结恶因恶果。

  可左王爷如今都成那副德行了,他还能再怎么怨呢?

  若云儿要他放下,他便放下。她要他积福德,他便做。他信云儿,她只会让他更好。

  司徒无艳凝望着她的眸光愈益多情温婉了——

  他的云儿正从吴嬷嬷手里接过一方布绢围住口鼻,之后才倾身上前探了“那人”的脉息。

  “那人”还在呕吐着,想来那味道实在骇人吧。

  司徒无艳嫌恶地屏住呼吸,才想别开头,却在见着段云罗在阳光下闪着慈悲脸庞,自惭形秽了起来。

  当年,在他最病弱之际,她便是这般无悔地照顾着他吧。

  若不是她的菩萨心肠救了他,他们也没法子修到今日之完满。而他方才竟要她弃了那菩萨心肠,置左王爷子不顾……

  司徒无艳心里激动着,记挂着一旦回宫后,便要找个黄道吉日正式将她迎为他的妻。

  他虽担忧自己身子,可她更记挂啊,她一定会有法子让两人携手至老啊!

  相较子那方司徒无艳心里之喜不自禁,在另一方正握住左王爷手脉看诊之段云罗,脸色却是益发地惨白起来。

  段云罗深吸了口气,扣在左手爷腕上指尖再度紧了紧脉。

  这回,冷汗潸潸地湿了她后背衣衫。

  若左王爷得的仅是伤寒,那脉象本该是浮紧,可他的脉象中却又掺着微脉及涩脉……

  段云罗看着左王爷呕吐之后又腹泻的身子,她脸色益发惨白了。她想,左王爷染上之症是——

  霍乱!

  “你快回去……快回去……”段云罗蓦地起身,朝司徒无艳方向狂乱挥手。

  “他怎么了?”司徒无艳皱着眉,又往前走了一步。

  “你别过来!”

  段云罗不敢大声吼叫,怕扰了民心,只得先让吴嬷嬷代为到他身边传话。

  只是吴嬷嬷一听她的话,腿差点都软了,只得扶着两边房子,三步并作两步地疾冲到司徒无艳面前。

  “公主要我告诉您——左王爷得了霍乱……”吴嬷嬷说道。

  司徒无艳蓦抬头,瞪向全身仍颤抖中的段云罗,他心里一沉,大跨步地便走向她身边。

  “你快离开!”段云罗发现无艳竟朝着自己走来时,她惊慌地发出近乎尖叫之声。

  “除非你跟我一起走!”司徒无艳扣住她的手腕,拽起她便要一同离开。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怎能走?!”段云罗被他扯起身子,却是用尽全身力量在抗拒着司徒无艳。

  司徒无艳站在原地,苍白脸孔瞪着她身后那个已近半昏厥之左王爷。

  “前年有个村庄,因为霍乱而死了百余人……”他嗄声说道。

  “所以,我更得留下来避免如此憾事再度发生。御医师傅传了些方子下来,我得告诉京城里大夫。倒是你!”

  “我没那么病弱……”

  他不悦地才开口,她便又很快地打断了他的话。

  “我要你回去!一来是担心你身子;二来,也是要你快点替我拟个诏子。这病若控制得宜,一个人也死不了,可一旦传开来,整座京城都变成死城,也未尝不可能。”段云罗急得连说话口气都急促了起来,小手抓得他双手虎口都泛了红。“你是我最信任之人,且整个朝廷除了我之外,也只有你有这般权力了。”

  “诏子里要写什么?”司徒无艳问。

  “要医署今日便在京里隔出个幽静区,并将这十日来疑似染了风寒,且有腹泻和呕吐者,全都送至医署检查。”

  “我会盯着他们办好这事。”

  “还有,发旨下去,要四处张贴公告,让京城人记得多洗手,食物要彻底煮熟才进食,特别是海里食物。还有,不许任何人喝生水……”

  司徒无艳方才在客栈里喝的那山泉水,不也是生水吗?

  段云罗蓦然止住了话,和司徒无艳对看了一眼。

  司徒无艳眼眸冷黝,像是任何事都不会再让他慌乱了一股。

  段云罗却焦急地跺了脚,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我不会有事的。”司徒无艳握住她的肩膀,要她稳住心情。“我若有事,也会第一个通知你。”

  “那么你快回宫,若身子有任何不适,便尽快告诉我。”她定定地看着他,连气都不敢喘。

  “我会的。”

  “那你快回去,记得待会儿先将手洗净再上路,毕竟我方才碰过左王爷。”

  “你当真不同我一起走?”他不死心地又问一次。

  段云罗乞求地望了他一眼,希望他能体谅她心情。

  司徒无艳摇头,也只能叹息一声。

  谁要她有着这么一副柔软心肠呢?罢了,若他快些回到宫里处理完所有事务,便能快些回到这儿陪着她吧。

  “宫里事情,你莫担心,我会处理妥当。我也会让更夫打更时,顺便把你方才说的公告,在城里说上几天,务使霍乱之症得到最好控制。”

  简单言毕,司徒无艳便头也下回地转身离去了。

  而段云罗望着他清瘦背影,心里突如割肉般地撕疼着。

  她上前一步,想唤住他。

  可她不知道有何理由能唤住他,只得咬住唇,静静地看着他纤长身影愈走愈远、愈走愈远。

  她只是因为过分在乎无艳,而没法子放心吧。段云罗在心里付道。

  可无艳这事也不是她此时担心,便能马上解决之情形哪。况且,她现下有着更需要操烦之事要处理啊!

  段云罗回头看着倒在地上的左王爷一眼,此时除了救人之外,当真也没法子再多想什么了。

  但愿众人平安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